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最新章節: 第974章飛雪寒逸(12-14)      第973章強懟(12-14)      第972章沐一舟(12-14)     

逆天邪神593 金烏魂靈

  轟!!
  一聲巨響在死寂的夜幕之下爆開,一股比暴風還要洶涌的氣浪向周圍輻射而去,熾熱的鳳凰火焰沖天而起,在燃燒中蔓延,也清晰的映照出了兩個人的面孔。
  “是……你!!”被云澈一劍轟飛的輝染雖然馬上牢牢站立在地,但雙臂已是劇烈麻木,手臂上的肌肉都在不受控制的哆嗦。看到這個忽然出現的人竟然是云澈,他的雙目之中陡然釋放出奇光,隨之又目光一閃,快速掃向他身后。
  “嘿,不用緊張,只有我一個人。”云澈抬起劫天劍,不緊不慢的道。剛才他一劍把輝染轟開,自己也被輝染的力量強行震開,雖然看上去是他占了上風……但輝染可是用一雙手臂擋下了他的重劍!
  霸皇境八級的玄力,加上強大的玄功和驚人的體質……他的實力,當真強的可怕。
  云澈的話,讓輝染郡王眼神一凝:“你來這里做什么?”隨之音調一沉:“來找死嗎!”
  “找死?哈哈哈哈!”云澈輕蔑的狂笑:“就憑你一個被我三招擊敗的廢物,也配在我面前說這兩個字?”
  輝染是一個極端傲慢,眼高于頂的人,而這樣的人,自然也很容易被激怒。果不其然,云澈不過輕描淡寫一句話,輝染全身的氣勢頓時激蕩的如同沸騰了一般,一雙眼睛更是猩紅的如同來自地獄的惡鬼:“云……澈!看本王不親手將你撕成爛肉!!”
  大典結束之后,淮王親口說他說過就算再怎么想要云澈死,也絕不要貿然對他下手。但他今夜忽然出現在這個絕不允許外人出現的地方,還對他出言侮辱……他今夜無論如何,也要將他虐殺至死!
  云澈輕蔑的一晃手指:“嘖嘖,你這所謂的淮王府小王爺還真是不成器啊。你老爹和你爺爺是要你在這里把風以防意外,你若真對我動手,嘿,就不怕這里的動靜傳到妖皇城?到時候妖皇城的人全部聚到這里一探究竟,你們想要殺小妖后的計劃,說不定就要泡湯了。”
  本是怒氣爆發將要動手的輝染聽了云澈的話,一雙瞳孔驟然縮了一下……他震驚于云澈竟一口喊出了他們淮王府的目的,更震驚的,是他所說出的“爺爺”二字!
  他的爺爺明王……那可是他淮王府這一百多年來,最最大的隱秘和底牌!也是從未被識破過的隱秘!
  今夜,竟被這眼前的云澈……一口給喊了出來。
  此刻不要說他,就算是淮王聽到這番話,也會心中大震。
  云澈的前面的話是為了激怒輝染,后面的面是趁他被激怒時的試探,而輝染臉色與眼神的變化,也讓云澈心中一震……因為輝染的反應,證明著關于“明王”的可怕猜測,也變成了現實!
  明王出手,小妖后若是遇上……將是十死無生!
  絕不能再等下去了。
  而他前方的輝染,也已是殺氣沖天:“你知道的太多……那就必須死!”
  轟!!
  輝染周圍的山石轟然炸開,地面大面積崩裂,隨著他身上赤黑色火焰的燃起,一條粗長的漆黑鎖鏈已被他抓在手中,鎖鏈的兩頭,是兩個長滿倒刺的巨大圓錘!
  流星錘……還是流星雙錘!
  流星錘是一種殺傷力極大的武器,但要駕馭起來卻是極難。但以輝染的體質和巨力,這流星錘在他手上,必然能發揮出噩夢般的威力。
  “小心點,他這流星雙錘,每一個的重量絕不下于十萬斤!”茉莉警告道。
  一枚不下于十萬斤,兩枚加起來,幾乎不下于他手中劫天劍的重量!
  “放心……我現在可沒時間浪費在他的身上!”云澈低聲道,剛對茉莉說完,輝染已是手臂一甩,一枚流星錘已是帶著赤黑色火焰向著云澈面門狠狠飛來……所到之處,空間劇烈扭曲,下方的土地全部瘋狂下陷,周圍那些千斤巨石更是如泡沫般被遠遠沖開。
  這一錘若是砸上,縱然以云澈的體質,都不一定吃得消。
  云澈目光凝起,腳步后撤,卻是不閃不避,迎著流星錘一劍砸了上去。
  轟!!!!
  一聲震天巨響,云澈的腳步倉皇后退,握著劫天劍的雙手隱隱發麻,但嘴角卻是露出一絲得意的笑……而輝染那帶著恐怖氣勢的流星錘,在他一劍之下直接砸飛向了上空,它的表面,還被印下了一道不算淺的凹槽。
  “什……么!”輝染臉色驟變,他的流星錘是以熔巖核心的“炎魔摧心鐵”打造,有著摧山毀岳之力,從他能自由駕馭開始,帝君之下,便從無人敢正面相對。這一錘,他盛怒之下,足足用了八分力,在云澈重劍相對時,他本以為馬上就會看到他雙臂被震爛的畫面,卻是做夢都想不到……竟會被他一劍轟飛。
  震驚之余,輝染更是大怒,他的眼前,云澈的重劍已帶著熊熊鳳凰炎驟然轟至,他雙目圓瞪,一聲暴吼,墮炎爆發,雙錘齊甩,猶如化作了兩尊來自地獄的炎魔砸向前方。
  “去……死……吧!!!”
