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黑暗紀》 最新章節: 2234(04-14)      2233(04-14)      2232(04-14)     

末世黑暗紀2230

  氣勢洶洶的幽靈艦隊并未繼續找高月艦隊的麻煩,而是大張旗鼓的修建要塞,數以萬計比戰艦還要龐大的要塞模塊被牽引,拼湊出一座座要塞組建,火力恐怖,防御強悍的防線,死死的守住星域出入口,顯然做好了長期堅守的準備。
  三十萬幽靈戰艦組建的龐大艦隊足以掃平一切,構筑要塞防御陣地似乎多此一舉,不提高月的小心肝撲通亂跳,只說麾下數十萬艦隊更是膽寒心驚,生怕幽靈艦隊向洪水般涌來,將他們淹沒在恐懼深淵中。
  在這種形勢下,哪怕高月想要有限反擊都做不到,當質量加上數量,指揮藝術也就成了笑話,若算上內無后勤,外無援兵,即使名將復生,這種情形下也是無奈,只能帶著艦隊退向深空。
  高峰的教導下,高月至少學會了一點,任何形式下,都要留下一條后路,作為最后的底牌,而連續失去高峰和星際幽靈,高月能用的底牌不多,所以她只能最大可能的囤積物資,做好長期堅持的打算。
  高月艦隊進入深空后,嚴重縮水的艦隊就開始緩慢的崩解,一艘艘,一群群,甚至一隊隊戰艦離開了艦隊,無頭無腦的向四方而去,這些都是對高月沒有信心的族群,烏合之眾就是這樣,高月得勢,他們跟在身后搖旗助威,高月撤走,他們蜂擁而散,就像星盜一般毫無榮譽。
  對此高月沒有在意,墻頭草唯一的作用就是擋炮口,如今準備長期堅持游擊戰術,只要保留最核心的直屬艦隊就好,反正她也沒打算將藏起來的物資用在這些廢物身上,問題是高月的做法,人類艦隊并不理解。
  “我不同意,背叛者必須得到懲罰,不能讓他們就這么跑了……”
  卡萊婭冷峻的臉上,嫵媚雙眼瞪到極致,跳動著憤怒的火花,寒意深沉,而身邊的歐若拉一臉無奈,攤著雙手向高月苦笑,至于安塔娜西亞與火魅兒等繼續在一邊吃瓜。
  “卡萊婭奶奶,我不能這么做,他們對我沒有任何義務,我對他們也不會有任何責任,之前跟隨只不過抱團求生而已,現在讓他們離開,至少可以減少我們的物資消耗!”
  高月心里同樣不爽,卡萊婭實在太難伺候,真不知道高峰是怎么看上她的?也許正因為卡萊婭的壞脾氣,高峰當年才遠走星空,只為耳邊清凈?
  “可……可他們走了,幽靈艦隊怎么辦?我們可是上了黑名單的……”
  卡萊婭無法反駁高月的理由,之前只顧著接受幽靈戰艦爽,現在幽靈艦隊反撲,就等著人家算后賬。
  很沒存在感的九色一直很安靜,能讓她在幽靈艦隊反撲的前提下,如此安詳,只能說明一件事,她并未預感到會遭受危機,大致猜測,幽靈艦隊其實別有目的,并非主要針對高月,如此一來,自然不會著急,主動幫高月說話:“其實這些潰兵跑了也好,首先艦隊更純潔,其次物資消耗更少,支持艦隊運轉時間更長,同時還能幫我們吸引幽靈艦隊的注意力……”
  這么一說,高月和卡萊婭同時緩和了表情,將一只鯨魚藏到魚群里,遠沒有一只大魚藏進魚群容易,幽靈艦隊就算真的要找麻煩,也得先掃清潰敗的散兵,而高月艦隊上萬新銳幽靈戰艦并非沒有一戰之力。
  卡萊婭沒再組織潰兵離開,三十萬大艦隊慢慢變成二十萬,十萬,最終停留在三萬數量,其中絕大多數都是跟隨高月迎戰過幽靈艦隊的主力,其控制的戰艦最差都是混亂星域最頂級的主流戰艦,即使附屬分艦隊都有數量不等的幽靈戰艦,至于高月直屬和人類艦隊,加起來控制五千艘幽靈戰艦,如此一來,戰斗力至少提升了百分之兩百,更加機動,也更具有攻擊性,。
  控制三萬戰艦與控制三十萬戰艦的難度不同,信息處理減少了百分之五百,情報官和信息分析官也終于抽出手來做正事兒,根據收集的星空圖,制定各種條件下的緊急預案,以備在指揮官需要的時候提供幫助,不知不覺,艦隊就到了之前遺棄的自由集結地。
  就在即將到達目標的時候,戰備警報驚動了整個艦隊,高月第一時間接手指揮,旗下各分艦隊開始展開陣型,前后,上下,左右,將高月直屬艦隊保衛在中間,做好面對來自任何方向的攻擊準備,而高月也了解了為什么會有戰備警報,一支萬余艘戰艦的艦隊正徘徊在自由集結地。
  自由集結地是高月與高峰失聯的戰場,這里既是高月的傷心地,同樣也是希望之地,總是期盼高峰隨便從哪個旮旯里跳出來返回這里,所以留下了定位坐標,還有她與高峰的聯絡密匙,除此外,她還將這里當做后備物資倉庫,甚至偏執到不信任任何生物,只留下自動防御裝置及自毀炸彈,就是害怕有流浪艦隊偷走坐標和物資。
  “幽靈艦隊我都干掉了,還干不掉你們這些臭蟲?”
