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 最新章節: 第兩千零一十四章獨斷萬古(大結局)(10-22)      第兩千零一十三章平定黑禍(10-22)      第兩千零一十二章不屬于這片古史(10-22)     

請一天假醞釀最后部分

  赤王,體形健碩,古銅色的皮膚流動光澤,火紅色長發披散在胸前與背后,高大軀體給人強烈的壓迫感。
  這曾經是異域的一位巨頭,哪怕涅槃被中斷,遭遇了可怕的重創,他也沒有死去,漸漸恢復了過來。
  現在他這種表情,足以說明了心中的震撼,彰顯出事態多么的嚴重!
  “是了,原來是你!”石昊也突然醒悟,堪破迷霧,知道了兩人間到底有什么大因果。
  這樣細細算來的話,兩人間的糾纏太深了,因果非常大,難怪后世再次相遇,會有種種異事。
  “真讓你成了氣候!”赤王滿頭紅色長發如火光一般,在那里舞動著,發出炫目的符文,他氣息迫人。
  一剎那而已,他的法體暴漲,頂天立地,聳入宇宙中,星體都環繞在他的身邊,他展現出最強姿態!
  “當年,你殺我未果,今日是時候了結這樁恩怨了!”石昊冷幽幽的說道,他的法體也暴漲,矗立在宇宙中。
  “想不到啊,想不到!”赤王連聲感嘆,同時露出了憂色。
  昔日,石昊在天神書院時,有一次試煉,跟隨眾人進入仙古戰場遺跡中,在那里他曾有過一次神秘的經歷。
  他曾喝下一壺酒,漿液中蘊含著仙古的符文、造化等,觸動一樁大因果,驚動時間長河上游的一位巨頭。
  那個生靈恐怖滔天,居然能望穿萬古,隔著歲月,自上游轟殺他,要將他滅殺在那里。
  有誰可以改變歲月長河中的事?
  不屬于一個時代,根本就不能干預,那蘊含著天大的因果,動輒就可能讓自身殞落!
  但是,赤王敢那么做。
  他曾與幾位不朽之王一同推演,想看一看未來會否出現什么不好的變數,結果當真就發現了石昊。
  赤王,他掌握時間領域,最是擅長,最后經他出手,果斷干預!
  他站在時間長河上游,轟殺石昊,想將他徹底的鏟滅,因為他看到了一角不好的未來。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有一個白衣女子曾于時間長河下游出世,阻我出手。”赤王面色陰沉。
  那一次,他付出了巨大代價,結果卻沒有除掉石昊,令他耿耿于懷,因為那一役他險些死掉。
  世間都在傳,赤王鎮壓了仙王中的一位巨頭,想要謀奪他所有的道果,熔煉入自己的體內,從而破開王境。
  故此,他陷入了沉眠。
  事實上,根本不是這樣,他是因為那一次干預未來,觸動了天大的因果,自身險些毀滅,不得已沉睡。
  當然,他也利用了這次機會,瀕臨死境,藉此涅槃,欲更上一層樓。
  那個仙王中的巨頭,就成為了他涅槃的養料。
  如果有選擇,他不會一次沉睡就是一個紀元,而是迫不得已為之!
  石昊也在思忖,那個白衣女子而今在何方,她來自未來,如同女帝一般,當真是風華絕代,實力強橫蓋世,在那時間長河的下游將赤王都給重創了。
  他不止一次見過她,曾在得不滅經的那塊海域中,于時間漩渦間,見到她現身,一步一個紀元走來,可惜終究是相隔太遠,想對話卻彼此聽不到。
  還有,鯤鵬巢畔,那折紙船的女子也是她!
  未來的她以及身邊的人會遇到什么,處境似乎不是很好,有群敵出世針對嗎?
  “天機,真是神妙,自從我在上一紀元出手后,關于你的一切便從腦海中消失了,我們的推演成為了虛幻,直到今日再次相見你,天機才又浮現。”
  赤王自語。
  這從另一個側面說明,無論是想干預時間長河中哪一段,都很難,哪怕自身殞落了,也完不成。
  若是實力足夠強橫,便隨意徜徉時間成河內,改變過去,更迭未來,這世間會成什么樣子?
