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的新鮮小妻子》 最新章節: 第525章續華櫻的消息(全本完結篇)(03-26)      第524章續原來那不是你的孩子(03-26)      第523章續滿足不了男人的需要(03-26)     

總裁的新鮮小妻子525 續華櫻的消息(全本完結篇)


  小孩子的房間里本該是充滿了勃勃生機的,讓人有種心情愉悅的感覺,但是在晴雪的房間里,于曉冉會感到沉悶。本書的最新章節出來了,閱讀就是爽,快來小說m看吧!牢記.www.booksrc.net覔璩淽曉此刻晴雪對于于曉冉的道歉,沒有絲毫反應,依舊是保持著這個坐姿,眼神的方向都沒有挪動一下,更別說點頭了。這不禁讓于曉冉有點挫敗……還是沒辦法吸引晴雪的注意力,她還是連點頭都不肯。
  不過于曉冉怎么會輕易放棄呢,越是棘手的病人,越會激起于曉冉心里的斗志。
  晴雪不動,于曉冉也不動,兩人就這么面對面坐著,但于曉冉會不斷地跟晴雪說話,講些小朋友們都喜歡的話題,比如動畫片之類的。盡管晴雪沒反應,只有于曉冉一個人在演獨角戲,可她還是不厭其煩地在說話,輕輕柔柔的聲音,緩慢的語速,一張美麗動人的臉頰還噙著淡淡的微笑。她的目的就是不讓屋子里顯得太冷清,如果她也死氣沉沉的悶聲不響,那么這治療就沒法兒繼續了,她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讓晴雪的屋子熱鬧起來。
  梁宇琛以及他的父母都很愛晴雪,把這個房間裝修得很漂亮,并且買了很多玩具和漂亮衣服。普通人家的孩子沒享受的東西在晴雪這里一件都不缺,但于曉冉認為,唯獨缺的就是少了點熱鬧的勁兒。
  梁宇琛的父母時常都不在家,而梁宇琛是警察,工作時間很不固定,晴雪多數時候都是在傭人的照顧下,其實這樣對于孩子來說是十分不利的,只會讓晴雪越來越失望。
  晴雪這么呆坐了很久之后又開始畫畫了。這孩子就是一聲不吭的,總是愛把自己鎖在房間里,于曉冉聽梁宇琛說過,晴雪從國外回到這里之后,幾乎是連電視都不會看的。她好像除了畫畫就不會再有其他愛好了,也不會走出這里去學校,不會交朋友。畫畫這愛好不是不好,只是一個患有自閉癥和憂郁癥的小孩子如果只知道畫畫,那就不是件好事了。
  “晴雪,我可以用你的畫筆和畫紙嗎?我們一起畫吧!”于曉冉緊緊盯著晴雪的小臉蛋,發現這孩子依舊是面無表情,就好像于曉冉是空氣。
  于曉冉心里暗嘆,這份差事真不容易啊……
  晴雪畫的畫都是很簡單的事物,于曉冉也是的。她為了跟晴雪拉近距離,只能畫小孩子喜歡的,并且看得懂的東西。這一大一小的區別在于,晴雪畫全是黑色,而于曉冉畫的卻是彩色的。
  “晴雪啊,能不能幫我把這朵花涂上顏色呢?你喜歡什么顏色就涂什么顏色,幫我這個忙,行嗎?”于曉冉和顏悅色地對晴雪說。
  晴雪垂著眸子不搭理,自顧自地畫著,就在于曉冉失望之余,晴雪忽然把畫紙拿了過來,這是于曉冉的那幅畫。
  于曉冉心頭一喜,眼睛一亮……晴雪竟然有反應!
  只是,于曉冉高興得太早了。晴雪為那朵小花涂上的竟也是黑色。
  于曉冉臉上的笑容有點僵硬……看來,在這孩子的眼中,世界全都是黑色的,要想改變晴雪,漫漫長路啊。
  站在門口的梁宇琛將這一切都看在眼里……于曉冉對著孩子的時候好溫柔,一點都不會兇巴巴的,并且很有耐心,她跟孩子說話的時候總是會不自覺地露出親切的微笑,像冬日的陽光那么溫暖。說實話,這種時候的于曉冉是極具魅力的,梁宇琛心底隱隱泛起幾分異樣的感覺,只是很快就會被他壓下去。
  “咳咳……咳咳……打斷一下。”
  于曉冉抬眸看著梁宇琛,見他探頭探腦的,也不知來了多久了。
  “有事進來說啊,干嘛像個賊一樣。”于曉冉在這話的時候明顯沒了先前對著小孩子的那種神情。
  梁宇琛翻個白眼扁扁嘴,著女人還真是的,干嘛一對著他就一副不爽的表情。
  “我只是來說一聲,我上班去了。如果有什么事就打電話給我。”梁宇琛說完就打算溜,可是卻被于曉冉叫住了。
  “回來!”于曉冉清脆的聲音使得男人的腳步驟然停下,略顯不悅地回頭說:“于曉冉,你……”
  于曉冉見梁宇琛臉色不好,她臉上立刻又綻放出笑容,連忙走過去拽著他的胳膊說:“別雞凍,我沒有要跟你吵架的意思,你忘記了我那天在診所說過,我們要先停戰,保持和諧的相處才行,否則在孩子面前只會給她不良的示范,那更不是一件好事。我叫住你,是想說,你臨走之前是不是應該親一下晴雪?”
