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7-21)      終章家族(07-21)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07-21)     

高山牧場572 夢魘

  跟著諾曼幾個人商量了下,幾個人都準備給認識的或者是可以聯系上的培育馬種方面的專家聯系或者試圖勾引下。商量好了,諾曼幾個人就轉頭回去了,專門的分出了幾個年輕的研究員,以后每天主意觀察懷孕的其他的母馬。最后馬群的旁邊只剩下王凡和居安兩個看著兩匹怪異的小馬。
  王凡指著其中的那匹黑色體毛,居安所說的烏云蓋雪說道:“等這匹小馬長大了以后,就是哥們我的專屬坐騎了,我小時候看到一篇小說,那個英雄就是騎的這種馬,身白蹄,帥啊!”。
  “到時候你能不帶小板凳爬上馬背就讓你騎烏云蓋雪,如果你爬不上去,騎他干什么,不夠丟人的”居安拉了拉馬韁,把都草的腦袋轉了過來,向著家的方向輕輕地抖了下韁繩,豆草心領神會的小跑了起來,居安轉頭說道:“走了!回家去!”。
  兩個人回到了家里,把豆草和王凡的馬放進了馬廄,到了客廳的時候,只看到老媽正在一邊摘著豆角,一邊看著電視,電視上正在上演這殺鬼子的鏡頭,兩個游擊隊員騎著戰馬雙手各持著一把駁殼槍,然后四槍兩馬沖向了鬼子的檢查站,只見彈雨飛灑,躲在沙包后面的鬼子一陣亂槍連跟馬毛都沒打到,光聽著機槍噠噠噠的響,感情小鬼子都是打鳥玩呢,游擊隊員威風凜凜的矗立在馬背上,小身板兒挺得賊直,然后一槍一個鬼子,沖到了檢查站旁邊,一提馬韁,果然是寶馬良駒,到人胸口的檢查站鐵絲網一躍而起,高空中游擊隊員大發神威,十來個端著步槍沖過來的鬼子,全都死于馬下,英勇的兩匹白馬還自動的用前蹄踢死了鬼子的機槍手,然后一聲長嘶絕塵而去,留下了一片狼藉的檢查站,還有一排排的鬼子尸體。
  居安看的一陣的蛋疼,這要是認真起來,德國馬術強國簡直是弱爆了,放到游擊隊員面前屁都不是,幾挺機槍交叉火力封鎖個路面,你還從容躍馬過來,跟神話似得,看把你能的。偏偏還不能發牢搔,老媽喜歡看啊,只好對著老媽問道:“黛娜和科拉呢”。
  老媽樂呵呵的摘著豆角,頭也不回的對著居安說道:“正在泳池里面游泳呢”。聽著老媽說完,居安和王凡一起向著泳池房間走去。
  推開門,看到黛娜和科拉正在泳池里面游著,小政肥嘟嘟的胳膊下面套著一個透明的泳圈,正在用力的蹬著兩條小胖腿兒,旁邊潛水的地方,五只小獅子和兩只小豹子正站在水里,沖著水里玩著的父母們嗷嗚嗷嗚叫著,朵朵和花花兩個正向著自己的孩子游過來,發條和彈簧則是自己玩自己的。
  居安和王凡兩個直接往泳池旁邊的躺椅上一趟,看著周一幾個和小政玩水。看了一會兒,黛娜和科拉兩個就從泳池里面游了過來,兩個女人扒著泳池的邊上對著居安和王凡兩個說道:“你們也下來鍛煉一下?”。
  “王凡倒是該下去,我就不用了,身材標準著呢,就是有個好事情要告訴你們”居安說完把兩個小馬駒的情況跟著黛娜兩個人說了一下。
  黛娜聽了以后,笑著說道:“這么奇怪?那我和科拉有時間的時候過去看看”。說完用腳一蹬泳池邊,在水里翻了個身子,繼續游了起來。科拉也轉了腦袋,繼續鍛煉去了。也不知道那個醫生說的,這孕婦每天游一會泳比較好,現在每天科拉都會拉著黛娜游一會。
  這么好的消息,居然沒人附和,還好王凡在旁邊,還能找到點平衡。看著兩個對好消息一點不感興趣的女人,居安有點姓質聊聊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第二天的時候,居安和王凡再去看小馬,就看到托馬斯和勞倫斯正帶著幾個牛仔拿著圖紙正在馬群休息的林子邊上看著什么。
  等居安兩個人走了過去,托馬斯才笑著解釋說道:“諾曼建議我們給馬群弄一個馬廄,這樣下雨下雪的時候也方便一點”。
  居安點了點頭說道:“還是你們想的周到”。以前爹不親娘不愛的馬群總算是能混個住的地方了,這下冬天就不用舔著臉到牛仔們的馬廄里過冬了。說是居安這個老板的寵物,但是不論諾曼還是勞倫斯托馬斯兩個都沒把這群馬放到心里去。估計他們覺得不死就行了,至于能不能活的舒坦點,天天有這么好的吃,對于這些雜血馬,又不用拉車還敢提要求?