  高月憤怒了,心里本就窩著一團會,前方的艦隊正是送上門的出氣筒,也別管戰術和手斷了,直接A上去就行。
  不只是高月的情緒在燃燒,整個艦隊的情緒同樣在燃燒,三十萬幽靈艦隊他們干不了,上萬雜牌還能飛升不成?一聲令下,所有分艦隊全都組成最銳利的槍頭陣型,發起狂盟的沖鋒。
  面對超過三倍的戰艦數量,面對那熟悉的幽靈制式戰艦,面對可怕的攻擊陣型,來歷不明的艦隊就像受驚的鹿群,四散而逃,可隨機發現,除了身后自由集結地的戰艦殘骸群落外,其他方向全被攻擊的艦隊堵死。
  “尊者,對方請求離開……”
  “不準,讓他們立刻投降,否則就成為星空的垃圾吧!”
  略帶癲狂的高月,嘴角掀起陰冷的微笑,雙眼有著暗紅色,這是為即將迎來的殺戮而興奮,不知不覺,高月已偏離了她的性格,不再將生命本身放在心上,那一艘艘裝載生命的戰艦大概成了她心中即將點燃的煙花。
  “他們愿意交出能量和物資,請求賠償!”顯然,這是自我贖身的另類說法,相對于從戰損的殘骸中翻找剩余物資,這樣直接贖買的行為收獲更高,但高月現在需要的是發泄。
  “不準,除了投降外,其他一律擊沉,我看不上那點物資……”
  隨著高月下達最后通牒,雙方即將進入最遠交火界限,就在這時,目標艦隊發來一條信息,讓高月艦隊的沖鋒勢頭驟然停止,一時間動力引擎強制過載,造成艦隊等待更換的元件設備突破天際。
  “誰?是誰讓你們發送這個名字的?他在哪兒?”
  高月眼中的猩紅飛速轉換,附著在眼眶,逐漸被淚水濕潤,高月此時的心快要起飛,只因為目標艦隊發送了高月兩個字,正是她的名字,而絕大多數混亂星域強者所知的是月亮尊者,而不是高月。
  “哈,我就知道,他肯定死不了,禍害千年在不就說的是他么?”
  高月喃喃自語,頓時引起了歐若拉和卡萊婭的關注,尤其是小貓又叫又跳,至于九色與卡拉卡利的表情也有釋然的變化。
  “到底是怎么回事兒?難道他之前遇到危險了?”
