完美世界》 最新章節: 第兩千零一十四章獨斷萬古(大結局)(08-16)      第兩千零一十三章平定黑禍(08-16)      第兩千零一十二章不屬于這片古史(08-16)     

完美世界2005 逆亂歲月

大鐘磅礴,散發混沌氣,每一次震動,都有時間漣漪蔓延,它垂落下億萬縷仙光,包裹著一位魁偉的身影,極速而來。
  又一名強者,掙脫歲月長河。
  他從下游殺來了,帶著無邊的戰意,還有一身蓋世的修為,毫無疑問,這是一位準仙帝級的高手。
  “你又是誰?!”蒼帝喝道。
  “吾名無始!”來人喝道,他直接出手了,因為看到了荒,看到了傳說中那個人,他極速向前鎮壓。
  他的目標就是來自未來的那三人,要阻擋他們。
  當!
  大鐘悠悠,哪怕歲月長河在就遠處,他也無懼,不怕被侵蝕,直接動手,催動時光之力,同時橫掃三人。
  無始二字震動界海,浩蕩仙域山河。
  仙域諸強一直在關注界海中的大戰,剛才心都涼了,荒一個人,竟然對上了七位準仙帝,實在太可悲,竟無人可以援手,沒有一人可以跟他并肩去作戰,只能靠他自己。
  而現在,終于出現一位強者,他這樣強勢而來,震動鐘波,自報姓名。
  這一刻,仙域諸雄,哪怕是硬漢,此際也鼻子微酸,終于有人來了,可以相助荒。
  一些少女當場就哭了,覺得荒天帝實在太凄苦,這一戰太付出了太多,連兄弟都死了,連親子都選擇血祭,留下他孤獨的在那里奮戰,一個人承受了太多。現在,終于來了一個幫手,要跟荒天帝并肩而戰,怎能不讓人們激動。
  有些人熱淚盈眶,這場大戰持續很久了,許多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們在害怕,在擔心,怕荒天帝殞落,死在界海。
  荒身邊的人都死去了,如果連他也這樣消亡,這一族太可悲。
  當!
  無始祭出兵器,對上了那手持量天尺的老者,大鐘轟擊,混沌爆開,時光之力無匹,向前肆虐代嫁新娘3:惡魔老公你欠扁。
  同時,他徒手對抗手持大戟的銀發男子,他想為石昊分擔更多的敵手。
  當親眼目睹這一世的荒天帝后,無始亦心中震動,看到他一個人獨戰七大準仙帝,想到他所生活的這這段最黑暗的歲月,為之動容,心有巨大波瀾。
  “無始,你阻擋不了我等!”手持量天尺的老者喝道。
  “你們不屬于這里,甚至不屬于我們那個世界,從封印的古老通道而出,還是回去吧!”無始大喝。
  他一句話而已,道出了來者一些根腳。
  當聽到這些話語,石昊眸光璀璨,凝視他們。
  就是滅世老人,也是眼中精光爆閃,他在思忖,在聯想著什么。
  羽帝、鴻帝、蒼帝則動容,他們有些吃驚,未來那么的可怕與復雜嗎?看來有他們所不了解的烽煙戰火。
  “道友,爾等不要分心,只需要屠掉荒,那么一切會被解決,將成空!”來自未來的那名女子喝道,一身金色戰衣獵獵作響。
  他們很忌憚,針對石昊時,沒有辦法發揮出全力。
  他們做好了死在這里的準備,前提是能讓石昊一擊致命,但現在沒有發現那樣的機會,還在等待中。
  他們需要羽帝、鴻帝等人,血戰荒天帝,而后在最后時刻,他們發動殺手锏,解決那個可怕的人族的強者。
  “殺!”
  不滅老人像是有所覺悟,他大吼出來,再也不像是以前那么和善了,不再跟石昊提什么是同類生靈。
  他的氣息絕世恐怖,散發出滾滾黑云,那是最為本源的黑暗之力,令界海的海底都崩開了。
  同時,堤壩那里也不穩固了,可以想象他有多么強。
  石昊陷入危局中,七大高手圍攻他,主要是想獵殺他的性命。
  當!
  無始鐘一響,天崩地裂,歲月之力彌漫,籠罩向所有生靈。
  噗!
  但他自己也咳出一口血,因為他針對了不屬于他那個時代的生靈,遭遇反噬。
  “你無需對他們出手,我來應付。”石昊對無始說道,讓他不要對羽帝、蒼帝、鴻帝、滅世老人出擊。
  這四大強者交給他自己,因為,不屬于這一世,強行干預,無始會受損嚴重。
  “先殺了他!”
  那身穿金色戰衣的女子喝道,決定三人聯手,一同鎮殺無始。
  他們雖然不是一個世界的生靈,但是卻曾在同一個時代出世,相見,亦曾血拼過,彼此間可以激戰,不沾染歲月長河中的大因果。
  “殺!”
  銀發男子大喝,手持大戟,立劈無始,他狂霸無匹,有一股帝王之氣,發絲如銀色瀑布,割裂了界海。
  “爾等休得張狂!”
  就在此時,歲月長河中,霞光閃耀,九色仙金氣息彌漫,一口大鼎浮現而出,同時垂落下萬物母氣首席總裁,我已嫁人!。
  在鼎的下方,有一個男子,英姿挺拔,雙眉倒豎,眼神犀利如冷電,他揮動帝拳,殺了過來。
  當!
  他頭上的大鼎震動,橫擊那桿大戟,發出刺目的光輝,符文流轉。
  而后,他徒手又打在那量天尺上,將其震飛,可謂神力驚世!
