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 最新章節: 第兩千零一十四章獨斷萬古(大結局)(10-22)      第兩千零一十三章平定黑禍(10-22)      第兩千零一十二章不屬于這片古史(10-22)     

完美世界1999 荒天帝

  廝殺三萬年,即便是準仙帝也快油盡燈枯了,他們時時戰斗,一刻不停,這是巨大的消耗。p遠遠望去,四大強者都跟骷髏一般,血肉干枯,甚至骨頭外露,膚色暗淡,沒有光彩,精血耗盡!
  殺到這等境地,哪怕軀體遭創,也淌不出血來了。
  他們可以汲取天地精華,但是,造出的精血抵不上他們現在的消耗,生命衰弱,魂火搖曳,有徹底熄滅的可能。
  準仙帝一時間殺不死,但是,同層次的生靈慢慢去磨,終究是能可以讓他們消亡的。
  可是,即便到了這一步,他們的發出的神通依舊是最強的,不然的話,若是擋不住對手的攻擊,可能會遭遇致命威脅。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的精血才會耗光,神魂才會暗淡,身體時刻在付出,在消耗,誰能這樣承受下去?
  界海中,浪濤擊天,四大強者廝殺到這里,依舊舍生忘死的大戰,對彼此的手段都盡知了,現在拼的是意志。
  可惜,自從石昊爆開他化自在身后,就一直無法施展了,已經化不出另一具真身綜瓊瑤之鳳鸞。
  事實上,就是沒有自爆,他估計也難以化出,因為三大準仙帝一直在糾纏,不給他機會,全力以赴的壓制。
  起初,石昊瘋狂跟他們血戰,不愿離去。而三大準仙帝也發瘋般阻擊石昊,要在這一役中解決掉他,怕讓他逃走后留下大患。
  而到了后來,他們則是被逼到了這一步,誰敢露出敗相逃走,都會遭遇另外一方瘋狂的反撲與阻殺。
  現在,支撐他們的是一股精氣神,是一股必勝的信念!
  鴻帝、羽帝心中憋屈,憤怒,他們提前遭遇重創,跟石昊的對決發揮不出真正的威力,他們認為,這是導致大戰持續三萬年的原因。
  界海中,黑色浪花翻涌,不時浮現出一具又一具骸骨。
  有的是億萬年前所留,有的是最近兩三萬年來戰死的,因為,黑暗大軍上路了,已經殺向界海的另一端,在途中遇到阻擋后,一路橫推了過去。
  有一部分生靈自接引古殿降臨,還有一大部分生靈則是席卷界海。
  石昊跟三帝之戰延續在界海中,他不想讓三大強者登陸界海另一端,可惜,再次廝殺千年后,戰場還是偏移了。
  最終,他們打到了堤壩外面。
  岸上,人影綽綽,這么多年來,一直在發生激戰,很慘烈。
  仙域動蕩不安,死傷了太多的修士,也不知道有多少英杰歸于黃土中。
  因為,接引古殿降臨,殺的各族強者毫無還手之力,他們接引曾經被侵蝕的黑暗族群,加入他們。
  慶幸的是,屠夫、賣假藥的、養雞的,足夠強大,他們曾在界海中擊落兩座接引古殿,并搶到一條傳送之路,帶領海中一批老輩王者回歸。
  不然的話,仙域可能就覆滅了!
  那怕如此,也很凄慘,戰到這一日,英杰凋零,仙域被打的四分五裂,當年的浩瀚疆土殘破了。
  隨后,就是“賣假藥的”都戰死了!
  這個生靈身體六分,體悟萬道,壯大己身,都沾染上了準仙帝光彩,可惜還是殞落了。
  因為,黑暗生靈太多,大軍勇猛,當中也有極度恐怖的人物,有比九頭生靈強橫多倍的生靈,吞噬的仙王更多。
  而在百余年前,養雞的也殞落了,這位女葬王死在多位墮落王者的古咒之下。
  不過,她的死惹怒了葬地,多位葬王出世,原本他們是起源古器造就的生靈,得益于被黑暗本源的侵蝕,但是現在卻反抗接引古殿。
  最為關鍵的是,葬士的始祖出世!
