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黑暗紀》 最新章節: 2234(04-14)      2233(04-14)      2232(04-14)     

末世黑暗紀2229 幽靈艦隊的反撲

  轉生元素體是一種非必要的儀式,即使沒轉換為元素體,也不影響暗殿評價,只是絕大多數見習守護者為了元素體轉換,才心甘情愿的加入暗殿,沒有要害弱點,元素不滅,靈魂不死不是玩笑,生物自身的原始需求,到了毀滅種就已經可有可無,作用在靈魂的享受,反而更加愉悅。
  身為正式守護者,高峰的權限提高了,很多無法閱覽的信息,他也能查看,無論是正在變異的超行星金屬巨獸,還是四處戰亂的流浪艦隊,又或正在逃亡的回歸派叛徒,以及絕大多數行星級金屬怪獸的具體位置。
  古蟲洞星域如今的情況,只能用一個‘亂’字來形容,誰也不知道有多少艦隊在相互交火,誰也不知道有多少生命的幽魂漂浮在星空,這種情況下,找到高月艦隊的位置談何容易?
  正式守衛者只是暗殿的起點,并非終點,暗殿守衛者想要活的好,就得提升自身的靈魂,吸收純凈的超能水晶,而超能水晶本身是控制在暗殿高層手中,這意味著暗殿掌握著貨幣發行權,控制糧食儲備。
  底層守護者只能老老實實打工,高峰在內部交易網絡上,看到雌性元素體以每搏塔年二十單位超能水晶求包養,也就見怪不怪了。
  在暗殿,超能水晶就是一切,是貨幣,是食物,是治療藥物,是免除強制任務的賠償金,恰好,高峰最不缺的就是超能水晶,除了他,沒人能自如活動在行星級金屬怪獸體內,好整以暇的收集超能水晶。
  很快,內部交易網出現賞金優厚的任務,尋找高月艦隊及人類艦隊,只需確定位置,就能到以百為單位的超能水晶,這還是高峰害怕引起懷疑,從而降低懸賞,畢竟名義上的財富,還是萊茵拉多的藥物分成。
  高峰怎么也想不到,歐若拉被高月給找到,而高月也成為最強流浪艦隊的指揮官,擁有近萬標準幽靈戰艦,同時統帥數十萬艘普通戰艦,正式成為混亂星域的第三方頂級勢力,這意味著不管是幽靈艦隊,還是暗殿,都沒底氣去正面挑戰高月。
  也許高峰再次與高月相見時,會非常尷尬,高月取得的成績,比他在公共星域的成就還大,混亂星域只有幽靈艦隊與暗殿稱霸,高月能成為第三方,絕對稱得上命運寵兒。
  古蟲洞星域遠比高峰得到的信息更加復雜,尤其是超級行星級金屬怪獸的蛻變,暗殿自以為了解金屬生命的特性,并沒太過在意,即使大家伙毀滅了幽靈艦隊的古代基地,在暗殿高層看來,不過意外而已。
  暗殿之所以忽視,是他們知道,金屬生命不管如何進化,都不可能產生真正的智慧,這是無數搏塔的研究所證明的,誰也不知道,奇跡總在不經意中產生。
  高月與幽靈艦隊交戰時,作為底牌的星際幽靈吞噬大量生命體,最終反叛而去,依照吞噬生命的本能,游蕩在古蟲洞星域,最終被正在蛻變的超級行星級金屬怪獸吸引。
  超級行星級金屬怪獸的生命強度,遠遠超過普通強者萬倍不止,在星空中就像太陽般耀眼,星際幽靈將其當成最美味的大餐,毫不猶豫地撲了上去……。
  也許對其他生物來說,星際幽靈是無解的災厄,除了毀滅種,沒有誰能抵擋星際幽靈吞噬,對超級行星級金屬怪獸來說,哪怕巔峰強者也不過是食物之一,蘊含著充沛幽能的星際幽靈同樣也是食物之一,雙方相互吞噬,其結果是雙方在無意間,纏繞交融,從兩個個體融為一個整體。
  金屬生命只有本能,沒有腦子,星際幽靈則是由無數負面情緒片段構筑而成,相對金屬生命要聰明不少,在融合過程中占據上風,最終很可能會形成以星際幽靈為意識主體的超級行星級怪獸,而這只怪獸蘊藏著無邊的毀滅欲望。