  “嗯?”梁宇琛濃眉一挑,眼底浮現出幾分詫異:“你這又是什么邏輯?我一大老爺們兒,才不會像女人那么……”
  “梁宇琛,晴雪需要感受到家人的關愛,你聽我的沒錯。從今天開始,每次你出門上班都要跟晴雪打招呼,告訴她,并且還要親一下晴雪的額頭,否則,哼哼……”于曉冉沖著梁宇琛咬咬牙,眼里露出警告的意味。
  梁宇琛明白了于曉冉的意思,是要讓他和晴雪更親近。難得梁宇琛居然會臉一熱……他是很疼晴雪,但是他畢竟還沒有結婚生小孩,不知道要怎么才算是跟孩子很親近,怎么向小孩子表達他的關愛。
  “呵呵……呵呵……”梁宇琛略顯局促地走到晴雪身邊,蹲下來,伸手撫摸著晴雪的小腦袋,俊臉上盡是一片溫暖的笑容,聲音更是柔和至極,輕輕地說:“晴雪乖,舅舅出去工作,下班就回來陪你吃晚飯,你要聽于阿姨的話……”說完,這貨果真在晴雪額頭上親了一下。
  晴雪神情木然地任由梁宇琛撫摸著她柔順的黑發,可就是沒有半點反應。
  梁宇琛無奈地站起身,一邊往門外走一邊說:“看吧,于曉冉,你的建議一點都沒作用,孩子根本就對這個不在乎。”
  于曉冉頗有自信地揚了揚下巴:“梁宇琛,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你們家的人是很愛晴雪,可是你們更注重物質上去滿足她,忽略了她最需要的其實是你們的關愛。她的媽媽如今離開了她,她以為自己再也得不到以前媽媽在時的那種愛和溫暖,她甚至會以為你們也是嫌棄她的,如果你們再不好好表現,只會跟晴雪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剛才親晴雪的額頭,只是一個開始,希望你能堅持下去。我相信小孩子的心始終有一天會向我們敞開的,關鍵在于我們的決心和耐心有多大。OK,我要說的暫時就這些,你上班去吧,拜拜!”
  梁宇琛還在仔細回味著于曉冉說的話……晴雪真的會以為家里人不愛她嗎?如果真是這樣,那可麻煩了。天大的冤枉啊。兩家可是把晴雪當成是寶貝一般地捧著,只是可能表達方式有點偏頗了。孩子不像大人那樣心思多,她看到什么感受到什么就是在心里認定了的,而晴雪更感受到的就是梁家人都很忙,她最需要的不是玩具和衣服,而是外公外婆和舅舅的陪伴。但是從晴雪到這里住開始,她每天見到最多的是保姆。外公外婆和舅舅為了哄她,都會從物質上下手,卻都在匆匆忙忙的工作生活中忽略了孩子最需要的是什么。漸漸的,晴雪就覺得這里的人也跟媽媽一樣不疼她了,以為他們也像媽媽一樣地嫌棄她,如此一來,晴雪就更加封閉自己,甚至會自卑,會憂郁……
  屋子里又恢復了沉悶,于曉冉望著晴雪的背影,不由得無聲地嘆息……這個小家伙,真是忍得住啊。
  于曉冉從包包里拿出了平板電腦,不一會兒,這房間里就傳出了大家熟悉的動畫片的聲音……
  于曉冉笑容可掬地對晴雪說:“你在國外生活的時候有看過這個動畫片嗎?告訴你,這動畫片在我們國內可火了,好多好多小朋友都喜歡看,你要是不看那就太可惜了。”
  于曉冉知道晴雪平時是很少看電視的,住在這里之后,晴雪連動畫片也不看了。
  “喜羊羊,美羊羊,懶羊羊,沸羊羊
  慢羊羊,軟綿綿,紅太狼,灰太狼。
  別看我只是一只羊,綠草因為我變得更香
  天空因為我變得更藍,白云因為我變得柔軟。
  別看我只是一只羊,羊兒的聰明難以想象
  天再高心情一樣奔放,每天都追趕太陽。”
  這熟悉的經典童聲飄蕩在空氣里,增添了不少活躍的氣氛,將那些沉悶的因子一掃而光,畫面上可愛的小動物們好萌啊,特別是那只大家都愛的喜羊羊,看著就帶喜感。
  于曉冉也不管晴雪那么面無表情的繼續畫畫,她將平板電腦放在晴雪面前,跟晴雪并排坐著,就像是兩個老朋友一樣的。于曉冉早就聽聞這動畫片有多紅火,她自己只看了少數幾集,今天陪晴雪看,就當是當一回小孩。誰說大人不喜歡動畫片呢,于曉冉可是看得津津有味,很快就投入進去了。
  “哈哈……晴雪你快看大灰狼多被整得好慘啊!”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喜羊羊……噢,可愛的喜羊羊,好像買一只回家抱著睡……”
  “……”
  于曉冉歡快得像個孩子,而晴雪卻深沉得像個大人,一大一小這么強烈的反差,不明白的人當然會很費解。傭人時不時上來看看,見屋里這情景,她也只能無奈地搖頭……聽說老爺太太花了十萬塊請這位于小姐來為晴雪治病,這看起來哪里像是在治病,分明是來享樂的嘛。
  傭人心里這么想,臉上也還是保持著禮貌,不便表現出不滿和質疑。
  其實也難怪傭人會這么想了,于曉冉對待病人的方法都不是固定的,跟一些正統的心理學教材上所寫的內容是不相符的。她更注重于因人而異,看似是在玩耍享樂,實際上也是她治療方式的一種。
  一下午就這在于曉冉的歡笑聲中過去了,喜羊羊連續播放了好幾集之后,于曉冉覺得自己的臉都快抽筋了,而晴雪還是不言不語,從未搭理過于曉冉一句。情況看似是不樂觀的,但是于曉冉卻沒有氣餒,因為她發現晴雪雖然沒有像她一樣地說笑,但在喜羊羊播放的這段時間里,晴雪沒有再畫畫了,即使手里還是捏著畫筆,但卻沒有再畫紙上畫出東西,因為晴雪的注意力也被轉移到了平板電腦上……
  到了晚飯時間,傭人將飯菜端進來,于曉冉看見了不禁眉頭一皺,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梁家的人就是這么嬌慣晴雪的,她不愛跟人接觸,甚至不愿意下樓去吃飯,梁家兩老就干脆讓傭人把飯菜送到房間里去。于曉冉暗暗搖頭,這樣下去對孩子的病情一點好處都沒有,反而有害。
