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終章家族(09-20)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09-20)      第六百三十一章哪一方才是正義(09-20)     

終章家族

  歲月如梭,這一晃就是幾十年過去了,現在的居安正坐一張大的辦公桌旁邊,鬢角已經見到了一些稀疏的白發,手里正拿著一份文件看著,仔細的看著文件,翻了兩頁以后拿起了桌子架子上的筆,在最后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站了起來,打開了木格窗戶,就覺得山里的清新空氣鋪面而來,自己花了十二年時間才建成的宮殿群,亭臺樓閣恢弘大氣,開始的時候倒是對著公眾開放了兩三年,不過熱氣過了以后經營就有點問題了,居安干脆就決定搞個會所,不放普通人進來,能進來避暑的人必須是會員,而且新進的會員必須要有五位老會員的推薦,而且自身的身價要至少要達到五億美元才可以,居安原來的意思就是自己和老朋友們可以空閑的時候來打打高爾夫球,或者幾個老友帶著全家來度假什么的,誰知道這世上的事情就是這么奇怪,你越不想別人進,別人反而就更消尖了腦袋要進來,現在光是一年會員費收入就達到了將近五千萬美元,收支也總算可以差不多能夠保持平衡了。
  按著私人會所的要求,這片大宮殿群落又被重新的設計了一下,去掉了以前的普通房間,全都改成了超大的總統套房,每個房間對應著一位權貴,居安這里可以說是全封閉的,記者根本進不來,客人們坐著飛機到了山谷,以后的一切活動都不會受到記者的打擾,保安公司上百名荷槍實彈的保安把這里和外面熙攘的八卦人群完全的隔絕了開來。
  四周的四合院里則是住著繁景畫派的大畫家,不光是國畫,還有油畫等等的大畫家,由于這些人簽約都是繁景中國,或者繁景美洲再不就是繁景歐洲。長時間的接觸相互探討,油畫從國畫,國畫從油畫吸取營養,從而形成了被藝術品市場所稱的繁景畫派,最初簽約的十一個人中,八個人現在都是享譽世界的中國畫大家。
  現在這些亭臺樓閣上面已經被裝飾很多彩旗,隨處可見燈桿上面掛著的彩色氣球,一排的節日氣象,在過三天就是居安的五兒子。居徹的婚禮了。媳婦出身自一個東南亞的華人豪門,這個姑娘的中國文化背景讓居安很滿意。
  剛才居安就在審核保安公司經理送過來的安保情況,現在的賓客名單上有副總統,州長也有好幾個,都是居安十幾年的老朋友。不光這些人,還有美國乳業巨頭伯爾曼的長子,現在的金曼乳品公司的第二代掌舵人,美國軟件和工業機器人巨子劉超,美國醫藥化工業的幾位巨頭,自己不能來的都派了家族的繼承人過來標示恭賀,還有世界時裝業頂級品牌之一g?a?2m現任掌舵人。還有就是幾家大的牧業公司的掌舵人。這些人平時斗成一團,現在倒是一起來參加居安兒子的婚禮。這些牧場基本用的都是居安生物公司培養的肉牛,牧場公司不是居安獨自控制的,而是和十幾個家族合資控制的。居安在這些牧場的股份也不是溪水河的名頭,而是在生物公司的名下,每個牧場占有的股份最多也就是百分之六左右。這些公司的肉牛每年占到美國肉牛市場的三分之一稍微弱點。
  “外公!”樓下不遠處,一個十四歲的漂亮小姑娘穿著一身的騎士裝。正在騎著馬,馬兒身上金色的毛。鬃毛鬣毛和尾毛卻是淡紅色的,小姑娘正對著三樓上的爺爺開心的揮著手。
  居安對著小姑娘揮手慈愛的笑著大聲說道:“小心點,海倫娜”。然后看著小姑娘騎著馬快速的跑進了馬道,被四周的大樹掩映了身影。
  這個女孩兒海倫娜是居安的外孫女,也就是妮妮和丈夫赫爾?伊頓的女兒,兩人在耶魯是同窗畢業以后不到一年就結婚了,第一個孫女得到了外祖居安和祖父老伊頓的疼愛,現在居安屬于加州財團,而伊頓家族則是老牌的克利夫蘭財團成員,妮妮和赫爾則是堅持女兒上學的時候要低調,不許女兒胡來。甚至是上學都是普通的所謂貴族學校,有錢就能上的那種,而且平時自己騎車,讓居安和老伊頓很是頭疼,怕這個孫女出什么事情,暗中都派了人保護。
  不得不說,有個漂亮的孫女和外孫女是個頭疼的事情,海倫娜的身邊從不缺少追求者,而且學校的幾個所謂的公子哥,平時胡作非為的,家里有點錢,犯個錯誤直接就保釋出來的那種,還準備策劃把這位騎著單車上學的千金擄走,用流行時下的話來說就是準備輪流發生性關系,保鏢暗中破壞了以后就把這消息通知了居安,居安聽了直接把桌子上的一個大花盆砸在了墻上,正準備讓人跟這幾個小王八蛋好好樂呵樂呵呢,第二天一早就發現這幾個小王八蛋當天晚上就因為剎車失靈開到了兩百公里撞在了橋護欄上一命嗚呼,居安跟老伊頓通了個電話,老頭在電話里就說了一句:“我想他們受到教育了,以后都不會犯這種錯誤了”。