  火山噴發之前,住在火山腳下的生命是不會知道,死亡在頭頂環繞,超級行星級金屬生命進入蛻變,就像收起爪牙沉睡的猛獸,陷入暫時安靜,而這一切,被解讀為惡性變異,這種情況在混亂星域太常見了,很多種族都是因為惡性變異,從而消失在混亂星域成為傳說。
  不提超級行星級金屬生命的可怕,只說其本身就是巨大的寶藏,能量金屬就不說了,超級行星級金屬生命哪怕最為普通的能量
  金屬,也是難得一見的珍品,除暗殿與幽靈艦隊,哪怕大勢力也很難弄到,還有無數金屬植物,這些有著金屬特質,又有著植物活性的寶貝,每一株都稱得上宇宙奇珍,最重要的是超能水晶,若是運氣好,未嘗沒有高峰那樣的收獲。
  最先登陸的是幽靈艦隊脅迫的游散艦隊,幽靈艦隊雖在高月手下吃了大虧,但作為鎮壓混亂星域無數年的老牌霸主,依舊不是大勢力能對抗的,小型勢力更不用說,讓當炮灰,就得老老實實的去當炮灰。
  等到這些炮灰膽戰心驚的降落到超級行星級怪獸的表面后,驚訝的發現并么有收到攻擊,被千萬道妖艷光環包裹的超級行星金屬巨獸,就像籠罩在光環中的寶石原礦,散溢著超乎想象的游離能量,即使天賦再貧瘠的靈魂行者,也能感受到自身無時無刻的提升,而這只是最基本的福利。
  之前超級行星級巨獸蛻變時,噴吐了無數雜質,剩下的就是精華,哪怕在腳下隨便撬一塊金屬,也是最頂級的珍寶,若敢進入巨獸內部,金屬甚至已經半能量化,作為主炮能量轉換的核心元件,完全能達到無損化,意味戰艦再也不需要頻繁更換昂貴的易損元件。
  有著種種好處,超級行星級金屬巨獸就成了各方相互爭奪的利益中心,而高峰在暗殿混日子的時候,古蟲洞的核心便從古蟲洞本身轉移到了超級行星級金屬巨獸上,同時,幽靈艦隊也開始針對高月發起各種試探。
  高月曾想過找到歐若拉與卡萊婭后的種種場景,可真正重逢后,卻是各種不習慣,不適應,無關其他,而是女人之間習慣性的別苗頭。
  歐若拉還好,在混亂星域流浪這么多年,能帶領人類艦隊艱難的生存下來,本就具有領袖的一切優點,眼光與胸襟是不缺的,但卡萊婭就不同了,歐若拉是她的女兒,高峰是她的丈夫,在人類艦隊中,不管是安娜塔西亞還是采風等女,都不會與她爭奪什么,因此說一不二。
  問題是高月與卡萊婭并無直接的血緣關系,高月作為玄天的幼女,從未與卡萊婭與歐若拉見過,如今高月手握重兵,麾下戰艦數十萬,讓苦心經營,戰艦不滿千艘,連落腳地都找不到的人類艦隊情何以堪?
  哪怕身為一家人,混在一支艦隊里,也感覺像是寄宿,更別提人類艦隊的一切補給都要仰仗高月,高月也沒虧待歐若拉,首先劃分一千艘狀態最良好的幽靈戰艦,物資補充一切向直屬艦隊靠攏,可越是這樣,卡萊婭與歐若拉心里越是不舒服。
  吉吉亞大師終于擺脫了小惡魔歐若拉,因為高峰將炮艇的躍遷引擎留給了高月,損壞的引擎終于等到了維修工程師,吉吉亞大師將全部精力與時間用來維修躍遷引擎,而這正是他畢生的愿望,就像老鼠掉進了米倉。
  高月的旗艦依然是最初的那艘,也許不如幽靈戰艦的火力與防護力,但絕對是居住環境最舒服的,百分之百契合人類生活,在這里,卡萊婭正一臉不愉的盯著很是無奈的高月,外面高高在上的月亮尊者,此時說不出是該哭還是該笑。
  “不管怎么樣,都得找到那個混蛋,扔下我們母女這么多年,我要問問他的心是不是黑的!”
  卡萊婭尖銳的嗓音極有穿透力,讓高月都感覺魔音灌耳,這么多年的流浪,如今的卡萊婭早已失去了曾經的雍容華貴,銀色的發絲,絕美的容顏,掩飾不住她眼神中隱藏的野性與癲狂,即使高月也能感受到奶奶深藏的怨氣。
  “卡萊婭奶奶,我一直在找啊,星域就這么一個出入口,只要守住出入口,就一定能等待那個家伙……”
  “那個家伙?那是你爺爺,怎么一點規矩都沒有呢?”
