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7-20)      終章家族(07-20)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07-20)     

高山牧場612 好效果

  果然不出居安的所料,晚上的時候妮妮就纏著爺爺說了這個事情,還沒等孫女要求,爺爺就把孫女抱上了腿,滿臉笑容的主動要求早上幫著孫女刷馬,黛娜看不過去了只好給丫頭早上增加了一項遛馬的任務。這樣每天早上如果不是下雨,馬道上就會出現兩大一小的三個身影,妮妮跟在后面,時不時的小跑,沒臉皮和大白在前面時不時的吃口野草。
  家里的舒服曰子總算是被打斷了,居安和王凡兩個人坐著飛機飛往首都,準備去拜訪一些國畫界的腕兒。
  飛機降落到了首都機場,趙奇峰已經在機場等著居安和王凡兩人,至于機組四個人已經被趙奇峰安置在了機場不遠的酒店。
  趙奇峰開著租來的車子,帶著居安和王凡到了首都三環的一家大酒店住了下來,到了酒店的房間,王凡坐了一會兒,就對著居安說道:“你們住這里,我回老爺子那里去住,車子你們留著用”。說完提起了放在床邊的小包。
  居安和趙奇峰站了起來把王凡送到了門口,居安樂呵呵的對著王凡客氣了一句:“要不今天我去拜訪老爺子?”。
  王凡聽了擺擺手說道:“不必了,家里老爺子喜歡清凈,好久沒有什么客人上門了,你還是休息下等著明天早上去拜訪梁老先生吧”說完提著包跟著居安揮了揮手。
  居安也就是這么一說,沒指望自己能夠去拜訪這位共和國元老,正好老人家也不愿意見自己,算是兩下都落的輕松,至于說老人不知道居安跟著王凡一起回來,那居安就只能嘿嘿兩聲,這些個老人家這點事情都不知道的話,那幾十年風波云詭的宦海生涯不是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送走了王凡,居安就轉身回到了屋里,趙奇峰跟在居安的后面,輕輕地帶上了房門,居安把自己往大床上一扔,伸了個懶腰,這才看到趙奇峰還在寫字臺前面站著,笑著說道:“我們公司沒這個規矩,自己隨便找個地方坐下來”。這都染上了啥子毛病,看到老板跟老鼠見貓似得。
  看著趙奇峰拉了個椅子坐了下來,居安也從床上坐了起來,看著趙奇峰說道:“江南那邊的裝修都搞得怎么樣了?這次到首都出差家里都安排好了吧”。
  趙奇峰點了點頭:“裝修都搞的差不多了,現在門房大爺每天都早晚開一次窗戶透透氣,這次您和王總在回去的時候就能住人了”。
  居安擺了擺手:“直接叫我和王凡的名字就行了,看到麥克和邁爾斯也可以直接叫名字,你叫著的這個王總啥子的我聽著別扭”。然后笑了一下,開了個小玩笑:“記得了,你就當咱們是美資高科技公司就得了”。以前居安聽說狗狗那時候在中國的時候里面的員工跟放羊似得,看著報道就讓每天朝九晚五時不時的被老板拎著到公司加班的居安羨慕不已,哥們總算也有自己公司按著狗狗方式來的一天了。
  想起這個心里就有點小得意對著趙奇峰說道:“這點上咱們應該跟老美學學,注重享受下生活,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別把兩者搞混掉了,而且把家庭放到第一位來”。這一方面居安其實很推崇老美的主流公司,說幾點下班就幾點下班,你想讓員工加班,那問過公會沒有?員工要是不愿意那老板也只能干瞪眼,這玩意是從法律上做了嚴格的規定,像是富士康這種垃圾公司,到美國去老板不知道在監獄里呆多久了,第一個員工玩高空跳水的時候,美國一幫子政斧機構就進駐公司調查了,還輪到姓郭的狡辯?抽不死你丫的。
  別說什么公司要求你奉獻的屁話,自從改革以后,什么小鬼子公司,然后是寶島過來的臺灣公司,加上后來的棒子公司,個個不拿工人當人看,加班加的這么牛逼幾個玩科技玩的過美國公司的。
  趙奇峰聽了居安的話,呵呵的笑著點了點頭:“現在我覺得就很幸福了,每天上班的時候去工地看看,一周兩天休息,帶著兒子老婆到公園什么的玩玩,老婆都讓我在公司好好干,別讓你們失望了”。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趙奇峰的這番話卻是是撓到了居安的癢處,聽得居安很開心:“下面就是員工招聘了,你這方面著手了吧”。也不能公司就趙奇峰和門房大爺兩個人,這攤子鋪開了人手也要相應的增加一些。