  一直以來,卡萊婭對高峰都很有怨念,為什么是高月找到她?如果換成高峰先找到她?絕不會如此別扭,分點戰艦和物資,就像被施舍,換成高峰,她就算當面要也是理直氣壯。
  高月眼神閃爍,似乎不想說,可面對一眾長輩,也沒辦法編瞎話,只能老老實實的交代前后,這時,眾女才明白高峰為了找她們,吃了多少苦頭,倒讓心中積攢的怨氣消散了百分之一二。
  差點被高月當煙花爆掉的艦隊指揮官此刻還全身發軟,雖不知道對方為什么會有這么多幽靈戰艦,抱著最后一試的念頭,發送了任務提示,沒想到真被他給蒙中了,萬一對方真是幽靈艦隊,他此刻應該變成星空的浮尸了。
  雙方的聯絡很順暢,甚至為了取信高月,對方艦隊將自身的物資儲備全都卸下,然后帶著高月
  的口信返回,而這時,高峰已經知道了委托完成的消息,不止找回高月,還找回了歐若拉,至于卡萊婭,安塔娜西亞等等,貌似他都忘記了長相。
  不得不說,高峰有著渣男的特質,而作為一名游走在生死戰場上的危險分子,高峰也從未想過能夠像普通人那樣平凡生活,百多年的人生經歷,身邊過往的女子不知凡幾,優秀者有,絕色者有,甚至連異類也有,但真正在他心中占據位置的不多。
  不管是卡萊婭,采風,安塔娜西亞,還是早已消失的惑星,都并非是所謂愛情,應該是某種環境下的妥協,反倒是后代,更讓他能感受到自身的延續和對未來的期望。
  經歷的越多,很多東西看的越淡,高峰這一生波瀾壯闊,崛起于荒野,從卑末自身帶領族群求存于天地,到最后連這天地都反復,建立月球基地與空間站,種下凈化之樹,重新收復母星地球,為了永絕后患,一度踏足星空,進入萬族爭霸的銀心,在蟲族入侵的情況下,書寫了自己的樂章,留下了數不盡的傳奇。
  過往種種回蕩在腦海中,一種心愿達成的通透讓心靈都澄凈了,整個人像是得到了升華,之前有多么沉重的壓迫力,此刻就有多么快活的躍升感,精神空間也隨之發生變化,一顆顆死寂的星球綻放出五顏六色的彩光,讓沉睡的大妖精安塔利爾也隨之醒來,歡快的飛舞,抖落無數細碎的光華,引發了星辰共振,閃耀其更加璀璨的光,喚醒了極度營養不良的獨角妖精,婼曼兒。
  這是婼曼兒第一次在精神空間亮相,剛剛出現,就歡快的飛舞在安塔利爾的身邊,身邊抖落著細碎的暗紫色熒光,無數熒光蒲公英般飄散在星辰之間,讓閃耀的星辰少了幾分浮華,多了內斂。
  精神空間的變化,同樣反饋到了高峰自身,晶瑩剔透的骨骼,有如干涸的海綿,淙淙的吸納著流轉的能量,又從骨髓中析出更加凝練與純凈的液態能量,融入血液中,撇去虛浮,紅寶石般瑩瑩的血液水銀似的流轉,在心臟中跳躍出音樂般的節奏,
  自身的變化讓高峰忘記了一切,全身心的浸入,不知不覺中,限制身軀的閥門被悄然打開,自身能力得到跳躍式的提升,作為壓箱底的殺招,萬物凋零向更高的層次演化,在高峰的精神海中,一頭恐怖的巨獸逐漸浮現,不再是曾經的一鱗半爪,與那巨獸帝國的星空巨獸有八分相似。
  就在巨獸虛影完成構建時,斷牙大劍自動跳出,旋轉于高峰身側,隨后整個崩碎,化作萬千虛線,融入高峰的眉心,隨后更多的鱗片從空間腰帶中跳出,同樣化作虛線融入眉心,最后是各種蟲王的珍貴材料,各種難得一見的宇宙奇珍,各種搞不清楚來歷的收藏品,還有一些連高峰早已忘掉的戰利品,全都粉碎,化作虛線融入。
  不知何時,高峰猛地睜開雙眼,金黃色的瞳仁豎在瞳孔間,沖天的威壓海嘯般沖出身軀,引發了戰艦內部的各種立場,形成閃耀的球形光膜將他包裹,可隨后被那傲意十足的氣場撕裂,好在巨型戰艦內部的能量無窮,被撕裂的力場不斷浮現,不斷撕裂,保持著脆弱的平衡,而這只是高峰無意中釋放的威壓。
  等到高峰徹底醒來時,整個人都感覺不同了,世界不再是變得更加清晰,而是維度在他眼中失去了神秘,時間,空間,第二維度,第三維度,更高的維度,都對他敞開了懷抱,隨意向前一步,高峰就消失在原地,并非真正消失,只是將自身藏在維度空間里,就像古代飛船那樣藏身、
