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黑暗紀》 最新章節: 2234(04-14)      2233(04-14)      2232(04-14)     

末世黑暗紀2224 永生者殿堂

  高峰說話之際,一艘小巧的三角形飛艇靈動的穿過各種障礙,出現在兩人前方,打開了艙室,十名氣息強大的黑袍強者一起向兩人看過來,就像一張大網,將高峰與道格籠罩。
  暗殿守護者以其說是歡迎,不如說是押解,道格再次扔掉了節操,前所未有的配合,與高峰一起被迎接到了暗殿巨戰艦上,在高峰登艦瞬間,數百種探測反復掃描高峰與道格,差點讓高峰以為自己暴露身份。
  高峰一開始打算登陸暗殿的戰艦,就想辦法奪取,他相信在近身作戰中,沒有誰能夠擋得住他,可等到了暗殿的戰艦,才發現自己想多了。
  三角形的交通飛艇不知道是什么材質,能夠有效的遮蔽感知與精神力的探索,直到艙門打開,高峰才有機會看到外面,巨大而光潔的大廳中,數百艘大小艦船緊密排列,有數十萬米的巨大空間。
  暗殿守護者有著難以想象的底蘊,高峰與道格還沒看清周圍的具體情況,就被數十名氣息強大的強者給鎖定,但凡不對,攻擊就會隨之而來。
  原本以為自己無敵的高峰也震驚了,在這片空間,感知被壓迫到極限,精神力運轉被降到最低,若是動手,十分手段,最多發揮三層,而在他面前,至少有五名強者逼近巔峰。
  高峰只是震撼,道格直接被嚇到了,在這里他的精神力量一無是處,就像被扔進沙漠的魚兒,隨時都處于窒息中,若說高峰還有把握從這里逃出去,換成道格,任何一個強者都能輕易虐殺他。
  “你們兩個就是這次的幸運兒?”
  暗殿守護者的下馬威之后,是正式接觸,高峰與道格像被圍觀的小動物,被數十名強者包圍,面對高傲的問詢,高峰沒有回答,道格想回答,見高峰沒反應,他也忍著不說。
  也許是受到新人挑戰,一個身高四米多,體型猶如秤砣的大家伙站了出來,強大的氣息,山峰般壓在高峰與道格身上。
  “聽好了,我不管你們是小星區的霸主,還是大勢力的長老,在這里,你們什么什么都不是……“
  刺耳的咆哮,炸雷響徹在巨大的空間里,道格被嚇住了,在精神力被極度壓制的地方,他的表現連普通的星空戰士都不如,至于高峰,他正在疑惑,為什么在場的強者全都是人類形態?
  “力量?權利?財富?全都是垃圾,最低劣的蟲子才會講究這些,暗殿守護者的榮耀你們一無所知,唯有永恒,才是暗殿唯一的追求……”
  不知名的強者猛地扯掉將面部籠罩的兜帽,露出精致的鏤空面甲,這面甲非金非玉,由無數細碎的光絲構筑,呈現暗紫的顏色,與外界光芒產生變化,折射出瑰麗奇幻的流光異彩。
  毫無防御力的面甲并不是重點,而是面甲后面被拘束的藍色光芒,隱約可以看出面孔的雛形,就像三維
  投影,看上去并不真實。
  隨著領頭人掀開兜帽,其他強者同樣掀開,竟是一般的面甲,還有同樣藍色光芒構筑的面容,唯一的區別就是面甲上,鑲嵌在眉心的菱形晶石,菱形晶石呈現七彩,領頭之人是璀璨的金色,而其余強者是紅色與橙色。
  “怎么可能?難道你們都是元素生命……”
  高峰搞不清楚狀況,道格卻是見多識廣,第一時間發出驚訝的詢問,道格的詢問讓在場的眾人相互對視,一起發出開心的大笑,隨后一起掀開包裹身軀的黑色長袍,露出真實的軀體。
  高峰被辣到眼睛了,拋棄了生物驅殼,只剩下元素構成的人形軀體,看上去就像一群藍皮膚的阿凡達,問題是這些阿凡達不能徹底馴服構筑自身的元素能量,有些奇怪,像偽劣山寨的充氣娃娃,最讓他無語的是,竟然保留了生物的性別器官,這樣一來,更像是星際版的人與自然。
  “暗殿守護者是你們貧瘠想象力永遠無法達到的巔峰,無論是巔峰強者還是星空霸主,都只是時代的過客,而我們,就是永恒……”
  領頭之人發出最為肆意的嘲諷,并非針對高峰兩人,而是針對整個混亂星域,通過話語中隱藏的信息,高峰敏銳的察覺到,混亂星域隱藏在重重帷幕后的真實。
  “永恒?難道就是永生不死么?生命元素化就是永生么?”