  所以,幾乎從來就沒有人成功過!
  敢出手的生靈,不是死了,就是陷入昏沉中,難以再出世。
  赤王就是一個例子,他可不是一般的不朽之王,曾經是無上巨頭之一,結果還落得這么一個下場。
  “吾,一切清晰了,天機可見,就是你,我看到的一角未來里有你,對我界極其不利,當誅!”
  赤王說道,他凝視石昊,他只看到一角未來,就已經發現這個年輕人對異域的破壞力大到無邊。
  雖然沒有看到結局,但是卻也知道,此人不死,異域不寧,甚至會發生有史以來最可怕的厄難!
  “跨歲月長河,殺我真身,這段因果你怎么還!?”石昊冷笑。
  “跟你有什么因果,當殺自然殺,我是跟這天地接下了大因果,想改變未來,結果遭遇反噬,險些死去。”赤王冷漠的說道。
  不過,他心中認同,跟石昊卻是糾纏太深了。
  五十萬年前,他的涅槃身被突然闖進來的石昊直接斬斷了半截,未嘗不是因為在償一段大因果!
  越是細思,赤王越覺得有道理,神魂悸動,心緒不寧。
  上一紀元,他在時間長河上游斬殺石昊未果,這一紀元石昊不時出現在他的身邊,斬殺他的真身。
  這……越是深想,他越神色凝重。
  “真是可惜啊,若無那白衣女子,當年我就滅殺了你,哪里還用這般糾纏!”
  赤王遺憾!
  石昊笑了,聲音有些冷,道:“你至今還不明白!”
  “不明白什么?”赤王神色冷冽。
  “不需要任何人救我,你也殺不死我!”石昊冷淡。
  赤王聞言,目光犀利若閃電,漠然的看著他。
  “正是因為你,妄想干預時間長河,在上游出手,所以歲月、空間、天地才反噬你,令時間長河下游的后世人對沖你的手段。事實上,哪怕無白衣女子出手,也還會有各種意外,或許你迷失了,或許你中途化道死去,或許因果之力吞噬了你!”石昊說道。
  這天地間,有些事根本無法改變,妄想改變過去者都失敗了,瘋狂干預未來者,幾乎都殞落了。
  所有跡象都表明,任何生靈,無論他多么強大,想要出格,改變時空大事件,都是在自尋死路!
  赤王沉默,但最后卻不得不點了點頭,道:“有道理,若無我逆亂時空,就不會有那白衣女子出世。所做這些,到頭來……徒勞無功!果然啊,沒有生靈可以更迭古代,作亂未來。”
  他有些悵然,昔日付出巨大代價,但還是被這天地、歲月、因果等諸多力量反噬了,閉死關,沉睡一個紀元。
  而他們當年推演的天機,也都從腦中消退。
  仔細琢磨,這果然是徒勞的,做了那么多都無用!
  “赤王,來了結這段因果吧!”石昊說道,向前逼去。
  “來到我界,還想放肆,一會兒諸王獵龍,你走的了嗎?!”赤王說道。
  他提及其他不朽之王,并不是懼怕石昊,身為百戰不死的巨頭,他無所畏懼,而只是真的想留下石昊,沒有人比更清楚,這個年輕人終將會帶來多么可怕的破壞力!
  “赤王,不光你掌握時間領域,我也懂,當年第二塊至尊骨便涉及到了時間!”石昊大笑。
  他早已覺察到,赤王以時間之力召喚同伴。
  而石昊則以時間之力,截斷了這方虛空,跟外界隔絕了。
  事實上,兩人談話這么久,其實時間并未流淌,幾乎靜止在那里。
  因為,他們掌握時間法則!
  “你我之戰,注定驚動諸天,那個時候,你藏不下真身!”赤王冷幽幽。
  轟隆!
