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 最新章節: 第兩千零一十四章獨斷萬古(大結局)(02-26)      第兩千零一十三章平定黑禍(02-26)      第兩千零一十二章不屬于這片古史(02-26)     

完美世界2000 石氏兄弟

石昊的散發出的氣息無比恐怖,渾身都仿佛在燃燒,大道符號化成仙焰,騰騰跳動,整個人璀璨奪目。p他此時在顫抖著,悲意與殺意同時激蕩,同時有一股凄涼之感。
  回首遙望,多少故人逝去了?昔日,他還是小石,一路走來,經歷了血與亂,從少年征戰到今日的準仙帝。
  恍若還在昨日!
  時至今日,兩百萬年過去了。
  轟!
  遠處,小石頭殺來了,渾身都是血,跟墮落仙王血拼,傷口遍布全身,他真的很強,擊落下老牌王者。
  八百老兵,有些人仰頭栽倒在半空,化成了血與骨,可生者還是追隨那年輕人的左右,跟著沖殺。
  他們想要保護小石頭,揮動仙王戰旗,滿身都是血,一個個都很蒼老了,但依舊有一股不屈的精氣神。
  八百子弟兵,當年曾一路跟隨石昊征戰,哪怕而今早已經追不上他的腳步了,但是一腔熱血還在。
  他們忠心耿耿,守護石昊的子嗣,而今跟著小石頭一起拼命,征戰。
  小石頭是他們看著長大的,即便早已超越他們不知多少,可這些老人依舊生死相隨,跟著血戰。
  或許,在他們看來,戰死就是最好的歸宿!
  那樣的話,他們就可以回歸故里九天十地了,跟當年死去的老兄弟、老死于歲月中的妻兒團聚,能夠葬在同一片墳場中。
  “殺啊!”
  八百老兵都早已不足半數了,但一個個悍不畏死!
  至于小石頭,他在求死,在積聚自己的血精,想要祭出,送給自己的父親,讓他的真血可以復蘇。
  “啊”
  石昊大叫,仰天嘶吼,渾身都在顫栗,滿頭黑發倒豎了起來,眼角都裂開了,他爆發出的仙力無以倫比。
  這一刻,石昊轟翻了三大準仙帝,將他們生生給壓制的倒退,他揮動劍胎,轟出自己霸道的拳印,要打破永恒。
  蒼帝、鴻帝、羽帝,都各自倒退,滿身都是裂痕,他們眸子越發的冷冽了。
  “回去!”
  石昊對小石頭他們暗中傳音,焦急、心痛、還有凄愴,怎能見到自己的親子拿血與魂來獻祭給他?同時,也更加不忍看著八百老兵戰死。
  他的一只手向前按去,墮落王者接二連三的爆碎,在這里造成恐怖的波動,血霧成片,景象駭人。
  這就是準仙帝一擊!
  相隔億萬里遠,他帶著殺意,帶著悲緒,就這樣將那片區域的黑暗生靈給清空了。
  至于小石頭還有老兵都被他送走,遠離那里。
  不過,這么做也付出了代價,他在跟三位準仙帝開戰,這樣轉移注意力,耗去精神,自身再次遭創。
  羽帝、鴻帝、蒼帝,都很冷漠無情,他們絕不會做有損自身的事,面色冷冽,那所謂的情感等早已被斬凈了。
  所以,戰斗起來后,他們有時候很可怕,真正的不為外物所動。
  砰砰砰!
  石昊跟三位準仙帝開戰,果然處在劣勢了,平衡已被打破。
  雖然他心有悲憤,有一股可怕的怒意,爆發出至強氣息,但依舊處在下風了,身上綻放出血花。
  三位準仙帝汲取到了稀薄的帝血,并在吞噬黑暗本源,此消彼長,石昊焉能無恙?
  激烈廝殺,人影交織,最后,石昊踉蹌倒退,他擋不住了,自身搖搖欲墜,身體險些四分五裂在此。
  此時,他渾身皮包骨頭,而對面那三大帝者的血肉則略微飽滿了一些,有一些精血在體內重現。
  “父親!”