  轟!!
  一聲巨響,將上空的暗云全部震散,千丈大地被徹底掀起,赤黑色的火焰更是遮天蔽日,畫面恐怖的猶如末日來臨……在這災難的力量之下,包裹著鳳凰炎的重劍在輝染的眼前瞬間破碎成無數細小的碎屑,隨之又完全消失。
  同樣消失的,還有云澈的身影。
  以輝染所站立的地方為中心,一個巨大的深坑一直蔓延到千丈之外,上空不知有碎石、暗炎落下,輝染抓過流星錘,目光無比低沉,整整五息過后,他才反應過來,他剛才轟碎的,分明只是云澈的玄罡!
  而云澈,則是趁機沖入了他身后的金烏雷炎谷入口!
  他轉身看向金烏雷炎谷的入口,卻是沒有追進去,臉上反而露出冷笑:“白癡……以你的速度,若要逃走,本王還真不一定能殺的了你!你卻偏要自己去送死……”
  “那就成為那小妖后的陪葬吧!!”
  ——————————————
  金烏雷炎谷,中心區域。
  “彩衣公主,一別一百五十年,別來無恙啊。哦不,現在似乎應該稱呼你為……小妖后!”
  說話的男人身材中等,面相儒雅俊逸,臉色還微微透著些許蒼白,整個人看上去就如一個羸弱的書生。但全身上下,卻釋放著一種恐怖到極點的壓迫感。
  金烏雷炎谷的世界四處火焰爆燃,雷電嘶鳴,每一個角落都充斥著災難般的元素風暴。但他身體的周圍,卻是安靜的可怕,看不到一絲一毫的火焰與雷電,甚至幾乎沒有一絲一毫的空氣流動,他的頭發,衣角,都是紋絲不動……就如他周圍的空間,在他那可怕的氣場之下完完全全的凝固。
  他一身紅袍,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站在淮王的前方,似乎要比淮王還要年輕上一分。而平日里從不將任何人放在眼里,人人畏懼的淮王,不但站立在他的身后,而且滿面的恭敬姿態。
  小妖后目光死死的盯著這個人,臉色與眸光的變化,彰顯著她內心的震驚和駭然。
  在金烏祖地得到一個慘淡的結果,被金烏魂靈逐出之后。她沒有黯然太久,便迅速折返,因為她明白若是淮王猜到了她的去向會采取怎樣的行動,同時心中也有了不好的預感……金烏雷炎谷本是只有入口,沒有出口,進入金烏雷炎谷的人唯一出去的方法,就是十二個時辰后被強行排出,同時封印關閉。
  而妖皇璽既然能強行讓入口的封印打開,也自然有讓妖皇族的人強行離開的方法……只是,她必須先回到自己進入時的位置。
  在飛回到金烏雷炎谷中心區域時,她看到了淮王……對于淮王的出現,她早有心理準備,并不是那么的意外。但她做夢都想不到的,是與淮王一起進來的那個人!
  這個已經整整一百五十年銷聲匿跡,不見蹤影的人!
  “明……王!”小妖后的胸脯劇烈起伏。這個人今天在這個地方忽然出現,而且是和淮王一起,她不會天真到認為他是來迎接自己。這一瞬間,她在震驚之中明白了很多以前絕不敢相信的真相。
  “一百五十年沒見,公主殿下的樣子可真是一點都沒變。”明王一臉清淡而柔和的微笑,如果不是那股駭人之極的氣場,估計任何人看到他的微笑都會有一種如沐春風之感:“可惜,公主殿下有著最純正的妖皇血脈,就算強鎖元陰,讓自己的身體保持在少女狀態,被血脈噬身的感覺依然是極不好受的,還真是難為你承受了這么多年。小妖皇雖然死的早,但這幻妖界的男人可多的是,隨便找個男人泄了元陰,舒舒服服的活這百年多好,哈哈哈哈哈哈!”
  明王和淮王同時狂笑起來,這極具侮辱的言語,讓小妖后最后的一絲絲幻想也徹底消失,她的目光依然死死的盯著明王……盯著這個她的父皇生前極為信任和器重,自己也曾經很是敬重的人,心中的憤怒便如一座瘋狂爆炸的火山。
  她更是清楚著這個明王的玄力到底有多可怕……當年,他是僅次于妖皇和妖王的天下第三人。
  而如今,妖皇與妖王皆已不在人世,他的實力,便是這幻妖界無人可敵的第一人!一百五十年不見,他的實力又明顯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在他的玄氣鎖定下,縱然以小妖后的實力,都是全身冰冷,心口窒息。
  “明王,你隱藏的好深!”小妖后目若寒劍,抓著妖皇璽的那只手已經燃起淡金色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