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7-21)      終章家族(07-21)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07-21)     

高山牧場477 沒有失敗者的比賽

  圣誕節的第二天,馬科斯和梅麗娜兩個人就回了自己的農場,老爸也安心的每天到牧場里上班去了,居安則是領了新任務,每天觀察下樹屋看看油漆干沒干,干了的話繼續再涂一層,馬科斯留下的任務是必須上至少三層油漆,居安看了幾天,這頭次的油漆還沒有干呢,還上什么油漆啊。這活兒只好硬吊著,總不能墻面沒干上第二層油漆吧。
  哄完了兒子女兒睡覺,居安回到了自己的臥室,洗完了澡往床上四仰八叉的一趟,黛娜看著居安的樣子問道:“后天的重力車比賽別忘了,我爸今年還準備參加馬車比賽,對了他想用咱們牧場的馬來駕馭馬車”。
  居安轉了轉腦袋,把自己的腦袋枕到了媳婦的腿上:“那就讓岳父過來選吧,別選豆草就行!豆草那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除了你和我現在沒人駕馭的了”。馬科斯這是準備參加鎮子上的運動會,說是運動會其實也沒多大的場面,就是鎮子上的人組織在一起,到居安去過的那個鎮子邊上的湖面上,賽賽雪橇,或者幾歲的娃兒們玩一下重力車,這個所謂的重力車就是一個梭子型的小車子,沒有動力只有四個輪子,想盡辦法減少車子摩擦,到時候有個一米高的斜面,娃兒們坐在車里順著斜面滑下去,二三十米遠的地方就是終點,哪個娃兒先到哪個娃兒就是冠軍。
  看著簡單,其實要求娃兒要和家長一起動手,梭子型的車子怎么樣減少阻力,怎么樣減少輪子的摩擦力,當然重量要差不多的,學過物理的人都知道同樣的高度質量越大勢能越高,同樣勢能轉化成動能的速度就越快,所以娃兒的歲數是有要求的,七歲到十歲,今年妮妮正好達到了要求,估計從黛娜長過了歲數老頭就沒玩過這個了,正好妮妮今年到了歲數,馬科斯就忍不住心里長草了,這幾天妮妮早上就被這位外祖父接走,晚上才送回來,祖孫兩個正在合作設計小車子。
  黛娜的口中這個重力車還有賽雪橇那就是家族傳統,每年遵循傳統的小鎮都要舉辦一次或者幾次這樣的傳統活動,大家都可以報名參加,冠軍就是個小獎杯。
  黛娜對著摸著居安的頭發:“我爸爸今年可是鼓足了勁兒,準備一次就拿個重力車冠軍呢,到時候大家一起去現場觀看,你也不能找借口!”。
  “我能找什么借口,全家活動哪次我沒有到場的”居安一邊說著一邊把腳上的拖鞋蹬掉了,扭著身體游到了床上。
  “家里的飛機飛行員招募的怎么樣了,都沒聽到你怎么提起”黛娜對著居安問道。
  居安瞇著眼睛說道:“交給了獵頭公司了,過幾天去舊金山的時候正好面試一下,讓他們先挑選幾個候選人,然后咱們出來回的費用,正好去參加吳明的新居的時候把這個事情定下來,后面就要去灣流公司培訓。大概就這樣了”。
  黛娜用手輕輕地摸著居安的臉頰對著居安說道:“我小時候夢想著有一天能蹲在城堡里,一個王子騎著白馬帶我到王宮里去,后來幸福的生活著”。
  撲哧!居安睜開眼睛笑著說道:“我怎么覺得像是白雪公主呢”。
  “很多女孩子小時候都有這個夢想”黛娜也呵呵的笑著對著居安繼續說道:“長大了一點的時候我就不這么想了,任我怎么想都沒想到自己家里有天可以有私人飛機!也沒想到過家里會有這么多錢”。
  居安看著黛娜問道:“我也沒有想到”。居安抬頭看著天花板幽幽的說道:“我小時候理想是做個科學家”。居安聳了聳肩膀:“我們那時候的小孩子都是這個愿望,不是做這個家就是那個家的,長大了畢業我就想著在江南市能有套房子,然后娶個媳婦生個孩子這樣就滿足了,誰知道這一下子就成這樣了!”。
  黛娜在居安的額頭上吻了一下:“還好你沒有被別的女人拿走!”。
  “你老公那時候是沒人要好吧”居安笑著對著黛娜說道:“我這理想也實現的差不多了,科學家就算了,我不是這個料。以后我的理想就剩下混吃等死了,有時間實現下你的理想”。居安拉過黛娜的手放到嘴邊吻了一下,抬頭看著自己的妻子,烏黑的頭發,藍色的眼睛嬌嫩的臉龐一如自己初見時的美麗,看著看著心里的火就上來了,摟著媳婦就像活動下筋骨,剛準備動手呢,魔王就來了一嗓子,頓時把兩個人的心火壓了下去,居安看著媳婦下床把兒子抱了起來喂奶,不時的晃著魔王,魔王一邊吃著奶,小手攥的緊緊的,時不時的晃動兩下,肥肥的小腿也會用力的蹬兩下。
