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黑暗紀》 最新章節: 2234(04-14)      2233(04-14)      2232(04-14)     

末世黑暗紀2231

  爆炸魚雖是暗殿的底層守衛者,也有千年以上的戰斗經驗,發現不對勁,立刻想要撤退,先讓自己處于安全之地,可未知的敵人發動更快,數千層防御力場當頭罩下,將整個平臺鎖住,這樣的情形下,就算星際變異飛蟲都沒辦法逃走。
  “糟了,走不了……”
  哪怕身軀元素化,爆炸魚也在恐懼中戰栗,這是他從未遇到過的危險狀況,本該是最安全的老巢,成了致命的陷阱,他與高峰成了無法反抗的獵物,未知的敵人還沒現身,他就已經失去了所有的勇氣。
  強大禁制能鎖住巔峰強者,卻鎖不住高峰,幾個念頭轉動間,他拉著爆炸魚退進了多維空間,瞬間擺脫了強大的陷阱,讓爆炸魚的情緒差點高興的爆炸,隨后他就發現其中奧妙,并未離開平臺,又不受防御力場鎖定,存在空間之外,又能窺視空間之內,說不盡的奇奧玄妙。
  奇光異彩的防御力場籠罩了三個多小時,才一層層的剝開,散去,最終也沒發現高峰與爆炸魚的蹤跡,很快就有十多名暗殿守護者出現,他們與爆炸魚最大的區別,是穿著巨獸帝國時期的古典長袍,心口位置有著獠牙與利爪的陰刻花紋,領頭幾人就是萊茵拉多帶去的跟班,顯然,榮光守衛者的勢力比想象中的更加可怕。
  “怎么是他們?”
  多維空間里,爆炸魚小聲嘀咕,雖然這里沒有空氣,但高峰依然聽到對方的心聲。
  “有什么不對?”
  “他們全是榮耀家族的成員,從出生起就有花不完的超能晶體,沒必要跟著萊茵拉多鬧事……”
  階層不同,立場不同,爆炸魚是典型的窮屌絲,連飯都吃不起,差點鬧出自毀,對面的則是出生就喊著超能水晶的富二代,他們都是既得利益者,天生的統治階層,也是爆炸魚為之羨慕嫉妒恨的目標,誰都可能早飯,就是他們不可能造反,畢竟,投靠新主,也不可能比他們所擁有的更多。
  “是有些奇怪,對了,他們有什么共同點?或者和萊茵拉多有什么交集?”
  榮光守衛者幾乎找遍了平臺的每一寸空間,一無所獲,他們也沒有辦法找到藏在另一個空間的人,哪怕從高峰與爆炸魚的身體上穿過,這正是融空的可怕之處,只有高峰打別人的份,別人揍他連影子都碰不到。
  “能有什么共同點?花不完的超能水晶算不算?永遠不需要去執行危險任務,只要他們看上的雌性,隨便砸點超能水晶就能勾搭,如果說和萊茵拉多的交際,大概就是萊茵拉多最大的主顧,群星藥劑基本被他們給包了,我們連舔藥水瓶子的資格都沒有……”
  爆炸魚說的很隨意,其中的檸檬味飽和度超過天際,可高峰瞬間聽出不同。
  “群星閃耀?群星之巔?”
  高峰的強大遠超自身的估量,任何一句話都帶有言出法隨的真實,爆炸魚就像被高峰點醒一般,情緒海嘯般涌動,雙眼震駭的看著高峰,半晌才倒吸一口涼氣。
  “不得不說,萊茵拉多真是個天才,還是一個有理念和想法的天才……”
  高峰與爆炸魚漫步在戰艦的走廊,偶爾有榮光守衛者迎面而來,不需避讓,就直接從對方身上穿過,仿佛穿越了虛影。
  “可惜他的理想真的不合時宜,巨獸帝國的余澤早就被消費一空,哪怕他們回到銀河系,也無法改變什么,說不定還要讓巨獸帝國最后的傳承陪葬。”
  高峰的感嘆,爆炸魚聽不懂,他狐疑的看了高峰一眼,搖頭道:
  “你對銀河很了解?我們自己都不了解,唯一從巨獸帝國時代活下來的只有審判長,他早就腦子不清醒了,靈魂都開始石化,要是他還活躍,萊茵拉多還真不行……”
  高峰聳肩,沒有接話,不多時兩人就到了戰艦監獄,所有反抗者的集中營。
  無視密集的防御力場,兩人很輕松的跨越強者天塹,看到上千名被關在扭曲力場的暗殿守護者,結果高峰還沒發表感言,爆炸魚就先炸了。
  “這是怎么回事兒?那些富二代,高層,官員,礦主呢?怎么全是行動隊和教官?”
