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黑暗紀》 最新章節: 2234(04-14)      2233(04-14)      2232(04-14)     

末世黑暗紀2225 極危任務

  “屠戮閣下……在么?”
  空寂的房間蕩漾著道格的靈魂波動,將高峰從糾結中喚醒,下一刻,高峰猛地拍打臉頰,讓自己從元素化的誘惑中清醒。
  開啟的金屬門后是罐頭似的道格,等到金屬門再次關閉后,道格已如幽靈般飄浮在高峰身前,不知道為什么,高峰感覺眼前的道格有所變化,雙方有著莫名的隔閡。
  “道格,你沒出賣我吧?”
  不等道格開口,高峰先一步玩笑似的質問,打斷了道格將要描述的話語,兩人間更加尷尬了。
  “怎么會?出賣您對我可沒什么好處,再說幽靈艦隊與暗殿守護者并不和睦……”
  道格干笑著解釋,金屬罐頭包裹的身軀卻下意識的后退,顯然做賊心虛,只是高峰并沒有太過在意,以他的實力,想逃出暗殿飛船并不困難,實在不行,還可以動用泯滅炸彈,直接在飛船內部引爆。
  “希望你的智商沒有被眼前的誘惑給降低,若不然,暗殿守護者一定會認同,你是我的同伙……”
  說話之間,高峰將一枚枚泯滅炸彈拿出來,每一枚都有著讓道格驚恐到極致的恐怖危機,到了道格這種程度的強者,對任何可能殺死自己的事物都很敏感,無論這東西是否認識。
  道格嗖的一下,退到了房間出口,若不是開啟房門只能由高峰控制,恐怕道格會直接跑出去,面對如此恐怖的武器,道格連連告饒:
  “我沒出賣你,只是將你的實力大概描述了一番,對的,就是這個樣子!”
  道格對高峰所知不多,高峰也從未將道格當做自己人,唯一可能出現問題的是暗殿的信息存儲器,這東西非常棘手,粘上就是顆炸彈,連道格也不敢說出去,所以到目前為止,道格只是將高峰的實力模糊的告知暗殿,僅此而已。
  “我們是一伙兒的,至少我是這么認為的……,我弄到一個不錯的任務,準備拉你一起去,只要完成了任務,我們就有機會元素化,你看,我對你多好!”
  因為恐懼,道格一直貼在門上,顛三倒四的說出來意,高峰宅在房間里查看暗殿信息時,道格也沒有無所事事,為了真正成為暗殿守護者,一直做出努力,搶到一個追殺叛徒的任務,急匆匆的就來找高峰,至少在他心里,高峰是個很不錯的打手。
  “叛徒?情報拿過來!”
  高峰并未太過追究道格的小心思,無論是幽靈艦隊還是暗殿守護者,高峰都沒有認同感,混亂星域如今越來越亂,他只想找到女兒跑路,在這之前,任何敢于阻止他的勢力都會被他摧毀,無論是誰。
  被高峰一番敲打,道格老實了很多,拿出費盡心思弄來的情報解讀,讓高峰弄清了來龍去脈,了解到在暗殿內部,也存在爭執,
  暗殿與幽靈艦隊本為一體,艦隊是軍方的傳承,而暗殿則是強者的天下,強大個體與強大群體間,存在著難以彌和的鴻溝,軍隊期望得到更多的資源,保證自身實力的增長,而暗殿則需要更多的資源,讓自己更為強大,為了爭奪資源,為了爭奪權力,雙方最終分道揚鑣,可隨著古蟲洞重啟,又有第三方勢力形成,那就是回歸派。
  回歸派以幽靈艦隊占據多數,暗殿守護者占據少數,因為元素化的暗殿守護者,早已形成自己的文明傳承,認為無論是否回歸銀河,其實都一樣,更別說廣袤的銀河有著遠超混亂星域的面積,反叛者的后裔可能更加強大,到時候復仇不成反被艸就尷尬了。
  相比之下,鎮壓混亂星域的幽靈艦隊更富有進攻性,作為一支軍隊,更期望開疆擴土的功勛,所以才大張旗鼓的鼓動各方勢力,集結艦隊在古蟲洞的前出基地匯合,準備反攻銀河,被超級金屬生命給摧毀。
  正因幽靈艦隊集結的大艦隊被摧毀,暗殿守護者的保守派反而占據了上風,由此將回歸派視作叛徒,對某勢力來說,內部敵人永遠比外部敵人更邪惡,追殺也就必不可免。
  呈現在高峰面前的是詳細的三維畫面,數十個戴著面具,看上去很陰沉的暗殿守護者,一艘很眼熟的古代飛船,還有更加眼熟的秘密基地,高峰仰天無語。
  說不出是開心還是郁悶,至少不需要擔心事情敗壞被暗殿追殺,高峰無意中攻破的秘密基地,就是回歸派的巢穴,雖沒有干掉幾個目標,至少他站在勝利者的一方,郁悶的是無法將事實說出來,那塊燙手的信息存儲器是暗殿的核心機密,只有智商欠費才會老實交出去,成為滅口的對象。
  “暗殿的補給很充足,還能定向傳送,無論是過去還是返回,都很方便!”
