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第一軍神》 最新章節: 第十九章暫時不動(06-17)      第十二章撤走(06-17)      我來我見我征服(06-17)     

三國第一軍神19 暫時不動

  八百的守軍,對于藍火來說簡直形同虛設,那金善有些頭腦但也等同于以卵擊石。
  “要是金善這人真的那般忠心,誓死不降,那我們就只好將其殺死了。”藍火淡淡地說道。
  甘寧說:“一個普通將領而已,殺死算了!”
  由于距離不算很遠,藍軍很快看到了遠處的江都城,外表上江都城與其他城池無異,但藍火知道這座城池對自己的重要性。
  行到城下約莫一百步的距離后,藍火派吳飛前去打探軍情。
  “來將何人!”城樓上一名身材矮小的將軍喊問道。
  吳飛哼笑一聲:“閣下就是金善將軍吧,正好,我們是要進城的,你就讓人把城門給打開吧。”
  對方正是金善,聽吳飛這么說后,金善沒有打算開門,而是繼續問:“報上你的姓名來!還有,你是誰的部下!”
  嘿!吳飛心中著實不爽,區區個毛頭小將竟敢對自己這么說話,沒有本領的小人物是不配對自己這樣說話的。吳飛怒道:“你給我聽好了!命你馬上打開城門!否則我們只好強行攻城!到時你手下的八百士兵一個都別想活!你的腦袋也會被我扔到長江里喂魚!”
  金善氣量可謂不小,吳飛罵他后根本沒讓他生氣,卻仔細揣摩吳飛話中的信息:“來將為何知道江都城有八百士兵?并且也知道我的名字?陸遜大都督前不久被藍火打敗,來將必是藍火部下,不遠處的那支龐大軍隊也是藍火無疑了,可為什么藍火會率領這么多軍隊來江都?藍火既然知道江都只有八百守軍,那不會如此用兵吧!?”
  抬起頭望去,發現確實是“藍”字大旗樹立在軍中,金善知道了自己沒有猜錯。弄不明白的就是,藍火派這么多人馬來江都所為何事。
  “沒有聽到嗎!我要攻城了!”吳飛見金善許久沒有應答便更加憤怒了。
  “你是藍火的部將吧!”金善道,“想讓我打開城門迎接你們?這種投降的行為我金善絕對不做!要攻便攻吧!我金善候著!”
  吳飛氣得想一斧子劈下對方的腦袋,當下沖回軍前對藍火道:“大哥,那個叫什么金善的就是不肯打開城門,要與我們迎戰!請給我兩百人馬,我速速拿下江都!”
  “不用那么麻煩。”藍火說著向身邊的護衛接過索命弓,索命箭也搭在弦上。
  金善在城樓上等待著藍火的攻城,對于這么多的敵軍,金善也知道自己唯有一死,但也要拼死到底。急促的呼吸聲足以說明金善此刻的無比緊張,見吳飛回去后軍隊并沒很快攻來,金善疑惑不解。
  正當這時,一根看不清的物體急速朝金善射來,金善還沒眨眼看清,只覺得那物體已然觸及身體,隨之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襲遍全身,很快神經全部麻痹失去知覺。金善閉上眼睛前的感受就是身體被帶到了后面的墻壁上,然后就那樣定在墻壁上。
  幾名城樓士兵看見金善在瞬息間被一支粗大的利箭貫穿胸膛后定在了墻上,都嚇得連手中兵器都掉在了地上。
  可悲的是,金善沒有看清利箭的樣子是因為利箭的速度太過了,以至于沒有做出任何動作就被射殺了。
  距離一百步遠的藍火放下索命弓:“進城。”
  江都的士兵早已被嚇破了膽子,在吳飛兩句話的威逼下,乖乖打開了城門。
  藍火首先統計了下人馬,與陸遜大戰時,新都的兩千士兵被曹操盡數消滅掉了,自己的八千大軍損失幾百又受降了一千左右的士兵后也幾乎九千,可以說成是萬人軍隊。現又收下了江都的八百兵,距離一萬可差不多了。
  甘寧被藍火吩咐去查看下江都八百士兵的體能素質和作戰能力。
  在訓練場經過兩個時辰左右的試煉后,甘寧很滿意這八百士兵,看來金善平時沒少訓練過這些士兵,各個都能算得上精銳,對藍火來說能派上用場而不是湊人數了。
  藍火細算著曹操幾天內也不會率兵攻打自己,因為藍火送給曹操的禮物足夠讓曹操享受幾天了。
  ……
  曹操占據建業后將所有的安排都弄妥當了,讓張頜以及曹洪的軍隊暫時也留在建業,第二天就決定率全軍踏平藍火。
  天蒙蒙大亮了,曹操伸了個懶腰,派人叫來了賈詡,準備與后者詳細探討探討如何攻打江都。
  “主公不要操之過急,江都糧草充裕,不適宜快戰。”賈詡說道。
  曹操問:“我大軍八萬,完全能將江都困死,只等藍火束手就擒!為何不讓我速戰速決。”
  賈詡細細分析著說:“如果江都沒有多少糧草,那我們大可困死藍火。可不同的是,江都的儲糧足夠藍軍幾個月的消耗,這樣藍火就有了對戰我軍的信心,也不會坐以待斃地呆在江都干等著我們去攻打他。可能我們的軍隊在長江就會遇到藍火的阻擊。我認為主公應當先讓士兵們休養幾日,也好給我想出對策,再去收拾藍火也不遲。”
  聽完賈詡的話,曹操思索了片刻,道:“就按照文和說的辦,現在跟我出去走走,看看這所謂的建業有什么好風景。”
  賈詡笑笑,隨著曹操朝外面走去。
  走到門口的時候兩人都不約而同的駐足止步了,原因是前面站滿了密密麻麻的人群,每個人手中不是拿著袋子就是鍋碗之類的器皿,嘴上還叫囂著什么,由于人多語雜,曹操和賈詡也聽不清。
  幾十名侍衛正阻擋著人群讓他們盡量遠離大門口。
  “這是怎么回事?”曹操叫來一名侍衛問道。
  “回主公,這些都是當地的百姓,他們說要讓主公給他們發放錢糧。”侍衛按實情稟報道。
  曹操皺了皺眉頭:“建業乃繁華的城市,怎么百姓們還需要當官的來發錢發糧?”
  “這個,小人不知。”
  曹操讓侍衛退下,自己和賈詡親身走到人群前,先制止了侍衛們的阻攔行為,隨后看向眾百姓。
  百姓們看到兩位身著與眾不同,明顯有身份的人走出來后都靜靜地看著曹操兩人。
  /br
  /br
  
  [biquge5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