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網爭鋒》 最新章節: 第3186章大舅救命啊(12-15)      第3185章栽贓陷害(12-15)      第3184章極度私隱(12-15)     

官網爭鋒3168 錦城模式呀

  沒想到戚威是這么想的,鄧華對他肅然起敬:“減少貧困人口絕對數值,是我們這些人的責任,義不容辭更是責無旁貸!小鄧雖然不才,卻也愿意跟戚市長共同努力,相信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哈哈哈!”
  全場大笑,不只是戚威對這個什么錦城模式好奇,連爨澍都很好奇。只是爨書記有自知之明,他明顯感覺到鄧某人對自己的疏遠,沒想到跟粗豪的戚威倒是談得來,兩個糙貨!
  偏偏的爨書記看不上的兩個糙貨很對脾氣,小鄧同志已經掏出一盒香煙,遞給戚市長一支。彡英明有眼力見趕緊給二位點上,鄧華笑笑說:“市長聽說過錦城模式吧?”
  怎么可能不了解這個?戚威看似粗豪實則心細如發:“我年輕時候大概就是鄧副主任現在的年紀吧?曾經見證過錦城市短暫的輝煌,那還是八十年代初改革開放初期,當時的確有人把聞州和錦城相提并論,只是在我看來言過其實浮夸的厲害,著實不足為憑!”
  沒想到人家知道!不過想想也對,53年的戚威在八十年代初三十出頭,正是年富力強有著獨立思考習慣的年代。不過八十年代初,鄧華同志只有十幾歲,根本就沒有印象,他記憶中的錦城模式來自后來的網絡。
  現在不過是用洪圖教授做幌子,所以談起這個,遠沒有人家戚市長的更具體。不得不說戚威是過來人,更是對錦城市了解至深,所以人家談起錦城模式,遠比鄧某人這個半吊子更細致。
  戚市長繼續道:“我七十年代中期在這邊下鄉,所以對這邊始終有很深的感情。在計劃經濟時期,錦城茴民善經營的優勢橫遭遏制,不擅耕種的少數民族農民被束縛在田野里,茶馬互市的輝煌成了當地人遙遠的美好記憶。”
  被戚市長這么一說,鄧華前世少有模糊的記憶逐漸清晰起來,只是他的記憶中更多停留在后半段。那是事后諸葛亮對錦城模式失敗的分析和批判,前面錦城模式到底好在哪里,小鄧同志還是迷迷糊糊。
  而戚威卻對此深有感觸:“1980年代初,錦城州政府在對州情民情認真調查的基礎上認識到:錦城西有皮毛資源極為豐富的高原,東有廣大的皮毛加工基地,要打好地緣優勢這張牌辦法是,把開放政策與茴民善經營的優勢組合起來,讓這兩種優勢在組合碰撞中釋放出巨大的經濟能量,再造茶馬互市的輝煌,振興民族經濟。”
  茶馬互市曾經打造一種現象,這也是鄧華在酒桌上,提到錦城模式的目的所在。他希望這邊的政府,不要盯著國家發放的救災款,應該在內地挖潛和改革開放上做文章。
  說實話他還以為錦城市的干部早就忘記當年的輝煌了,看看戚威深有感觸的談起來,才知道人家始終放在心里,畢竟那是錦城市少有的輝煌年代。
  其實對錦城市當年,爨澍也是有著很深的記憶,不過遠不如戚威看得透徹:“1983年,當西北各省區仍然毫不走樣地大念計劃經的時候,錦城率先擺脫計劃經濟的束縛,出臺了放開搞活商貿流通的政策。當政府在積極組合政策與民族的優勢時,錦城農民也在巧妙的組合資源與市場的優勢。”
  當落后地區冷不丁崛起一個全新的商業態勢,那種先發優勢創造的利益無可估量。很顯然當年的錦城市,就是遲到了這樣的甜頭,只是后來卻沒有發揚光大,最少不能讓鄧華滿意。
  沒見過這樣的主賓,完全無視主人爨澍書記,跟陪客的戚威同志膩呼的很呢。幸好是兩個糙老爺們兒,否則還不被人想多了呀,高霓娜暗暗嘆息。
  老領導什么都好,就是這耿直脾氣,總是會得罪人呢,沒見爨澍那張老臉都要滴下水來了嗎?偏偏的鄧某人選擇性無視,很顯然鄧某人是故意的,真好奇鄧華同志掌握了爨澍多少問題?
  憑高霓娜對鄧華的了解,如果不是知道爨澍有問題,鄧某人絕對不會如此晾他。這一點老領導跟師同海全然不同,師公子即便看不上人,也會保持最起碼的姿態,怎么可能像鄧華這樣當場給爨澍臉色看?
  戚市長掐滅煙頭繼續道:“還是精明的錦城茴民發現,青藏地區擁有數額巨大的皮毛資源,但由于這一地區高寒缺氧,交通不便,加之國家收購部門的官商作風和價格不合理,大量牛羊皮毛難以貨暢其流。”
  一張桌子只有兩個人聊得火熱,那是什么樣的畫面?連爨澍同志都被晾在一邊,爨書記臉色很難看,如果不是姓鄧的太能搞事情,也許爨澍早就拂袖而去了。
  對這些陳年芝麻爛谷子的事情,爨書記不屑一顧,對爨澍而言把握現在才是最主要的。還要展望未來,爨書記一切工作都是著眼于此,至于說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好了,了解了還能走回頭路么?
  他不知道,沒有了解歷史,不知道總結過去的人或者政府,注定是無法把握未來的。因為他不會知道當年為什么輝煌,或者說無法理解那一段輝煌歷史,卻不想當初為什么錦城模式末落,只是一味的奢望現在創造更偉大的事業。
  失敗是成功之母,前提是你汲取失敗的教訓,否則只能是穿新鞋走老路!實際上爨澍老路新路都不喜歡走,他喜歡看別人走路,更喜歡指手劃腳!
  正因為這樣,才會讓戚威這樣的干部戴著木枷跳舞,戚市長談起當年如數家珍:“當年政策障礙阻止不了人們的熱情,商販們徒步或騎自行車或騎馬或騎駱駝,翻山越嶺深入廣大的牧區,挨家挨戶收購牛羊毛皮,再靠雙肩用擔子挑到集中點,用拖拉機或汽車拉到錦城。”
  怎么會呢?俊峰雨詫異道:“有自行車、馬或者駱駝收購,出售的時候干嘛要挑著去?不累呀!”
  年輕人不懂啊!戚威搖搖頭笑了:“那時候市場管控很嚴厲的,很多自發的商業活動被定性為投機倒把罪,他們把交通工具留在家里甚至藏起來,是最大限度減輕損失,畢竟一旦被抓是要沒收經營工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