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10-24)      終章家族(10-24)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10-24)     

高山牧場610 都擴大了

  在葡萄園看了一圈,把空間水放了進去居安這才和王凡一起回到了別墅,自然葡萄園的葡萄葉子又慢慢的恢復了往曰的活力,不管別的園子減沒減產,至少保證了自己的金雕翎羽葡萄園是大豐收。
  在加州的別墅呆了快一個月,兩家人才回到了蒙大拿,家里的動物們回到了家里也很開心,四處撒歡的到處溜達著,很顯然每天困在一個小小的沙灘,讓有些家伙比如發條和彈簧之流非常的郁悶,蒙大拿舒適的二十幾度的溫度,也讓居安覺得舒服異常。
  在馬廄里,把豆草的后掌放在膝蓋上,用硬釬子把豆草腳掌上的泥土撥弄下來,然后用鏗刀稍微的修飾了一下長歪了的蹄子上的角質,居安對著幾米遠跟自己同樣做著相同事情的王凡說道:“你打算什么時候回國”。你不能老賴在蒙大拿啊,這國內還有畫廊的事情等著你呢。哥們自己可以閑著,你不能閑著啊。
  王凡手上的活兒都沒停,對著居安回答道:“過段時間就回去,這次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別想再家里舒服著”。
  居安聽了砸吧了下嘴:“我跟你回去干什么?那些個評委不是都搞定了么,剩下的事情都交給你和趙奇峰不就完了么”。
  王凡把膝蓋上的馬腿放了下來,轉著身體輕輕地抬起了另外一條馬腿:“梁廣之老爺子介紹的那些你還不要去送請柬?這還能跑的了你”。
  居安伸手在豆草的屁股上撓了撓,示意豆草換了個方向:“這不都差不多了嘛,出場費什么的都談好了,還要我親自上門送請束?”。這東西鬧的,就不能簡單一點,大家三下五除二,該給錢的給錢,你收錢辦事不就完了么。
  “錢什么的都是小事情,咱們既然要開畫廊,那么就首先要拉拉這些個關系,至少你也要帶著趙奇峰去拜訪下國內這些腕兒,以后有些事情也方便,比如說賣個什么字畫什么的,總要有些名家來撐撐場面,要不是啥都沒有,就靠著這些年輕人,誰知道咱們畫廊是干什么的”王凡對著居安解釋說道:“你要是不親自登門,說不定有些人就覺得你這個人不夠尊重人家,這次看著梁老的面子,下次你在想請人家說不定就找借口推脫了”。
  “哎!”居安嘆了口氣,點了點頭這事幟聽王凡這么一說,還真是要自己親自的去一趟,面子上的功夫做足了,以后見面也好說話,晃著腦袋說道:“這真是夠麻煩的,你說我們這搞個畫廊是不是太費勁了”。
  “現在國內戈不少的畫廊,咱們想要在這些人口中分一杯羹,那肯定是要多做點工作,別覺得委屈你,梁老先生給你介紹的都是現在的牛人,你登門拜訪不丟人”王凡瞥了居安一眼。
  居安呵呵笑了兩聲:“我不是怕丟人,而是怕麻煩”。聽了居安的話,王凡咧了咧嘴沒有說話,不想理居安,最后實在忍不住了,才取笑的說道:“我覺得鬧了這么久,你他娘的才像是紅三代,什么事情都怕麻煩,不想花精力又想賺※錢”。
  “得了!我就是隨口一說,我這跟你去拜訪那些老頭子不就成了”居安搖著頭笑著說道。
  整理好了馬匹,居安和王凡各自上了馬,繞著馬道跑了起來,剛跑了一會兒,就看到一個大頭巾牽著那匹王子,正在把那匹馬趕進拖車里,看樣子是要運去參加比賽,居安看到桑德斯也站在不遠處,就催著豆草走了過去。
  “現在有什么比賽?”記憶中現在有分量的比賽不是進行完了,就是還沒開始,這準備把王子運到哪里去。
  桑德斯轉頭對著居安解釋說道:“他的主人要跟別人賽馬,就把他運回迪拜,大概兩周的時間”。
  居安聽了點了點頭,這些真王子們這是能折騰,自己沒事干還相互賽馬,真是閑的蛋疼口說完抖了抖豆草的韁繩,轉頭到了王凡的旁邊,兩個人繼續繞著馬道小跑了會兒,就進入了牧場,兩人這才放開了韁繩,把馬速發揮到了最大,奔跑了起來。
  跑了一圈兒,剛到了家門口,就看到陸廣源的小皮卡停在了門口的道路旁邊,老媽和黛娜正在跟著陸廣源三個從車上搬蔬菜下來,什么芹菜,花菜一小筐一小筐的,比以前給自己家里送菜的時候正規多了。
  看到居安和王凡兩個苦力回來了,老媽立刻對著兒子和干兒子說道:“趕緊的過來幫忙,剩下的就你們兩個的了,我和媳婦還有小、陸屋里歇歇去”。黛娜聽著婆婆這么一說,樂呵呵的走了過來,把王凡和居安手里的馬韁接了過去,帶著兩匹馬向著馬廄里走去。
  兩個苦力當然是卷起了袖子,開始豐活,十來分鐘的時間兩個人就把車上的菜搬到了廚房里,看到陸廣源坐在沙發上一邊喝著茶一邊看著小政玩。
  走到了沙發上一坐,居安對著陸廣源問道:“這怎么又送了這么多過來,留著賣也好啊!”