  聽聞這話,高峰頓時無語,難怪爆炸魚會炸,這里關押的全是窮鬼,半數能量被污染,剩下的也多是轉生初階,而轉生初階等同于精神力量不足。所以實力在守衛者中墊底。
  扭曲力場是一種很奇妙的防御力場,能夠隔絕能量,聲音,精神波動,甚至可以將巔峰強者的攻擊化解,唯一不能隔絕的是畫面,也就是說,高峰能看到扭曲力場里面,里面被關押者也同樣能看到外面,就像此時他們看到爆炸魚,正激動的手舞足蹈,講述著,咒罵著,求助著,哀求著,可惜,只能看不能聽。
  “唉,我發現萊茵拉多真是人才,就連造反,也從頭到尾透出窮鬼滾出的理念……”
  高峰真的有些佩服萊茵拉多,只憑借一款誰也發現不了問題的精神力藥劑,就顛覆了整個暗殿組織,還將一群實力低下,沒有利益的無產階級趕出隊伍,同時也從側面說明,某些生物就算混進了編制,也依然姓不了趙。
  爆炸魚氣惱了半天,也沒辦法做出任何舉措,讓他反抗萊茵拉多所代表的富裕資產階級,真的是為難他了,別說聚眾起事,就算解開扭曲力場都做不到,喪氣的坐在地板上,無語的看著天花板。
  躍遷平臺被控制,高峰暫時被困在暗殿飛船,想要出去,首先得搞到交通工具,戰艦是別想了,局勢沒有徹底穩定之前,任何生物都不能接近,哪怕高峰也不成,他能拉著爆炸魚進入多維空間,沒辦法將一艘戰艦也扯進多維空間,而在巨型飛船內部啟動,恐怕尚未離開泊位,就會被擊毀吧?
  本想看看被關押的反抗者這邊又沒有機會搞事,可看到爆炸魚的模樣,再看看一大堆被關在扭曲力場里的咸魚,高峰覺得自己真是想太多,若可以選擇,爆炸魚和這里上千名底層窮鬼絕對期望投靠榮光派,無關信仰或其他,只為了溫飽,連溫飽都不能保證,又如何去談什么理念?
  “大人,您看……現在怎么辦?”
  爆炸魚不知道想通了什么,站起身對高峰恭敬的詢問,之前他與高峰的稱呼都是直來直去,絕不會用敬語,顯然,無法可想的前提下,爆炸魚給自己重新定位。說起來,他在最不恰當的時間,做出了最差的選擇,非但沒有功勞,還暴露了萊茵拉多的計劃,讓對方不得不提前發動,這就像45年做漢奸一樣,蠢得讓人哭。
  “………”
  沉默了幾秒,高峰看著爆炸魚,眼神郁悶,貌似對方真沒有什么值得投資的,分道揚鑣是最好的選擇。
  “之前不是說過,你負責接應,我給你分紅么?吶!”
  高峰取出一箱超能水晶送到爆炸魚面前,這算是給爆炸魚的散貨費,三百根的數量不算少,爆炸魚望著地板上的水晶發呆,隨后幽藍的眼睛亮度瞬間擴散。
  “大人,我想到離開的方法了……”
  監獄關押的不只是萊茵拉多的反對者,以前因各種原因關押的凡人,哪怕外面翻天覆地,依然沒有機會脫出囚籠,比起外面那些只有扭曲力場關押的小伙伴,這些家伙要倒霉的多,長時間得不到能量補充,導致面具下的幽光宛若燭火,隨時都可能熄滅。
  這還不是最慘的,眼前這一位凄慘到連高峰都看不下去,不但連維持自身形態都做不到,一堆古舊的金屬肢體,就像回收站的垃圾般環繞著暗淡的金屬面具,甚至連面具上的靈魂晶石都沒有光澤,就與金屬面具一起堆在金屬殘骸中。
  “這……,這玩意兒還活著么?”
