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黑暗紀》 最新章節: 2234(04-14)      2233(04-14)      2232(04-14)     

末世黑暗紀2217 再戰幽靈艦隊

  相比整個艦隊的不可置信,對幽靈艦隊毫無感覺的高月依然清冷,對她來說,不管是幽靈艦隊還是金屬怪物,都差不多,只要是敵人,干掉就好了,感想什么的,遠不如控制出入口,尋找高峰來的重要。
  整個艦隊都想不到,做翻幽靈艦隊的高月,根本沒有逃出生天的想法,她只想找到高峰,而最好的辦法是控制唯一出口,脅迫所有留在戰場的戰艦幫忙尋找,若是找不到,那就讓整個戰場的幸存者為高峰陪葬。
  一場奇跡般的勝利,讓高月的威望超過了星域歷史上的傳奇人物,哪怕傷亡慘重,也無法消磨烏合之眾對高月的崇拜,月亮尊者的稱號也平添了神圣,她的意志總會在第一時間執行。
  數千艘幽靈戰艦很快被打撈完畢,雖然損失了數萬艘老舊戰艦,可多了數千艘最新銳的幽靈戰艦,讓烏合之眾的戰斗力翻了一倍,至少不會再出現之前的潰敗。
  而在艦隊修整的間隙,倒霉的吉吉亞終于被迫加入高月的反叛軍,雖然探索船并非以武力出眾,可在探索偵查上有著頂級的水準,幽靈艦隊的偵查艦也比不過,成了光榮的偵察兵。
  若是可能的話,吉吉亞是絕不會加入反叛軍的,作為一名游走在無數歷史遺跡與危險地帶探險的業余考古學家,他清楚幽靈艦隊真正的底細,別看幽靈艦隊每次出動都不多,可有記錄同時出現的幽靈艦隊數量,多大數十支,也就是說,幽靈艦隊最低也有五萬以上的戰艦。
  幽靈戰艦戰斗力很強,卻不適合超級艦隊,大量黑科技需要操作人員必須掌握更多的專業知識,能夠開動不意味著形成戰斗力,尤其是生死抉擇的戰場,哪怕一秒鐘的延遲,后果也將是災難性的。
  數千艘新銳幽靈戰艦只能成為后勤團的一部分,貢獻出庫存的能量磚,彌補超級艦隊逼近危險的庫存,隨大部隊一起向通道口而去。
  大部隊在后,吉吉亞的探險船就在最前方,通過光子雷達搜索周圍的信息,按照吉吉亞與歐若拉的性格,當然不可能這么老實,可惜探索船多了十多位毀滅種強者作為監軍,暫時只能老實執行任務,不知為什么,這些長相古怪的強者,總是會偷偷打量歐若拉。
  歐若拉感覺很不對勁兒,為毛這些強者全都關注自己?可又不是挑釁,這些強者目光很是古怪,讓她感覺自己像是被參觀的奇特動物。
  歐若拉不是怕事的小姑娘,作為混亂星域新一代惡霸,幾乎所有不法行為,她都有參與,連倒賣奴隸也被她干的風生水起,針對她的目光,她總是狠狠的瞪回去,其解讀信息就是‘你愁啥’
  對于女孩兒的挑釁行為,這些強者倒是難得忍讓,不為別的,只因歐若拉的形象與高月極度相似,同族可能性高達百分之九十,萬一鬧到月亮尊者那里認了親,說不得還是自己倒霉。
  在歐若拉與眾多異族強者大眼瞪小眼的過程中,吉吉亞尖銳的嗓音打破了這份對持:“不好啦,幽靈艦隊又來了,有上萬艘戰艦……”
  幽靈艦隊有獨特的通訊方式,每支艦隊都會定時相互確定信息,只要連續三次失去聯絡,就能確定艦隊出現狀況,顯然,幽靈艦隊比想象中更聰明。
  探索船發現幽靈艦隊,意味著高月同樣發現,對數量達到一萬二的幽靈艦隊,高月心中說不出的壓抑與煩躁,亞光速伽馬彈不是絕對無敵的制霸大殺器,使用條件非常苛刻,剩余數量也不多,她也不愿意用,底牌用一張就少一張,可面對數量差不多翻了三倍的幽靈艦隊,實在想不出什么辦法。
  戰場上每一秒鐘都是寶貴的,就在高月猶豫不決的時候,幽靈艦隊已經發現了她的艦隊,雙方在相距億萬里的星空相互對持。
  幽靈艦隊沒有像往常那樣強勢而霸道的發起進攻,正是他們搞不清楚超級艦隊的底細,在他們的光子雷達上,超級艦隊的底細早就一目了然,甚至連超級艦隊里數量達到四千艘的幽靈戰艦也一清二楚,也正是因為這些被俘的幽靈戰艦,才沒有貌似的沖動。
  不管是幽靈艦隊還是高月都清楚,持久不會一味的繼續,雖然超級艦隊俘虜了數千艘幽靈戰艦,不代表就能壓制更多的幽靈戰艦,尤其是超級艦隊面臨沒有后勤的難題。
  高月的目標不是贏得多少次勝利,收獲多少戰利品,而是控制唯一的出口,尋找高峰的下落,前面的攔路虎讓她頭疼,但也只是頭疼而已。
  幽靈艦隊最先忍不住試探,四千艘分為兩支小型艦隊,如雙手從左右延伸,向超級艦隊前進,依舊是沉默而強硬的風格,似乎沒有什么能夠阻擋幽靈艦隊前路。
  幽靈艦隊的反應同樣得到高月的回饋,四萬艘戰艦分為上下左右四個方向前出,就像章魚的觸手,又似四爪鉗要鉗住幽靈艦隊的頭部。