  于曉冉讓傭人把飯菜拿走,然后抱起了晴雪……
  “晴雪,我們出去透透氣吧,這屋子里好悶,我們去樓下吃飯,吃完了就去花園走走……”于曉冉抱著孩子一邊走一邊說,而晴雪就在她懷里使勁掙扎。
  可是沒用,于曉冉緊緊抱著晴雪,就算晴雪不愿意,她也要把晴雪帶下樓去。
  孩子不能太嬌慣了,好手好腳的又不是生了大病,卻每天只在自己房間吃飯,這可不是好習慣。
  于曉冉知道梁家的人疼晴雪,不會舍得硬逼晴雪下樓,但是于曉冉是醫生,她不能也像梁家的人那么一位地慣著孩子,她需要有清醒的頭腦,一切都為孩子的病情出發。
  晴雪坐在椅子上,小嘴翹的老高,氣呼呼的,樣子,還在為于曉冉把她抱下來而生氣呢。
  “晴雪,你難道喜歡一個人在屋子里吃飯嗎?不想跟大人一起坐在桌子上嗎?一會兒你舅舅就要回來了,他會很開心跟你一起吃飯的。”于曉冉巧笑倩兮,親切的目光看著晴雪。
  晴雪手里握著叉子,抿唇不語,但是于曉冉注意到晴雪的眼睛閃了閃,并且叉子也不伸向菜盤,就這么傻呆呆地坐著。
  她在等什么呢?于曉冉其實已經聽到晴雪的肚子在咕咕叫了,可這孩子卻沒有先開吃。
  難道是……
  于曉冉正思索之際,忽地門口傳來梁宇琛驚喜的聲音……
  “晴雪!”梁宇琛喜出望外地奔過來,抱著晴雪的小身子在她臉頰上親了一口:“晴雪寶貝兒,你今天居然下來吃飯了,真是難得!”梁宇琛連眼睛都在笑著,他這樣的笑容是發自內心的,不再是那種冷笑鄙夷的欠揍樣,而是會讓人感覺溫暖的笑。
  于曉冉心里頗為感觸,梁宇琛真的很疼晴雪,只是看著晴雪愿意下來吃飯,他都已經開心成這樣了。而晴雪之所以遲遲不動筷子,難道也是因為在等梁宇琛?
  于曉冉覺得自己是時候告辭了,大大方方地站起來:“梁宇琛,你陪晴雪吃飯吧,我該回家了,明天再來。”
  梁宇琛聽于曉冉說要走,不由得愣了愣……
  “喂,等一下!”
  于曉冉聞聲回頭,略帶愕然的看著梁宇琛:“怎么了?”
  梁宇琛狀似不經意地在椅子坐下來,指指桌子上的菜,扁扁嘴說:“你看這么多菜就我跟晴雪兩個人吃,怎么吃得完,你反正也還沒吃,那就……一起吃吧。”最后這四個字說得那么漫不經心,實際上心里是有點感激于曉冉的。他出門的時候壓根兒沒想到回到家來能跟晴雪一起吃飯,他只知道晴雪總是愛呆在房間里吃。
  于曉冉狐疑的目光審視著梁宇琛,像是要把他看穿一樣,梁宇琛被她盯得不好意思了,知道她是心理醫生嘛,他也怕被她看穿心里的感激。
  于曉冉嫣然一笑,走過來坐下,直視著梁宇琛,冷不防來一句:“你感激我就直說,下次別這么拐彎抹角的,雖然我是心理醫生,可我不喜歡時時刻刻都把身邊的人當成我的病人一樣來琢磨。”
  “咳咳……咳咳咳咳……你……”梁宇琛想不到于曉冉說話這么直接,差點被他自己的口水嗆到了。
  于曉冉臉上露出勝利的微笑,能成功讓梁宇琛這樣窘迫,那感覺真是舒坦啊。
  兩個大人一個小孩子坐在一塊兒吃飯,梁宇琛和于曉冉都有在跟晴雪夾菜,如果不知道的人看到這一幕會自然地認為兩人是晴雪的爸爸媽媽。
  晴雪不拒絕,也不說話,但是有的菜她不喜歡吃就會夾出來放到另一個干凈得碗里。
  于曉冉有時會刻意講點笑話活躍氣氛,梁宇琛也是個聰明人,他感覺到于曉冉不像是這么多話的,她這么做只會是因為晴雪……不想讓孩子覺得沉悶吧。因此梁宇琛也很樂意配合著于曉冉。這兩個人之前曾發生過的矛盾現在都仿佛煙消云散,為了晴雪,他們的休戰是必要的。而這么一休戰,彼此的心情平和了許多,特別是像現在這樣面對面吃飯,說說笑笑的,像一家人一樣,這是兩人以前沒有過的相處方式。竟是有點新鮮,說不清道不明的一種異樣感覺在心底滋生……其實這么和平共處也不錯,淡淡的溫馨,讓人很舒服,總好過針鋒相對的時候被對方氣個半死。
  “晴雪,這個雞腿很好吃,你多吃一點。瞧你這么瘦,要多吃頭才行,還有啊,不能挑食,蔬菜也要吃的,這樣才能長高長大啊……”于曉冉說著就夾一直雞腿在晴雪碗里。
  這時候,某個臉皮厚的男人忽然很小聲地嘀咕了一句:“雞腿是好吃,我也喜歡吃……”
  于曉冉一愣,美目盯著梁宇琛,卻見他若無其事地繼續吃菜呢,再看看雞腿,明明就還有好幾只,顯然梁宇琛不可能是在怕自己沒得吃,那他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只怕梁宇琛自己都不知道,他就是看著于曉冉笑得那么溫柔地夾菜給晴雪,不知怎的心底隱隱期盼著什么……似乎也在期待著于曉冉可以用這么親切的態度對他,然后夾個菜什么的……
  這飯才吃飯一半,梁宇琛的電話響了,是警局打來的。
  “嗯?這樣啊……好,我馬上來!”梁宇琛嚴肅而又焦急地掛了電話,匆匆起身,還不忘對晴雪說:“舅舅警局里有事要馬上出門,晴雪你乖一點,讓于阿姨陪著你吃飯。”17FPo。
  梁宇琛神色凝重地向于曉冉點點頭:“麻煩你,幫我向晴雪解釋一下,謝謝。”
  一句謝謝,讓于曉冉怔忡了,望著梁宇琛離去的背影,她心里升騰起一股怪異的感覺……這么看來,他也不是太可惡嘛……他剛下班回來板凳都還沒做熱呢就又趕去警局了,剩下的半碗飯他都來不及吃,其實就算他吃了再出去也不會被同事知道啊,但是他沒有……這個男人,說實話,確實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好警察,這一點,于曉冉一直都是知道的。現在想想,他對晴雪的忽略也是情有可原的……
  于曉冉彎下腰,輕輕地撫摸著晴雪的頭發,柔聲說:“晴雪會不會因為舅舅走了而不開心呢?他是……是要趕著去抓壞人的。他是警察嘛,是一個英雄,所以晴雪不要怪舅舅好嗎?”
