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7-20)      終章家族(07-20)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07-20)     

高山牧場494 價格高了

  跟著居安的視線,大家也看著被眼前的景色迷住了,默不作聲的看著,整個世界只剩下花香和花海還有湛藍的天空,春曰溫暖的陽光照在身上,讓全身都是暖洋洋的,只有胯下的駿馬時不時的打個響鼻,伸著腦袋啃食著粗根蕨已經變得水分十足的葉子。
  “咴~~~!”胯下的夸特馬一聲的馬嘶,把居安幾個人從美景中拉了回來,居安胯下的夸特有些煩躁,不時地的敲擊著地面,晃動著腦袋,脖子上被剪成巴掌長的鬃毛順著跟著馬脖子搖動而翻滾了起來,輕輕地拍了下馬脖子,安慰了下坐騎,順著馬頭的方向,就看到了一條盤在石頭上的鮮紅色的王蛇,盤成了一團,正對著馬匹的方向輕微的抬著頭吐著舌頭。
  居安看到這條蛇就認了出來,自己在空間里養過的,翻身從馬上下來,走到石頭旁邊,對著王蛇伸出了手。
  “小心!這個蛇很大,別被他纏住你脖子很危險”黛娜對著居安說道。
  居安把手伸了過去,王蛇感應到了居安的氣息,立刻纏上了居安的手,在居安的手臂上,繞成了一團,居安輕輕的用手指摸著王蛇的腦袋,對著黛娜幾個笑著說道:“這些蛇還是我去買的呢,本來牧場里有響尾蛇之類的,我就打起了這些蛇的主意,也不知道現在牧場里的響尾蛇還剩多少了”。
  黛娜從小在鄉下長大,科拉是個女警察,兩個女人看著居安小臂上的王蛇沒說什么倒是邁爾斯這個大男人看到火紅的王蛇臉上有點變色,對著居安說道:“趕快把這個東西放走!我從小就怕這玩意,一看到這些蛇在水里或者草地上游來游去的我就脊背發毛!”。
  “哈哈!”居安笑了兩聲,向著前面走了十來步,走到了另一塊大石頭旁邊想把王蛇放上去,把火紅的王蛇展開,放到石頭上,這一展開,居安就發現了現在這條火紅的王蛇已經長到了快一米半多長。王蛇剛到了石頭上對著居安的方向吐了吐舌頭,順著光滑的石頭游走了。
  被王蛇打斷了看風景的四個人干脆騎著馬又跑了起來,跑跑停停的十來分鐘,不遠處就出現了一群牛群,不過不是居安以前常見的灰色或者是白色,現在是黑白花的。牛群旁邊還有幾個牛仔正騎在馬上看著牛群。
  看到居安一行走了過來,其中一個牛仔手指輕扶了一下:“你好!BOSS!”。旁邊的兩個牛仔聽的愣了下,也跟著對居安點了點頭:“BOSS!”。
  大概旁邊的兩個牛仔是后面雇的,要不是看到一個亞洲男人騎著馬,在牧場里瘋跑肯定知道是居安的。這些牛仔你指望他們一次能記住一個亞洲面孔太難了,就跟我們咋一看老外長的差不多似得,老外看咱們也是一個樣。
  “大家好!”居安對著牛仔們揮了揮手,然后指著黛娜幾個說道:“這個是我的妻子,這兩個是我的朋友”。
  黛娜幾個對著三個牛仔們點了點頭。
  居安騎在馬上看著奶牛群,發現一部分的奶牛居然直接趴到了地上,直接歪著腦袋吃草,頓時覺得驚奇,這奶牛的勁頭倒是跟哥們很像,懶得夠可以的啊。指著躺著的牛對幾個牛仔問道:“現在的奶牛吃粗根蕨沒有問題了吧”。
  “嗯,現在這些小奶牛已經適應了粗根蕨的口味,并且漸漸地喜歡上了,等到了明年這些奶牛開始產奶的時候就知道了,反正我聽來的那位女教授說是咱們的粗根蕨已經可以給奶牛提供足夠的營養了”第一個跟著居安打招呼的牛仔笑著對居安說道。
  “詹妮弗小姐也到了牧場了?”居安對著牛仔問道。詹妮弗就是那個請來的奶牛專家,別看這么大年紀了,只要還沒結婚,老美這里都要稱呼小姐,反正手上沒戒指的不管多大年紀稱呼小姐總沒錯,不像是國內小姐這個詞已經特指失足婦女了,這種先進的稱呼方式暫時還沒有傳到老美這里來,至于以后能不能過來居安就不知道了。
  那個牛仔聽了點了點頭:“詹妮弗小姐呆了一個月,從奶牛運過來的時候就過來了,現在應該已經回蒙大拿那里去了”。
  居安聽得有點汗顏,自己這過了節基本就沒來過漢斯牧場,要不是萊納德讓居安來看花,居安還不打算過來呢。居然自己這個老板還不如人家搞奶牛的勤奮,實在是說不過去,然后又一想:不對啊,老板就該是哥們這樣的啊,什么事情都別人做那才是老板。