  高峰看了半天,都沒發現一絲情緒波動,更別提精神力場,比等待拆解回爐的機械還慘。
  “當然還活著,元素不滅,靈魂不死,元素可不只是蘊藏自身,哪怕周圍環境有一絲能量,也依然能保持自身存在,只是沒辦法動彈,也沒辦法感知外面的變化……”
  爆炸魚帶著驕傲的情緒講解,暗殿守護者的永恒并非表面這樣粗糙,實際上他們已徹底轉變了生命形態,哪怕靈魂石碎臉,他們同樣死不了,只不過需要被同伴收集,然后重新注入新的靈魂石,就像一段智能程序,卻沒有程序那般容易損毀。
  高峰沒做評價,古老的巖石也能存在億萬年,可又有什么意義?
  說話間,爆炸魚將數十枚超能水晶扔進了金屬殘骸,一點點微粒般的能量光點從超能晶石中浮出,有如歸巢的螢火蟲,被那張空洞的金屬面具吸收,然后吸收的速度越來越快,快到化成一陣耀眼的光斑,等到光斑消失,仿佛死掉的面具突然從殘骸中懸升,接著一道散發著腐朽氣息的黑灰色光源構筑成人類的軀體與四肢,最終吸附了地板上的金屬肢體,重新成為一名暗殿守護者。
  “給我,我要好更多,更多的能量……”
  這位關系到爆炸魚逃跑計劃的當事人,剛剛屬性,就迫不急單的乞求,毫無巔峰強者的尊嚴,其散發的腐朽味道,證明這家伙被污染的程度超過爆炸魚千萬倍,為了維持自身,大概遇到什么能量就吸收什么,將自身的元素軀體污染的比化糞池還要骯臟。
  “這家伙行不行?怎么感覺智商不對呢?”
  高峰帶著懷疑看著爆炸魚,爆炸魚的金屬手指扣著面具,不確定的說道:
  “也許,大概,說不準能行?我還沒見過徹底失去理智的暗殿守護者,哪怕流放星空幾個紀元,找回來充能也依然能說會道……”
  “哦,那就是這家伙本身有問題!”高峰對爆炸魚的計劃有著嚴重的質疑,但也并沒太當回事兒,超越巔峰之后,他已不再懼怕任何對手,哪怕暗殿也不成,只是正要動手就太過麻煩,尤其是他永遠不知道對手有多少底蘊,連星空巨獸都被干死了,他又算得了什么?
  “他以前是個二世祖,沒有戰斗力,也沒有學識,就靠著長輩作威作福,后來長輩出了事,又大手大腳……”
  這是一個悲哀的故事,不管是古代地球,還是在星河之上,總會有敗家子上演相似的故事,而以結局之凄慘,唯眼前這位無出其右,除了散去靈魂自殺,還將繼續貧窮無數年,難怪這位竟然會去偷竊暗殿高層的藏寶室。
  不顧敗家子的乞求,高峰與爆炸魚就這么聊著天,眼看得不到超能水晶,敗家子終于放下所有的矜持:
  “給我水晶,不管讓我干什么都可以,就算干我都……”
  ‘叮叮當當!“上百枚水晶在地板上碰撞跳躍,悅耳的聲音仿佛世間最美妙的音樂,敗家子餓狗搶食的撲到了水晶上,快活的打滾,而高峰與爆炸魚就看著他打滾。
  “私人躍遷臺屬于各大高層的絕對隱私,地址極度隱秘,輕易不會外泄,是高層最后的逃生路線,當然,每個私人躍遷器也同樣是寶藏,預設好的坐標會有大量的超能水晶和財富,就算暗殿毀滅,高層也能利用這些財富活的好好的……“
  敗家子描述著高層秘而不宣的隱私,而作為曾經的高層,肯定也有相似的布置,只是為了享樂,已將最后財富敗光,只能淪為可恥的竊賊。
  “私人躍遷臺都有檢測靈魂頻率的手段,只能注入,無法取消,所以這家伙才想起去偷自家賣掉的躍遷平臺……”
  爆炸魚在一邊毫無顧忌的爆料,讓敗家子很是下不來臺,只能支支吾吾的說道:
  “這不是餓瘋了么,沒有能量補充,就像靈魂被抽空,那種滋味兒……”
  話說一半,強烈的恐懼情緒就從敗家子身上散溢而出,竟然不比萊茵拉多的情緒渲染來的差,連爆炸魚都被影響,全身戰栗。
  “看來永恒不朽也不是那么美妙,沒有錢,永恒不滅也會變成永恒的折磨……”
  爆炸魚與敗家子都不說話了,雖說暗殿守護者的名頭很大,實際上怎么回事兒只有自己知道,不死不滅帶來的不只是壽命的提升,也有階層的固化,就像懸崖下面的巖石,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長腳跑到上面去,所以說,只有從上面墜落的敗家子,沒有從下面爬上去的爆炸魚。
  隨著越來越接近目標,三人都沒心思聊天,封鎖也越來越嚴密,不時能看到沿途有交戰的痕跡,甚至有些地方已被徹底摧毀,紊亂的能量殘余就像麻團交纏在一起。
  “咦”
  高峰驚訝的看著一堆殘骸中粉碎的靈魂晶石,然后轉頭瞅了一眼爆炸魚,眼中的意思是:“這就是永恒?不是說靈魂不滅?”