  晴雪不答話,只是明顯低眼底有一道亮彩閃過,稍縱即逝也還是被于曉冉捕捉到了,心里暗暗點頭,看來,這孩子還有救,
  吃過飯,于曉冉抱著晴雪去花園里玩,雖然孩子還是會掙扎著不要她抱,可是這掙扎的勁卻是小了很多。晴雪確實很孤單,跟著媽媽爸爸再國外生活幾年之后回到這里,沒有小伙伴,她也不肯去上學,實際內心是極為孤獨的。她表面上冷冷淡淡,什么事都不能引起她的關心和注意,但她內心卻不是真的跟外表一樣的那么冷,只是,看誰有耐心并且找到適當的方法來開啟晴雪的心門。
  于曉冉采取的就是“臉皮厚”的辦法。就算晴雪不搭理她,無論她做什么晴雪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態度,但于曉冉必須不屈不撓,不能因為晴雪的態度而隨著,相反,她需要比晴雪更執著才行。
  于曉冉心里有底,當梁宇琛親晴雪的臉頰時,晴雪沒有吵鬧,而吃飯時,她和梁宇琛都在為晴雪夾菜,晴雪也沒有拿著碗筷跑掉。這些,或許都是一種契機,說明晴雪的病是有突破口的……但于曉冉知道,只是這樣還不夠,需要更有力的沖擊才能突破晴雪的心……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可梁宇琛還沒回來,于曉冉時不時看看表,時間不早了,她該怎么辦呢,丟下晴雪在家,她覺得有點不忍心,但是繼續這么等下去,天色越來越晚了……
  正在躊躇之際,于曉冉感到臉上有冰涼的東西……
  下雨了。
  “晴雪,我們進屋去,下雨啦!”于曉冉急忙將晴雪抱起來,把這小身子護在懷里往里面沖去。
  于曉冉對晴雪的緊張是發自內心的,她從第一眼見到這個孩子開始就在心疼著。她自己沒結婚生子,但她一直都是喜歡小孩子的,她這么一個善良的女人,小孩子遇到她,確實是一種福氣。
  晴雪的眼里不經意露出一絲疑惑,她是在想……為什么于阿姨這么緊張她呢?她和于阿姨又不熟,況且,她的畫也是因為于阿姨而被撕壞,雖然舅舅把畫粘起來了,可是在晴雪心里還是無法釋懷的,畢竟畫是損壞了,黏得再好也不能跟最初一模一樣。她應該討厭這個阿姨才對,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她竟然會從于阿姨身上感到一種熟悉的味道,好像……好像媽媽一樣。媽媽身上也很香,被媽媽抱著好舒服,媽媽的懷抱好暖好軟,是她最喜歡的溫床……今天于曉冉抱過晴雪幾次了,尤其是在剛才,于曉冉怕晴雪淋到雨,那時的焦急緊張,讓晴雪感到很熟悉……
  梁宇琛還沒回來,于曉冉只好繼續充當保姆了。帶著晴雪去洗澡……
  傭人把干凈衣服拿進來浴室放著,告訴于曉冉不要在里邊守著,說晴雪不喜歡別人看她洗澡,她自己能洗。
  于曉冉表面上答應著,但是等傭人一走,她就溜進了浴室……
  “嘿嘿……晴雪,我來啦……我給你搓背啊……”于曉冉知道晴雪不說話,所以也不等晴雪有反應,自顧自地蹲在浴缸旁邊為晴雪抹上沐浴露。
  晴雪鼓著腮瞪著于曉冉,那眼神好像在說:你臉皮真厚!
  但是于曉冉卻不管這么多,很溫柔細心地給晴雪洗澡。于曉冉是認為,這么小的孩子哪能不喜歡大人幫洗澡呢,只是晴雪這孩子心理狀態異于常人,當然不能一味由著她,就是要勇于迎頭而上才行啊……
  晴雪有些瘦弱,皮膚蒼白,不像許多同齡小朋友那么白白胖胖的,她因為挑食,最近患上貧血了,最重要的是晴雪的心理問題,導致她成天悶悶不樂的,完全沒有兒童該有的天真活潑,,怎么能健康成長呢。于曉冉心里在為晴雪而疼,也越發希望晴雪能早日康復。她想啊,如果晴雪的自閉癥憂郁癥都治好之后,身體調理好之后,這孩子一定會比現在漂亮的。就現在看來,晴雪的五官底子很好,就是皮膚不太健康,眼睛沒有神采,如果能消除心理疾病,這孩子會發光發亮的,一定會是美麗可愛的小精靈。
  晴雪洗得香噴噴地坐在床上,沒有立刻就睡覺,而是縮著身子,手捧著一本漫畫書在看。
  于曉冉無意中從窗戶那里看到有車子開進來,不由得心頭一喜……是梁宇琛吧。
  于曉冉的心驀地飛揚了起來,打開門就往樓下跑,她剛到門口一會兒,梁宇琛的身影便走了進來,只不過,現在的他,好狼狽……
  “你回來啦。怎么都淋濕了,你不是開車了么。”于曉冉下意識地這么說,渾然未覺此刻這氣氛多微妙,就好像她是一個賢惠的妻子等來了晚歸的丈夫。
  梁宇琛一身都濕透了,頭發也是濕的,冷得牙齒打哆嗦,但是一聽于曉冉這話,他就神情怪異地看著她,露出幾分戲謔的笑意:“不是吧,我沒聽錯?你剛在是在關心我嗎?”一貫的口吻,但他眼底有那么一絲絲欣然。
  于曉冉眼一瞪,立刻反射性地梗著脖子否則:“你想得美!誰……誰關心你啊,我只是盼著你早點回來,我才好快點回家!”