  光炮有效射程雖達千萬公里,在宇宙中不算近也不算遠,若有合格的舵手,更加快捷的光腦,躲避光炮并不算困難,但在戰場上,成千上萬的光炮攢射,別說光腦,即使神仙也無法測算出數據余量,在漫天炮火中,能做到躲避要害攻擊就算很優秀的團體。
  以四萬艘戰艦對陣四千艘戰艦,至少在數據上看很占優勢,可所有生物都知道,幽靈戰艦有作弊似的能量護罩,按真實戰力計算,也許十分鐘會被少于自身十倍的幽靈艦隊殲滅。
  性情大變的高月也開始緊張,這次戰斗不比之前,先不說幽靈艦隊的數量翻了一倍還多,只說次光速伽馬彈的數量只剩儲備的三分之一,一旦交火,說不定會一敗涂地。
  即使這樣,高月也不愿意示弱,或許在她心里,裹挾的十萬艘戰艦并不重要,只是用來尋找高峰的工具,只要找到高峰,沒有什么是不可舍棄的。
  試探攻擊是不得已的接觸方式,幽靈艦隊不確定超級艦隊的實力,而超級艦隊又沒辦法一口吞掉幽靈艦隊,暫時只能進行小規模的接觸作戰。
  率先發起攻擊的是四支接觸艦隊,四萬艘戰艦,每艘戰艦四百枚遠程飛彈,一百六十萬枚遠程飛彈幾乎在瞬間發射,遠遠看去就像漫天的火點綻放出燦爛的煙花,煙花的盡頭是黑壓壓的幽靈艦隊。
  第一次與幽靈艦隊的戰斗,高月就明白遠程飛彈對幽靈艦隊無法造成任何威脅,幽靈艦隊能夠投送攔截飛碟,在最短時間擊毀沖擊幽靈戰艦的飛雷,而事實上,高月也沒有指望飛雷能夠造成多
  大殺傷效果,才一次性將所有戰備飛雷全數激發。
  說來好笑,十多萬艘戰艦的庫存飛雷總數也才不過兩百萬,一次性火力投送,就消耗了庫存的百分之八十,由此可見超級艦隊龐大軀體下的虛弱。
  一百多萬飛彈并未激起幽靈艦隊的恐慌,甚至沒有引發四千艘出征的戰艦陣型變形,幽靈艦隊早有準備。
  數萬艘攔截飛碟在一道道光環中投送到飛彈附近,下一刻,飛碟與每五秒擊毀一枚飛彈的速度,快速蠶食深空的飛彈,無數爆炸的火光在飛彈與飛碟之間絢麗。
  就在飛彈的數量消失三分之一時,數十萬比光炮更加纖細的光束拉出千萬里的光尾,精準的命中處于靜止攔截狀態的飛碟,數萬飛碟竟然一艘不少的擊毀。
  任何戰術都不可能在同一支艦隊中成功兩次,之前戰斗讓攔截飛碟大放光彩,但也暴露出飛碟無法在快速移動中計算攔截軌跡,且每次攔截飛彈,都需要強粒子射線槍持續照射,這也是微型飛行器的弊端,恰好被副炮克制,若不然,在千萬公里的距離上,足夠微型飛行器躲避很多次。
  攔截飛碟全軍覆沒,未讓幽靈艦隊陣腳大亂,也許在無數次戰斗中,這樣的過程已經重復過很多次,在飛彈繼續逼近下,幽靈艦隊也激發了遠程飛彈,雙方的遠程飛彈,就像兩支相對的龐大魚群,在沉默的星空中無聲接近。
  兩支飛彈組成的魚群尚未接觸,首先發生激烈碰撞的是雙方的艦炮,無數光炮在星空中編制交匯,刻畫出網格的形態,奇跡般的美麗隱藏著最為可怕的殺機。
  殉爆的戰艦釋放出更加璀璨的光,死亡氣息始終縈繞在擊毀的戰艦中,久久不曾散去,幽靈戰艦可怕火力一如既往的兇悍,但凡被擊中,連釋放逃生艙的機會都沒有,只有隨艦的星空強者才有機會躍出破碎戰艦,在星空中茍延殘喘。
  哪怕只是試探性的攻擊,也演繹出火爆廝殺,第一個回合并不是幽靈戰艦獨霸鰲頭,四爪鉗形艦隊,編制出四道交叉火力,可以避開迎面戰艦的能量護照,以傷換傷的瞄準另一條線的幽靈艦隊,直接命中沒有護照的艦身。
  即使與四千艘幽靈戰艦對陣四萬艘普通戰艦,雙方的損失依然是數倍差距,超級艦隊損失兩千多艘,而幽靈艦隊傷亡三百余艘,相比之下,超級艦隊似乎吃了大虧,可比起之前的戰斗,卻是了不得的成績。
  普通戰艦對上幽靈戰艦,從來都是被屠殺的對象,幽靈戰艦的能量護罩,是無解的外掛,加上更快的主炮發射頻率,更精準的命中,更可怕的殺傷力,打造出幽靈艦隊鎮壓星空無數年的赫赫威名。
  相差甚大的交換比,不但讓高月的糾結與緊張緩解不少,也讓幽靈艦隊的指揮官大為震驚,就在此時,雙方釋放的遠程飛彈終于正式接觸,雙方就像兩條碰撞的洪流,很自然的融會到了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然后向原本的方向飛馳,也許要不了多久,就會重新分開。
  可就在雙方徹底融會之時,一團團閃光驟然亮起,拉出細細的白線,就像沖出地平線的太陽,等到光芒覆蓋整個星空后,雙方的飛彈全部消失,只留下正在緩緩消退的閃光殘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