  “他們沒死透,靈魂晶石只是掩蓋靈魂坐標的偽裝,只要新的靈魂晶石和純凈能量,就能恢復記憶和實力……”
  敗家子作為曾經的富二代,知道的東西要比爆炸魚多了多,實際上,暗殿守護者的靈魂不朽真不算說大話,即使在虛空被炸成粉碎,又或者扔進可怕的虛空風暴你,也不活徹底涼涼,最多只是沉默,等待暗殿守護者用躍遷平臺鎖定靈魂坐標牽引回去,刷上幾個高能水晶又能裝成元素生命。
  高峰此時倒真的有些羨慕了,一開始他還看不上這種舍棄肉身的永生,可真的了解下來,才發現自己想當然了,沒有身體的缺陷,沒有致命的要害,哪怕被主炮正面命中,哪怕扔進恒星中心也燒不掉靈魂坐標,簡直就是另類的玄幻,若是能夠改掉需要超能晶石補充能量的毛病,恐怕連宗教傳說中的神靈都會羨慕,而完成生命躍遷后,雖然達不到太上忘情,但對欲望已徹底掌控,酒色財氣再也無法動搖他從不堅定的意志。
  越過重重的守衛與防御磁場,三人來到一個氣勢恢宏的大型空間,這空間有奇珍異獸,能量彩虹,元素花卉,拇指小人,還有恒星千百,大星數萬,形成一個個比太陽系還要大的恒星系,每顆大星都是完整的生命星球,上面有億萬生命,生命本源清晰度僅此于恒星,而眼前可以比例真實星空的一切,竟然只是暗殿守古代飛船的一間船艙。
  在這處隱藏于古代飛船內部的星空,高峰能清晰的感知到億萬萬的生靈,其中不乏毀滅種強者,即使如此,也沒有辦法脫離嚴重封鎖的母星,只能憋屈的生活在小小的星球上,至于星空戰士和靈魂覺醒者更不用說。
  這片微型星空能量充沛,遠超銀河的公共區域,就像一座洞天福地,不止高峰沒見過,就連爆炸魚都沒聽說過,呆呆傻傻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唯有敗家子不以為然,因為這片星空世界,本就是他賣出去的。
  “你這是多敗家啊,換做是我,只要呆在這里,就永遠不會匱乏能量……”
  爆炸魚驚嘆羨慕之余,猛地一吸,就見千萬道純凈的能量從虛空噴發而出,形成一顆碩大的能量球將他包裹,可不管他如何吸收,能量球始終不見減少,依然有源源不絕的能量從虛空涌入,匯集到他身邊。
  高峰并未阻止爆炸魚的行為,爆炸魚之前被異種能量侵蝕,受盡折磨,好不容易從高峰這邊搞到一筆純凈超能水晶,也依然難改窮酸本色,始終不肯填滿自身能量的缺乏,只為了盡可能的儲備口糧。
  不只是爆炸魚,敗家子雖然表現的高傲,但在行動上遠比爆炸魚更加貪婪,就像個人形吸塵器,形成暴風眼似的風暴團,恨不得一口氣將這片星空吸干。
  星空噴吐的能量無窮無盡,連綿不絕,在滿足兩個大胃王吸收能量同時,無數隱藏虛空的防御場終于顯露出來,有如天羅地網將這片星空死死鎖住,若行走虛空吸收能量還不會有問題,可若是動用這片星空的一分一毫,就會引發空間風暴似的可怕反擊,普通的暗殿守護者恐怕連思維反射都來不及,就會被鎮壓。
  看到這片星空的防御場,高峰都有些頭皮發麻,其中不少都是涉及空間的,就連他都沒有辦法繞過,之前的打算似乎有些輕浮了。
  “好爽……,成為轉生之后,還是第一次吃這么飽,關鍵是,嘿嘿……免費!”
