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黑暗紀》 最新章節: 2234(04-14)      2233(04-14)      2232(04-14)     

末世黑暗紀2222 慘烈登陸

  星空中的高速撞擊,威力絕對不下于氫.彈爆炸,爆炸產生的沖擊力,無法讓超級怪獸停下,卻給了暗殿巨型戰艦擊毀動力噴口的機會,四道絢亮的炮擊,精準的命中了四根擎天之柱般的噴口,徹底打斷超級怪獸的極速。
  但這只是暫時打斷,超級怪獸有可怕的自愈力,那斷裂創口像童話故事里的魔豆,快速生長,也許要不了多久就會恢復如初,但在這之前,一萬名星空強者與一百名毀滅種,終于找到機會在背面登陸。
  行星級金屬怪獸的體積龐大無匹,卻非實心,外表上有著無數孔洞,每個孔洞都有各種碎石凝結物,像一座座白蟻堆積的巢穴,全是金屬怪獸從內部擠壓出的雜質。
  所謂雜質也被稱為金屬生命的糞便,大多數強者鉆那些孔洞,心情都不怎么美好,但在暗殿守護者的強迫下,他們不得不鉆。
  若是不了解暗殿守護者對待毀滅種強者的態度,表面上看還是很公平的,不但提供各種價值連城的藥劑,還免費提供豪華的定制甲胄,甲胄能免除金屬生命的偵測,即使潛入到巨型金屬怪獸體內,也沒有必死的危險,但這并不絕對。
  十分鐘不到,就有上千星空強者悄無聲息的失蹤,外面的人看不到內部的動靜,只能通過消失的生命信號,確定這些星空強者遇難,除此外,還有通訊器里無數慘叫與哀嚎。
  高峰與道格不是暗殿成員,并不知道有多少星空強者淪為炮灰,但道格卻能通過心靈網絡,聯系潛入金屬巨獸內部的強者,通過這些毀滅種強者的反饋,高峰才知道,金屬巨獸的內部遍布無數或大或小的管道,而這些管道里長滿了各種怪異的零碎部件,一旦碰觸,就會引發反擊。
  絕大多數星空強者因為無法在狹窄的管道內躲開各種蔓藤觸手的反撲,從而淪為金屬巨獸的食物,被卷入不知名的地方消化吞噬,內部騷擾無法阻止金屬巨獸外部恢復,很快四只巨大的能量噴口再次形成,也許下一刻,這只金屬巨獸就會重新啟程。
  絢亮的炮火宛若一柄裁決之劍,狠狠刺入金屬巨獸的某個部位,纖細的跑光就像一根細細的線條,比起巨獸上百公里的恐怖體積,微不足道,可正是這微不足道的光線,如同內部爆破的炸藥,瞬間引爆了金屬巨獸的局部膨脹,然后分崩離析。
  無數殘缺的碎片在膨脹的光柱下,四處蹦飛,等到絢亮光柱消失,星空重新陷入黑暗,數萬戰艦的虛擬屏上,巨大怪物正在奔潰,雖然暗殿的光炮只重創了十分之一不到的部分,可上百公里的身軀,發生了連鎖式的崩潰。
  強大沖擊波摧毀了內部眾多連接管道,斷裂產生自內部,導致更多部位脫離,也許最終這顆大型金屬怪獸,會變成由石頭與金屬組成的隕石帶。
  這一刻,高峰確定超級怪獸已經死亡,若是沒死,金屬生命會重新回復自身的構架,到了那時,別說一炮致命,就算暗殿轟一百炮,也未必能夠命中滑溜的液態生命體。
  死亡的不只是金屬巨獸,還有之前登陸的眾多強者,傷亡星空強者全數覆滅,上百名毀滅種只有不到二十個僥幸生還,他們都是擅長逃命或防御的,逃過一劫的他們,非但沒有喜悅,反而怒火沖天,暗殿的巨型戰艦,竟然不等他們完成任務撤出,就先一步開火。
  “看來暗殿的做法,讓我們多了很多鐵桿盟友,也許要不了多久,就有反撲的苗頭,到時候……”
  道格以為找到了暗殿的失誤,頓時意氣風發的告知高峰,顯然希望高
  峰在眾多毀滅種忍無可忍,即將爆發憤怒時,讓高峰挑頭,強攻暗殿的飛船。
  高峰對此報以冷笑,道格能想明白的道理,難道暗殿就不明白?
