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3-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3-26)      第1090章愛上魔鬼的女人(03-26)     

步步高升925 隋琦反擊的機會

(繼續宣傳下微信公眾號,進入微信搜索“煙斗老哥”,關注我的微信公眾號,以后會不定期擺放一些機密文件。)
  龔詳明終于將自己的無恥罪行說了出來。早在他還擔任曹堯三中教務處主任的時候,便利用學校的初中生,提供女色服務。現在的色*情行業慢慢往低幼化發展,那些龜公老鴇意識到剽客們的口味,已經不滿足大學生、高中生,所以往初中生伸出魔爪。
  曹堯三中的藝術特長生非常有名,每年由龔詳明親自在學生中挑選一部分條件不錯的女學生,經過培養之后,再與那些以經理人包裝自己的龜公和老鴇進行交易。
  簡而言之,那些偽裝成精力人的龜公和老鴇,美其名曰可以幫助這些初中女生解決進入藝人圈子的問題,但實際上將這部分轉向情色市場。
  龔詳明并非不知道其中的隱情,但每次成功推銷出一名初中生之后,就可以獲得一筆不菲的收入,這讓龔詳明嘗到甜頭之后,開始變本加厲。
  龔詳明對于馴服這些初中女生,有自己的獨到方法,比如杜撰一個省市比賽,由自己帶隊將她們帶到事先約好的酒吧或者商務會所。經過恐嚇或者誘騙等方法,讓這些心智還不齊全的初中生少女認清現實,接受結果。
  這一次龔詳明也是按照次方法,準備大賺一筆,沒想到剛到目的地,就被人給控制住了。
  “那六名女孩在哪里?”孟虎沉聲問道。
  “我也不清楚,等醒來的時候,我就在這個屋子里了。之前眼睛一直被蒙著,所以什么都不知道。”龔詳明憔悴地回答道。
  孟虎朝猴子招了招手,猴子低聲在他耳邊匯報道:“已經在問那邊,都是一些經過訓練的,很難撬開他們的嘴巴。”
  孟虎臉色凝重,沉聲道:“那就用藥物吧。”
  猴子臉上露出驚訝之色,道:“那是違規的。”
  孟虎擺了擺手,道:“救人要緊,如果有什么問題,我一人承擔。”
  組織內部有嚴格的規章制度,比如審訊用的藥劑,都是需要經過審批的,因為這種藥物都是特別渠道提供,沒使用一份都需要備案,以防外流。
  孟虎之所以這么做,因為知道時間的緊迫性,他接到方志誠的指令之后,就開始調動人馬,迅速地找到了龔詳明的所在之處。
  大約半個小時之后,另外一個房間內的那些綁匪忍受不住痛苦,開始交代事情的始末,與龔詳明所言差不多,那些初中女生已經被轉移到了另外個地方。
  孟虎得到結果之后,給方志誠打通電話,聽清楚始末之后,方志誠陷入沉思,許久之后才交代道:“盡快找到那幫學生,龔詳明及那幫歹徒交給警方來處理。”
  事情已經趨于真相,找到學生也只是時間的問題,方志誠必須要考慮下面該如何處理。教育丑聞已經難以避免,只要一經暴露,勢必引起軒然大波,主管教育的隋琦也會因此受到影響。
  方志誠現在作壁上觀,事先掌握到結果,所以要小心謀劃,才能讓局面變得對自己有利。
  方志誠給隋琦打通了電話,從那邊可以聽到嘈雜之聲,盡管市政府已經調動武警,但現場還是很混亂,人群并沒有散去。曹堯的群眾可不是省油的燈,民風彪悍,早在幾年前,還出現過老百姓用土制的炸藥,炸毀行政部門的事情。
  隋琦無奈地說道:“現場非常混亂,學校大門已經被沖毀,現在武警也只能勉強控制,群眾聚集人數越來越多,事態難以控制。”
  方志誠如實地告訴隋琦,道:“龔詳明已經被找到,那幾名失蹤的初中女生也有線索。但現在問題是,摻雜著負*面信息,龔詳明一直利用這些初中女生提供色*情服務。即使將那些女生找回,對于曹堯市教育系統的負面影響已經是不可挽回。”
  隋琦自然能聽明白弦外之音,她銀牙咬著嘴唇,冷聲道:“先救人吧,后面的事情再議。”
  方志誠知道隋琦現在已經瀕臨危險的境地,問道:“此次與你競爭常務副市長的人選還有誰?”
  “張憲,他是曲康的心腹干將,少壯派,曲康悉心培養的接班人。”隋琦反應過來,“你認為,此事與張憲有關?”