  “哦……盼著我早點回來,這么說,你一直在想著我?”梁宇琛這貨一身濕透還在這里陶侃人家,臉皮真不是一般的厚。
  暖黃的燈光掩飾了于曉冉臉上的緋紅,沒好氣地橫了他一眼:“你正經點會死嗎?哼!”
  于曉冉轉身進屋子里看晴雪去了,梁宇琛趕去洗澡換衣服,等他出來的時候,猛地一聲驚雷想起,梁宇琛心頭一震,急忙沖去晴雪的房間。
  一臉焦急的梁宇琛推開晴雪的房門,卻在那一霎僵住了……床上那一大一小的身影緊緊抱著,讓他瞬間鼻子一酸……晴雪小小的身子縮在于曉冉懷里,于曉冉正輕拍著晴雪的肩膀,輕聲安慰著:“晴雪別怕……有我在……不要怕啊……”
  這溫柔的呢喃,不只是能帶給晴雪安全感,也讓梁宇琛深深地動容了,那一刻,他竟產生一種錯覺,晴雪就像是于曉冉的孩子一樣,而于曉冉像一個母親……
  她臉上那種母性的光輝為她鍍上了一層神圣的光芒,讓她整個人仿佛散發著隱隱的光亮,見到這一幕的人都會想,此刻的晴雪是多么幸福啊……梁宇琛忍不住想,于曉冉這個女人,如果能一直像現在這么溫柔,其實還是會很吸引人的。此刻的于曉冉讓梁宇琛想到兩個字——女神。心底不可抑制地竄起幾分異樣的漣漪,隱約的,卻是真實存在。假如這個女人能乖乖地,不跟他針鋒相對,相處起來感覺也不壞嘛,特別是現在,梁宇琛簡直就是心酸酸加心癢癢,莫名地對于曉冉產生了奇妙的遐想……
  梁宇琛不知不覺放輕了腳步走過來……
  于曉冉見他面色有異,不由得問:“你鼻子怎么是紅的?”
  “是嗎?可能是剛剛我自己揉了幾下……”梁宇琛哪里會承認自己是因為一霎的感動而差點落淚,只因為看到于曉冉和晴雪抱在一起,想到晴雪這孩子又多了一個人疼,同時也驚訝于晴雪竟然會抱著一個才見兩次面的女人。
  梁宇琛面朝著晴雪和于曉冉的方向半躺著,他的手搭在晴雪的被子上,這才感到孩子在發抖。16605422
  “晴雪……你是在害怕嗎?沒事的,舅舅在這兒呢,打雷閃電都不會傷害到晴雪的。”梁宇琛俊臉上流露出濃濃的心疼。
  于曉冉聽他這么溫柔的說話,渾身不禁打個寒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晴雪因為害怕打雷而緊緊縮在于曉冉懷里,在這種時候,晴雪堅持不下去了,她需要大人的保護,她最怕的就是打雷了,以前跟爸爸媽媽住在一起的時候,每次打雷她都會在這樣抱著大人睡覺,現在,在于曉冉身上,晴雪又再一次地感到媽媽的味道了……
  轟隆隆!又是一陣雷聲響徹大地,雪晴的身子也隨之戰栗,于曉冉用手捂著雪晴的耳朵,心疼地安慰著,哄著。
  這樣的場景,最是容易讓男人產生愛慕與向往,會不由自主地去想,這個女人她是有怎樣的一顆愛心才能對一個非自己親生的孩子這么好?她早就可以走了,但她沒有,她留下來陪著晴雪,她不忍心孩子被打雷嚇到,她的關心和疼惜都是赤果果的,讓人能感受到那一份心誠。
  梁宇琛看得癡了,心里涌動著諸多復雜的情緒,梁宇琛神差鬼使地呢喃了一句:“于曉冉,你剛才的樣子真美……如果你一直都能這么溫柔的話,我想,我可能會愛上你的。不如……反正我未娶你未嫁,我們要不要試著交往看看?萬一能擦出火花也說不一定。”
  于曉冉驚愕地看著梁宇琛,萬萬想不到他居然會突然這么說,但是他認真的眼神分明不是開玩笑啊。于曉冉倏然臉紅了,心跳陡地加速,好像懷揣了幾只小鹿子一樣。最讓她尷尬的不是他說的話,而是她發現自己在聽到之后沒有立刻罵他一頓,而是有種莫名的隱約的欣喜,怎么會這樣呢,難道說她早就在盼著他這么說了嗎?
  于曉冉心慌意亂,但她畢竟是三十歲的女人了,不會輕易沖動到忘乎所以,她沒有急著回答,而是用審視的目光看著梁宇琛:“你先回答我,在天在酒店發生的事之后,你是不是真的很厭惡?真的嫌棄我是老女人?”
  梁宇琛嘴角抽了抽,很快就反問:“那你呢,你在踢我下床的時候難道就沒想過我的感受嗎?要不是你先踢我,讓我有種被人嫌棄的屈辱感,我后來也不會說那些話來刺激你啊。”
  于曉冉心里一動,美麗的大眼睛眨了眨,亮晶晶的瞳仁里隱透著異彩:“這么說,你心里原本是不討厭我的?”
  梁宇琛嗤笑一聲:“我要是討厭你的話,還會再房間門口跟你主動打招呼嗎?虧你還是心理醫生,你怎么看問題的?還有啊,你就不能分析分析一個男人在那種情況下被你踢下床,還可能會有好心情跟你講話?”