  誰都沒有想到,養有一些凰鳥的女葬士乃是葬士始祖的后代!
  這位始祖,是第一個接觸起源古器的生靈,但是,他已經消失億萬載,沉寂不知道多少個紀元了。
  所有人都以為他死了,但是,誰能想到,他又出世了,竟是自封于一個瓦罐中,埋葬于葬地之下。
  葬士的始祖,自稱葬主,的確無比強大,比之他的后人還厲害一些,但很可惜,依舊差了那么一點不成準仙帝。
  他當年去過界海,但又逃回來了,曾有感應,覺察到界海那一端恐怖無邊,這多年來一直在蟄伏共妻守則。
  有他的加入,讓屠夫的壓力減少不小。
  葬主身上的準仙帝之光很濃郁,法力雄渾,比之屠夫只強不弱。
  不過,仙域、葬地的強者還是越來越少了,不斷凋零,一批強者相繼殞落。
  石昊回歸,他擋住三大強者,在臨近堤壩的界海中廝殺,這震動了仙域各族,讓黑暗生靈也都發呆。
  準仙帝大戰,這么激烈。
  遠遠望去,那幾道身影都殺成骷髏了,渾身殘缺,血肉干癟,實在驚人。
  所有人都倒退,殺到這個地步,誰上去都無用,肯定要死,那個層次的戰斗他們參與不了。
  “荒,他是荒!”
  終于,有人大叫出聲,非常激動,同時震撼無比。
  荒,一走就是數十萬年,消失太久了。
  石昊在界海中曾孤獨的旅行,曾走了很多萬年,離開仙域較為久遠了。
  相對來說,界海中的生靈,比如說屠夫等人,倒是在三萬多年前見到過他。
  “石昊,你還活著!”
  堤壩后方的大地上,傳來熟悉的寒聲,帶著情緒波動。
  石昊回頭,一眼認出,那是天角蟻,他滿身是血,已經成為仙王,但是眼下傷的極重,他頭上懸著的元母鼎都殘缺了,手中的仙金大棍更是斷裂一截。
  可以想象,這一戰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天角蟻是一條硬漢,這么多年的廝殺,早已見慣了生死,可是眼下認出那個如同骷髏一般、正在決戰準仙帝的人是石昊后,他還是忍不住雙眼發酸,有熱淚滾下。
  “石昊,你要為曹雨生等報仇啊!”天角蟻喊道。
  他是想激起石昊的斗志,讓荒更加有戰意,因為,他已經看出,石昊是強弩之末了,在苦苦支撐。
  畢竟,石昊一個人在大戰三位準仙帝!
  “曹雨生怎么了?!”石昊在界海中聲音嘶啞,這般問道。
  “他戰死了,魂歸葬土,神魂被打散,只有殘軀埋入葬土。”天角蟻帶著悲腔。
  跟他同時代的人都死的差不過了,當年曹雨生跟他一起喝酒一起吃肉,算是同時代的好友,而今卻不在了。
  死了太多的強者!
  比如,小狗崽也葬在曹雨生的墳旁。
  混元仙王、仙域中的幾位巨頭,也都凋零的凋零,殞落的殞落,若非從界海回歸一批人,根本擋不住敵手。
  然而,從界海回歸的生靈也有一部分已迷失,墮入黑暗,與他們為敵。
  這是一個混亂的年代,到處都在征戰。
  “其他人呢?!”石昊問道,沒有看到天下第二、仙金道人等。
  “鳥爺、精璧大爺重傷垂死,被黑暗侵蝕,如今坐死關,在掙扎。”天角蟻告知,神色悲傷寵婚一扛上三只狼。
  “黑暗柳神呢?!”石昊問道。
  “可能殞落了,遭遇墮落仙王圍攻,在最殘酷的一戰中消失了!”天角蟻答道。
  “吼!”石昊嘶吼。
  黑暗柳神若是殞落,真正的柳神還有希望復活嗎?只剩下那焦黑的根莖與一段木樁了!