  小石頭急眼,拼命了,再次向前廝殺,并且這個時候開始血祭自己,他要讓石昊恢復強大的戰力。
  沿途,有墮落仙王再次出現,阻擊小石頭。
  噗!
  小石頭勇猛無匹,迎上前去,一拳轟穿那位強者的胸膛,血液四濺,他如同一個無敵的年輕戰神。
  不得不說,石族一脈勇力超凡,他繼承了石昊的天賦與勇猛,殺敵如拔草,在亂軍中生生殺出一條路來。
  老兵相隨,揮動仙王戰旗,催動王級法陣,配合小石頭,保護他在中央。
  “父親!”
  小石頭暗中大喊,讓他接受血精還有魂力。
  他是石昊生命的延續,體內流淌著荒天帝的血,有著石昊的生命傳承印記。
  現在,小石頭看到父親不利,有可能要殞落在這里,拼盡一切力量,祭出的自己的魂與本源真血。
  一剎那,他就衰弱了。
  這本是一個龍精虎猛的年輕人,成就了仙王位,號稱仙域自古以來最有潛力的生靈之一,可現在卻像是泄掉了精氣神。
  小石頭一下子仰頭栽倒,渾身顫動,萎靡不振,他不計代價,不管石昊如何拒絕,先行血祭了自身。
  父子間有一種天生存在的感應,石昊胸腔劇痛,整個人都要燃燒了,都要炸開了,他渾身在顫栗著。
  “我的孩子!”
  荒的身上已經沒有了血,不然的話,早已留下血淚,他黯然,他悲憤,他仰天長嘯著。
  小石頭,從出生就沒有享受過父母的寵溺,被封印了一段歲月,而后又被石昊解開封印,逼他踏上修行之路。
  那個時候,沒有父母陪在身邊,沒有親人照料在畔,他只能孤獨的修行。
  想到這些,石昊心中發堵,無比難受,現在他唯一的親子就這么為他獻祭了,怎能讓不肝顫寸斷!
  “我的孩子!”
  他咆哮著,眼中終于落出了血淚。
  因為,那血與魂力自虛無中而來,跟他同源,被他軀體所接引,無聲無息而來,讓他體內的生機復蘇。
  “殺!”
  石昊滿腔悲意化成了一股熊熊燃燒的戰意。
  轟!
  他殺到癲狂,拼命跟三位準仙帝廝殺,他的精氣神在復蘇,恢復了一些。
  砰的一聲,蒼帝被他轟擊的軀體四分五裂,橫飛了出去。
  “啊”羽帝一聲怒嘯,在大叫著,因為他的一只翅膀被石昊生生撕裂了,扯了下來,帶著點點精血。
  這一戰,極度恐怖,就是石昊自身也負重創,右臂脫落。
  他們可以重組軀體,但是卻耗費太驚人,早先積聚的一些血精又快耗盡了。
  三大準仙帝也發狂了,拼命吞噬墮落王者體內的血,結果導致黑暗大軍一下子倒下不少強大的統領。
  “父親”小石頭虛弱的開口,他掙扎著,再次血祭,要送上自己最后的魂與血。
  那些老兵眼睛發紅,拖著殘軀,一個個沖了上來,圍住了他。
  “孩子,不要啊!”他們大叫著。
  “我的父親在那邊,他需要我。”小石頭柔弱的說道,他仿佛回到了幼年,很無力,他在衰敗中。
  顯然,三位準仙帝發現了這邊的異常,覺察到了石昊恢復與變強的原因,開始瘋狂出手。
  但是,石昊怎會容忍他們殺來,他發狂了,完全是玉石俱焚的的手段,跟三人拼命,再這樣下去,他們注定要同歸于盡。
  “快將我血祭,我沒有力氣了送我的血與魂給我的父親!”小石頭虛弱的說道。
  老兵落淚,這個場面讓他們怎能心忍?一個個老淚縱橫。
  “我自己來!”小石頭強行坐起來。
  “不,你們帶他走!”就在此時,一個身穿銀甲的中年男子走來,一把按住了小石頭的手,將他抱起,送給老兵。