  道格打斷了高峰的思索,看著領頭之人,急不可耐的問出這番話語,要知道,哪怕巔峰強者也有壽命限制,到了一定年紀,將會不可避免的衰老。
  “想要永恒,就必須成為暗殿守護者,想要成為永恒的守護者并不容易,不管你們以前有多么強大,多么尊貴,現在只是一名新兵,只有經歷重重考核,才有機會成為正式的守護者……。”
  一番解釋,讓高峰與道格認識了暗殿守護者最為真實的一面,成為暗殿守護者的福利不是無敵的力量,也不是無邊的權利與財富,而是永恒的壽命,這壽命是以紀元來計算,只要自身不愿意放棄生命,元素化的身軀可以讓他們一直活到宇宙的終結。
  “永恒不意味著舍棄力量,相反,我們的力量沒有上限,突破了生物的限制,將是新一代的神靈!”
  神靈在宇宙中大多是原始智慧生命對未知的崇拜,領頭人在這里用神靈來描述,間接將暗殿與混亂星域的眾多文明割裂,也許在他們眼中,除暗殿之外的文明與生物,都是野蠻的原始人。
  短暫的接待會完結后,高峰與道格被分配到戰艦內部屬于新兵的艙室,在這里他們將要學習如何成為暗殿守護者,以及將要面臨的各種考驗。
  暗殿戰艦內部并不平和,成為預備役的新兵們競爭異常激烈,不是每個新兵都有機會成為暗殿守護者,新兵間的關系并不融洽,哪怕在不久之前,這里絕大
  多數新兵都默認追隨高峰,但在這里,永生的誘惑,讓他們分外敵視高峰,因為高峰才是他們中最強大的。
  暗殿戰艦龐大無比,但屬于高峰的空間很小,只有不到三十平方,里面幾乎空無一物,但只要高峰需要,他可以通過元素粒子構建出任何家具,這也是暗殿守護者最常見的工具,任誰都想不到,暗殿竟然將殺傷性能量當做工具安全運用。
  也正是無處不在的元素粒子,讓高峰熄滅了心中搶奪戰艦的打算,只要在飛船內部,一旦動手,首先引來的就是無窮無盡的元素粒子,這玩意的殺傷性連巔峰強者都承受不住,畢竟巔峰強者本身還是肉體凡胎,反倒是暗殿守護者的元素身軀,不受影響。
  空無一物的房間里,高峰隨意坐在地板上,看著光幻陸離的墻壁,墻壁上飛快的滾動著各種文字與圖像,全都是暗殿無數年積累下來的秘聞和檔案,當然,這里只有最基礎的部分,放在混亂星域很珍貴,對暗殿來說,也不過普通的舊檔案,真正珍貴的,還是需要具備正式守護者的權限。
  暗殿守護者的福利不止這些,可高峰需要的就是各種資料,唯有了解暗殿守護者的來龍去脈,他才能干掉對方,至于連道格都為之羨慕的永恒,高峰絲毫不放在眼中,永生對他并非誘惑,而是毒藥,一個人以元素姿態存活,得到的不是永恒的享受,而是持續失去親人的孤獨與絕望。
  暗殿的公開資料不如信息存儲器那般絕密,卻有著高峰需要的基礎信息,正是這些基礎信息為高峰揭開了混亂星域的真實,也讓他對永生有了更直觀的了解。
  不得不說,暗殿守護者確實做到了永生,元素化身軀超脫了血肉之軀的限制,摒棄了血肉之軀的弱點,從某種角度來講,真正做到了進化,舍棄了一些不必要的欲望。
  當然,所謂欲望并不絕對,混亂星域眾多的種族都有著不同的生活習慣與欲望,有的種族喜好享樂,元素化未必不能享樂,只不過從生理上的滿足變成心理上的享受,此外,元素化身軀能脫離種族限制,以靈魂狀態交.媾,而這種狀態的交.合,遠比肉身更加刺激。
  所以除高峰外,幾乎沒有那個強者會拒絕,像道格,此時一門心思想要轉換成元素體,唯有這樣才能拋棄脆弱的身軀,不需像以前那樣會被輕易撕碎。
  元素化不意味著無敵,可比喻為轉生,剛剛轉生為元素體時,其實是相當脆弱的,只有自身靈魂足夠強韌,才能承受更多的能量,從而提升實力,這種提升沒有上限,不像高峰這樣,因為人類身軀的限制,到了某個階段只能原地踏步。
  對此高峰內心其實是糾結的,從地球走出來,提升實力已經成了本能,因為他知道,在危險的星空,強大實力才是生存的保證,無數弱小的族群要么成為奴隸般的附庸,要么早已消失在浩瀚星空,唯有強大的族群才能在殘酷淘汰法則中幸存,甚至發展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