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7-20)      終章家族(07-20)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07-20)     

高山牧場626 鬧別人的心

  整個孩子們的假期,居安基本就這么一天天的過來了,娃兒們這開了學,家里就頓時清凈了很多,至少比孩子們在家清凈多了,弄得剛開始兩天,居安還覺得沒孩子們在耳邊吵鬧,弄得家里雞飛狗跳的不太習慣。
  太陽快要落山的時候,居安跟著托馬斯和勞倫斯兩個人從牧場看了一圈,回到了家里,這時候孩子們當然回來了,大家一起吃完了晚飯,居安正準備坐在沙發上看每天的娛樂節目,新聞,這幾天一城市的市長涉嫌貪污,還有招記,情婦的丑聞,讓居安覺得很有趣。看來貪官必包情婦,也是放之四海皆準的事情,然后看這人的簡歷,那就牛逼了,以前是個司機,美國高中都沒畢業,給市長開車,得到了當時前任市長的賞識,從一位車夫,轉變成了美國的‘國家干部’運氣更好的是過了兩年,被任命為城市的警察局長,由于成績出色,這人就雄心勃勃的向著新任市長寶座發起了沖擊。
  這下倒好,貪污所有的小丑聞都被對手抖露了出來,市長沒當成,還十足十的要吃起了官司。
  還沒等著居安興致勃勃的在電視機前欣賞自己的餐后甜點呢,就看到妮妮跟著黛娜嘀嘀咕咕的開始咬起了耳朵來,而且兩個人嘀咕了很久。
  等到了晚上,居安給孩子們讀完了書,現在妮妮已經不要居安每天晚上讀書了,可以自己讀了,居安的任務減少到了兩個,剛給兩個娃兒讀完了書,居安回到了自己的臥室里就直接進了衛生間去洗澡。
  剛從衛生間里出來,黛娜就對著居安笑著說道:“妮妮隔壁班上的一個名字叫做哈伯的男孩,今天對著妮妮說喜歡她,想跟妮妮約會,孩子自己不知道怎么辦才好,吃完飯的時候就問了我這個問題!”。
  “啊!”居安聽得愣了下,怎么覺得這么奇怪呢,這么點大的孩子,安吉爾上次也是弄出一出喜劇,現在自己家里的丫頭,也有了的男孩喜歡了,但是安吉爾不是自己家閨女,這真正的輪到妮妮的時候,居安這心里立馬糾結起來,跟別人閨女能一樣么。哎,美國這里就這點不好,太開放了,想到了這里坐到了床邊對著黛娜問道:“你是怎么跟妮妮說的?”。
  “我跟妮妮說,如果你喜歡那個男孩,那就大方接受,如果不喜歡的話,你也要跟別人說一下你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不管你做什么選擇,爸爸和我都愛你”黛娜靠著床頭對著居安笑著說道。
  居安聽了點了點頭:“嗯!很好,我覺得你這樣處理很不錯”。自己這還完全不知道呢,就直接被自己的媳婦給代表了。現在想起一個最關鍵的問題:“妮妮到底喜不喜歡這個叫做哈伯的小子?”。
  “妮妮對于這個哈伯也很有好感,所以我建議妮妮先和哈伯約幾次會,相互了解一下,可以到對方的家里做做作業,或者讀讀書什么的”黛娜對著居安解釋說。
  居安聽黛娜這么一說,連忙點頭附和著:“這個提議好,做作業讀書,咱們家的地方夠大,可以到咱們家里來嘛,不懂得也可以問問我,我很樂意給兩個孩子解釋功課”。總之就是要把這個叫做哈伯的小王八蛋弄到自己眼皮子底下來。當然了要是能在小王八蛋身上弄個監視器就更好了。
  黛娜聽了居安的話,噗嗤一聲笑了起來,對著居安說道:“你這一說,我倒是想起來,我第一次約會的時候,也是差不多妮妮這么大的年紀,那個男孩看到我爸,嚇得腿都打哆嗦,我爸讓他進來的時候,就直接來了一句,你們看電視吧,然后就開著辦公室的門,開始在辦公桌上擦自己的獵槍,時不時的還舉著雙管獵槍瞄下準,我就發現那個男孩時不時的就向著爸爸哪里看一眼,一個晚上都老實的坐在沙發上都沒敢怎么移動”。
  居安聽了也哈哈的笑了起來:“馬科斯這個方法好!”。點著頭,居安就表示了對岳父老人家的崇敬之情:“等那個叫哈伯的小子過來的時候,我就把我的馬克辛搬出來擦著,讓這個小東西知道,惹火了我是個什么下場”。說完自己嘿嘿的笑著。
  黛娜則是笑著趴在了床上:“那估計哈伯這小孩子,下次再也不敢來咱們家約會妮妮了”。