  妮妮現在專心做著藝術品生意,手下掌管著家族的畫廊,在紐約有著藝術女王的稱號,丈夫赫爾則是位暫露頭角的政治家,妮妮除了贊助藝術之外,還有和幾個兄弟一起投資三弟的瀕危動物保護基金。居安的三兒子居邦則是喜歡動物,找的媳婦兒也是為動物研究員,兩個人一年有十個月都是在非洲家族的私人保護區渡過,現在夫妻兩個正在進行中國虎野化工作。
  大兒子小馳,則是按著外祖父馬科斯的意愿,成了一名出色的橄欖球運動員,小虎也是兩個人在同一個隊伍中,而且兩個人分別得娶了自己的老板,也就是斯坦克倫克的兩個孫女。不怎么看橄欖球的居安和王凡自此以后就成了橄欖球迷,每次兒子們的比賽,兩個人都會到現場去看,實在有事情的時候就看轉播,兩個人孩子的體格都很健壯。名聲非常的大,算是偶像球員,居安和王凡兩個倒是盼著兩個長子能夠早點回來繼承家業,直到兩個人退役,都沒能實現這個愿望,因為兩個孩子被斯坦克倫克任命坐了球隊的經理和教練,氣的居安和王凡直跳,老斯坦克倫克倒是得意了很久,說是兩個孫女換回了兩個孫子。
  二兒子小政則是詭異的繼承了母親黛娜的愛好。拉起了大提琴成了一個所謂的音樂家,找的媳婦也是個小提琴演奏家,居安有點頭疼,就是這二兒子和二兒媳婦兩個人的工資真是太少了,兩人加起來一年工資還買不來居安現在用的汽車。同樣居安想鼓動二兒子來掌管自己的牧場,誰知道夫妻兩個還是不愿意,仍然每天沉浸在單調的琴聲里。
  四兒子居恒職業倒是有點靠邊,世界工作馬術大師,整天在歐洲那邊飄著,一家人也都是蹲在歐洲,所用的馬還不是自己家族產的。而是歐洲馬,讓居安非常的不爽。
  五兒子居徹就是過兩天結婚的這個,依然不喜歡經營牧場,大學一畢業的時候就進了劉超的公司。干起了別人眼里風光的高科技。
  六兒子居堅現在正在讀書,這個孩子讀書上癮,都拿了兩個博士學位了現在還準備讀一個,說是以后要留在耶魯教書。居安不指望他到牧場里去,就指望他能安心的找個女朋友。別整天呆在實驗室就行了。
  至于最小的兒子居世民,居安覺得真是糟蹋了太宗皇帝的名字,小東西出生時候居安都四十出頭了,長的就跟黛娜像是一個模子里出來的,越長越帥氣,一米八幾的個子,身材魁梧健壯,濃眉大眼的,堅挺的鼻子,一笑的時候嘴邊兩個淺淺的小酒窩,去耶魯讀書的第一年,在街上就有人找去做模特,最后還簽約了。你說你想做模特家里又不是沒有時裝生意,非要簽別人公司,而且干了幾個月就不干了,書也不讀了,直接從耶魯退學說是準備進軍什么好萊塢。這不是瞎胡鬧么!黛娜得意的稱這個兒子就是小克拉克蓋博。
  居安看來就是慈母多敗兒,多數是看上了好萊塢的各種容易上手的漂亮妹子,這小東西什么都不行,干什么都沒什么耐心,殺人放火倒是不會去干,就是換女朋友的功夫來勁,六個哥哥綁在一起所有過的女朋友都夠不上這小東西一年的,連邁爾斯都跟居安打趣的說道,這小東西是六月家族的播種機。
  想要對這個幺兒子進行經濟控制也不行,不是居安下不了手,而是馬科斯和梅麗娜兩個老人年紀大了農場打理不了的時候,就把農場賣了,居安以市場價格買了下來,現在種上了一些水果。兩個老人留了一筆錢在居安家幾百米的地方蓋了個小房子養老,除了養老的錢,其余的一千多萬都分給了這些外孫子,外孫女們,一個人分了一百多萬,然后這小東西年紀不大,投資眼光倒是不錯,把錢借給了姐姐妮妮投資,愣是翻了五六個跟頭。小東西自己有錢,什么阿斯頓馬丁,布加迪,拉風的基本都弄了一輛,用來泡妞。居安這做老子的也只能干瞪眼。
  本來居安以為,這七個兒子總能有個能夠喜歡繼承家業的把,誰知道這些個小混球們一個都不感興趣,現在自己還要支撐著牧場,別人都是越老越清閑,只有自己越老越忙活,還不是為自己,為了這些大大小小的小混球兒。
  站在窗前想著這些,就聽到身后的門開了,一轉頭看到自己的妻子黛娜走了進來,手里還拉著一個四歲多的小娃兒,這是居安的第六個孫子。名字還是居安起的叫做居繼祖,三兒子居邦夫婦唯一的孩子,父母兩個整天飛來飛去的也沒個安生,所以就放在居安和黛娜的身邊。
  看到孫子走了進來,居安臉上頓時換上了笑容,走了兩步把小孫子抱在了懷里,在小臉上親了一下,然后問道:“想爺爺了沒有?”。
  小繼祖咯咯笑了兩聲:“想了!”。
  “哪里想了?”