  如何他所料,暗殿很快就下達了新的決定,但凡完成任務的幸存者,全都被暗殿接納,成為暗殿的預備守護者,享受暗殿的待遇與好處,頓時激發了無數毀滅種的熱情。
  暗殿的做法讓道格激憤不已,在心靈網絡中大聲宣揚:“不要相信暗殿,暗殿有陰謀,你們不要相信,這是分化我們的策略……”
  “不要說了,等到下一次行動,我們一起上……”
  高峰打斷了道格的勸阻,頓時讓道格心中的壓抑爆發,正要與高峰翻臉,可下一秒,他的怒火統統消散無蹤,因為高峰又說了一句話。
  “只要上到暗殿的飛船,我們總有機會搞事……”
  一心想著搞事的高峰,很快就等待第二次行動,這次的目標比之前要大數倍,身軀直徑至少有五百公里,如此龐大的家伙,速度比之前那只還要快,六只巨大的觸手能量噴口,激射出絢麗的能量粒子,宛如重型引擎為要塞級別的大家伙提供充足動能。
  除能量噴口支柱外,巨大的怪物長滿竹林似的立柱,立柱密密麻麻,數量不知道多少,從頭到尾將身軀包裹其中,讓人摸不著頭腦。
  也許因為體積夠大,這次出動的強者比上一次翻了三倍,高峰很輕松的加入其中,至于道格,緊緊的跟隨在高峰身邊,等待一起出動。
  三百毀滅種一起出動,像三百顆流星,飛速劃過深空,緊隨其后的是上萬名星空戰士,顯然,這次愿意出動的星空戰士并未增加,也許是暗殿認為,哪怕炮灰也沒資格卷入這樣的爭斗。
  毀滅種登陸前,依舊是暗殿控制的金屬怪物作為先鋒,這些金屬怪物經過暗殿的培育,早失去了生命對死亡的原始恐懼,瘋狂撞擊下,宛如一顆顆燦爛的煙花凋零,激蕩出一顆顆巨大的蘑菇云。
  之前在飛船上上不覺得怎樣,到了星空,才知道行星級超級金屬巨獸的可怕,金屬怪獸相撞,產生的能量沖擊,像颶風將他卷入,感覺四肢都快被撕裂,這還是他,換成道格,已經在心靈網絡上大喊救命,連通訊都無法保持順暢。
  小型金屬生命的撞擊,顯然無法讓那只大家伙停下來,高峰與道格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向前沖,好在甲胄不錯,隔絕了大部分能量沖擊,只不過無法在巨型金屬巨獸減速前登陸。
  每個準備登陸的成員,都有輔助機降裝置,只能用在靜態登陸,若強行執行動態登陸,其下場不比隕石撞擊來的輕松,道格在最后一刻打開輔助裝置,‘刷’地甩出細長鉤鎖,掃開無數竹林立柱,然后死死的纏住,帶著他一起飛快撞過去。
  高峰也找不到安全登陸的方法,哪怕空間間隙也無法完成,畢竟那只大怪物的速度不慢,龐大質量與高速沖擊,產生的碰撞沒有誰能扛住,唯一能指望的是暗殿下發的盔甲,可惜,高峰不信任暗殿。
  道格很少有這樣刺激的經歷,雖然有過無數次生死追殺,可絕大多數都在他感知到危險來臨,而刻意避開,本身實力并不強,只比星空戰士強一點,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撞擊巨型金屬怪獸,就像普通人看著自己撞擊迎面而來的高速火車。
  真空沒有聲音傳播,若可能,道格會給自己的甲胄配音,那棱面立方
  體的金屬甲胄,在撞擊之前,竟然激發了保護裝置,無數細小的圓球,就像葡萄球菌,在甲胄外圍形成圓球,瞬間吸收了強大的撞擊動能,讓他安然無損,可不等他高興哪怕一秒鐘,來自身后撞擊,將他連著圓球一起踩進堅硬的金屬地面上……
  “竟然是你……”
  艱難的從金屬地洞中爬起身,道格復雜的看著一臉無辜的高峰。
  “我也沒想到盔甲還有這功能?想著死一個總比死一雙要好……”
  聽著這番話,道格覺得好有道理,讓他無言以對,可為什么會這么生氣?
  “雖然你的邏輯成立,但我依然很生氣,期望以后不要這么……”
  道格只能用語言表達自己的不滿,更何況目前是他求著高峰,只能大事化小,就在他講述這番話時,大規模的死亡降臨了。
  不是每個毀滅種都有道格的好運氣,這些強者在被動防撞裝置打開之前,就先一步撞擊到密集的立柱上,這些立柱鋒利無比,輕而易舉的破開毀滅種的盔甲,將其徹底洞穿,然后將盔甲的能量金屬與內部的血肉統統吸收。
  連毀滅種都沒有辦法逃過立柱的吸收,星空強者就更別提了,絕大多數星空強者只是稍微接觸立柱,就再也沒有生命信號,甚至連他們是怎么死的都搞不清楚。
  轉眼間,上萬星空強者與三百毀滅種死掉了八成,剩下的不敢在留下,瘋狂尋找通向內部的孔洞,這樣的死亡率,將他們嚇壞了。
  高峰與道格就是其中一員,道格就像只大罐頭,被高峰拽著穿梭在迷宮似的管道之中,管道就像礦場里的坑道,布滿各種鋒利的巖石與金屬礦脈,此外還有無數金屬形態的植物,這些植物有著詭異的活性,對任何動靜都會發瘋了似的探索,很多星空強者被這些東西卷入,然后絞成碎肉,成為養分。
  很多坑道被這些詭異的金屬植物遮擋的密不透風,換做任何一個強者,都只能披荊斬棘,鐵馬硬橋的闖過,高峰卻能利用空間間隙,悄然無聲的穿過,只是最大的問題是,他無法在迷宮中尋找液態生命體的下落。
  事實上,高峰對液態生命體是否會危及自己感到懷疑,畢竟他接觸的液態生命體,在沒有能量金屬的前提下,連土狗都干不過。
  “道格,你有辦法找到活性生命的位置么?”
  連續穿過了不知道幾十還是幾百個坑道,高峰終于失去了耐心,主動詢問道格。
  “不知道,現在整個內部環境,只有七個毀滅種,其中就包括你我……”
  道格的心靈網絡在這里也能使用,也正是利用了其他人的探索,高峰才能避開很多重復的搜索,可惜在復雜的金屬怪獸內部,若是在外面的深空,哪怕數萬公里,高峰也能輕松探索。
  等到耐心即將耗盡時,道格突然收到新的情報,趕緊與高峰分享。
  “活性生命體不會停在一個位置,這些坑道就是活性生命體游走的通道,留在原地,也許撞到的機會更大……”
  這些情報顯然是準備登上暗殿戰艦的毀滅種告知的,也許是因為即將成為暗殿守護者,這些幸存者通過心靈網絡,給與了最后的善意,可聽聞這番話,高峰差點給急死,這意味著找到活性生命體需要的是運氣。
  就在高峰思量要不要退出去,再找機會時,道格的壞消息接踵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