  看了看小馬,居安準備給馬群的馬槽里添點水,王凡則是姓質勃勃的逗弄著烏云蓋雪玩,這些馬的姓格都很好,很少會尥蹶子踢人。
  就這樣時不時的看看小馬出生,還有就是關注下馬廄的進展,后面出生的幾個小馬顏色倒是不錯,全都是一閃的色,臉上連流星都沒有,只有一匹腦門上帶著點白星,七八匹小馬沒一個出現最初兩匹的鬃毛和體毛不同的情況。
  沒過幾天,王凡就繼續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居安每天就是騎騎馬巡視下牧場什么的,或者去馬群看看自己的兩匹怪異的小馬,準備等著迪斯尼公司的人過來拍攝淘氣包的傳記。很多的鏡頭要在居安的馬場拍攝,兩位男女主角也會到這里來。
  給孩子讀完了書,居安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黛娜是看著科拉有了孩子,自己也有點眼熱了,居安也是無所謂,美國這里又沒什么控制生孩子的政策,媳婦想要,又養的起,那就生吧,當兩個人正準備開展這項傳統運動的時候,床頭柜上面的手機響了,居安本來準備不理的,正是姓質高昂的時候,誰這么沒眼色,誰知道手機還響個沒玩了,連著響了快一分鐘,居安這才嘆了口拿起了床頭的手機,看著是勞倫斯來的電話,頓時嘴里就嘟噥起來:“你這年紀大了,不行了,我這晚上可是有活動呢”。
  說完拿起電話,深吸了一口氣:“勞倫斯!這么晚了什么事情”。看了下床頭的鬧鐘,都過了十一點了,這老頭怎么也不去睡覺。
  “打擾了你么?”勞倫斯那頭笑著說道。
  居安能說啥子,難道說我正跟媳婦happy?違心的對著電話說道:“沒打擾!什么事情啊”。
  “又有一個小馬出生了,體毛和鬃毛不同”勞倫斯的聲音從電話來傳來。一聽又一匹小馬,居安頓時把不快拋在腦后,對著電話說道:“那我馬上過去看看”。說完就掛了電話,然后伸出手在媳婦胸口雪白的渾圓上抓了一把:“我先去馬廄看看,等看完了再回來收拾你”。剛抓了一個想抓第二個的時候,黑手就被黛娜拍開了:“太晚回來我就睡了!”。
  “去去就來,要不你跟著我一塊去?”居安看著黛娜問道,黛娜想了下點了點頭:“也好!”。夫妻兩個就起來穿好了衣服,到了樓下開了車子向著牧場駛去,這晚上黑燈瞎火的也不好騎馬,只有開車子,馬頭前面可沒有大燈。
  到了夏爾馬的馬棚里不遠,就看到馬棚里的燈亮著,前面停著幾輛車子,居安和黛娜把車子停到了門口,兩個人進了馬廄里,里面已經有十來個腦袋,正在圍著一個馬廄。倒是很安靜,沒有什么聲音。
  看到居安和黛娜兩個走了過來,紛紛的跟兩個人點著腦袋打著招呼,居安和黛娜笑著對著大家點頭,走到了馬廄旁邊,看到一匹大青馬,正站在馬廄里吃著草料,旁邊不遠的地上趴著一個渾身濕漉漉的小馬駒。
  整個小馬駒的身上是黑色的,只有鬃毛和小尾巴蹄子上面的毛是暗紅色,而且這個暗紅色還很亮,整個小身板兒對比相當的強烈,雖然小腿上還有脖子上,毛尾巴上的毛還不多,但是暗紅色還是一眼就看的出來的。
  紅與,而且這長的顏色也太跳了,居安看著都楞住了,就像是傳說中的夢魘一樣,就似乎西方故事中的那種惡魔的坐騎,嘴里噴著火焰,腳上踩著火焰的那種。現在這匹小馬就是差不多這個樣子,正老實的趴在草墊子上面,睜著大眼睛看著周圍的人,當然了嘴里不可能冒火焰的,小馬駒兒搖搖晃晃的從草甸上慢慢的站了起來,然后晃晃悠悠的跑到了母馬的肚子地下找奶吃。
  “這是帥氣”黛娜看著小馬說道。居安伸著腦袋對著馬廄里的托馬斯問道:“是個女孩兒?”。
  托馬斯點了點頭輕聲說道:“是個小姑娘”。
  看著小馬駒明顯的蹄子上的一圈紅毛,居安轉頭對著旁邊的諾曼說道:“這個才是真的厲害了,這色彩有點像是傳說中的夢魘了!這下又是大新聞了”。然后一想到這下子哥們牧場又要出名了,居安就開始撓頭了,能不能不要這么囂張啊,你說你弄個白馬金毛,或者是黑馬白毛什么的我還能稍微低調一點,你弄個黑馬紅毛,跟傳說中的夢魘似得,你讓哥們怎么低調的起來。這次這些馬兒真的沒有進過空間啊,不帶這么搞的啊。
  站在居安旁邊的伯德聽了倒是點了點頭說道:“新聞是可定的,不過我問過那位法國的馬種專家,他給出了一個解釋,還有另外的幾個搞馬種研究的大家解釋的都差不多!人家看了照片就給出了解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