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10-24)      終章家族(10-24)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10-24)     

高山牧場473 拖車

  熱熱鬧鬧的準備過圣誕節,妮妮一如往常的和艾米麗推銷花環,兩個丫頭嘗到了去年的甜頭,今年關系好的家里兩個小丫頭都通知了大家別買別人的圣誕花環,到時候自己會送上門,今年兩個丫頭的收入又高了不少,居安偷偷地的看過妮妮的單子,除了自己家的以外百分之七八十的人家都是最大的七十五美元的大花環。樂的丫頭整天走路都是一蹦一跳的。
  王凡一家三個也回到了紐約,跟小虎的外公一家子過圣誕節,居安家里則是早早的就準備開了,馬科斯和梅麗娜兩個老人也到了居安的家里,加上自己老爸和老媽美國一家子算是徹底的團圓了起來。
  早晨七點多鐘,居安起了床,套上了靴子,看了眼還在沉睡的黛娜,然后走到小嬰兒床邊上,魔王正把雙手舉到了耳朵邊,瞇著小眼睛,嘴唇緊緊的抿著睡得正香甜。輕輕地用手指在兒子嬌嫩的臉上摸了一下,魔王立刻感覺到了不爽,蹬著小腿兒,歪著腦袋條件反射似的反抗了起來,怕把魔王鬧醒,居安連忙收回了手指,站在搖籃邊上注視著兒子,看著兒子繼續安靜的睡著,居安把搖籃里的小毛絨毯子拉了拉,輕輕的掖到了兒子的小下巴下面。
  “看這小模樣睡的真乖!”不知什么時候黛娜已經醒來,穿著睡衣站到了居安的旁邊,扶著搖籃輕輕的對著居安說道。
  居安看了眼黛娜,媳婦眼睛注視著熟睡的兒子嘴角都帶著溫潤的笑容,笑著奉承說道:“看來二兒子比較喜歡你,我帶的時候總是沒個消停的時候,你這晚上一代不哭不鬧的,跟小馳小時候完全兩個樣子”。
  黛娜看著兒子輕聲的對著居安說道:“這孩子長的還是很像你,你看著眉毛,臉盤還有這個嘴唇,就只有眼睛和鼻子像我一點”。
  “這是兒子自己學會了取長補短,知道爸爸這鼻子長的有點趴趴的,眼睛也不如媽媽的大自動選了好看的”居安笑著說道,然后再黛娜的臉上吻了一下:“我出去帶著豆草繞一圈去了,也不知道岳父和岳母起床了沒有”。
  “爸爸媽媽才沒咱們這么懶呢,平時在家爸媽都是六點不到就起床了”黛娜看了居安一眼回道。
  呵呵!居安干笑了兩聲,轉身出了屋子。
  剛下了樓,就看到梅琳娜和老媽已經開始摘菜了,兩個人坐在沙發邊上,茶幾上放著一個小籃子,正在理芹菜,居安老家的習慣是不吃葉子的,所有的葉子都要摘掉,兩個老人一邊聊著一邊忙著手上的活兒。
  梅麗娜知道自己的女婿居安更喜歡中餐,所以這兩年來大棚專門畫了一塊地方,給女婿種了一些中國蔬菜,芹菜,韭菜甚至老人家沒事的時候搗鼓起了韭黃之類的。馬科斯也是基本上一周就會過來看下外孫們,每次都要陪著玩一下午。
  居安走到了沙發后面,跟著老媽和岳母打了聲招呼然后問道:“岳父人呢,還在休息么?”。
  老媽橫了居安一眼:“以為別人都像你們似得,一覺睡到七八點!你岳父一大早就開始準備幫著妮妮挨家挨戶的送花環了”。
  居安笑了一下向著門外走去,到了門口從門旁柜子上拿起帽子往頭上一卡,推開了門走出了房子。
  剛走出了房子,就看到馬科斯蹲在地上,手邊放著工具正在對付著家里的藍色除草的小拖拉機:“爸爸!這是拖拉機壞了么?”。
  “不是,我準備把除草的東西卸下來,后面掛個小車斗,正好讓安妮可以拖著去送花環”馬科斯看都不看居安一眼,繼續忙著手里的活兒。
  除草的小拖拉機不高,雖說是四個輪子,整個高度才到誠仁的胯部,前面掛著一個除草的設備,現在已經被馬科斯取了下來,放到了一邊。拖拉機的后面兩米遠的地方放著一個四輪的小木質拖斗,小輪子三十幾公分的直徑,也不知道老岳父哪里弄來的四個輪子。整個小斗子只有一米多寬,將近兩米多長被油漆成了藍色,側面還畫了個小兔子的圖案。
  整個車斗做的相當的結實,為啥這么說?現在車斗已經被發條占據了,憑著自己的大出不少的身姿,完全霸占了車斗,朵朵和彈簧還有花花焦急的圍在四周,花花扒著車斗,不停地用前爪拍著發條的臉,發條瞇著眼睛,黑色的鬃毛油光水亮的。整個身體側躺在車斗里裝死,一副享受的樣子,朵朵則是用嘴巴扯了兩下發條的鬃毛,估計嘴里沾了一些毛,有點不舒服,打著噴嚏,不停地用前爪撓著臉頰,彈簧這是對側面的兔子比較有興趣,伸著舌頭添了一下,估計是納悶這兔子怎么不跑,而且添起來涼冰冰的,站著看了幾眼又上去添著。