  同樣一頭銀發的歐若拉無奈的插入話題,可不管是卡萊婭還是高月都沒理會她,雖然歐若拉憑借不輸高峰的天賦,早已進階毀滅種,可她沒有高峰開創性的思維,無法讓精神力實質化,自然無法打開巔峰強者的大門,在這一點上,有著高峰指點的高月,無疑走了捷徑。
  高月對卡萊婭是不得不敬,畢竟輩分在那兒,但是對于姑姑,貌似歐若拉的外貌看上去比自己還小,更談不上尊敬。
  “哼
  ,他和我在一起有十多年的時間,了解的肯定比你多……”
  此話一出,無論是卡萊婭還是歐若拉都不高興了,可又無法發火,高月確實與她們不熟,再說人類艦隊出走這件事,理虧的是她們,若不是歐若拉執意帶艦隊出走,也不會與高峰錯過,更不會讓高峰尋找這么多年。
  氣氛變得尷尬而陰沉,在場的不只是三女,還有采風與安娜塔西亞等女,采風美麗依舊,氣息停滯在碎星中介階,安娜塔西亞則與火魅兒一起,習慣性的在一邊看熱鬧,氣息同樣是碎星初階。
  “好不容易重逢,這也算是喜事,那家伙一貫不安分,你們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也許要不了多久,他自己就會找回來,眼下似乎有麻煩找上門了!”
  最終打破這份郁悶的是一名誰也不認識的女孩兒,當這名有著毀滅種階位的漂亮女孩兒走了進來,不管是高月還是卡萊婭的臉色都不好看,至于歐若拉,則是一臉意味深長的看著她,這位女孩兒的名字叫做莊迷蝶,一位混在人類艦隊百多年,誰也沒有發現的神秘者,若不是高月帶來高峰的消息,說不定會一直隱藏下去。
  “該死的混蛋,不開后宮會死么?”
  高月在心中痛罵不負責的高峰,順便用感知查探莊迷蝶的氣息,一如既往的落空,若不是用眼睛看,莊迷蝶就像不存在這個空間,唯有她主動現身,才能發現那淡淡的植物氣息。
  “怎么回事?”
  卡萊婭一貫喜歡將一切控制在手中,第一時間皺起眉頭,這時一臉無辜的小貓女從外面走進來,因為涉及到高月的家務事,九色等人都不愿意湊過來,唯有什么都搞不清楚的貓女才會被當做石子,投石問路。
  “九色讓我通知月亮尊者,星域入口失守了……”
  貓女帶來絕不是好消息,高月頓時心頭一跳,星域入口駐扎著三分之一的艦隊,按照道理,再怎么不堪一擊,也能堅持到主力支援到來,萬萬沒想到會是失守的消息,這意味著第一波攻擊都沒堅持下來,要知道,入口可是易守不易攻啊?
  “我們大意了,幽靈艦隊的談判是假的,趕快撤離現在的位置……”
  高月沒再與卡萊婭研究高峰的去向,形勢急轉直下,失去了星域出入口,意味著和混亂星域斷絕了聯系,也意味著補給通道被掐斷,暫時來說,她的艦隊要暫避鋒芒,先搞清楚情況。
  星域出口處,無數戰艦殘骸被一艘艘艦艇牽引,投送到貧瘠星球引力圈,讓其自然墜落到星球表面,形成殘骸堆積的山峰,不管戰艦殘骸里是否還有活動生命,也許百年之后,垃圾星會形成一個個依靠戰艦殘骸為生的拾荒者團隊。
  相對漂浮在星空中的殘骸碎片,投送星球相對環保和便利,尤其是星域出入口,干凈的航道比貧瘠星球重要。
  在清理航道的同時,數以萬計的戰艦正有序的進入古蟲洞星域,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相對高級的戰艦,剩下的也是強悍的幽靈戰艦,至于不遠處的前出陣地,更是清一色的新銳幽靈戰艦,裝甲更厚,火力更強,本身也更加靈活機動,這才是幽靈艦隊真正的底牌。
  幽靈艦隊鎮壓混亂星域無數搏塔,依靠的不是老底子,自身技術也在不斷的增長,又有古蟲洞的金屬生命作為能量金屬的采集地,高等戰艦絕不會少,以往沒有顯露只是沒有必要,但絕不是沒有,一旦遇到真正的敵手,就會像現在一樣,蜂擁而出。
  可以說,高月只是趁幽靈艦隊這只打老虎打盹的時候,踹了老虎屁股一腳,不等于有宰掉老虎的武力,一旦老虎清醒,苦果就成了眼前畫面,這還多虧高月運氣不錯,沒將主力艦隊囤積在星域出入口,若真那么做,眼下也許就是艦隊徹底消失。
  幽靈艦隊派出更多艦隊沖出老巢時,高月的偵察艦終于得到了敵人的真實情報,當新銳戰艦集結達到三十萬的幽靈艦隊展現自己龐大的噸位后,高月的回馬槍無疾而終,三十萬戰艦可以碾壓整個混亂星域,高月取勝的機會無限等于零,這種情況下,繼續退讓才是正確的做法,唯一可惜的是,失去出入口,也失去快速找回高峰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