  不過,到了這里后,他的身影有些模糊,被歲月之力包裹著,越發的朦朧了。
  “嗯,你跟這里的有人天大的因果,所以,造成這種景象,同處一世,你之身被歲月淹沒了。”身金色戰衣的女子說道。
  她衣裙飄舞,在獵獵聲中,還夾雜著金屬撞擊的聲響,她的戰衣以仙金絲編織而成。
  “殺!”
  頭上懸浮有大鼎男子喝道,他向前轟殺,一拳轟向女子的軀體。
  女子神色驟變,對于此人的拳印,她深有體會,曾吃過大虧,此時竟不敢硬撼,祭出自己的法器。
  一桿天戈浮現,她是女子,居然手持這樣的兵器,震出無盡的殺伐之力!
  當的一聲,來人擊在了天戈上,拳印無損。
  當當當……
  此時,無始出手,他不再一人獨戰三大強者,騰出手來后,催動大鐘,鎮殺向前。
  他的大鐘擴散的音波,震的那手持量天尺的老者一個踉蹌,險些栽倒。
  “無論如何,今日一定要殺了荒,不要給他機會,我等早已置生死于度外,一定要有個結果!”身穿金色戰衣的女子嘶吼,她面容姣好,但是現在卻有些猙獰了,因為實在太急迫。
  她掙脫出這片戰場,想去相助羽帝、鴻帝、蒼帝等人。
  在她看來,這次就是為獵殺荒而至,其他都沒有這件事緊迫,關乎著未來最重要的大事紀!
  轟!
  歲月長河震蕩,浪濤擊天,從那里走出一個女子,白衣勝雪,黑發飄舞,她姿容絕世,風華絕代,她波而行。
  此時,她出手了,橫擊身穿金色長裙的女子。
  “沒有人可以逆亂歲月,任何興風作浪者最后都是徒勞的,不屬于這片時空,你永遠無法改變什么。”
  白衣女子風姿絕代,她開口說道,素手揚起,仙光璀璨,打在那天戈上,將身穿金色戰衣的女子截在這里。
  她所說的是事實,妄自逆改歲月長河大事件者,最終都殞落了。
  若是波及一些小修士、凡人,不影響古今歲月,沒有涉足重大事件領域,或許自己付出足夠的代價后,可以揭過去。
  “面對荒天帝,你們還不行,到頭來終究是一場空!”白衣女子很肯定說道。
  遠處,石昊眸光懾人,他向這邊看來,見到了那口熟悉的大鼎,也見到了白衣女子,心有波瀾。
  在過去,他不止一次見到過白衣女子,那是屬于不同時代的她。
  事已至此,最為激烈的大戰爆發了篡心皇后。
  準仙帝血戰界海中。
  這一戰,殺到驚天動地,鬼哭神嚎。
  整整兩日間,界海都在沸騰,他們的大戰在持續,異常的激烈。
  “噗!”
  最先決出勝負的是白衣女子跟金衣女子,兩人大對決間,白衣女子抬手間,仙光澎湃,妙術無窮,她的雪白手掌結成法印,將對手轟的倒翻了出去,口中噴血。
  永遠那么驚艷無敵,一如白衣女帝昔日的崛起之路,她一直那么強勢,橫掃了金衣女子,將之震的咳血不止。
  身穿金色長裙的女子,她的修為的確很可怕,但是戰斗意識不足以匹敵白衣女準仙帝。
  “殺,寧可血祭在這片時空,也要擊殺荒!”身穿金色長裙的女子披頭薩凡,情急之下,她要拼命了。
  她想施展極端手段,一起圍殺石昊。
  “看到你們這么迫不及待,要殺荒天帝,我對未來不再覺得灰暗,不是沒有希望。”白衣女帝說道。
  “不錯!”頭上懸浮大鼎男子也點頭,勇猛無匹,轟殺向前,跟手持大戟的男子廝殺,接連出重手,震的他搖動不止,虎口都崩裂了。
  當!
  另一邊,無始鐘搖動,震的手持量天尺的老者須發皆脫落,面容蒼老,遭受了時光大道的侵蝕。
  他手中的量天尺險些握不住。
  “想必,未來還有生機,不再讓人徹底絕望!”無始說道。
  這些話語,讓石昊大受觸動,連準仙帝都近乎絕望,未來會發生什么,有多少可怕的敵手出現?
  他想到了曹雨生,曾經示警,揭示一角未來,似乎極度可怕。
  但是,現在卻有人來殺他,有些詭異。
  若說最慘烈的一戰,當然是屬于石昊這里,他一人獨戰四帝,承受了太大壓力,渾身血跡斑斑,但他卻也越發勇猛了。
  “哪怕觸動大因果,血祭自身,死在這里,也要殺死荒!”
  此時,手持大戟的銀發男子,掌控量天尺的老者,還有身穿金色戰衣、手持天戈的女子,都開始拼命。
  他們掙脫了對手的阻擋,沖霄而上,聯袂站在一起,不惜焚燒自身最珍貴的心頭精血,要動用禁忌手段,去圍殺荒。
  轟!
  無始、白衣女帝、頭上懸浮有大鼎的男子,一起沖天而上,化成三道仙虹,熾盛無匹,糾纏著三大高手,阻擊他們。
  更加激烈的血戰爆發了。
  歲月長河都在動蕩,很不平穩,仿佛要改變走向了。
  “爾等癡心妄想,歲月河流豈能更改,沒有人可以改變其他時空之大事紀!”頭上懸浮有大鼎的男子喝道。
  他強勢出手了,想鎮壓敵人。
  石昊那里,四大強者圍攻他,令他的眼神越發的冷冽,準備雷霆出擊,血拼準仙帝,有人該殞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