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 最新章節: 第兩千零一十四章獨斷萬古(大結局)(12-14)      第兩千零一十三章平定黑禍(12-14)      第兩千零一十二章不屬于這片古史(12-14)     

完美世界2002 極盡蛻變

  石昊心傷欲絕,披頭散發,仰頭望著天,眼角掛著一行血跡,他咆哮著,有一股絕望的情緒在蔓延,其音如驚雷,震動諸天萬域,氣息磅礴無匹。p認識的人,不認識的強者,一個一個都殞落了,若大的天地,同時代的沒有剩下幾人了。
  連親子都死去了,化成血與魂,倍感凄傷,在亂世中血祭自身,荒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何其的凄愴。
  立身于準仙帝絕巔,本應俯視諸天,傲視古今,可是他卻有親不能見,有子保不住,故人、長輩一個個都被封印,死的死,傷的傷,不斷殞落。
  這個亂世,太殘酷,諸王都在悲嘯,在泣血,下場都很凄慘,很可悲。
  曾經輝煌到極致的仙域,而今走向衰敗,整片天地都在龜裂,都要被打殘了。
  流血的黃昏,諸神的黃昏,眾仙的黃昏,所有激昂的、燦爛的、強大的、不朽的……那些人,那些傳承,那些大族,那些神話,都在破滅。
  一個時代的結束。
  一種文明的終結。
  一個紀元的終點。
  石昊恨欲狂,殺到渾身是血,整個人癲狂,怎能不心酸,怎能沒有遺憾,一腔熱血盡歸此戰中!
  界海中,大浪翻天,尸骨沉浮,隨著準仙帝呼嘯出的音波而劇烈浩蕩。
  三位準仙帝同時出手了,一起圍攻石昊,阻止他進一步蛻變,怕他真個在這一世成就仙帝果位。
  那是不可想象的,他們決不能容忍。
  “殺!”
  羽帝拍動一對神圣羽翼,伴著炫目的光雨,他整個人如同披上不死戰衣,手持弒帝戰矛,向著石昊奮力刺去。
  羽帝絕世強大,氣勢散開后,震裂諸天,界海內,那浪花代表一個又一個殘界,在他溢出的光雨中不斷破滅。
  那桿戰矛赤紅如血,威勢太盛烈了,矛鋒上繚繞著歲月長河,刺透萬古,到了眼前,威力絕倫!
  當!
  石昊輪動仙劍,劈了上去,這個地方一下子被湮滅了,界海炸開,混沌鋪天蓋地。
  接著,兩道身影快速糾纏在一起,熾盛的劍芒以及可怕的矛鋒,如同刺目的閃電一般,一道又一道在在這里劃過。
  隨后,血雨傾盆,諸天異象紛呈。
  那是界海在演化。
  在當中,有種族興衰,有強者覆滅,有開天之景,有末日之象。
  這些都是昔日發生之舊事。
  轟!
  這里沸騰,兩大強者碰撞。
  此地是世界之海,一朵浪花化作一界,但是,在他們恐怖的威勢下,滔天巨浪以及附近的大洋卻要被蒸干了。
  “殺!”
  蒼帝出手,整個人頂天立地,屹立在界海中,像是存在億萬載歲月那么久遠了,他龐大的軀體散發符號,神秘莫測。
  那是咒語,化作有形大道紋絡。
  在此地,他構建祭臺,整片界海都是逝去的無窮殘界,一下子引發了共鳴,形成前所未有之恢宏祭臺。
  “十方俱滅!”
  他咆哮著,跟羽帝的目的一樣,阻擋石昊蛻變,怕他真個成為仙帝!
  一聲爆喝,天地皆動,風云滾滾,界海內浮現一座前所未有、撐破蒼宇的古老祭壇。
  它散發恐怖威壓,鎮殺石昊。
  “嗡!”
  石昊的法則池子浮現,同樣變得的巨大無比,簡直要將界海收了進去,并飛向前去壓制祭壇。
  “納命來!”
  鴻帝斷喝,紫氣東來,噴薄無量光,宏大的力量伴著他,令他整個人升華,極盡璀璨,像是紫色烈日中孕育的一尊帝王。
  在鏗鏘聲中,鴻帝的身上披上了一層紫色的甲胄,那是他一身的精粹,法力、精神等凝結在一起。
  他的本源大道符文流轉。
  轟!
  身披帝王甲胄的鴻帝,綻放滔天的紫霞,右掌如刀鋒,向著石昊劈斬而去,璀璨光華長達億萬里,斬斷了界海!
  生死大搏殺。
  三位準仙帝阻擊石昊,不讓他蛻變。
  此時,石昊體外血跡斑斑,他被絢爛的大道符號包裹著,風馳電掣,在界海中縱橫沖殺,血拼三帝。
  此時,他的體表上,裂痕越來越多,越來越密,但內部卻有一股勃勃生機,的確像是在經歷著蛻變。
  吼!
  石昊大吼,在絕望中血拼,激戰三位準仙帝。
  想到那么多人死去,再也見不到了,他的胸腔中,恨與怒化作火光,戰意沸騰,殺到瘋魔,整個人瘋狂。
  血在濺,神魂在嘶吼,身體在顫抖,怒意填充心海,有無盡的殺伐之氣在爆發。
  石昊拼命,自身的力量緩慢增加著,裂開的老皮下有晶瑩閃耀,像是要打破人體牢籠,掙脫出一個全新的真我。
  吼!
  羽帝嘶吼,電閃雷鳴,血雨傾盆,阻擊石昊的變化,準仙帝一旦拼命廝殺,昔日所殺戮的強者,各種滅世景象,都浮現了出來。
  看著神圣,羽翼雪白而燦爛,但是成為準仙帝的存在,怎么可能是和平崛起的?
