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黑暗紀》 最新章節: 2234(04-14)      2233(04-14)      2232(04-14)     

末世黑暗紀2221 炮灰在行動

  “這是能讓星空戰士晉升毀滅種的傳承珠啊!”
  道格癡迷的看著手中完美的傳承珠,只需要植入星空強者體內,要不了多長時間,就能突破限制,成為強大的毀滅種,前提條件是傳承珠的能量特性與自身匹配,放在混亂星域的黑市,傳承珠可以購買千萬人口的族群作為奴隸。
  “傳承珠是這么制造的?”
  高峰覺得自己有學會了新知識,所謂傳承珠原來是這種樣子的?
  “怎么可能?傳承珠需要強者植入體內,然后在自然死亡后,仍由傳承珠吸納能量,你拿出的巔峰強者殘骸,已經被暗殿轉換過,可以直接作為純凈的能量體吸收……”
  道格的解釋,讓高峰了解到,傳承珠最大的限制是強者的意志碎片作怪,絕大多數星空強者晉升毀滅種時,熬不過傳承珠的意志碎片反撲,從而徹底失敗,可一旦沒有意志碎片,其成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可惜,一枚絕對純凈的傳承珠,是普通傳承珠的百倍價值。
  “精神力抽取?”
  高峰頓時明白了強者遺骸純凈的緣由,暗殿將殘骸殘留的精神力抽空,只剩下遺骸本身的能量結晶,自然會純凈無比,換句話說,只要高峰有傳承珠,就能源源不斷的制造毀滅種強者,唯一的缺陷,是這些毀滅種全是水貨,比起銀河系的毀滅種強者,連戰五渣都不如。
  “所以混亂星域真正的幕后黑手是暗殿守衛者,恰好我知道,暗殿守護者有種需要精神力最為原材料的防護裝置,你的族群被滅絕的罪魁禍首,或許不是幽靈艦隊……”
  高峰的解釋讓道格難以接受,又不得不接受。證據就在眼前,若不是親眼看到,不相信有誰能夠清除巔峰強者殘骸上的精神力殘留,即使他自己都不能,暗殿抽取了精神力,留下巔峰輕者的能量結晶體,顯然不怎么重視,由此可見,天生精神力強大的族群,真的可能被當做原材料給處理。
  “我該怎么辦?我又如何去報仇?”
  道格精明狡詐,比千年的狐貍還要奸滑,可一旦涉及到人生信仰,就會智商缺失,仇恨目標的轉移,對他是顛覆性的,幽靈艦隊就已經很強大了,暗殿比幽靈艦隊似乎還要強大,讓他如何是好?
  “別想太多,走一步看一步吧,暫時先替暗殿打工,然后找機會混進去,殺他個干干凈凈……”
  高峰趁道格失神的機會,將傳承珠悄然收好,又將一堆巔峰強者遺骸給回收,這些東西可都是寶貝,其價值可不比星幣結核來的差。
  暗殿不是圣母,發了裝備,發了藥劑和薪水,就需要用命來償還,很快被收編的艦隊在巨型戰艦的督促下,向更深沉的星空進發。
  兩萬多艘戰艦組成的小型艦隊,向超級行星級金屬怪獸相反的方向進發,讓絕大多數強者都松了一口氣,只要不面對那只摧毀集結地的可怕怪物,其他的都是小節。
  除兩萬多艘戰艦外,同行的還有百萬規模的金屬生命,這些家伙竟然服從暗殿指揮,安靜而有序的
  跟隨艦隊一起行動,從之前的敵對,到現在的合作,絕大多數生物都恍然夢中,不知道這一切是怎么發生的。
  高峰找機會將藏在深空的古代飛船給弄回來,飛船被藏在某艘巨型運輸船的貨倉內,這些都沒瞞著道格,高峰甚至不經意的說起,古代飛船是從暗殿的秘密基地里搶到的,對此道格格外興奮,主動幫助高峰研究飛船的各種功能,到最后,道格竟然找到了暗殿的第二波證據。
  古代飛船的七彩光屏,讓高峰吃了不小的苦頭,差點連他自己都陷了進去,之后也沒有找到重新開啟的方法,然后發現了光屏干涸的能量池,所謂的能量池,就是精神力的儲存裝置,雖早已空蕩,里面依然殘留諸多精神力的意志碎片。
  若沒看到意志碎片,哪怕相信高峰的推斷,道格也會在心里嘀咕,最多將暗殿當做懷疑對象,當他親眼看到暗殿收集的意志碎片,哪怕其中沒有族群強者的意志殘留,也將百分之五十的相信提升到百分之九十。
  等道格終于確定最后的黑手確實是暗殿后,爆發出前所未有的熱情,全身心的投入到給暗殿找麻煩的沖動中,裹挾十多個擅長科技的毀滅種強者,全面解析古代飛船。
  古代飛船落到高峰手中,算是明珠暗投,不但損壞了能量護照,弄壞了翹曲引擎,絕大多數設備都搞不清楚用途,等道格接手了古代飛船,高峰才搞清楚,自己錯過了什么。