  不同的是,古代飛船想要攻擊真實空間,必須用投送裝置輔助,而高峰則不同,直接就能攻擊,自身卻能免疫絕大多數攻擊手段,除了能在瞬間撕裂空間與唯獨的可怕攻擊,就連大口徑光炮都不心虛了,至于所謂的元素化身軀,連給高峰提鞋都不配,在他的領域中,可以抽取任何元素與能量,連解析都不用了,此時他已真正是超越生靈的極限,達成暗殿成為神靈的夢想。
  達成心愿,解放了心靈,本就卡在毀滅者巔峰的高峰,完成了生命的蛻變,晉升到另一個層次,高峰不知道這個層次是否有誰達到過,此刻在他心中,之前為之無可奈何的暗殿也不算什么了,之前密密麻麻將他包圍的防御,隨著他一腳踏入多維空間,早已消散,這還是他沒有開啟領域的前提下。
  話說高峰以前就能進入多維空間,似乎此時不值一提,可實際上天差地別,以前高峰是撞進去的,就像撞碎一面堅固的玻璃,而撞碎玻璃的時間差,就是他最虛弱的時候,甚至一度被打掉半個身子,而現在是融進去的,就像一滴水融入溪流,小河,大海。
  思維解放,精神力提升,高峰重沒有第一時間去見高月與歐若拉,而是重新審視此時的形式,就目前來說,混亂星域不是安身之處,他感覺自己繼續呆下去,會逐漸與周圍的規則同化,只有到了他這一步,才能看清很多東西,混亂星域是獨立的子星系,容不下太過強大的個體,就像湖泊留不住哥斯拉,除非放棄繼續成長,徹底與混亂星域綁在一起,最終連思維都固化,只在星域毀滅時,才能醒來。
  除此外,高峰也略微觸及到時間的皮毛,時間與空間的反面,就像星辰的反光,跨越無盡空間,展現億萬年前的光輝,而高峰則看到未來的時間碎片,這是某種神而明之的感悟,在時間碎片里看到的是暗殿飛船的毀滅,幽靈艦隊的崩潰,還有顆環繞著死亡與吞噬的金屬行星。
  看到了未來,不等于高峰相信命運,就像他跨越時空從過去重生于荒野,意外而來的他,讓人類毀滅的命運改變,阻止銀河淪陷于蟲族,讓高月越足于星空,當然,高峰不會將拯救混亂星域當做自己的責任,離開是必然的選擇。
  怎么離開?這是一個問題,人類艦隊是必然要帶走的,高月能帶多少自然帶多少,至于補給維護什么的,也不能少,而高峰不準備再返回地球了,他已經做到了自己改做的一切,也給地球帶去了銀河中心的各種科技,留下的底蘊還在摩柯族之上,偏僻的地域本身就是最好的保護,依靠這些地球還發展不起來,高峰也只能說一聲:“活該!”
  “滴滴,萊茵拉多呼叫您!”
  傳訊器帶了的呼叫打斷了高峰的沉思,隨后展開的三位投影浮現出萊茵拉多的暗金色面具。
  “哈哈,‘群星閃耀’賣的太好了,我這里的存貨都空了,兄弟,又沒有興趣再干一票?”
  看著萊茵拉多帶著夸張的拉攏,高峰眼神閃爍,貌似之前這位還讓他拒絕任務,用超能水晶去賄賂,現在突然改變,雖有著過得去的理由,但總讓人納悶。
  “你知道其中的危險,一不小心就回不來了,何況我現在不怎么缺水晶!”
  高峰第一時間就想拒絕,他正想著怎么接回高月,哪有心思去賺錢?賺再多,能有他口袋里的多?
  “話不能這么說,你發布的高額委托已經完成了吧?還有之前你完成轉生任務花的水晶?眼下外面正危險,萬一攤上強制任務,你還有水晶免責么?”
  萊茵拉多似乎將高峰調查的一清二楚,連他花了多少水晶都能查到,也許連爆炸魚收到黑瓦利多礦石都了解。
  高峰這次沒反駁,沉吟了幾秒鐘,才抬頭盯著萊茵拉多:“那你有目標么?”
  “當然,這次我準備完成‘群星之巔’,得找個大家伙,你轉預備役的那次就干得不錯,是同級別的!”
  此話一出,高峰已徹底將萊茵拉多拉進黑名單,五百公里左右的金屬怪物連暗殿高層都不得不慎重,上次不是高峰作弊,骨頭都揚灰了,與他一起出任務的強者,總共就活下來兩個,其中一個還是他給救下的。
  “就這一次,收益我要一半,分毫不能少!”