  胖胖的小手指著自己的小心窩:“這里想爺爺了”。說完小孩兒一把摟住了爺爺的脖子。
  黛娜笑呵呵的看著爺孫兩個對話,然后拍了拍居安的西裝,拉了拉備有一些輕微的褶皺:“一些老朋友都在樓下等著了,王凡和邁爾斯還有麥克也到了,你快點下去吧”。說完就要伸手把小繼祖抱過去。
  看著小繼祖怎么也不放手,居安笑呵呵的說道:“那就跟著爺爺一起去”。說完抱著孫子就往電梯那邊走,這小孫子就喜歡跟著自己。
  到了一樓的會客廳,十幾個人已經坐在圈椅上聊天了,看著居安抱著小繼祖走了進來,邁爾斯伸著手對著居安招呼道:“怎么現在才過來,老五結婚的事情丟給別人忙活去好了,還用的著你操心”。
  居安笑著說道:“各位州長議員們久等了,副總統過來這保安的工作不看一眼我這不放心”。說完在邁爾斯旁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把小繼祖放到了腿上。
  老朋友杰弗瑞,也就是前任的紐約州長笑著說道:“這屆的蒙大拿州州長,你覺得弗蘭克有沒有希望?”。在座的都是民主黨員,而且就看著這一屋子花白和半花白的頭發,基本上都算是民主黨的元老了,當然是三句話不離黨派生活,弗蘭克是民主黨蒙大拿州長的候選人,居安幾個給了這位民主黨新秀很大力度的支持。
  邁爾斯所控制的報紙,以及電視臺也給與了充分的宣傳。現在的邁爾斯已經掌握了美國一部分的主流媒體,成為了新一代的傳媒大亨,當然了居安也跟著把手及時的插了進去。
  麥克在美國這里則是控制著一些超市的股份,在國內的水產公司已經成為了國內的淡水產業巨頭,年銷售額將近四十億美元,現在居安老家的小鎮子成了一個小城市,基本一半的居民或多或少的都跟水產公司有聯系。
  而王凡則是因為國內家族的原因,徹底了放棄了國內的其他生意,伯父在政治中站錯了隊,家里的老一輩人去世了就失去了影響力,樹倒猢猻散嘛。對于王凡的哥哥和堂兄弟姐妹們來說,這是壞事,不過對于王凡來說倒是好事情,以前由于家庭原因不能涉及的美國這邊的產業,比如傳媒公司,現在倒是沒這方面顧慮了,這十來年來放開手腳投資,現在他們這幾家還就是王凡活的有滋有味的。唯一不爽的跟居安一樣,三個兒子一個女兒都沒個省心的,不過比居安好一點,二兒子王乾現在正開始學著掌控家族財富。
  十幾個老東西對著今年的選舉情況做了一番探討,看看黨內的哪些新秀取得成功的大一些,小繼祖則是睜大了眼睛,坐在爺爺的腿上,聽著這些老頭子們談論著政治。
  居安這時候想不到的是,現在坐在自己腿上的小娃兒,等到三十歲出頭時候從彌留時候的自己手里接過珠子,掌握整個家族力量的時候,有多給力,通過對家族產業的大規模的改革,優化了家族的產業資源,在畜牧業大力的擴張,同時把祖母黛娜創立的餐館幾乎開遍了世界上每個大城市,同時強化了和王凡,邁爾斯和麥克四個家族的聯系,然后四個家族一起發力,通過一系列的運作,居氏家族直接或者間接控制的富國股份達到了百分之十二,從而四個家族牢牢地控制住了富國銀行。
  由于居安喜歡用泰迪的頭作為自己的藏品戳記,后來居氏家族就把咆哮的泰迪圖案作為自己的徽章。這樣居繼祖私下里獲得了一個外號‘棕熊’據說最后還在美聯儲內占據了一個位置,當然了這個說法沒被證實,美聯儲的股東從未對外界公布,讓人充滿猜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