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逍遙侯》 最新章節: 第三百四十三章壓力山大(02-25)      第三百四十二章樂瘋了(02-25)      第三百四十一章封侯(02-25)     

大唐逍遙侯343 壓力山大

  封侯不僅給晉宇帶來了名望,同樣還有收益,封祿是比較穩定的一部分,還有朝廷對府邸的修繕費……這一條千百年來變化不大,即便是后世沒有了爵位,只要到了一定級別,同樣會有單位宿舍分,當然了只有一部分是別墅性質,更多的是樓房。若不是大宴賓客迫在眉睫,楊穎早就進行新一輪的擴建工程了。
  人是趨利性動物。鑒于封侯后帶來的種種收益,所以才有人遠赴千里博取軍功。一將功成萬骨枯、古來征戰幾人還,可見軍功得來之難,卻仍有婦人“悔教夫婿覓封侯”,悔的原因僅僅是自己那抹青春年華,而非擔心夫婿安危。這種媳婦娶之何用?為了在頭上頂座大草原嗎?
  晉家莊之前也有過幾次大規模宴請,但這次是至今為止規模最大的一次。長安城里有名有姓的世家、國公、侯爺大部分已經將賀禮提前送來了,扎扎實實的真金白銀!剛開始的時候,晉宇還有些沾沾自喜,隨著送賀禮的越來越多,晉宇就有些惶惶不安了。
  一個侯爵而已,從三品的待遇,換成后世頂破天還夠不著副部級呢,何況還沒點實權?咋就那么多送禮的?
  請教秦老爺子后,晉宇才明白,自個這爵位不僅有種痘法的貢獻,還有馬上要推廣種植良法的功勞。
  現在缺啥?人!糧食!比之前朝,人口銳減!在歷史長河中,人口代表著一切,歷朝歷代都很鼓勵生育。種痘法能有效減少兒童夭折數量,但沒有糧食支撐,依舊沒法實現人口的穩定增長。這是相輔相成的事情。
  可能有人質疑,貞觀不缺糧啊,接收了前朝那么多糧倉,吃個三五十年不成問題吧?能問這種問題的可謂之“何不食肉糜”的五谷不分者。
  后世真空包裝的大米,明確標注的保質期也僅有18個月!那過期的還能吃嗎?吃唄,反正吃出問題來自個負責,人家生產廠家不管。
  王是說過一句“計天下儲積,得供五六十年”,但人家有個時間前提至開皇末年,也就是公元600年。楊穎他爹上位的時候,人口也不少,各種挖、建、修,人吃馬嚼能頂多久?更何況后面的小三十年戰亂不斷,沒人耕種,即便是有老本,能頂多久?再退后一步,即便有剩余的,存了三十年的糧食,誰敢吃?李二老板上位后,明文規定“粟藏九年,米藏五年,下濕之地,粟藏五年,米藏三年,皆著于令”。
  可能還有人質疑,斗米四五錢、斗米四五錢!米價都這么便宜了,怎么可能缺糧?
  不生活在這個時代,不知道這年頭的百姓面對的是什么。
  貞觀元年,山東大旱,河南、隴右大霜,李二老板因天下饑荒主動減膳。李二老板都吃的少了,你說不缺糧?
  貞觀二年,仍舊是旱,還出現了蝗災,關內百姓鬻兒求食,大赦(牢飯也不是那么好吃的,沒糧食,養不起了)。
  貞觀三年,仍然是旱!連旱三年,怎么辦?李二老板也很無奈啊!親自下地耕田做示范,好讓大家穩住。缺糧到了啥程度呢?就連賞賜都換成了糧食!也是在這一年,大軍開拔,遠征突厥!