  爆炸魚用就像吃到自助餐的苦力,幸福的情緒噴發而出,讓一邊的敗家子很是不屑,對于曾經敗家無數的他來說,追求能量什么太低級,唯有追求精神上的愉悅才是生命的真諦。
  “接下來我們必須認真了,這里的防御力場隔絕我的空間能力,你們自己小心一點……”
  高峰對兩個拖后腿的家伙嚴重警告,雖然不信任他們,但也不會刻意去陷害,就像某只死在星空某處的軟體生物。
  “安心啦,作為這片空間曾經的主人,可不是隨便哪個暴發戶能改變的,要不是當初那個家伙不講道理,忽略證據,直接用權勢將我鎮壓,哪怕過一百個搏塔,他們也找不到我的破綻。”
  此時此刻,敗家子全身散發著自信的光輝,爆炸魚卻是不信,他可是親眼看到敗家子的凄慘,若不是突發奇想,敗家子恐怕還在監獄里積灰,要死不死的度過無盡的歲月。
  敗家子出乎意料之外的,彈出一絲虛無的能量,波動身前一道微不可查的引力線,整個空間頓時一變,充滿無盡的死亡與肅殺,數千道比閃光還快的身影沖出一顆顆行星,形成一張可怕的大網將虛空籠罩,這是數千名毀滅種強者,他們有著暗殿守護者一般的靈魂水晶,也有著金屬甲胄拘束的元素化身軀,唯一不同的是身軀蘊含的能量暴躁極端,沒有純凈的醇和,唯有毀滅與死亡。
  “巨獸在上,這是死亡軍團?”
  不小心觸動報警裝置,引發的巨變,讓爆炸魚像炸毛般驚悚,靈魂晶石散發著極度恐懼的情緒,恍然間,仿佛被無邊的厄運包圍。
  “切……,只是一群沒有靈魂的傀儡罷了……”
  敗家子毫不在意,揮手間放出數千段能量波動,無數能量波動相互碰撞融合,產
  生帶有韻律的頻率,隨著頻率擴散,充斥著空間的壓抑和危機也隨之瓦解,就像高溫下的黃油、。
  隨后,星空就像贏來了真正的主人,接近一半的防御力場開始隱匿,這些隱匿的防御力場都是最為古老的,無數年的能量渲染,讓這些防御力場所構筑的基礎設施閃爍著頂級能量結晶的光輝,哪怕一個底座都可以在公共星域作為宇宙級的奇珍。
  剩下一小半防御力場顯然是新主人添加的,也正是這些防御力場操控著數千名毀滅種,而這些毀滅種的前身,恐怕就是混亂星域眾多失蹤的巔峰強者,他們被捕捉,被抽空精神力,甚至清洗掉靈魂印記,人為灌輸代碼,成為被控制的殺戮機器、
  “快,快走,死亡軍團一旦喚醒不死不休,就算粉碎他們的靈魂晶石也沒用,這里能量富裕,可以隨時復活……”
  爆炸魚真是慌了,作為底層中老油子,他不止一次配合暗殿傀儡一起出征,每次都會被死亡軍團瘋狗似的殺戮嚇到,試問,混亂星域有哪個毀滅種強者動不動就自爆?又有哪個巔峰強者哪怕打碎身軀,也依然會用剩下的殘軀去撞擊對手?