  于曉冉不由得語塞,好像是這么個理,她怎么忽略了這點呢……其實她和梁宇琛沒有那么大的矛盾,說穿了就是自尊心在作祟,因為于曉冉踢了他,他心里不爽,所以故意說話氣她,之后見面也是盡想著要怎么諷刺她才解氣,而于曉冉本來就不是一個尖酸刻薄的人,她也就只因為梁宇琛的事才變得有點不像她自己了。而聽了他剛才說的,原來問題最開始是出在她身上的,她不踢人的話,指不定兩個人的關系早就有可喜的發展,何至于后來發生矛盾呢,不過現在還不晚。
  窈窕淑女裙子好球,同樣的道理,男人英俊瀟灑又有責任感,這樣的人怎么會不招女人喜歡呢?于曉冉跟梁宇琛在停戰之后就發覺對方的亮點了,印象已經改觀,又重新回到了在酒店一夜情之前的狀態。
  “那個……對不起,我那天在酒店是不該踢你的,我當時腦子不清醒,真不是有意的,我忽略了這件事給你造成的傷害,真的很抱歉。”于曉冉直視著梁宇琛,只覺得他眼里燃燒著兩團火。
  梁宇琛心里可舒坦了,能得到她的道歉,說明她不討厭他。
  “咳咳……那個,其實我也不是那么小氣的人,過去了就算了,我是覺得吧,你應該回答我,到底愿不愿意跟我交往試試?你你就當是為晴雪著想啊,以后我跟你就是晴雪的爸爸媽媽,我們一起來疼愛她,我們還可以三個人睡在一起,就像晴雪以前跟她爸爸媽媽那樣。我想,這很利于晴雪的病情,你說是吧?你……你不會真是討厭我吧?”梁宇琛略帶緊張地看著于曉冉。他腦子里回想著的還是剛才在門口看到于曉冉抱著晴雪時的感動……
  于曉冉臉色一變:“好啊,梁宇琛,你不是誠心想跟我交往的,你是想我以后都住在這里當晴雪的全職保姆,所以才會用交往的事來忽悠我?我說得對不對?”
  梁宇琛連忙擺手:“不是的,我真沒忽悠你……我就是覺得膩溫柔的時候跟圣母瑪利亞似的,我動心了還不行么?”男人說到這里還是訕訕地笑笑:“我們交往之后你不還是會在這里為晴雪治療嗎,一舉兩得,同時進行嘛,呵呵……”
  男人在想追一個女人時真的是啥都說得出來!
  于曉冉狠狠地瞪著梁宇琛,可就是說不出拒絕的話……她不是傻子,她會權衡的,眼前這個男人只要不故意跟她吵架的話,他就是個很優秀很吸引人的極品,外形俊朗,家里條件也好,他自己是警察,工作認真復雜,是出了名的警界精英,最重要的是,她沒有聽說他的緋聞,只是以前聽文菁和翁岳天說過梁宇琛因為太專注工作而忽略了交女朋友……
  于曉冉都三十歲了,要想找個跟她年齡相當又沒結過婚并且條件優厚的男人,那簡直是打著燈籠都難找啊……
  “于曉冉,你這是默認了么?”梁宇琛不放心地問。
  于曉冉臉一熱,暗罵一聲笨蛋,美目流轉之間卻是多了一絲嬌羞:“你要真的不嫌棄我三十歲了,我也……我也可以……可以給你一個機會。但是我丑話說在前頭,你如果敢抱著玩玩的心態,小心我會扒了你的皮!”
  梁宇琛哈哈一笑,長臂伸過來摟著于曉冉,黑眸里盡是一片赤誠:“放心吧,我就算不怕你,我也怕文菁和蓓蓓來找我算賬啊,她們倆可是有兩個寵妻成癮的老公,我怎么敢忽悠你。再說了,本少爺有信心,你只要跟我在一起了之后就不會再想離開我……還有,你一點都不老,我還記得你有多嫩……”
  “你……真不害臊……”于曉冉嘴上這么說,可心里卻是浸透出絲絲甜意。原來她心里真的有在期待著這一天……從她和梁宇琛在酒店的事之后,她就再也做不到把他當空氣了。只要他不故意氣她,就像現在這樣有說有笑的,她怎么會不動心呢,對方本來就是個很有魅力的男人啊……這才是梁宇琛該有的樣子,溫柔,溫暖,真好……
  窗外的雷聲雨聲漸漸小了,晴雪已經睡熟,于曉冉和梁宇琛卻是開始了聊不完的話題,輕聲地說著……晴雪睡的很香,她聽不到大人在講什么,她只知道有舅舅和于阿姨一左一右陪伴著,她不會害怕了……
  愛情的開始有很多種,有的一見鐘情,有的日久生情,有的歡喜冤家,有的細水長流……梁宇琛和于曉冉都是對愛情有著憧憬卻又寧缺毋濫的人,恰好遇到了,恰好發生了交集,那么自然而然地就發生了。
  或許是時機對了,或許是兩個人的本來就有那么點小心思,或許是緣份到了。總之就是……于曉冉在愛情來臨之際及時抓住,而梁宇琛趁著自己感動的那一霎,主動向于曉冉提出了交往。就這樣,一個唱一個和,才有可能奏出最美的樂章啊。雖然現在還不能預料今后兩人會發展成什么樣子,但至少現在這一刻是美妙動人的,只有愛情才能具有這么神奇的力量。
  日子一天天過去,經過今晚的事,晴雪的癥狀竟然出現了喜人的進展,可能是因為打雷時被于曉冉抱著,后來又有梁宇琛來房間里,三個人像一家人似的入眠,這就讓晴雪感到好像自己還被媽媽爸爸疼著,她的心門打開,病情自然迎刃而解……除此之外,梁宇琛還把乾廷的混血寶寶也“借”來了。因為晴雪沒有小伙伴,而浩浩是在國外長大的孩子,晴雪在回到這里之前是跟父母住在國外的。浩浩來陪她玩,兩個人年齡相當,溝通起來也容易,這對晴雪的病情是很有幫助的。用不了多久。晴雪就會恢復到從前天真活潑的時候。這么一想,似乎晴雪的出現是為了跟梁宇琛和于曉冉搭線?