  下一刻,他出手了,一口血紅的爐子飛來,流轉出刺目的光,噴薄無窮的大道火焰,焚燒諸天。
  可以看到,宇宙都熔化了,看到了界海,看到了未來,時間長河在激蕩著。
  赤王太強大了,他是一位巨頭,曾經俯瞰人世間!
  “殺!”
  到了這一刻,石昊也不敢大意,傾盡手段,他要在最短的時間搏殺掉赤王,不然的話,其他不朽之王馬上就到了。
  這種戰斗不可能一戰三千式,而是動用最強絕學,分庭抗禮,于瞬間決出生死。
  石昊身負劍翼,那是敖晟的成名兵器,一震間,劍氣億萬道,飛射而出。同時,他手持天戈,這本是太始仙王的兵器,橫擊赤王。
  當!
  赤紅的爐子,曾經跟赤王一起吸收過一位仙王的精血與神魂,恐怖無邊,爆發無量大道符號光焰。
  這個地方破開了,星空塌陷,歲月長河將兩人纏繞在當中。
  這是一場絕世大戰!
  石昊想分出生死,在一擊間有結果,可是赤王卻老奸巨猾,不跟他硬撼,避其鋒芒,將赤王爐頂在前面,自己后退。
  “亙古亙今長如此!”
  赤王喝道,他動用了時光秘術,輕輕一斬,割裂自己的手腕,血液飛濺,而后那秘術演化,要這般斬下石昊的頭顱。
  那是歲月之力,那是時光符號,染著赤王的血,籠罩石昊那里。
  轟!
  石昊身上的劍翼震動,掃出無量劍芒,擊穿時間之力,他咆哮著,秘術齊出,誓要殺赤王。
  轟的一聲,輪回之力浮現,時光符號飛舞,那是石昊的時間法則,剝奪赤王的歲月,將他籠罩。
  同時他的拳頭太璀璨了,雷霆萬重,轟開一切阻擋,轟殺赤王真身。
  當!
  赤王長嘯,火紅的爐子再次擋在了身前。且,在這個時候,他冷笑著,祭出一口小鐘,輕輕一搖,天地動蕩,歲月破滅,時光如汪洋一般,將石昊淹沒了。
  “當年,我在歲月長河中,不敢妄動時間本源之力,今日無所顧忌,誰人能擋我?”赤王大吼。
  一代巨頭兇狂無敵的本色盡顯無疑,他發狂了,要在這里誅殺石昊。
  石昊被淹沒后,可以看到發絲變白,身體蒼老,被赤王的第二件仙王兵器的符文擊中,身體劇震不已。
  那口鐘灰撲撲,但是卻散發混沌氣,流轉時間的漣漪,太強大了,比之赤王爐還要恐怖很多。
  這是赤王的本命王器,祭煉無窮歲月了,是他最強大的殺手锏。
  “呵……”
  石昊在笑,并不恐懼,他滿身都是符文,六大秘境一同發光,歲月之力被他斬開了,自身恢復年輕狀態!
  這一刻,他的身體像是化成了一口鐘,又變成一座塔,又像是一口鼎,神秘莫測,孕育無窮大道奧義。
  轟!
  最后,他立身之地,出現一口池子,秘術綻放,符文流轉,太繁奧了。
  各種異象紛呈!
  這一刻,諸天齊現,一層比一層高,托著石昊!
  遍地大道金蓮,栽種滿宇宙,還有時間河流在澆灌那些大道金蓮,就那么鋪天蓋地而出。
  同時,石昊周身火光億萬縷,如同神圣寶衣,帶著涅槃之力,隱約間,有凰長鳴,他揮動拳頭時,雙臂一振,如同鯤鵬展翅,宇宙被割裂。
  那里景象太恐怖,無窮奧義浮現,石昊出手時,六大秘境共鳴,將他所有修煉的秘術都呈現出來,化作一個拳印!
  殺!
  石昊一聲大喝,震動了異域,其他不朽之王被驚動,向這里趕來。
  太恐怖了!