  “我這正要跟你商量下呢,公司登了招聘的廣告了,也有些小畫廊的員工想要跳槽過來,更多的都是一些應屆的大學畢業生,等咱們回到江南的時候,就安排一場面試,到時候你和王總”趙奇峰說道這里頓了頓:“王凡,一起去看看”。
  居安聽得點了點頭:“那就這樣了,這幾天我和王凡帶著你去拜訪下一些人,然后咱們直接去面試”。說完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不早了,我這休息一下,你也早點回去休息,養養精神明天好干活”。
  聽著居安這么一說,趙奇峰笑著點了點頭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那我就回房間去了”。說完走到了門口,拉開門想起了什么轉頭對著居安問道:“要不要吃點東西?”。
  “謝了!我再飛機上吃過了”居安對著趙奇峰擺了擺手。趙奇峰這才帶上了門回自己的房間里去了。
  早上九點多鐘,王凡過來,跟著居安和趙奇峰一起吃了個早飯,三個人開著車子帶上酒莊里產的頂級葡萄酒,就去拜訪梁老先生。
  到了一個小四合院門口,三個人跟著門房這么一說,門房直接把居安三個人領了進去,院子里梁老頭正在跟著另外的一個老頭躲在樹陰涼下的石桌凳上正在下棋,看到三人走了進來,老頭扔下了手中的棋子,對著對面的那個老頭說道:“今天我有客人,讓你這老東西得意一天,明天在殺的你丟盔棄甲的”。
  對面的老頭哈哈笑了兩聲:“就你這臭棋簍子,棺材板釘上的時候,你也別想贏我,還找什么借口”。說完扔下了手中的棋子,背上雙手跟著居安三個人笑著點了點頭,就向著門口走去。
  梁廣之老頭對著三個人示意了一下,讓三個人坐在石凳上,居安三個人坐了下來,王凡把手中提著的四瓶葡萄酒放到了桌上,梁老頭對著王凡就問道:“你們家老東西,身體還好么?”。
  “我爺爺能吃能睡,身體還好”王凡笑著回答。跟著說道:“我們這次來就是感謝一下您老給我們介紹的評委”。
  梁廣之聽了笑著說道:“我這是身體不行了,孩子們不讓到處跑,要不是我也想到江南去給你們壯壯聲勢,這支持國畫是個好事情,我看了你們的想法,這個很不錯,專心繪畫的人年輕的時候除了那些家境好的,生活一般都不怎么樣,你們的思路給這些有志于繪畫的年輕人一些保障,讓年輕人專注到了繪畫上來是好事情,從這方面我還要感謝你們一下”。
  居安笑著說道:“看您說的,我們這是畫廊,是要賺錢的,而且開始的時候我就是想著給我的大園子弄些畫而已,沒您說的那么高尚”。
  “賺錢是好事情!”梁廣之笑著說道:“只有你們賺錢了,這事情才能搞下去,不為名不為利的誰去投資這些,繪畫本身就是商品,有人欣賞才有價值,天下熙熙皆為利來皆為利往,賺錢沒什么不好意思的,現在搞油畫的多,搞國畫的少,能堅持搞下去的就更少了”。說完看了看桌子上的幾瓶紅酒,指著說道:“就像現在,國產的頂級白酒怎么都賣不出這洋酒的價格來,其實這方面我們還是要跟著小曰本鬼子學學,曰本畫在國外市場上就做的比咱們國畫要好的多,推廣的好,雖然我不喜歡小鬼子,這點還是要佩服的”。
  王凡笑著說道:“我們這邊搞好的時候,就準備在紐約進行一場,國畫青年藝術家展覽,到時候也算是推廣一下國畫,讓這些人見識下東方藝術,國內這邊搞好了,下步我們就準備在紐約成立一個畫廊”。王凡立刻獻寶的說道,至于展覽什么的,也沒什么好說的,不提居安的那副人獸這些年被這個借過去那個借過來的,就是出錢也能找個地方展覽,資本主義社會嘛,有錢開道,啥都好說。更何況麥克還在拍賣行混了這么多年,想搞個展覽真是太容易了。
  “國畫要想增加他的商業價值,不光要出現一些好作品,還要多宣傳真正的跟商業結合起來,這樣才有更多的人關心國畫,你們賺錢了,才能讓別人看到其中的利潤,自然地更多的人就會加入進來,那么畫家的生活創作條件好了,才會有更多的好作品出來,這是個相互促進的過程,畢竟畫家也是人,也要生活,不光要生活,還要追求生活的質量更加好一點”梁廣之對著三個人笑著說道。
  居安三個人跟著老頭聊了個吧小時,就有人過來打斷了三個人,讓老頭回去休息了,老頭似乎對那人有些不滿,這聊姓正濃的時候被打斷了,看著那人商量的說道:“這才剛聊出興致,再聊半小時?”。
  “已經很久了,您該起來運動下去了”
  聽了人家的話,居安三個就老實的站了起來告別了老頭,三個人上了車子,奔著下一家駛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