  高峰最終沒有拒絕,答應了萊茵拉多,他同樣需要能提高精神力的高品質藥劑,自己雖然用不了,還有一大群家眷要養,不管怎么說,苦等他這
  么多年的情分還在。
  答應了萊茵拉多,不等于高峰絕對相信對方,總覺的有些問題,思維一轉,便起身出門,找到爆炸魚……。
  哪怕爆炸魚用黑瓦利多礦石洗凈了污染能量,火氣依然沒有降下來,對新兵的態度一如既往的惡劣,隔著厚重的消音門都能聽到怒吼,隨后幾只驚慌失措的兔子就竄了出來,而當他看到高峰,憤怒的情緒瞬間轉化成僵硬的溫和。
  當高峰再次來到躍遷平臺上,依然感受到火熱的氛圍,雖然死掉的新兵數量有些多,替補著卻絕不會少,外面的星空強者就像一波接一波的韭菜,源源不斷地送來,懷著拼死一搏的心思,做著送死的勾當,即使運氣爆發,成為轉生者,也得為超能水晶繼續賣命,不然就得和爆炸魚般成為污染者,最終連靈魂都被污染,趕出飛船自生自滅。
  短暫的空間失衡,高峰來到無盡深空,這里是超大型金屬生物的地盤,除了沒有任何價值的隕石外,就只有富裕的游離能量,高峰不需要借助設備,只需要感知游離能量被引動的方向,就能找到藏在無盡黑暗中的金屬怪物,一顆直徑六百多公里的刺猬行星。
  看到這只金屬怪獸,高峰忍不住罵了一聲娘,這玩意兒的實力至少是五百公里的一倍,萊茵拉多似乎真的想要坑死他,可又是為什么?
  比上次強一點的是,怪物正安靜地漂浮,沒有飛速趕路,讓高峰很輕松的登陸,隨后就利用金屬怪獸本身的金屬,將自己包裹,以閃電的速度,鉆進怪物內部。
  這次高峰沒有用粉紅獵犬,而是依靠自身不被攻擊的特性,飛速奔馳,也因如此,環繞在身邊淡淡的威脅,沒有更一步激發,而高峰也發現,被壓迫的感知終于發揮出小半的效率,讓他很輕松的發現活化生命的蛛絲馬跡,找到了對方經常進出的固定路線,對此高峰并未動手采集植物,他必須保證自身的秘密不被發現。
  高峰已經猜到,正是自己連續兩次完成尋找活化生命被盯上,只是不知道盯上他的是萊茵拉多的私人因素,還是暗殿的高層,若是高層,就有些問題了,高峰不怕暗殿高層,可他并非單身一人,身后還有歐若拉等一大群人。
  沒有跨越維度,也沒有利用空間縫隙,高峰很平常的趕路,而在感知的追索中,只用了很短的時間,找到了活化生命,就像上次那樣,活化生命沒有發覺被金屬隔斷的高峰,雖然速度很快,但也快不過超越巔峰的強者,高峰甚至還實驗性的用某種熒光染色劑灑在活化生物上,留下一道道顯眼的熒光。
  這時高峰也不再追逐,就順著熒光道,收集各種活化植物,等到收集的差不多,就準備轉身離開,可在這時,身前十米處的空間發生波動,隨即出現了七八個帶著面罩的暗殿守衛者,領頭那熟悉的暗金色花紋,正是萊茵拉多。
  “真不愧是我選定的合作伙伴,沒想到你還有如此聰明的手段!”
  萊茵拉多熱情的張開雙臂,似乎在為高峰而歡呼,那滿溢出來的熱情波動,將周圍密集的殺傷性防御金屬植被全部壓制,也讓高峰了解到對方的真實實力,離自己只差半步。
  如果說給此時的高峰劃定實力的稱謂,最接近的是化道,與天地規則同化,‘我即天地,天地不滅,靈魂不朽’,實際上高峰不會選擇這條路,而是自定為融空,融入空間,多維共振,不傷不損,也許格調差上一些,但可以保持自身的特性,讓他依然能品嘗美酒,品味雪茄,嗅美人香。
  “這不在約定范圍內,你的出現讓我緊張!”