  石昊這一拳無以倫比,在當中蘊含著雷帝法、鯤鵬奧義、真凰涅槃之力、原始真解,不滅經義、草字劍訣等……
  這些東西他早已融會貫通,吸收為己用,現在糅合無上真義,施展了蓋世一擊。
  他所孕育出的秘術,集合在一起,帶著異象,轟殺向前。
  這一刻,石昊是不可匹敵的!
  他渾身朦朧,如同不屬于這個時代,拳印無敵!
  赤王想躲避,還想避其鋒芒,但是做不到了,因為那些異象淹沒了這片宇宙。
  遍地都是大道金蓮,被歲月長河澆灌著,那景象要多恐怖有多恐怖,周圍,還有一尊又一尊身影盤坐,高坐九重天上!
  仙王臨九天,不止一位,一尊又一尊,透發著無盡的威壓,如同真有一批絕世強者降臨一般!
  赤王不得不迎戰,跟石昊血拼到底,力敵他。
  “當!”
  最終,石昊這一拳擊穿那座火紅的爐子,震的赤王大口咳血,踉蹌倒退。
  如果這一擊無效,那么石昊當真就要敗了,因為他這是全力以赴的一式,他想在其他不朽之王趕來前,擊殺赤王。
  一身所學,此生之力,盡顯而出。
  “啊……”
  赤王大吼,他咆哮著,阻擋石昊那擊穿赤王爐后繼續而來的拳印,眼看就要砸在他的身上了。
  它化出本體,渾身赤紅,蛟的頭顱,獅子的軀體,遍布著血色的鱗片,猙獰而兇狂。
  同時,它張嘴吐出了那口鐘,也施展最強神通,轟殺石昊,跟他拼命。
  這個地方,頓時天翻地覆。
  石昊承受著歲月之力的侵蝕,他六大秘境發光,斬斷時光,但還是負傷了,嘴角有血在淌出。
  他跟三大仙王拼殺時,都沒有如此,可跟赤王這個巨頭一戰,對方臨死反撲,對他造成了這么大的威脅。
  “殺!”
  石昊通體仙光流轉,強行滌蕩歲月,破開時光符文,那只手,捏拳印,轟殺了過去。
  當!
  赤王鐘,被他震開了,盡管將他的手被侵蝕的衰敗、蒼老,但是他依舊砸開了,而后轟隆一打向赤王。
  赤王本體,張開血盆大口,撕咬石昊,要將他活活吞噬。
  “孽畜,敢爾!”
  石昊威嚴大喝,周圍,遍地金蓮,這可不是虛影,而是真實浮現的,一下子將赤王淹沒了,橫擊他。
  同時,天空中,一尊又一尊盤坐的身影,睜開眸子,轟殺赤王。
  那石昊開創的秘術,這一擊太恐怖了,那些身影同時鎮殺,真的宛如諸王臨九天,共同出手般。
  轟!
  赤王被打的大口吐血!
  噗!
  石昊真身跟上,騎坐在它的身上,拳印無敵,轟殺其軀,鮮血當時就綻放出來。
  轟隆!
  混沌將這里淹沒了,血光不斷浮現,獸吼與怒斥聲不絕于耳,慘烈搏殺。
  噗!
  最終,一切落幕,赤王的軀體摔倒在殘破的宇宙邊緣,它的頭顱被石昊生生給截斷下來,提在手中。
  不過,那元神不滅,一時間殺不死。
  “收!”
  石昊一聲輕叱,一口池子浮現,將赤王的失去頭顱的軀體收起,同時,帶走了赤王的兵器。
  至于頭顱以及元神,則被石昊親自鎮壓著,他提著頭顱,轉身就走。
  “何人?”
  “你敢!”
  “殺!”
  就在此時,異域的不朽之王相繼趕到,隔著億萬里星空就出手了,有一只大手探來,拍向石昊的后背。
  有一桿金色的長槍鋒銳無匹,刺向石昊的后腦!
  他們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