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監獄》 最新章節: 第1458章黃泉死神冥王殺神(04-24)      第1457章14號罪犯夢祖黃泉大帝(04-24)      第1456章14號牢房(04-24)     

英雄監獄1457 14號罪犯夢祖黃泉大帝

  第1457章14號罪犯、夢祖、黃泉大帝
  黃溢繼續追了上去,穿過了花園里的各種奇花異草,最終來到一架風車的下方。
  此時,夢惜已經從少女變成了一個美麗優雅的成年女子,靠在風車的基座上,風兒吹動她的長發往后飄揚。她的身上散發出強大的神力氣息,赫然已經是一位強大的神域高手了。
  那個少年也已經變成了一個成熟的小伙子,但他身上的氣息卻仍舊普通,顯現出他仍舊還是一個凡人,與夢惜有了無形的距離。
  男子站在夢惜的身旁,手舞足蹈地聊著天,似乎在說什么笑話,夢惜時不時笑得前俯后仰。
  每次她笑的時候,小伙子就露出溫暖的神情,目光始終都在她的身上,似乎世界上只有她一個人。
  這時,夢惜仰頭看著天空,正在說些什么,男子很認真地聽著。
  黃溢上前了幾步,終于聽清楚了夢惜的聲音
  “……離開你的這些年,我去很多地方,見過很多風景。我去過龍族的金鱗池,無數的幼龍從那幽深的池水之中飛躍而上,接受雷霆的洗禮,變成真正的巨龍;我去過月族的月光之泉,那里的泉水像月光一樣清澈皎潔,美麗的月族夢惜披著月光輕紗,在泉水中嬉戲歡笑;我去過戰族的戰場,億萬旌旗在風沙中飄動,遺落的斷劍鋪滿大地,強大的戰族殘魂,仍舊在空氣中馳騁廝殺,構成精美絕倫的極光;我去過羽人族的天鷹絕壁,孤傲的羽人族勇士從絕壁上一躍而下,把翅膀緊緊收攏,比賽誰墜落得更久,最強大的勇士往往都是在即將墜地摔死時,才會扇動翅膀飛上天空,五顏六色的羽毛從空中緩緩飄落,像下了一場五顏六色的雪……”
  男子聽著夢惜的話語,臉上露出了憧憬的神情,道:“如果我們能一起去看這些風景就好了,可惜我永遠也去不了,不過,現在能聽你說出你這些年的經歷,我也很幸福啊!”
  夢惜低下頭,臉上閃過一絲羞澀。這個強大的神域高手,此刻如同一個最普通的女子。
  一陣風吹來,吹落了她頭上的絲巾,一頭秀發隨風飄散。
  男子下意識地伸手去整理她的頭發,但手伸到一半之后,似乎又覺得有什么不妥。
  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腦勺,試探性地說道:“你頭發亂了,我幫你編成辮子可以嗎?就是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你扎的那種辮子。”
  “好啊!”夢惜點點頭,乖乖地轉過身,背對著男子,將一頭秀發呈現在他面前。
  男子屏住呼吸,專心地給她辮著精巧的辮子,但動作微微有些凌亂,顯現出他內心的緊張。
  “其實,我,我一直有些話想跟你說。”終于,男子鼓起勇氣,略帶結巴地開口了。
  “什么話啊?”夢惜假裝正常地問道。
  “這些年,你離開之后,我總是會想起你,我覺得……我應該是……”男子說著說著就停住了,似乎難以開口。
  “什么嘛~”夢惜嬌嗔一聲,拖著長長的尾音,像是在撒嬌一般。
  “就是,嗯,這些年來,我一直,一直很想跟你說……”男子說著說著又把話咽下去了,還是沒能說出口。
  而這時,辮子已經完全扎好了,夢惜重新轉過頭來,盯著男子看著。
  男子更為緊迫了,避開了她的注視,轉頭看向了別處,嘴巴緊緊抿著,一聲不吭。
  夢惜眼珠子一轉,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笑了笑道:“既然你不說,那我們就來玩個游戲吧!”
  說完,她手掌一晃,拿出了一片綠葉,遞給了那個男子,道:“我在第一世界中游歷時,去過藍精靈一族的地盤,采了一片風靈樹的葉子。你把你想要跟我說的話寫在這片樹葉上,然后輕輕吹一口氣,它就能飄很久,久到成千上萬年也不落地,它能飄很遠,遠到能夠飄到這個宇宙的盡頭。也許哪一天,會有其他人得到這枚葉子,就能知道你寫了些什么。”
  男子想了一會,最終點了點頭,接過了那片樹葉。
  他轉過身子,從口袋里拿出一支筆,開始在樹葉上寫了起來,一邊寫還一邊轉頭看一看夢惜。
  不過夢惜全程都在眺望云端,并沒有顯露出要偷窺他的跡象。
  “我寫好啦!”終于,男子停下了筆,看了夢惜一眼,隨后將樹葉放在掌心上,輕輕吹了一口氣。
  那片樹葉頓時隨風飄動,仿佛沒有重量一般,飄搖著飛上了天空,最終化為一個細小的黑點,消失在了云端。
  夢惜看了那片樹葉一眼,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
  之后,兩人又聊了起來。
  巨大的風車在他們的頭頂上旋轉,蒲公英在空中飄舞著,花香和他們的笑聲彌漫在空氣之中,被盛開的花海所環繞著。
  忽然,夢惜轉頭看了看遠方,道:“我父親在找我,我要回去了!”