  道格非常期待的看著高峰,可惜高峰對這任務毫無興趣,而是想到另外的東西,貌似他和暗殿守護者并沒有必要的敵對?暗殿守護者沒有返回銀河的心思,目前最大的目標是清理叛徒,同時清理失控的金屬生命,而他的目標是找到家人,然后找機會返回銀河。
  失望的道格只能獨自返回,去尋找其他菜鳥守護者組隊,而高峰也終于踏出了房門,主動去找臨時領隊。
  新人的領隊脾氣不怎么好,對任何找自己詢問的新人都沒什么耐心,就在高峰眼前,一個新人在憤怒的咆哮聲中,兔子似的跑出來,差點撞上高峰,這對巔峰強者來說,是很沒有禮貌的行為,也許暗殿守護者就是這樣剝開巔峰強者的尊嚴,讓他們學會暗殿的規矩。
  “喲喲,看誰來了?喜歡躲在屋子里的怯懦者,還是潛藏在暗殿的陰謀家?”
  暗殿守護者標志性的面具,還有眼眶釋放細碎電流的藍色光輝,唯有眉心紫色晶石,釋放著強大的波動,蘊藏著毀天滅地的威能。
  領隊的嘲諷未讓高峰有一絲的心理波動,
  他只是仔細的觀察對方,最終發現,領隊的本體不是藏在長袍下的元素化軀體,而是眉心的靈魂晶石,包裹著各種怪異的力場,恐怕連光炮都未必能輕易洞穿。
  “我來接任務,有什么適合我的?”
  沒有廢話,高峰知道在對方眼中,任何沒有元素化的生物,都是蟲子般渺小,不準備多費口舌。
  “當然有,我這里有很多任務,非常多,但我為什么要給你?你們這些低等生物,只配在時光的沖刷下腐朽。”
  “聽著,只會躲在這里喋喋不休的家伙,你沒有理由嘲諷與鄙視,除非你跟我一起去摧毀巨型金屬生命,若是沒有這膽量,就別在這兒BB……”
  高峰出人意料的反擊讓領隊暫時啞口,隨后是更加憤怒的咆哮,強大的力場宛若颶風席卷淡然的高峰,不管是重力場還是強磁都無法讓高峰動搖,哪怕這些怪異的力場能輕易撕裂巔峰強者護身氣場。
  “哼,又一個不知道敬畏的蠢貨,這是你的任務,別活著回來!”
  知道高峰并不好惹,對方終于沒有再無故拖延,拿出了任務簡報,高峰也沒有理由去聽對方的毒舌,轉身出了門,暫時來說,雙方都比較克制。
  作為新人,能去的地方不多,除自己的房間,只有各種低級守護者的公用區域,這些區域最小的也有數萬平方米,以神秘的空間技術鑲嵌在飛船內部,絕不會讓人感到逼仄,在這里高峰看到不少準備出任務的同類,其中就有道格。
  道格不知道從哪兒拉攏了三個高階毀滅種,全副武裝的登上內部通勤車,然后化作流光消失在視線盡頭,并未發現高峰的注視,隨后更多新人強者陸陸續續的登上通勤車,唯有高峰獨身一人,他的任務是其他新人不可能接受的。
  “捕捉超級金屬生命原體?這倒真是適合我呢?”
  翻看自己的任務簡報,高峰心里發笑,這任務對別人是十死無生的絕望,可對擁有粉色獵犬的他來說,這任務還真不難,難的是怎么將金屬生命液體給弄回來,那玩意兒就是超級磁鐵,任何能量金屬都能轉變,一不注意就會形成危險的金屬生物。
  好在暗殿對任務裝備給予超乎想象的大方,高峰領到了三個手臂長的捕捉器,還有三套強效麻.醉劑,專門針對金屬生命,一套就有十升的量,而百分之一毫升就能將十數只普通金屬生命藥翻,即使如此,高峰也沒把握,這玩意兒真的有用。
  “嗨,你是接受極度危險任務的新人吧?”
  正等待通勤車的高峰被身后的意識波打斷了思維,轉身看到一位有著紅色靈魂晶石的暗殿守護者,面具的眼眶處不是刺眼的電光,而是讓人眩暈的無盡幽暗,面具也不是領隊那般簡潔的鐵灰,是暗金為底印刻無數復雜的花紋,看得出,這是一位比較注重外表的守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