  ================================
  這一天,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元宵節,也就是俗稱的過大年。翁家今天特別熱鬧,到處都掛著大大小小的紅燈籠,整個別墅都被妝點過了,洋溢著喜慶歡快的氣氛。文菁和翁岳天的朋友們紛紛拖家帶口的來了……
  乾廷和蓓蓓帶了三個孩子來,一雙龍鳳胎,一個混血寶寶。陶勛帶著妻子和女兒前來。最讓大家跌破眼鏡的是梁宇琛居然和于曉冉一起手牽手來了。聽聞兩人在交往中,大家紛紛免不了一頓“嚴查審問”,梁宇琛和于曉冉只好老實交代兩人從酒店發生的事一直到后來成為一對的整個過程……客廳里充滿了歡聲笑語,翁岳天和陶勛,還有乾廷,紛紛以同情的目光看著梁宇琛……
  “梁警司,請詳細說明一下在那種事之后第二天一早被人踢下床的感覺?”
  “嘖嘖……想不到你小子也有今天!”
  以上是翁岳天和陶勛說的話,現在輪到乾廷,這貨卻是頻頻搖頭嘆息:“唉,于曉冉真是不容易啊……”孩本歉著感。
  “什么?她不容易?是我被踢下床,不是她!”梁宇琛沒好氣地橫了乾廷一眼。
  文菁和蓓蓓,以及其余的人也都看著乾廷,只聽他說:“梁宇琛被那么一踢,萬一出了什么問題的話怎么辦,而于曉冉在答應跟他交往的時候不也還不知道呢,要后來真是有問題,那就……”
  “呸!本少爺不知道多猛呢,哪會有什么問題,不信你們問問曉冉……”梁宇琛轉過頭笑著對于曉冉說:“我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是吧,你最清楚啦,你最有發言權!”
  于曉冉真是哭笑不得,這男人還真敢說,太不害臊了。
  “哈哈,于姐臉紅了!”蓓蓓笑嘻嘻地看著于曉冉,她心里也是為于曉冉感到高興的。
  “臉紅?臉紅好啊,我就喜歡看她臉紅的樣子,你們幾個大佬爺們兒別說自己不喜歡看老婆臉紅啊……”梁宇琛一手指著面前的三個男人,笑得賊兮兮的,據他所知,這都是一群寵妻的家伙!
  翁震和乾繽蘭在廚房門口看著孩子們那么開心,也是老懷安慰,能走到今天,都不容易,過去的種種依舊在心里揮之不去,但興慶的是,這里的每個人都找到了歸宿,找到了屬于自己的天地。
  在這么特別的日子里,大家都聚在一塊兒,其樂融融,猶如一家人似的,歡聲笑語不斷從這屋子里飛出去,每個人臉上都是幸福喜慶的笑容,但其實每個人也都經歷過了各自的磨難和波折才會走到今天。親情友情愛情,他們如今都豐收了,家庭和睦,兒女健康,沒有什么可缺憾了,但是,文菁有那么一點不同的想法……
  文菁在花園里去看小元寶在做什么,這小家伙正蹲在一棵大樹前邊,往土里埋東西。
  文菁也蹲下來,親昵地撫摸著孩子的腦袋,柔聲說:“寶貝兒,在做什么呢?”
  小元寶抬起頭,粉嘟嘟的小臉蛋上,那雙純凈不染一絲雜質的褐眸里晶亮得如同寶石般耀眼,稚嫩的聲音說:“媽咪,我在種樹苗,我給這棵樹取名字叫櫻樹,希望等樹苗長高的時候我可以看到華櫻。”
  華櫻?文菁心里猛地抽搐了一下,像是被什么東西狠狠地咬了一口,心底泛起一股酸澀,眼里的神采也微微一暗……是啊,華櫻,一轉眼華櫻已經離開好幾個月了卻是半點消息都沒有。文菁心里一直都惦記著這個弟弟,小元寶也是的,時常都會念叨著華櫻。其實不只是這樣,就連翁岳天和乾廷,蓓蓓,于曉冉,還有,乾繽蘭……他們都在想念著華櫻。那個美如天仙的少年,有著絕世的風采,出塵的氣質,他就好像是偶入凡間的精靈,來這世上一遭,在人們心中留下難以磨滅的痕跡和念想,之后他卻去到了你的視野和思想都難以企及的地方。那個令人心疼的孩子,你現在還好嗎?大家都在這里歡聚一堂,你現在可有人陪伴在身側?你是不是也吃著有人親手為你做的美味佳肴?此刻的你,有沒想像我們思念你那樣地思念著我們?華櫻啊華櫻,為何你是如此特別的存在,讓人無法不去為你牽掛,無法不疼心著你的痛……
  文菁的鼻子酸酸的,摟著小元寶的身子,只覺得心頭堵得發慌。她知道心里缺的那一塊是什么,就是華櫻,是這個讓她心疼憐惜的弟弟。
  小元寶也是眼泛淚光,伸出小手摟著媽咪的脖子,他好想好想現在華櫻可以在這里跟大家一起過節,一起吃團圓飯……
  就在這悲戚的時刻,忽聽身后傳來翁岳天的喊聲:“老婆,兒子,快來!華櫻寄東西來啦!”