  貞觀四年,“天下大稔,流離者咸歸鄉里”、“米斗四五錢”,糧食喜獲豐收!米賤傷農聽過沒?豐收了,糧食就便宜了,然而,先不要著急,還缺不缺糧呢?缺!家中有糧,才能心中不慌!雖說豐收了,但異常天氣還是有的,見過能倒拔垂楊柳的大風嗎?貞觀四年就有!誰都不敢保證下一年還能豐收!所以,李二老板是如何獎賞遠征突厥的有功者的呢?免今歲租賦!給他們家中多留些余糧而已。
  在這年頭,糧食有多重要呢?上至王爺,下至百姓,待遇多用糧食結算,所以楊穎才說,家里的米倉存的多是晉宇的祿米。百姓認錢的也不多,打散工也好,薪資月結也罷,很多百姓都選擇糧食,而非銅錢。就連商鋪也接受用百姓用糧食結算商品價值。所以說糧食才是硬通貨,沒錢是可以的,但沒糧食是萬萬不能的!也順帶造就了百姓對土地的執著,土地兼并其實是深入骨子里的一種偏愛,餓怕了!
  “斗米三五文”只是個參考,真正去買糧的并不多。再說了,貞觀的糧店和后世的糧店還真不一樣。后世的糧店很難見到發霉變質的糧食,米是真正的米,什么小米、大米、糙米都很齊全。貞觀的糧店呢?發霉的、摻沙子的也很齊全。這年頭沒有真空技術,么玩意的保質期都相對較短。為了延長糧食保質期,老百姓是怎么做的呢?沒錯,就是帶殼存儲,就連收租都是帶殼的,隨吃隨磨。所以,三五文一斗的米,絕對不是什么好米,發霉、變質、帶沙子、帶殼的……文字游戲嘛,耍的賊溜。
  可能還會有人質疑,覺得這是扯淡,盛世嘛,根本不可能的。然而,類比一下就知道了,晉宇小時候沒少聽爺爺講古,沒有高高的谷堆,純粹的回憶。五六十年代,農村吃不飽肚子的大有人在,乞討的也不在少數。何況武德、貞觀一直有天災、戰亂加持,不缺糧才是怪事。
  雖說缺糧,但武德、貞觀的稅率低的令人發指!
  李二老板爺倆搞了一個稅制,叫“租調庸”,這就是武德、貞觀年間絕大部分財政收入的來源(1950年,農業稅占國家財政總收入的39%)。對于普通百姓來說綜合稅率大約在6.5%左右(家里一年產100斤糧食,交六斤半,就啥都不用干了,勞役也不用去)。
  茶稅?沒有。鹽稅?沒有。鐵稅?沒有。商稅?這個有,政府劃定經營地界,在這邊的統統交稅,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東市、西市。另外就是地稅、戶稅。李二老板上位后發現自己真的很窮,連個宮殿都蓋不起,于是貞觀二年增加了地稅,每畝二升。戶稅大概就是以家庭為單位的所得稅,收入多的多交,收入低的少叫。所有稅綜合下來,占普通百姓年收入的8%左右(如果一年種兩茬,稅率還要再往低了走)。
  雖說已過大旱兩年有余,但饑餓仍陰魂不散,在不上工的時候,勞力沒人舍得放開肚子吃干飯,一天兩頓飯,飽一頓饑一頓是常態。多存些余糧應對災年,是從上到下的一致認知。
  百姓想要多打糧食,世家也想多存糧食,李二爺更是想多收一些農業稅。吐渾谷不老實,早就想懟他們了,高句麗太狂妄,也滅了!世界那么大,他沒劃為自己地盤的地方還很多。家里房子也舊了,該翻新了吧?外面行宮也不多,避個暑都不容易。哪樣不需要糧食?
  然而,別看稅率低,沒有高產良種、沒有得當的種植方法打底,多收稅會被百姓噴死,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只有畝產提高了,百姓富裕了,李二爺才有理由名正言順的多收點稅。
  秦老爺子還說了,陛下這是一石好幾鳥的陽謀,種痘不僅能減少人口夭折數,順帶還能做一次人口普查,為以后的折騰奠定扎實的數據基礎。更是借著封侯的事情,讓晉宇切實拿出糧食增產的法子。
  晉宇聽完,一個頭兩個大,這任務不容易完成,壓力很大啊!不過,哪有憑空變出來的糧種?少不得要些好處,順帶把土豆給脫毒一下,這計劃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