  “安啦,安啦,沒什么大不了的……”
  在爆炸魚極度恐懼,高峰極度戒備之時,本該一無是處的敗家子隨手打了一個響指,無形的波動后,數千毀滅者竟然一起趴下,雙手交疊,以靈魂水晶觸碰,仿佛叩見神靈。
  高峰鋒利的眼神微微發亮,若有所思的看著身邊滿不在意的敗家子,生命層次已達到超脫的他,智慧更是超凡,瞬間就了解了暗殿守護者千萬年的演化以及所謂的真相,同時也對敗家子為什么會被鎮壓在監獄有著更深的了解。
  “竟然是這樣?難怪你的家族會被清洗,死亡軍團最初的設計者就是你的長輩吧……”
  高峰說出了讓爆炸魚驚嚇的話,敗家子也再無之萬物皆虛的隨意,詫異的看向高峰,好一會兒才搖頭道:
  “知道真相又能怎樣?最高議會做出靈魂轉化這個決定后,就注定發明靈魂轉化的家族不得好死……”
  “什么?靈魂轉生是你家弄出來的?”爆炸魚再次驚恐的刷存在感,這次是真的驚恐了,依照暗殿最初的說法,死亡軍團是靈魂轉生的失敗試驗品,沒辦法找回自我,又怎么也死不了,只能廢物利用,可敗家子說的這些話又是什么意思?
  “哎呀呀,沒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原始代碼都上交了,我也沒辦法控制他們太久,還找不著寶物啦!”
  敗家子不想多說,寶物這個詞匯也成功轉移了爆炸魚的注意力,就見敗家子不斷將一顆顆行星的禁錮力場破解,一道道流光飛出,不多時星空就多了數萬顆閃耀著光輝的微型星辰。
  爆炸魚激動的召來一道流光,到了身前才發現是一顆上千米長的純凈超能水晶,這一顆超能水晶就足夠爆炸魚享用數萬個搏塔,數萬顆超能水晶,恐怕用到靈魂腐朽都用不完。
  “躍遷平臺在哪兒?到我們過去……”
  高峰并未多看這些超能水晶一眼,何況這些人造超能水晶大而不實,蘊含的能量不過標準水晶的十之一二,收進儲存空間只是浪費位置。
  一聽這話,敗家子有些驚訝,而爆炸魚雖然感覺可惜,也并未多說,這個時候還是逃命要緊,萬一被萊茵拉多抓住關進監獄,說不定比之前的敗家子還要慘。
  進入到星空深處,敗家子又關閉了幾處防御力場,三人才來到堆滿標準超能水晶和各種奇珍的倉庫,這里也是防御最嚴密的地方,即使敗家子的后手也很艱難,用了半個多小時才讓他們進入,到了這里,爆炸魚幾乎控制不住貪欲,反倒是敗家子阻止了爆炸魚。
  “這里的東西不要動,都是陷阱”
  說完,走到倉庫中間上百平空地,不知打開了什么開關,就見百萬道金絲銀線憑空浮現,在地板上構筑出復雜到讓人頭暈目眩的紋路。
  “真正的寶庫在躍遷平臺設定好的坐標位置,那里的財富是這里的萬倍,也是逃亡者準備重新崛起或隱姓埋名的底牌……”
  懷著一絲激動,爆炸魚跟隨高峰走到敗家子身邊,他只聽說過某些傳聞,卻從未真正見過高層真正的底蘊,從外面一路走進來,可算是見到各種誘惑,其財富的價值超乎他的想象,沒想到這些財富竟然只是誘餌,真正的藏寶處又價值幾何?
  熟悉的失重感后,爆炸魚看到熟悉的公共躍遷平臺上正向他們點頭的萊茵拉多,除此外,還有數千名暗殿守護者將周圍死死圍住,操控各種能量,磁場,空間等干擾器。
  看到萊茵拉多,高峰搖頭苦笑,爆炸魚能想到的,萊茵拉多也想到了,甚至細心的將躍遷坐標調整到公共躍遷平臺,仔細想想,萊茵拉多真是個人才,幾個小時前還一切正常,幾個小時候,不但叛亂成功,清洗了所有反對者,還順手挖坑將自己給引了進來,可以說,在智商上,萊茵拉多是高峰所見最妖孽的。
  “放心,我沒有惡意,哪怕我知道你不屬于混亂星域,知道你摧毀了我們的實驗室,也知道你拿到了暗殿數百個搏塔研究的半成品追蹤藥劑&……”
  高峰剛在一秒鐘前做好動手準備,哪怕拼著兩敗俱傷,也要打碎萊茵拉多的靈魂晶石,結果被萊茵拉多掀翻了老底,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感覺自己的智商被碾壓。
  爆炸魚和敗家子驚訝疑問不明白的情緒變著花樣縈繞在頭頂,貌似似乎可能不用打架了?