  然后想到以前在國內的時候一個做建筑展示圖的哥們,居安夸他圖做的好,這哥們回了居安一句:畫圖畫的好,要飯要到老!當時居安看人家一個月一萬多羨慕的不得了,現在想起來這哥們說的才是真理啊。
  調整好了心情,面帶著微笑,旁邊的黛娜對著牛仔們問道:“牧場的奶牛都在這里了么?不是說幾千頭么,這估計才一千多頭吧?”。
  “嗯!現在是五千多頭,分成幾個點放養著,我們這里就是一千多頭,另外還有四個點放著,現在粗根蕨的面積才占了牧場一半不到,不過現在擴展起來不像開始那么繁瑣了,萊納德教授跟我們聊過,估計最遲明年的三月整個牧場就可以長滿了粗根蕨了,等到今年九月份你再來看的話,就可以隨處看的到奶牛了”牛仔對著黛娜笑著說道。可以看出這些牛仔們對于奶牛布滿整個牧場還是滿期待的。
  跟著牛仔們聊了會兒,居安四個人騎著馬向著牧場的房子奔去。到了牧場的屋子旁邊,下了馬,把韁繩直接往樁頭上一栓,放著馬兒隨處吃草。
  黛娜對著居安說道:“我飛機上睡得時間有點短,現在有些發困,讓萊納德帶我們到房間里休息一下吧”。
  居安看了看黛娜,媳婦是有點疲憊,剛才看花的時候幾個人都很興奮還看不出來,現在明顯的臉上帶著一股倦意,看看科拉也差不多,再看看邁爾斯這人在飛機上估計就沒怎么睡覺,現在就差打盹了。
  “那你們這里等著,我去問下萊納德房間在哪里”說完邁著腳步向著萊納德的辦公室兼宿舍走去。
  在門口敲了幾下,里面也沒人回答,伸著腦袋透過窗戶看了一下,里面沒人!正想摸出手機給老頭打電話呢,旁邊一個牛仔騎著馬走了過來,對著居安說道:“BOSS!萊納德教授去觀察粗根蕨的擴展去了,要我去把他叫回來么?”。
  “不用了,我打個電話就行了”居安對著牛仔笑了笑,搖著手中的手機:“我就只想問他,今天晚上我們住哪里,我妻子和兩個朋友有些疲倦了”。
  “你們的房間就在后面的三間”牛仔坐在馬背上用手指著背后對著居安說道:“看到那個門口漆個藍色的五字沒有,就是那個房間,然后順著三間就是蘭德先生給你準備的房間!”。
  居安伸著腦袋看了一下就明白了,把手機放回了褲兜里,對著牛仔說了聲謝謝,然后轉頭向著黛娜幾個人這邊揮了揮手:“這邊來!”。
  帶著幾個人推開了房門,看這門邊放著的行李就知道誰是誰的房間了,放著黛娜幾個在房間里休息,居安睡的足足的,現在一點困意都沒有,當然沒興趣睡覺了,騎著馬看到剛才那個給居安之路的牛仔問了問萊納德在什么地方,打著馬向著牛仔手指的方向奔去。
  跑了十來分鐘才找到萊納德幾個人,現在老頭正和牧場的主管蘭德聊著什么,看到居安騎著馬奔了過來,停了下來對著居安這邊笑著。
  到了老頭和蘭德的旁邊,甩蹬下馬。把韁繩隨手的往馬鞍上一纏,繞了兩圈,一個標準的繩扣就出現了馬鞍的樁頭上。
  “坐了這么久的飛機也不休息一下?”萊納德對著居安笑著問道。
  居安聽了擺了擺手,然后抬頭看了下情況,現在的粗根蕨已經長到了這里了,歪歪扭扭的一條線,一邊是開滿花的粗根蕨一邊是光禿禿的長著灌木的荒地,也可以說一邊是牧場的未來一邊是牧場的過去,兩下涇渭分明。
  “我看牧場里已經沒有多少這種灌木了,怎么都是清理掉了還是怎么弄的?”居安指著不遠處的一株株半人過高的灌木對著萊納德問道。
  萊納德笑著說道:“都沒清理,是粗根蕨長的太霸道了,根部吸水太厲害,只要長到這些灌木的旁邊,就會霸占這些灌木的水源,用不了幾個月這些植物就枯死了,不用我們動手清理”。
  居安笑著點了點頭,心里暗道:這倒是十足的繼承了空間的特姓,空間草就是這么霸道,只要自己生長的地方,普通的植物想長起來,那真的是要多難有多難。
  看著不遠處的灌木,居安倒是想起來了一件事情,指著遠方對著萊納德和蘭德說道:“現在那邊的地的主人準備賣,三十幾萬英畝我已經讓吉倫跟他談了,他開價是一千萬,我最終能接受的價格最高是八百萬,估計買來的可能姓一半對一半,要是能買下來,從這邊一直到米德湖都是咱們的地方了”。
  “八百萬的價格還是高了”蘭德想了下對著居安說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