  界海中,大戰越發激烈,石昊發狂,跟三位準仙帝拼命,阻擋他們登上堤壩,他不允許三人跨上去,不然的話,仙域就徹底毀掉了,將不復存在。
  這一役,無比艱苦。
  石昊很被動,因為他在努力阻擋三人,給予了三大強者機會,不時,對他施展出殺手锏。
  哪怕如此,石昊艱苦阻擋了三大強者數百年,仙域依舊很慘烈,殺的日月無光,血流成河。
  葬士來援也無用!
  自那接引古殿中降落下來的黑暗大軍實在過多。
  “啊……”
  仙域中,有仙王大吼,血雨紛飛,神魂粉碎,光華照亮了殘破宇宙。
  “盤王!”有人悲呼。
  盤王殞落,被黑暗巨頭擊殺。
  “吼!”
  屠夫長嘯,沖了過去,手中兵器化成璀璨仙光,斬落出手之人的頭顱,在那里滅殺其魂魄。
  但這依舊不能改變什么,盤王戰死了。
  “老祖!”盤羿悲呼,沖向那片宇宙,想要抓住什么。
  界海中,石昊怒發沖冠,但是,他被擋住了,三大準仙帝圍攻他,根本無力援手。
  “盤王于我有大恩,以荒之名號令天地大道,若有因果盡加吾身,庇護盤王!”石昊嘶吼。
  其音低沉,但是言出即法,這是準仙帝的力量,化作漣漪,籠罩那片星空。
  可是這樣的施展出無上奧義,讓他自身遭遇重擊,三大準仙帝皆冷笑,對他無情出手。
  遠方,殘破的仙域中,那片宇宙間,盤王四分五裂的尸體重組,碎滅的元神,有點滴凝聚,沒入其軀。
  顯然,準仙帝的能力也是有限的,石昊之所以能如此,是因為盤王肉身還在,元神殘留點滴。
  盤王是墮落仙王所殺,并非準仙帝滅殺,還有一線生機。
  哧!
  最終,盤王發光,化成一株蟠桃仙樹,這是他的本體,被一團光包裹著,撕開虛空,就此消失了。
  很可惜,石昊哪怕費力庇護,盤王的意志還是消散了,只留下樹體,留下本能,或許千百萬年后,新的意志會誕生,喚醒前世殘留的點滴記憶。
  “嗷吼……”
  一頭金毛犼的身體爆碎了,石昊雙目熾盛,他認出了,那是他曾經降服的坐騎。
  “你還有幾分力氣幫別人?”羽帝大笑。
  石昊的確涌起一股無力感,強行干預,庇護盤王,已經讓他吃了大虧,耗去不少精氣神三萬英尺追妻記(GL)。
  “金毛犼!”石昊低吼,依舊想支援。
  “不必了,我先走一步!”金毛犼這一刻竟是如此的剛烈,焚燒自己的殘魂,精血如燈油,點燃自己,沖向對手。
  轟!
  最終,那里騰起陣陣恐怖的光束。
  石昊低吼,雙眉倒豎!
  他注意到了,那片區域格外的與眾不同,天角蟻在那里征戰,金毛犼在那里戰死,盤王殞落地也離那里不遠。
  “殺!”有人大吼著。
  在那里,有一批大軍在結陣。
  同時,有大旗招展,竟然書寫的是“天庭”二字。
  很快,石昊看到了,他見到一個年輕人長的跟他很像,極其勇猛,是一位年輕的仙王,搏殺墮落王者,渾身是血。
  在那年輕王者的后方,大陣浩蕩,仙威彌漫。
  有八百老兵,嘶吼著,吶喊著,各自抱著陣旗,組成仙王法陣,跟他一起沖殺。
  這一刻,石昊眼中險些有熱淚滾落。
  那個年輕人,他自然知道,是他的親子,竟然在這最可怕的動亂年代出世,參與到了這一戰中。
  然而,讓他險些落淚的,最主要的還是那八百老兵。
  那是曾經追隨過他的老兵,而今又跟著他的親子出世了!