  不知道說什么好的高峰揮了揮手,又掏出一根雪茄點燃,做到地板上看著萊茵拉多,丟了一個‘請開始表演’的眼神,不說話了。
  “作為一個在傻子中間裝傻子的生物,你永遠不知道有多么痛苦,很早以前我就有了掌控暗殿的力量,可我覺得領導一群傻子沒什么意思……“
  萊茵拉多侃侃而談,作為一名妖孽,他是孤獨的,作為一個要咧,他是無聊的,混亂星域在他眼中早就沒了秘密,不管什么險地絕地,都是他的后花園,而所謂權利,力量更是不屑一顧,唯一能讓他感興趣的就是離開混亂星域。
  在大星系級空間蟲洞關閉的時代里,哪怕妖孽如萊茵拉多也沒辦法,混亂星域屬于銀河系的子星系,兩者相隔是最近的,可即使這么近,飛船也沒辦法越過幾萬光年的黑障區。絕頂的妖孽和反..社會的神經病只有一線之隔,就連萊茵拉多自己都不知道,長時間的無聊和壓抑會讓他做出什么事,也許挑起混亂星域上萬年的戰亂,也許突發奇想,滅絕億萬生靈,也許會炸掉所有的恒星,引發宇宙歷的黑洞紀元。
  在能量潮汐出現之前,萊茵拉多通過暗影族無所不在的情報網,已經鎖定了歐若拉的人類艦隊,事實上,作為混亂星域并非高峰想象的那樣混亂,作為外來種族,很容易就能條查清楚,若不是想放長線釣大魚,人類艦隊早就覆滅在混亂星域眾多的爭端里,而高峰的出現,也證實了萊茵拉多的猜想,確實有另外的空間蟲洞,所以高峰才會遭到暗影族的監控,某支毀滅的幽靈艦隊就是試探的結果。
  所以后面的一切都在萊茵拉多的視線中,就連暗殿古代飛船出現在廢墟,也是萊茵拉多影響高層的決定,也就是說,暗殿守護者征召預備役的目標,始終只有高峰一人,而除了萊茵拉多,不管是暗殿守護還是高峰都被蒙在鼓里。
  不知何時,周圍的暗殿守護者已經離開,那些放置好的阻隔設備也被撤走,就連爆炸魚和敗家子也不在了,只有萊茵拉多和高峰,萊茵拉多顯然明白,坦誠才是最容易取得信任的方式,雖然絕大多數生物都不可能對妖孽級智者抱有信任。
  “所以,離開混亂星域的方法有兩個,一個是你們人類進來的方法,但我相信你不會愿意,通過我的觀察,應該存在時間限制,空間限制……“
  “是時間限制,按照你們的計時,大約一百個搏塔可以打開一次,為了找回失聯的人類艦隊,我破壞了蟲洞的完整性!”
  高峰毫不猶豫的大小萊茵拉多對太陽系蟲洞的窺探,開玩笑,他再怎么作死,也不會讓太陽系暴露的。
  看不出萊茵拉多的表情,也不敢相信萊茵拉多所表現出來的情緒渲染,在之前的行星巨獸里,高峰就感覺萊茵拉多的情緒渲染有些夸張,雖然威力恐怖,但總是給他虛假的信號、
  “那就只剩唯一的辦法,打開古代蟲洞,問題是,打開需要時間,而混亂星域貌似要毀滅了……”
  不是高峰不明白,而是世界變化太快,在他待在古代飛船的時段里,超級行星怪獸又有了新的變化,崎嶇斑駁的粗糙外殼隨著能量侵蝕,已徹底轉換為超能金屬,上面布滿各種采礦設備和器材,密密麻麻的星空戰士在上面飛速挖掘珍貴的能量金屬礦石,甚至不能說礦石,而是純能量金屬,混亂星域最珍貴的物資,沒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