  居安收回了視線對著馬科斯說道:“爸,你這時候做的小車斗?**的這么四個小輪子,夠厲害的啊”。
  “鄰居家里報廢了一輛小車我花了十五美元買下了四個小輪子,這個底盤我重新設計的”馬科斯繼續忙著手里的活兒。
  重新設計的底盤?居安來了姓質,走到了小拖斗的旁邊,把傻乎乎的彈簧趕到了一邊,然后拍了拍躺在車斗裝死的發條:“起來!讓我看看車底下”。
  拍了兩下發條,發條瞇著眼睛看了一下居安愣是不動,這卷著身體躺在這車斗里有這么享受么?看著發條吊兒郎當的模樣,居安決定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準備把車子掀起來,擼起了袖子,試了兩下最后放棄了,現在這個發條太重了,兩百多公斤躺著裝死的發條實在不是居安可以翻的動的。
  看著居安想翻動車子又放棄了,發條懶洋洋的沖著居安輕聲的吼了一聲,隨手居安就在發條的肥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沒眼色的東西!”。居安用了力氣拍到發條的身上,發條仍然紋絲不動,黛娜口中英俊的圓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還打了個懶洋洋的哈欠。
  遲早有天叫獸醫給你咔嚓來一刀送進宮里去!居安嘟囔了一句,只好趴在地上伸著腦袋看著車底老岳父口中的底盤,這一看居安才發現了,老頭搞得拖車怪不得能撐的住發條,工字型的鋼架四頭安著四個輪子,鋼架上面焊了四個二十多厘米高的支撐,上面同樣一個鐵架框子,別說是發條了,估計泰迪上去都沒多大的問題。
  居安看完了把腦袋縮了回來,對著馬科斯說道:“不是說送花環么?妮妮這個丫頭上哪里去了”。
  “和艾米麗兩個小孩子正在車庫里忙著分花環吧,估計馬上就出來了”馬科斯已經把小拖拉機弄好了,站了起來試著打著了火,然后退著到了小車斗的旁邊,居安幫著托起了小車斗前面的掛架,放到了小除草拖拉機的后面,掛上了動力,馬科斯試著拖著開動了兩下,這一動起來,朵朵和花花就更著急了,扒著車斗就往上面爬,也不管發條躺在車斗里了,這一只母獅子加上一只母豹子上了車斗,頓時小拖拉機就有點吃力了在草坪上打著滑,慢悠悠的移動著,花花和朵朵基本上蹲在了發條的身體上,彈簧看著發條扭來扭去的想站起來,也爬上了車斗,好嘛!這下小拖拉機徹底的拖不動了,在草坪上打著滑,扭來扭去的就是不能挪動分毫。
  車斗里的發條這下也不裝死了,扭著身體想站起來,身上猴著三個,自己還是身體卷再了車斗里怎么站的起來?腦袋上都坐著花花的屁股,大半邊臉都被坐進了車斗里,只能吼兩嗓子抱怨下。
  托馬斯等著拖拉機扭了兩下就熄了火對著居安說道:“行了,妮妮可以開著跑了!”。說完下了拖拉機,把卸下來的除草設備攏在一起,下面墊了個帆布的包裹四角一提,走向了車庫。一邊走著一邊大聲的喊了一句:“妮妮,車子已經弄好了!”。
  “謝謝grandpa!”妮妮的聲音剛想起,兩個身影就從車庫里面冒了出來,向著這邊跑來。
  一看到妮妮冒頭出來,朵朵首先發現了妮妮,立刻從車斗上面跳了下來,花花和彈簧跟著也下來了,發條被坐的暈乎乎的沒反應過來,直到妮妮到了車斗邊上,這才看見了,立刻也站了起來跑下了車斗,四個站在車斗旁邊兩三米遠的地方看著妮妮。估計今天早上又吃了虧了,看見妮妮四個混球跟看到惡魔似得。
  妮妮眼里全是小車子,看都沒看旁邊的四個混球一眼,直接上了小拖拉機扭動了鑰匙,開了起來,丫頭有時候幫著家里除草賺點零用錢,所以開這個小拖拉機一點難度都沒有,繞著開了兩圈,滿意的把小拖拉機開到了車庫門口。
  居安走了過去跟著馬科斯站在了車庫門口,看著兩個小丫頭把圣誕花環抱著放到了車斗上。
  看了眼四周,居安對著妮妮問道:“泰迪這是上哪里去了?怎么一大早就沒看到”。
  “泰迪一大早就帶著漢斯和進寶兩個向著山上去了”沒等妮妮回答,馬科斯對著居安說道。
  哦!原來是巡山去了,不過這時候巡山有什么意思,大大小小的熊都冬眠了,剩下的誰是漢斯和進寶的對手啊,至于親自帶著兩個幫手去巡山么。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