  古代飛船的翹曲引擎因為年代久遠,很多部件發生老化,而暗殿顯然沒有掌握超精密元件工藝,只能用替代品暫時支撐起運轉,每次使用翹曲引擎后,就會進行檢修并更換元件,而高峰則是連續使用,從而導致脆弱的翹曲引擎崩潰。
  得知真相的高峰差地郁悶死,好好的翹曲空間穿梭,被他搞成常規移動,而古代飛船最大的優點就是翹曲空間通行,為了供應翹曲引擎,百分之八十的船體面積都是為其服務,結果一個不小心,竟然將最大的底牌給廢了。
  除翹曲引擎和精神力護罩外,古代飛船的攻擊武器并不多,除了十二門小口徑光炮外,就只有空間投送裝置,專門用來投送泯滅炸彈,也就是差點將高峰給炸死的超級炸彈。
  泯滅炸彈的數量不少,至少上百組,問題是這東西無法正常運用,一般由古代飛船躲藏在翹曲空間下黑手,若正常運用,就是同歸于盡的炸藥包。
  一番總結下來,古代飛船的特性被高峰粗暴操作廢除了百分之八十的效率,最多只能當成移動炮臺,哪怕小口徑副炮的殺傷力比例大口徑主炮,也不過一支超小型艦隊的火力投送。
  一番總結下來,高峰算是明白了,古代飛船已沒有什么價值可言,最多只能當做自爆飛船使用,前提還必須讓飛船駕駛員抱有自殺的念頭。
  在暗殿巨型戰艦的押解下,數萬戰艦不緊不慢的進入了不曾被外界了解的深空,這里的游離能量尤為密集,哪怕在飛船內部,也能檢測到外部裝甲細微的能量化,也許要不了幾十年,飛船外部裝甲就會轉換為能量金屬,前提是飛船不能移動。
  上百萬金屬生命像能量金屬組成的河流,浩浩蕩蕩的向星空深處漫游,就在高峰以為還有很長時間才會到達終點時,戰斗意外爆發了。
  這是一顆高速飛來的超級金屬怪獸,上百公里直徑,像一顆巨大的隕石,金屬巨獸不會像隕石那樣老實,四條巨大的觸手,就像四根擎天之柱,噴出巨量的能量粒子,帶著龐大身軀不斷加速,相應未知的召喚。
  “我們的敵人就是這東西么?”
  上百公里的巨.物,即使相隔數千萬公里,也依然能被偵查裝備清晰的捕捉,甚至可以放大到毫米級別,在巨大的虛擬屏上,超級金屬怪獸正被快速解析構造,很快就得出大致結論,這只怪獸至少需要星空巨炮級別的超級武器,才能給予有效殺傷。
  “我覺得有些不妙,暗殿下了那么大的本錢,肯定不會是慈善!”
  高峰也覺得有些夸張,之前在集結地通過戰損戰艦捕捉的圖像,確認行星級超級金屬生命存在,可那是過去式,不像親身面對這樣震撼。
  事情就像高峰想象的那樣發展,行星級金屬生命與普通金屬生命的差異性不大,都是打不死的怪物,除非一開始就找到液態生命體的位置,然后給予一擊致命的打擊,但在這之前,無論多少次攻擊,行星級怪獸都能輕易承受,哪怕暗殿的王牌武器也無法奈何。
  道格等人所要做的就是登陸其上,深入其內部尋找液態生命體,放置信號發射器,給予暗殿巨型戰艦清晰的坐標,最后用恐怖的遠程光炮一擊致命。
  高峰不知道,這不是暗殿守護者準備干掉的第一只行星級金屬怪獸,在更遠的深空,靠近遠古蟲洞出口的位置,就有一只超大型巨型怪獸被干掉,只因為其核裂變似的過度反應,造成大量毀滅種強者傷亡,不得已才征集炮灰。
  對暗殿的要求,不管是道格還是其他毀滅種,都沒辦法拒絕,誘餌已吃到嘴里,大炮就架在身后,只能硬著頭皮去執行。
  在高速飛馳的怪獸身上登陸是很可怕的行動,稍微不慎就是粉身碎骨,哪怕毀滅種也扛不住那相當于氫.彈爆炸的威力,只能守在巨獸前行的位置,守株待兔。
  上百名全副武裝的毀滅種,上萬名膽戰心驚的星空強者,還有十萬只被操控的金屬怪獸,在超級金屬怪獸前行的路途中等待,但凡有誰想要離開自己的位置,都會在第一時間被暗殿纖細的小口徑光炮毀滅,沒有誰能例外。
  強大的超級怪物宛若旋轉的山峰,以無比恐怖的威勢向眾多強者壓迫過來,即使并非針對他們,也讓每個面對的強者恐懼,可暗殿帶給他們更大的恐懼,兩相比較,只能守在原地。
  好在暗殿的計算并未出錯,星空強者們的制式作戰盔甲也有效的遮蔽了金屬怪物對生命的偵測,無視眾多強者,宛若流星般從他們身邊擦肩而過。
  就在這時,無以計數的火點,在能量噴口的激發下,帶著眾多強者追趕金屬巨獸,同時,十萬只金屬怪物,正面撞擊飛馳的超級怪物,讓其減慢了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