  文菁和小元寶都同時一驚,隨即是一陣狂喜,同時往客廳跑去……
  客廳里,一大群人圍坐在一起,大家都是認識華櫻的,也都對這個絕世美少年有著深刻的印象,現在能有他的消息,無疑是今天最好的一道菜。
  翁岳天手里拿著一個盒子,里邊是一串紫色的水靈靈的葡萄,另外還有一張照片。
  “老公,快給我看看!”文菁激動地伸出手,不自覺地在輕顫著。
  翁岳天將手里的東西遞過去,輕輕攬著文菁的肩膀,另一只手還搭在小元寶肩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張照片……一排排屋舍井然有序,碧蔭遮蓋村莊,阡陌縱橫,水田旱地,小橋流水,田園阡陌錯落有致。白色的炊煙裊裊,到處都是那古藤老樹,柳綠桃紅。華櫻所站的位置正是一片望不到邊際的桃林,猶如紅色的花海,絢爛奪目,仿佛通過這照片都能聞到清新的空氣里,隱約的花香。這不像是人世間會有的地方,這更像是仙境,華櫻穿著一襲白衣,在桃樹下含笑而立,如謫仙一般絕美飄逸,仿佛他隨時都會乘風而去直上云霄。
  大家都摒住了呼吸,每個人心中都若有所思。小元寶也沒有高興得跳起來,看見這照片,他更加想念華櫻了。
  乾繽蘭隱忍多時的淚水終于是悄然落下,喃喃地說:“照片里是桃花源……那不是我們世俗人能去的地方。華櫻他……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再見到那孩子,只希望他在那里能過得好……”
  文菁此時此刻仿佛聽不到其他聲音了,強忍著內心的酸脹,她將那串葡萄捧在手里,如同捧著奇珍異寶一般……恐怕只有文菁才明白這其中的含義,華櫻種的葡萄不是為了吃,他是為了種葡萄給自己作伴的。也只有桃花源那種地方才能在冬季收獲這么優質的葡萄吧,從來沒見過這么好看,這么飽滿像瑪瑙美玉似的葡萄,華櫻既然有蜜兒相伴,為什么還要種葡萄呢?難道說,他是在告訴她,他依舊是孤單嗎?
  文菁的心像是被硬生生拉開了一條口子,疼。……弟弟啊弟弟,你這是何苦呢,如果你也想念我們大家,為何不回來?為何只是寄照片?你可知道,這里的每一個人都在掛念你……文菁的心痛,翁岳天全都看在眼里,奇怪的,他沒有嫉妒,只是越發地心疼著她。眾目睽睽之下,翁岳天在文菁額頭上輕輕一觸,然后在小元寶臉蛋上親一下,微微沙啞的聲音說:“我們都無法揣測華櫻的心,但是至少有一點我們是知道的,他還活著,平安地活著,他也在想念著我們。其實我們現在應該做的就是珍惜現在,珍惜將來的每一天。想想華櫻如今在一個我們這輩子也許都去不了的地方,再看看我們自己現在,我們還有什么理由不去珍惜身邊的人和今天的生活?”
  翁岳天這番發人深思的話,讓大家在頻頻點頭之際也感覺心中的壓抑少了許多……
  “翁少說得對,我們今天要好好地吃,好好地喝!”
  “對對對,珍惜現在,珍惜現在,珍惜每一天!”
  “沒錯!華櫻那小子是福相,一定會找到屬于他自己的幸福!”乾廷說這個話的時候,眼眶也是微微泛紅,只是他很會掩飾而已。華櫻還曾在他家住過一段日子,他早就視華櫻為朋友,祝福的話,在心里早說了千百遍了。
  小元寶一想啊,爹地說得很對,他也就不再糾結了,抱著文菁,在她臉上親一口,甜甜地說:“媽咪,我肚子餓了,妹妹也該餓了,我們開飯吧。”
  孩子純真的笑容就是最好的良藥,文菁心底涌起無限愛憐,一把將小元寶抱起來,壓下心中的酸澀,巧笑倩兮地沖著翁岳天喊:“老公,把咱們佩瑤也抱過來吃飯咯!”
  “哈哈,終于開飯啦,我的肚子早就在叫了!”浩浩也跟著拍手稱快。
  在孩子們的歡笑聲中,大人的心情逐漸亮了起來,紛紛圍坐在那張大大的圓桌前,暢快地吃,暢快地喝,用喜悅把陰霾都趕走,用幸福的笑聲把心里充盈得滿滿的……
  華櫻和蜜兒在桃花源里過得怎么樣,文菁他們只能憑借腦海中的想象了,他們都會祝福華櫻那孩子能健康平安開心地活著。希望總是美好的。這個世界只要還有希望就會有光明,見不到觸不到的人,我們唯有在心里為對方祝福。我們可以思念,可以牽掛,可以把所有的美好愿望都用上,只是要記得,珍惜眼前人。
  ==================================================
  “忘了我,曾把你,擁在我心窩
  忘了我,曾給你,擁有的所有
  忘了我,曾是你的宇宙,不眠不休,無怨無尤
  忘了我,多難過,多不能接受
  忘了我,只要你好過就足夠
  忘了我,忘了我們的夢,當你想起我,我已不是我……”
  ——摘自《忘了我》,某些歌詞正是華櫻的心情寫照。
  習慣每次以一首自己喜歡的歌來做為文的結尾,祈禱每一個善男信女都能找到屬于自己命定的另一半。幸福從來都是姍姍來遲,多一點耐心,多一點愛,幸福或許就能聽到你真誠的聲音。
  故事永遠不會完,因為故事會留在每個人心里。華櫻是一個很特殊的人物,是我所有文中,我最喜歡的一個男角,也是最難寫的一個角色。我想過要給他安排怎樣的結局,但想來想去還是覺得,有些美好的事物一旦給出一個固定的結局反而破壞了美感,不如就給個開放式的完結,關于華櫻是否是乾繽蘭的兒子,他是否真的失憶,是否愛文菁,每個人都可以有不同的答案。留一點幻想的余地給大家,也是留一絲掛念。我希望華櫻這個人物會讓大家記住很久很久,久到多年后的某一天千千如果不再寫文了,或許讀者們還會偶爾想起那個讓人牽掛放不下的華櫻。
  我愛你們,感謝一直追文的每一位讀者,你們的愛和支持是我堅持寫作的動力!故事不會終結,因為我還會繼續寫文,我們的感動會在下一站延續!我的連載文《邪性警司,強抱你》已經很肥可以看了,在“其他作品”里可見,希望大家能跟過來,我會在原地等你們!跟過來,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