  說完,她朝男子嫣然一笑,騰空而起,像仙女一般飛上了云端。
  男子仰起頭,呆呆地看著夢惜的背影,越來越遠,直至消失在了白云深處。
  黃溢也騰空而上,飛向了云端,緊隨著夢惜而去。
  很快,黃溢就追上了夢惜,此時夢惜正停在一朵云上面,手里拿著一枚葉子,放在眼前看著,嘴角滿含笑意。
  那片葉子,赫然就是男子剛剛寫下秘密的那片漂流葉。
  夢惜看完葉子上的內容之后,就再度將它吹飛,滿臉笑容地飛走了。
  黃泉也忍不住飛了過去,抓住了那片飄舞的葉子,只見上面寫著幾行小字
  “我明明就在你身邊,
  卻像是在環游世界,
  你的每一個姿態都是風景,
  我的每一次開口都是冒險。”
  這幾行字表達的東西很朦朧,像是男子剛剛在夢惜身邊聊天時的心理活動。
  從黃溢看到的情景來推測,那個男子和夢惜應該是互相有愛意的,只是誰都沒有點破,畢竟巨大的地位差異,讓他們很難像普通的青年男女一樣相愛。
  黃溢吹飛了那片樹葉,跟著夢惜繼續飛行,最終飛到了那個夢幻城堡的上空。
  在一棟建筑的樓頂花園中,夢祖那偉岸的身軀,正背負著雙手,仰頭遙望著天空。
  “父親,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夢惜降落下去,站在了夢祖的身旁。
  夢祖轉過身,目光灼灼地盯著夢惜,道:“我要你馬上封神,去往天界。”
  “什么?封神?!為什么要讓我封神?”夢惜大驚失色。
  “因為,我要讓你去天界辦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夢祖說著,深深吸了一口氣,盯著天空凝重地說道:“最近天界發生了一件大事,天帝聯合天界的各路強者,抓獲了黃泉大帝,把他關押在了禁天監獄最森嚴的一件牢房里,縱然有通天手段也出不來了。黃泉的父親是冥界的一位重要人物,他委托我想辦法去營救黃泉,我決定讓你去辦這件事情。”
  “我怎么能夠辦得到?”夢惜愣了愣,直搖頭,“你應該很清楚,禁天監獄那種地方別說是我了,就算是一群封神者去圍攻,也不可能強行打破!”
  “我不需要你去打破禁天監獄。”夢祖說著,手掌一晃,拿出一枚戒指,遞給了夢惜,道:“你只需要想辦法混進禁天監獄,把這枚冥戒偷偷交給黃泉即可。這一點你應該不難辦到,我們夢族的能力天生就擅長做這樣的事情。”
  夢惜沒有接過那枚戒指,而是反問道:“為什么偏偏要讓我去?哥哥他們早就是凡神了,讓他們去不是更合適嗎?”
  “因為這個任務,只能由女子才能辦成!”夢祖摸了摸夢惜的腦袋,柔聲道:“天界會定期安排一幫女子,前往禁天監獄,進入黃泉的牢房里面,實施他們的一個瘋狂的計劃。你身為女子,只要動用我們夢族的能力,稍加偽裝,就能混入其中,見到黃泉。”
  夢惜咬著嘴唇,許久之后才鼓起勇氣,道:“我不要,我不要封神!我想留在凡界!”
  夢祖重重地搖了搖頭,不容抗拒地說道:“不!你必須封神前往天界!黃泉的父親曾經幫助過我,這一次我也必須幫他!”
  “可是你有為我考慮過嗎?你只是想著你的計劃,可我也有我的想法,我已經長大了,我有我自己要做的事情。”夢惜的情緒一下子激動起來,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夢祖盯著夢惜看了很久,隨后轉頭看了看風車的方向,道:“我知道你為什么想要留在凡界,你是舍不得離開他吧!但你要明白,他只是一介凡人,幾十年后便會死去,而你是能夠封神的人物,你們之間有不可跨越的距離。你身為夢族,更應該知道,有些事情只是一場夢而已,不要沉醉在那種虛幻的夢境里了。夢幻空花,徒增煩惱。”
  “不要再說了,我不去,我不想去!”夢惜頓時大聲哭了出來,轉身就飛上天空離開了,留下一串串眼淚在空中墜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