  “孩子,讓你這個沒有用的叔叔來代替你,我的身上也有與你父親同源的血!”這個中年人說道。
  他有些落寞,似乎此生有太多的遺憾,但是此時,臉上卻漸漸泛出了很強烈的光彩,人生像是有所寄托了。
  他是秦昊,荒的親弟弟。
  “叔!”小石頭虛弱的叫道。
  “快走!”秦昊說道,請老兵帶走小石頭。
  而后,他仰天一聲咆哮,砰的一聲,自身碎裂了,于此地獻祭。
  “叔叔!”小石頭大叫。
  他自然知道這位叔叔,也曾聽聞過關于他的過去,從來沒有想到過,這個近年來沉默寡言的叔叔會這樣做。
  “你是有潛力的孩子,叔叔沒用,只能這樣做了。”秦昊的聲音傳來,他很決絕,也很徹底,此生將終結。
  “給我覆滅他們!”羽帝嘶吼,一念間,就要覆滅萬物,毀掉那片天地,殺絕跟石昊有關的所有人。
  但是,石昊發瘋了,跟他們血拼,在堤壩上殺到白熱化,生生又將他們阻擊到了界海中。
  他絕不能容忍三位準仙帝進一步行動。
  可是,他卻也目眥欲裂,自己的弟弟,也終于走上了這條路,他阻止不了。
  “秦昊,你給我滾回去!”石昊怒道,他真的不想見到這一幕。
  遠方,黑暗生靈成群成片,向那里集結,由墮落王者帶隊,殺了過去,阻擊秦昊的血與魂,使之不能正常獻祭。
  八百老兵一起殺了過去,他們眼睛赤紅,怎能讓秦昊的血與魂付之東流?
  不過,墮落王者帶隊,實在太強橫,他們擋不住。
  “生活在黑暗中的渣子,都給我滾!”
  就在這時,一個男子的聲音響起,一雙眸光撕裂天地,太熾盛了,砰的一聲,更是直接將一位墮落王者崩碎了。
  這是一個看起來還很年輕的男子,不過身上卻帶著滄桑氣,而一雙眸子更是可怕無比,那是一雙重瞳,可開天辟地,也可毀滅萬物。
  他是石毅!
  也是唯一一個在公平的大對決中曾經將石昊殺到半廢的同代人,盡管那一役重瞳也近乎身死了。
  他成就了仙王位,殺到了這里,出手間,施展出最強神通,一招決生死,將一位墮落王者斬爆。
  “殺!”
  重瞳石毅大吼,他披頭散發,渾身是血,顯然經歷過可怕的大戰,此時他的眸子熾盛的無法對視。
  那一雙瞳孔內,符號密布,神秘莫測,擁有驚天之神威,殺到仙王都顫栗。
  “都給我滾!”
  重瞳石毅大喝,他的身體在痙攣,因為付出了很大的代價,這樣斬殺仙王,在一招間決生死,他自身自然消耗巨大。
  若是正常的戰斗,怎么可能一招殺墮落仙王?
  噗!
  另一名墮落王者被他的重瞳之光也擊的爆碎了。
  其余的黑暗生靈,跟他不在一個層次上,被他一巴掌全部拍碎,葬送虛空中。
  “堂兄!”
  秦昊的血魂還沒有散開,見到石毅后,這樣虛弱的叫道。
  “還有你,也滾吧!”重瞳石毅說道,對秦昊一點都不客氣,大手一揮,將他的血與魂抓住,融合在一起,而后拋向遠方。
  “不,我還要獻祭!”秦昊大叫。
  “你那點血有什么用?并不是石昊的生命傳承之血,而你自己更是連仙王都不是,走吧!”石毅冷漠揮手,將他送走。
  而后,他自己在這里獻祭了!
  許多人見到這一幕,全都忍不住大吼了起來。
  “殺啊!”
  “宰了那些黑暗渣子!”一些人大叫。
  如天角蟻,眼睛赤紅,向前殺去。
  如十冠王,手持一株世界樹,勇猛無匹,瘋狂掃殺。
  如屠夫,一怒之下,向前血屠而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