  邊荒七王的后人,還有來自石村的青壯,當年曾在末法時代追隨石昊,組成八百子弟兵,一路跟他殺向九天。
  不過,歲月無情,末法無解,到了后來,只有穆青等有數幾人還在他的身邊,其他人都消失了。
  世間一致認為,八百老兵必然都老死在了歲月中。
  石昊為他們立下過墓碑,許多人見到他曾親自去祭奠。
  然而,事實上,他以神源將八百子弟兵封住了,最后跟石村一起消失。
  “我等飲過仙王血,早已獲得新生,修煉漫長歲月,就當在此決戰,死,是戰者的歸宿,英魂重歸故里,有何懼哉!”
  八百老兵咆哮著,守護在小石頭的左右,組成大陣,跟著他廝殺。
  這些老人,石昊曾封印,也曾給他們留下大藥、淬煉過的仙血,但卻不想他們出世,希望他們安度余生。
  怎能料到,連他們也都殺出來了。
  天角蟻早先沒有告訴石昊,是不想引起三大準仙帝的注意力,怕他們阻擊石昊的親子。
  老兵喋血,有人在殞落。
  “荒天帝!”
  有老兵嘶吼,在大喊,看向界海方向。
  “啊……”石昊咆哮著,如同受傷的野獸,看到老兵們都跟著他的親子殺了出來,在那里大決戰,不斷有人血濺星空,他眼睛都紅了。
  “荒天帝!”
  像是有所感,八百老兵望向這個方向,大吼著,悲嘯著冷妻搏上位:名門掠愛新娘。
  轟!
  三大準仙帝重創石昊,終究還是登上了堤壩世界,硬闖總比防守容易。
  “呵呵,哈哈……”羽帝大笑不止。
  “荒,你死定了,登上這片世界,就是你的末日!”鴻帝笑的很冷酷,殺氣滔天。
  石昊俯沖,來到堤壩上,阻擋住了三帝。
  “沒用的,已經晚了,平衡已經打破!”蒼帝冷冷的說道,他一張嘴,附近的墮落王者,軀體中有黑霧騰起,些許血光沒入蒼帝口中。
  “呵呵,哈哈……”羽帝笑的很張揚,一對巨大的翅膀鼓蕩間,他的身上出現絲絲的血跡,多了一些精氣神。
  這的確打破了平衡!
  這些年來,他們跟石昊大戰不止,血拼到了最殘酷的境地,自身的精血都干涸了,再也無法出現。
  因為,消耗太大了。
  來到這里后,墮落王者身上竟有三帝需要的殘血。
  “我等當年曾賜下稀薄的帝血,造就出一些統領,雖然很少,但是足以打破平衡了!”鴻帝說道。
  墮落王者中的巨頭,當即都干癟了,殞落了。
  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雖然他們所獲取的精氣神不多,但是卻可破開平衡。
  并且,黑暗生靈身上騰起的黑霧,都瘋狂涌向他們,那是最本源的黑暗物質,可以有效的補充他們所需。
  這一切都有利于他們。
  “此戰可以結束了!”蒼帝說道。
  三大準仙帝認為平衡打破后,他們將慢慢占據上風,可以磨滅石昊,尤其這里是仙域,會讓對方投鼠忌器。
  仙域一些強者渾身冰冷,他們都聽到了,因為準仙帝的聲音傳遍這一界。
  “殺!”
  天角蟻大吼,有其他仙王跟著響應,激烈拼搏,繼續大戰。
  “我想殺向那里!”這個時候,有一個年輕的仙王,跟石昊很像,要向荒這個方向殺來。
  在年輕王者的身邊,那些老兵忠誠無比,浴血搏殺,守護著他。
  “父親,我身上流淌著你的血,我的神魂亦是你生命的延續,我能為你補充一絲精血,一些戰力!”小石頭在心中低語,在傳音。
  石昊霍的抬頭,他聽到了,父子間有莫名感應。
  這一刻,他發絲亂舞,眼神可怕,渾身都在微微顫抖,怎能如此!
  八百老兵像是也有感應,悲嘯著,跟著一起向前殺。
  “我有父有母,有長輩,可卻不能見,將妻子、子嗣、故人……將石村等全部封印。歲月流逝,一去不回,我只孤獨的征戰,到了而今,連親子都要失去嗎?啊……”石昊心中淌血,眼角都瞪裂了,他仰天長嘯。
  他的氣勢在攀上,他有無盡的悲意與殺意,渾身都在散發熾盛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