  既然是全家活動,當然是全家人出動了,至于武松幾個居安愿意當誠仁來看,別人不愿意啊,只好把幾個偽人類放到家里看家,居安帶著媳婦,女兒,大小兒子,還有老媽和老爸一家子浩浩蕩蕩的向著跟岳父說好的匯合地點駛去。
  離著很遠就看到馬科斯那標志姓的老掉牙的皮卡車,現在開車的是老岳母梅麗娜,馬科斯自己則是駕著一輛輕便的雪橇,馬也是選的居安牧場里的一匹棕色夸特,看到了外公駕著雪橇,妮妮和小馳就不愿意蹲在溫暖的車里了,爭著搶著要到四處漏風沒遮沒擋的雪橇上去。
  黛娜把兩個娃兒的厚衣服和圍巾都穿上,穿成了兩個小肉球,這才允許兩個孩子坐上了外祖父真正現實中拉風的雪橇上。
  帶著兩個外孫,馬科斯揚著馬鞭甩了個鞭花,在空中啪的響了一聲,夸特立刻跑了起來。居安和梅麗娜開著兩輛車子跟在后面。
  到了湖邊,已經有不少的車子和人,找了個位子停下了車子。
  “安!你去把車斗里的車子取過來”馬科斯對著居安說道。
  聽了岳父的話,居安緊走了兩步,到了老皮卡的后斗里,看到一個梭子型的小車子,被油漆成了嫩綠色,兩邊還有大大的號碼九號,嗯!這個號碼不錯,對于咱們中國人來說還是滿吉利的,抄手把車子提了起來,發現車子并不重,只有大概三四十斤的樣子,四個輪子也只有平常家用的碗這么大,提著車子放到了雪橇上,一行人跟著馬科斯向著湖面走去,聽著馬蹄的響聲,還有留下來點點的白痕,居安就發先馬蹄上被裝上了新的馬蹄鐵,再冰面上也沒有打滑的跡象。
  抬頭看了下四周,上了冰面的雪橇上坐著的都是四五十歲以上的人,冰面上玩雪橇不是一般人可以玩的了得,這速度要控制的好,控制不好轉彎就翻掉了,而且比賽的時候也不是光冰面,而是在冰面上撒上了雪花,光冰面的話就太危險了。
  跟著馬科斯的雪橇走到了妮妮的重力車點名臺,點完了名過了十幾分鐘,妮妮的比賽就開始了,居安一家子老老小小的在賽道邊上,給丫頭加油,丫頭腦袋上帶著防護頭盔,眼睛上卡著防風鏡,蹲在綠色的小車里,沖著家人招著手,頗有幾分明星風采,馬科斯則是在后面拉著車子,笑呵呵的等著裁判發令放手。
  裁判看了下四個小車手準備好了,立刻把手里的小銅鈴搖了一下,四個重力車子就順著滑道滑了下去,居安一家子立刻大聲的給妮妮鼓勁起來,小馳更是跳著給自己姐姐鼓勁,還順著賽道跑了一段。
  老岳父的手藝可真不是蓋的,對妮妮的訓練也做的好,丫頭一下了滑道就把腦袋俯了下去,略微的抬著腦袋看著前面的賽道,來減少空氣阻力,剛下了滑道十米左右,丫頭已經領先了,最后優勢一直保持到了終點,比賽過后立刻就是發獎,丫頭開開心心的和馬科斯一起從裁判手里得了個小獎杯,當然居安也用相機記錄下了這一時刻。
  發了獎你也不能耽擱啊,下面一組娃兒還等著得獎呢,這個重力車獎杯覆蓋面很廣,可以說基本上參加的娃兒都能得個小獎杯,這波不行那就繼續下波,娃兒要是有興趣可以一直滑下去,直到把所有參加的小選手都滑了一個獎杯就輪得到自己了,所以每年鎮子上多少個娃兒報名,就準備了多少個獎杯,這個比賽沒有失敗者,都是冠軍。
  娃兒的比賽就是個樂子,真正的還是要看誠仁的雪橇比賽,一家人看完了妮妮的比賽,馬科斯就去雪橇地點報名去了,仍然是小組制,一個小組幾名,取小組的第一名,晉級下輪。馬科斯分到了G組,前面還有好幾組呢。
  一大家子站在雪橇大圓形賽道上看著其他組人的比賽,賽道的一圈圍了三層牧場打捆的干草作為臨時防護欄桿。不管是選手還是馬匹撞到草垛上一般來說都很安全。
  剛看到第二組出場的時候,居安的眼睛盯著其中一匹參賽的馬就挪不開了,通體雪白整個肩高估計超過了一米九,其余的馬在他的旁邊都矮了很明顯的一截,四肢非常的結實,最讓居安喜愛的是腳上的長毛,濃濃密密的就像是套了一個護腳套似得。鬃毛又白又長,頭頂上的一撮把馬眼都蓋了起來,一身威風吹過,馬身上的鬃毛和鬣毛還有尾毛就飄了起來,非常的迷人。
  馬科斯也注意到了場中的馬說道:“怎么用夏爾馬來拉雪橇,它的速度可不快,這樣子實在太漂亮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