  每次老陸過來都是帶著家里種的一大堆蔬菜過來。
  “這次過來給你們送點蔬菜,順帶著把家里的狗接回去”陸廣源笑著說道。老陸以前在家里弄了條狗崽子,是條母的,每年都要送狗到自己的牧場配種。
  居安聽了點了點頭:“你這小狗崽子都賣了?”。
  陸廣源搖頭笑著識道:“就是今年才有人上門要,以前都是鄰居想要就送給他們了,還有人想要我家里的大狗,開價還不低!我都沒舍得賣,要是像你的牧場一窩這么多小狗,那我就開心死了”。說完對著王凡說道
  不知道這些狗崽子怎么回事,牧場每次小、狗一生就是六七個,到了別的地方每窩都是一個兩個的,三個就算是最多的了。即便是秦迪和武松牧場,每窩小狗都是這樣,居安不明白,諾曼幾個研究了下也不明白。
  三個人圍著狗聊了會兒,就聽到大門外面傳來了敲門聲,伴隨著還有艾米麗和安吉爾的聲音,居安一轉臉,透過大門的玻璃看到兩顆小腦袋,后面還站著個老泰勒,居安站了起來,走到門口,把門一拉開,兩個小姑娘對著居安說了句:“早上好!”。
  居安笑著說道:“安妮在樓上自己削屋里呢,你們直接上去吧”。兩個小丫頭聽了居安的話,就噔噔的跑上樓去了。
  “泰勒!到里面坐回兒”居安對著泰勒說道。
  泰勒點了點頭,走了進來:“把你上次給我泡的那個茶弄一點”。說完走到了沙發邊上,對著陸廣源說道:“陸你也在啊”居安轉身去找茶葉倒茶,老頭現在嘴叼了,每次到家里來喝茶,都要指明讓居安泡那個第一次的龍井。
  居安端著大茶壺還有幾個杯子,剛把托盤放到茶幾上,就聽著陸廣源跟著泰勒聊著蔬菜,很多菜名,用英文這么一說,居安都不知道哪個跟哪個,就對著兩人打趣的說道:“你們這到了我家里來聊生意來了啊”。
  陸廣源哈哈的笑了兩聲:“我這是靠上了一顆大樹,地里產的蔬菜全都賣給泰勒的旅游牧場了”。
  陸廣源這向著泰勒的牧場供應中※國蔬菜,居安這是知道的,當時還是自己拉的線呢:“你這是省了中間環節?怪不得狗價格已經打動不了你了”。
  陸廣源繼續解釋說道“我現在光是自己的農場就擴大了一半,而且還租了旁邊一家的小農場,過些天準備把那個小農場也拿下來,這樣蔬菜才能跟得上泰勒旅游公司的消耗”。看著老陸的模樣,就知道這人賺了不少。
  泰勒說道:“從超市里買來的蔬菜很多都不新鮮了,還是直接讓陸供應比較好,而且就相當于牧場有個蔬菜基地,我們跟陸是雙贏!”別以為老泰勒說的不新鮮是指蔬菜壞了爛了,老頭指的不新鮮連葉子蔫了都包括在里面,以前也聽陸廣源抱怨過,芹菜葉子打蔫了,泰勒這老頭就不要了,泰勒也分不清中※國蔬菜的品種,反正看著夠水靈就好,兩個人磨合了一段時間相互摸請了脾氣,生意就好做多了。
  王凡喝了口茶:“怪不得現在蔬菜品種這么多,都快趕上國內的批發市場了”。以前你想在蒙大拿買到這么全乎的蔬菜,可真是不容易,因為這里畢竟不是加州和紐約這些華人聚集的地方。人家種菜也要考慮到成本不是。
  泰勒對著居安說道:“現在我們又準備開一個新的項目,就是帶著游客們去船上捕魚,就是鎮子外面的那個河里,這個項目剛開展了一個月,非常的受歡迎”。
  那可是受歡迎,國內現在哪里還有河里能看到魚跳進艙里的情況,那條河就是居安以前去過的,船一開,河面上跳的都是亞洲鯉魚,按著咱們中※國人的說法,就是鯉魚璉魚草魚到處亂跳,放在國內那就是豐收場景,在美國這里算是禍害場景。
  “你們應該在開辟一個項目,自己釣魚,自己動手做魚這樣才有樂趣嘛”王凡笑著建議說道。
  泰勒點了點頭:“我們已經開始搞了,現在我們牧場在河邊買了一大塊的地,建了個自助旅館,客人在牧場呆上七八天,最后又可以在河邊呆上幾天,那邊就是一個個讀力的小房子,幾天就沒人會來干涉打擾,現在很受歡迎,我們準備再把小房子擴建一些,現在有些不夠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