  高峰盯著萊茵拉多,無視對方身后向他壓迫的暗殿守護者,做好隨時干掉對方的準備。
  “呵!暗殿高層是一堆腐朽的尸骸,他們看不到你的價值,也看不到暗殿彌漫的沉淪惡臭,這樣的暗殿,就算永生不死,也不過是一堆被歷史遺棄的垃圾,你愿意在垃圾堆里打滾么?”
  依舊是熟悉的詠嘆式的講話,配合萊茵拉多表演的情緒演化,有一種舞臺劇的直感,問題是高峰不喜歡這種藏頭露尾的說話方式。
  “你什么意思?想要造反?”
  高峰說的很不客氣,沒想引發了萊茵拉多的大笑,神經質的笑聲中,癲狂的情緒宛若海浪席卷在狹窄的通道里,仿佛烏黑的墨汁,想要污染高峰的精神世界,可惜,高峰的精神空間是高高在上的星辰,更別提有明暗兩只妖精守護。
  “造反?不不不,沒有比我更加深愛暗殿的守護者,我不希望看到暗殿毀滅,所以,我不是造反,而是改革!”
  萊茵拉多的情緒越來越狂熱,在這份狂熱中,除高峰之外的其他守護者全被浸染,自身的精神力宛若河流般匯入萊茵拉多的情緒狂潮,沖刷著通道的墻壁,活化金屬植物,將其同化,逐漸有了領域的粗糙框架。
  顯然,萊茵拉多是一個天才,一個能將自身精神力構筑領域的天才,其領域雖然還很粗糙,但已經走在絕大多數暗殿守護者之上,若是換做昨天的高峰,還真不如對方,除了依靠實質化精神力苦苦抵抗外,就只能逃跑了。
  “所以,你是激進派,也是現在的逃亡派?”
  高峰終于說出了心中猜測,萊茵拉多的狂熱情緒驟然收斂,贊許的說道:
  “你真的很聰明,不過你說錯了,我們不是逃亡派,我們是榮光派,要讓巨獸帝國的榮光,重回星河……“
  “那些叛徒不是你們這邊的?”
  高峰又有新的疑問,對此萊茵拉多很痛快的解答:
  “他們是中間派,也是所謂世俗派,忘記巨獸帝國的榮光,忘記暗殿守護者的責任,只想返回世俗,享受權利和特權,凌駕于萬族之上,我們用了一點小小的策略,于是他們就成了叛徒……”
  回答很有料,萊茵拉多完美證明了自己幕后黑手的手段,讓高峰暗自點頭,難怪看萊茵拉多很是別扭,原來和自己是一路貨色。
  “所以你想讓我加入你們的派系?”
  高峰終于說出了結論,萊茵拉多點頭不已,愉悅的情緒噴薄而出,可不等他開心的發表意見,高峰的拒絕隨之而來。
  “抱歉,我對巨獸帝國毫無感覺,如果可能,我希望巨獸帝國永遠躺在墳墓里比較好……”
  “你做出了最愚蠢的選擇,你永遠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殺了他……”
  一聲令下,七八位暗殿守護者蜂擁而上,各種控制立場和元素粒子形成洪流,沖向高峰,可就在這時,高峰的聲音從他們身后而來。
  “我先走了,你和我的對話恰好被爆炸魚收聽,希望他沒有轉告高層吧……”
  元素洪流沖毀了高峰的殘影,等到在場眾人轉身,高峰早已消失,在這復雜的環境中,除了高峰,沒有誰能快速找到正確的路線。
  “呵呵,真是愚蠢的智慧者,做出了最卑劣的選擇……”
  萊茵拉多并未氣急敗壞,情緒也沒暴走,反而一副看好戲的樣子,沒有留下高峰也沒在意,甚至沒有第一時間逃走,而是慢悠悠的順著通道,采集各種活化植物。
  爆炸魚就像高峰所說的那樣,在深空接應,在通訊器有效范圍內,高峰與萊茵拉多的對話自然聽到,也第一時間發回到旗艦,等到他接應到高峰后,什么話都沒說,帶著高峰躍遷回了戰艦,就算看不到表情,高峰也能從對方的情緒波動感受到最沉重的陰沉。
  剛剛返回,高峰與爆炸魚就發現不對勁,平臺邊緣的新兵一個不見,金屬地板上有深淺不一的凹凸,淡淡的腥味彌漫在平臺空間,這是死亡的殘留,除了高峰與爆炸魚,整個平臺看不到第三個生物。
  “不好,我們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