  石昊早已松手,放出了那口仙劍,跟羽帝手中的赤紅戰矛碰撞,而他自己也捏拳印,同羽帝激烈廝殺。
  噗!
  羽帝的一只翅膀被撕了下來,血光澎湃。
  因為,石昊的力量在緩慢變強,某種變化真實的在發生,不知不覺間他的力量充沛了,鼎盛起來。
  羽帝嘶吼,背后血淋淋,被扯斷一只翅膀后,那里傷口可怖,骨茬兒森森,血液止不住的噴涌。
  石昊殺紅眼睛后,哪里還顧得上這些,徒手撕裂神圣古翅,依舊向前轟殺,誓要鏟除三大禍患。
  三大準仙帝急眼,以命相搏。
  “納命來!”石昊聲音低沉,眼睛血紅,殺到了瘋魔的地步,小石頭血祭自身,諸多故人殞落,仙域四分五裂,深深的讓他絕望了,此時他處在一種奇異的狀態中,如同入魔了。
  但是,從殺意上來說,他也很專注,盯上了羽帝,一心想要搏殺掉他,以最強手段針對僅余獨翅的羽帝。
  轟!
  浪濤沖天,界海爆涌。
  這個地方,光華沖霄,極度盛烈,拳光劃過古今未來。
  石昊再次撕下羽帝另一只翅膀,鮮血淋淋,淌落而下時,將界海都被染成了熾盛光彩。
  羽帝不久前聚集而來的精血所造就的法體又殘破了,血精在消逝!
  “啊……”羽帝痛苦的嘶吼著,猛力震動軀體,轟殺向石昊,他從未遭遇過這樣的挫折。
  大戰了這么多年,石昊早已看出,羽帝一身法力源泉盡在翅膀中,那對他非常重要,故此被石昊拼命撕裂。
  在此過程中,石昊也付出了一定的代價,左肩頭被矛鋒刺穿,胸膛被羽帝的掌指劃開。
  但是,一切都值了!
  此時,羽帝再次逝去大量血精與法力,身體衰弱。
  石昊接連下殺手,掌指劃過,劍訣繁奧,破開永恒,讓歲月長河都暗淡、模糊了。
  砰!
  羽帝翻飛了出去,身體破爛,被斬了數十上百道劍光,體魄上裂痕密布,骨頭都斷開了許多根。
  但是,他終究為準仙帝,哪怕額頭都被斬裂了,但依舊沒有消亡,還有一戰之力。
  另外兩大強者長嘯,拼命阻擋。
  羽帝若是敗亡,他們的處境肯定也很不妙。
  轟!
  石昊踢開海面上一只破爛的翅膀,一拳轟向鴻帝,跟他那覆蓋著紫色帝王甲胄的手掌碰撞,一時間火星四濺。
  因為,此人現在擋在最前面。
  在震裂人耳膜的碰撞聲中,石昊的拳頭滴血,有他自己的,也有敵人的。
  鴻帝瞳孔收縮,面上有痛苦之色,他的體表暗淡,尤其是手掌那里,紫色甲胄破開了,那是道行的凝聚,甲胄是他的本源精華鑄成的,現在遭創。
  唯有在最關鍵的大決戰中他才會動用這副甲胄,現在被人破開了。
  “啊……”鴻帝大吼。
  這個時候的石昊,化作瘋魔,正在跟他不死不休,占據上風后,一邊避開另外兩人,一邊轟殺他。
  現在,鴻帝成為了石昊要擊殺的目標!
  羽帝暫時衰弱了,不足為慮,石昊要在第一時間斬掉當中威脅最大的生靈。
  噗!
  石昊的拳印,終于轟進了鴻帝的胸膛中,將他震的四分五裂。
  荒現在考慮的不是徹底殺死對方,因為那太難,需要耐心的磨滅才能成功,他現在要做的是瓦解對方的戰力。
  鴻帝慘叫,這一次遭受的創傷太重了,他元神之火都被震散很多,一身凝聚而來的精血更是耗盡,全部潰滅。
  紫色的帝甲破碎后,令他傷到了本源。
  “殺!”
  石昊從鴻帝那破裂開來的軀體中中穿行而過,眼睛猩紅,如同黑暗中的兩盞血燈籠,殺意無邊,盯上了蒼帝。
  生死大戰,石昊眼角掛著血跡,發狂時,清秀的面龐都略顯猙獰了。
  為了親子,為了兄弟,為故人,他此時是冷酷的,無情的,暫時泯滅了部分情感,只有殺戮二字浮現心間。
  在大戰中,一顆人頭飛起,石昊粉碎了那座祭壇,將那蒼帝的頭顱斬落下來,轟爆其軀。
  同時,他向前撲殺,對三位殘帝猛攻,要徹底磨滅。
  石昊的身上有一些老皮脫落,有一股勃勃生機在彌漫,他被重創的身體,在慢慢恢復中,一股恐怖波動蔓延開來。
  “你絕不可能成功!”
  羽帝大吼,萬古未有之事,怎么能在一個后來者身上發生?
  他們不甘,不忿,但卻無力阻止了,因為自身難保,被越來越強盛的荒殺的逐漸衰弱,這樣下去必定殞落。
  轟!
  這個時候,時間長河某一個方向,有幾團光突然間極盡璀璨,射出熾盛的神虹。
  仿佛石昊的蛻變影響到了其他時空領域!
  此際,一片寂靜的宇宙中,漂浮著的一具殘尸,眼皮簌簌而動,要睜開了。
  并且,那殘尸發出了聲音,穿透進界海中,緩慢而低沉:“何必,何苦!”
  四章啊,壓力山大!《完美世界》僅代表作者辰東的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