  居安想了下就說道:“這小東西膽子不小,知道家里這么多的猛獸,還敢來約會我的女兒,膽兒真是夠肥的”。鎮子上上下下的所有人,哪個不知道居安家里養了這些東西,而且這個哈伯還不是居安這邊小區里的,該是鎮子上或者是附近農牧場里的誰家的孩子。
  跟著黛娜聊了會兒,兩個人就開始造人,也不知道這些曰子運氣不好還是怎么的,黛娜一直都沒有成功懷孕,兩個人不得不繼續努力。
  第二天的一早,黛娜在餐桌上就跟著妮妮說了一下,自己要注意什么,大概的要怎么做又重新的囑咐了一下。
  看著妮妮帶著泰迪和小馳小虎走出了房間,居安的老媽則是有點擔憂的看著居安問道:“才這么大點的娃娃,你們就讓家里姑娘談戀愛,我覺得還是等著妮妮長大了一點再說”。
  居安知道老媽的心思,而且自己老實說也不是太贊同妮妮現在就談戀愛,不過這東西,堵不如疏通,誰不是從小時候過來的,而且大多數這些個年紀的娃兒們,所謂的約會,老美這里叫date,也不過就是一起看看電視,做做作業,然后一起玩玩什么的,一般鬧不出什么大事情來。現在這么點大的娃兒們,正在感情的朦朧期。居安只好對著老媽說道:“放心好了,即便是兩個娃兒們約會,也是在咱們家或者是男孩的家里,大人們一般都不會太遠”。
  老媽估計心里還是覺得這么小的孫女,談戀愛不合適,不過欲言又止了幾次,把話又咽回了肚子里。對于孩子的教育,老媽這是疼歸疼,只要是居安和黛娜都坐了決定的時候,老媽一般也是都支持的,而且說白了這里是美國,不是國內,教育方式不一樣,如果是國內居安也不同意妮妮這么大點的孩子約會,別說這么大了,上大學前都不許。
  “放心吧,干媽!出不了什么大事情的,到時候安排您在附近注意下就行了”科拉對著居安的老媽說道。
  老媽聽說自己可以在旁邊稍微注意一下,也就稍稍的放下了心來。
  中午一家人吃過飯的時候,黛娜就接到了妮妮打過來的電話,說是自己今天放學的時候哈伯會跟著一起到家里來玩,晚飯前他的爸爸會過來接。
  既然事情都這樣了,孩子們來就來吧,居安也就決定了個,想想看怎么讓這個小東西害怕,記得自己的規矩,當然了直接恐嚇是不行的,這個是個技術活兒,也就是說,居安既要面子也要里子,還要給讓小東西心存畏懼。
  這事情,還能請教誰,當然是向著有經驗的人請教了,居安走到了屋子外面就開始給自己的老岳父打電話,自己老爸這時候也用不上,沒那個經驗啊,等著電話想了兩聲,老岳父的聲音傳了出來,居安就說道:“爸爸!現在跟媽媽忙么”。
  “不忙,你電話打的正好,大后天我和梅麗娜準備去你那里看看孩子們”馬科斯爽朗的笑聲從電話里傳了過來。
  居安沒空瞎扯啊,這還等著先考慮馬科斯這個老岳父把手段說出來,然后再考慮到底符不符合時代,然后自己怎么加以改進什么的,多少腦細胞要死在這事情上面啊:“爸爸!妮妮談了個小男朋友,名字叫哈伯的小子,我就是想問你一下,以前你是怎么嚇唬黛娜朋友的,至于擦獵槍的就別說了,昨天晚上的時候,已經聽著黛娜說過了”。
  “哈哈!”馬科斯笑著說道:“這個真的是很簡單,記住看著那個孩子的時候,別笑!臉上一點的笑容都不帶,而且板著臉一臉嚴肅,說話的時候也要有利,簡短,實在不行的話,等小東西進來,盡量少說話,讓他知道你酷,就不敢造次了,不過這個哈伯?應該是老皮爾斯的孫子吧,安妮斯頓的兒子”。
  居安聽著托馬斯一說,就明白了,老皮爾斯是離著自己老岳父家不遠的一家四千多英畝地的牧場主,基本就是在老岳父和自己家連線的中心上,家里主要是養羊還有草泥馬也就是神獸羊駝,還有少量的牛和馬。跟著老岳父聊了一下,居安就掛了電話。
  一掛了電話,居安的大腦就飛速的開動起來。總體說來現在敵人的初步情況已經掌握了。讓居安放心的是,老皮爾斯一家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對于家里的孩子管教非常的嚴格,應該不會發生什么讓自己不爽的意外事件。想到了這里,居安倒是又有點不放心了,就老皮爾斯老兩口,加上女兒安妮斯頓夫妻的外貌,這個小哈伯的長相,居安倒是真的有點擔心了,按著遺傳角度來看,算不上歪瓜裂棗,最多也就能算個中等坯子。
  哎!居安想到了這里嘆了口氣,這當爹的真難啊,也不知道自己家里的兩個兒子什么時候能長大,到別人家里鬧別人心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