  方志誠點點頭,道:“事出反常必有妖。現在常務副市長競選在即,出現這么個事故,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張憲,所以矛頭必然指向他。”
  隋琦嘆了一口氣,苦笑道:“我還是想得太單純了。”
  方志誠對隋琦還是很了解的,她之前一直在中央部委工作,盡管那里也有各種斗爭,但比之于基層的風浪要顯得更為平和。基層的斗爭就是這樣,向來無所不用其極,精彩與兇險之處,堪比電影大片。
  方志誠道:“張憲,在現場嗎?”
  隋琦朝張憲所在的方向望去,道:“他正在接電話,臉色不對勁。”
  方志誠推測道:“應該是接到消息了。你按照我的說法去做,首先找到曲康,點明我們已經找到了龔詳明及幾名失蹤學生,然后并暗示他,還找到了其他的線索,政府這邊有幕后之人操控。”
  隋琦有點拿捏不定,她覺得有些緊張,畢竟還是第一次經歷如此激烈的陰謀詭計,她只覺得鼻尖冒出了許多汗珠,不過良好的心理素質讓她很快平靜下來。
  “曲市長,我有情況與您匯報。”隋琦找到曲康,曲康的目光落在人群之中,教育局局長趙平生在與家長代表談判,因為有點混亂,所以談得異常艱難,盡管拿著擴音喇叭,但嗓音還是嘶啞了。
  曲康掃了一眼隋琦,目光落在隋琦手中的手機上,緩緩道:“什么情況?”
  “龔詳明已經被找到了,幾名學生也即將找到。”隋琦目光盯著曲康,想從他的臉上能看出異樣。
  曲康的表情始終板著,淡淡道:“哦?找到人就好,你讓趙平生給那幾個家長說明情況吧?”
  隋琦搖了搖頭,臉上露出為難之色,道:“此事還需要慎重考慮,因為此事涉及到教育系統的丑聞。龔詳明利用初中女生從事色*情活動……”
  曲康表情慢慢變化,從平靜變成憤怒,質問道:“怎么會這樣?隋琦,你是分管教育的副市長,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你可是責無旁貸!”
  隋琦對曲康態度強硬,并不感覺疑惑,也印證了那個猜測,此事多半是曲康在其中設下圈套,她繼續說道:“我們已經順藤摸瓜查找下去,發現個中另有內幕,與一些干部有牽連。”
  曲康頓了頓,抹了抹下巴,道:“哦?究竟有什么牽連?”
  隋琦平靜地說道:“還需要繼續調查,才能查明真相。”
  曲康眼中閃過一道金光,朝隋琦擺了擺手,指揮道:“既然龔詳明和幾名學生都已經找到,先進行小范圍的談判吧,讓趙平生組織一下。”
  按照處理群體事件的流程,應當盡快進行小范圍的談判,即群眾選出代表和政府進行私下談判。政府在最短時間內知道群眾的意圖,并竭力去滿足他們提出的條件。但曲康今天采取的方法,很是古怪,他調動了武警力量,與群眾進行對峙,導致現場的氛圍非常緊張,稍有不慎,就會出現大規模動蕩。
  趙平生得到上面的消息,要組織私下談判,終于松了一口氣。出現這樣的問題,他身上的責任最大,所以必須站在第一線,亡羊補牢,以此來減輕后續的處罰。
  來到會議室,曲康親自主持談判會,家長代表得知女孩已經被找到,態度就沒有那么激烈。隋琦突然一個問題,其實幾名初中女生還沒有找到,曲康卻將信息提前透露,如果最終找不到那幾名女生,或者那幾名女生受到了傷害,那么責任就全在自己的身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家長代表們沒有離去,因為他們要確認孩子回來,才能夠安心。
  曲康朝隋琦招了招手,沉聲問道:“他們什么時候能到?”
  隋琦苦笑著解釋道:“曲市長,我剛才說,龔詳明已經被找到,但那幾名初中女生暫時還杳無音訊。”
  曲康擺了擺手,不悅道:“是你剛才說錯了吧?我分明聽你說,事情已經被解決,人都已經被找到了。”
  隋琦對曲康的曲解很是無語,她的性子也上來了,臉色漲紅地說道:“曲市長,你這是故意針對我嗎?”
  曲康嘆了一口氣,道:“小隋,你還是太過于稚嫩了。”言畢,他擺了擺手,往遠處行去,離開學校。
  隋琦望著曲康的背影,突然覺得十分委屈。
  如同曲康所評價的,自己的確太過于稚嫩,面對這些浸淫官場多年的老手,自己根本不知道如何去應對這種招數,盡管知道是陰謀,但無法化解,只能任由事態繼續惡劣下去。
  隋琦抹了一下眼角,手機鈴聲再次響了起來,她取出一看,方志誠再次打來了電話。
  “那幾名學生都已經找到了,情況還好,她們都沒有受到傷害。你也因此有了反擊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