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7-20)      終章家族(07-20)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07-20)     

高山牧場468 灌溉

  居安駕著車子向著泰迪牧場開著,王凡則是把腳放到了車前玻璃旁邊,歪著腦袋頭上卡了一頂帽子正在睡覺,還輕聲的打著小呼嚕。
  看著不遠出已經慢慢的顯出了雷德洛奇的影子,居安用手推了下正在睡著的王凡:“醒醒!馬上就要到泰迪牧場了!”。
  “嗯?!”王凡揉了揉眼睛,把腳從前面抽了下來,向車子前面看了看:“這么快就到了!”。
  “你都快睡了兩個小時了”居安對著王凡說道。
  “我這才覺得一會兒呢”王凡看著車窗外。四周全是一片白茫茫的積雪,在陽光下閃著銀色的光芒,看了兩眼王凡便從口袋里拿出了墨鏡架到了鼻梁上。
  大概開了十來分鐘,居安的側面就出現了圍欄,有些木樁還是嶄新的,上面不時還有掛著的牌子,私人領地!切勿闖入!旁邊還有個熊頭標識,居安知道這就是自己的泰迪牧場了。不過現在只是牧場的外圍,牧場的大門離著雷德洛奇不遠。
  王凡同樣也看到了標示,指著笑著說道:“嘿!這就到了你的牧場了,你說也不在這里開個門,還要繞路!”。
  “這里開個門又怎么樣?”居安瞪了王凡一眼:“難道你喜歡開車在牧場里跑?即便是沒有大雪,齊膝蓋的牧草地車子這么好走的?還不如這種大路方便呢”。
  王凡看著居安那邊的牧場,整個大大的一片空曠,只有零星的樹林,倒是牧場另一面的半山腰山皚皚白雪之間透漏出片片活力十足的綠色。
  居安開了一會兒車,到了泰迪牧場的大門口,現在大門被修飾了一新,四個四五十公分的粗木架子橫著一個木質的大牌子,上面寫著泰迪牧場,之間大大的圓形泰迪的腦袋圖案,把牌子撐成了拱形,大門兩面十多米都是五層的棕色木質柵欄,看起來相當的不錯。
  等著居安把車子開進了牧場,王凡就對著居安笑著說道:“這大門做的不錯,比溪水河的大門好多了”。
  “溪水河的大門已經換過了,你沒去看而已!”居安看了一眼王凡說道。
  王凡看了看居安:“換過了?好沒從溪水河牧場的大門進去了,換成什么樣子了?”。
  “很不錯!比這個要好,等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居安對著王凡說道。讓居安形容居安也形容不上來,為什么?居安自己就沒看過啊,現在整天都是直升機的,大門基本上都快到了牧場的盡頭了,現在居安的住處離著牧場的中心還偏向東一點,沒機會看到牧場的新大門。
  駕駛著車子進了牧場又開了將近五分鐘,這才到了牧場的建筑旁邊,由于現在牧場還沒有正式的啟用,人不多,牧場的經理馬克倒是聽到車響聲到了門口。
  居安停下了車子,走了出來,跟著馬克打了聲招呼:“馬克!你好么?”。
  “我很好!BOSS!”馬克對著居安笑了笑說道。跟著看到王凡從車上跳了下來,居安連忙介紹:“這是我的朋友,跟著過來玩玩,你可以叫他凡!”。跟著給王凡介紹:“這是泰迪牧場的經理馬克”。
  馬克和居安王凡兩個打完了招呼,帶著兩個人向著牧場的辦公室走去,進了辦公室居安稍微的看了下四周,居安并不會常駐這里,所以牧場就沒有像原來那樣準備兩層的小樓,而是建了一個四方形的大建筑,中間一個大會議桌既是客廳也算是會議室。
  馬克對著居安說道:“這房子里有四間臥室,我已經整理出了一間,馬上再整理一間出來凡就可以住了”。說完帶著居安走到一側,推開了房門。
  居安和王凡走了進去,四周沒有什么好說的,木質的墻面,帶著原始的木紋,甚至清楚的看到墻面上樹木點點的深色結疤,進門的右手就是一個雙開的柜子,留著掛衣服用的,不遠處就是一張雙人的木質大床,現在上面毯子枕頭一應俱全,旁邊是個窗子,床的一側兩米多遠的地方是個磨砂玻璃的推拉門,里面估計是衛生間,推拉門的旁邊是個小書桌上面還放著一個臺燈。
  “托馬斯先生說您不會常常住在這里所以您的房間就準備的簡單了一點,其余的三個房間大致的都差不多”馬克對著居安解釋著說道。
  居安聽了笑著點了點頭:“這樣就蠻好了”。跟著對著馬克問道:“前兩天的暴風雪對牧場的破壞力大不大?”。
  “沒有什么影響力,我們這里正好兩邊都有大山阻擋著,暴風雪到了這里已經很弱了”馬克對著居安解釋說道:“還好我們現在是新建了房子,要是還是以前的建筑這些減弱了的風都容易把屋頂吹翻掉,以前的建議房子可受不了這場暴風雪”。
  “那現在牧場完成了多少?明天早上帶我去看看”居安撇了一眼王凡對著馬克說道,王凡正坐在大床邊上,試著壓了壓床墊,正在感受床的舒適姓。
  馬克點了點頭:“現在我們做了個進度沙盤,可以看一下”。
  進度沙盤?居安頓時起了興趣:“帶我去看看”。王凡聽到了有沙盤可以也從床上站了起來。
  馬克帶著居安來到了放沙盤的房間,整個房間的面積不大,里面擺了一張辦公桌,和兩把椅子,桌子正對面靠墻的位置放了個沙盤,看著辦公桌上的照片,居安知道這是馬克的牧場經理辦公室。
  居安站在了沙盤前面,確實很直觀,整個長條形的牧場被細細的火柴桿子粗細的柵欄圍著,比真實的牧場圍欄都漂亮,現在牧場上有兩群建筑,兩群建筑中間就是一個長條型的人工池塘。
  馬克手指著模型上的房子解釋說道:“這個就是我們現在的建筑,另外一邊的建筑要等開春才能開始建設,中心的大湖已經完全挖好了,不過現在已經結了冰,被大雪覆蓋了看不到”。
  居安看著每個牛仔住房區旁邊都有幾個大大的四方形的大倉庫,剛才在車上一靠近這里居安就看到了,指著問道:“這個就是牧場的草料儲藏倉庫吧,這可是真的夠大的”。
  馬克笑著點了點頭說道:“牛進來了以后每年冬天都要從溪水河牧場運青儲草料過來,必須有個倉庫”。飽和九萬多頭牛幾個月的草料那可不是個小數字。
  “春天的時候第一批的牛就要運過來了你這邊準備的怎么樣了?”居安作為牧場的老板總算是問了個靠邊的問題。
  “現在沒什么事情,我跟托馬斯先生商量了下,牛仔們輪流休息,一人來牧場一周然后休息一周,照顧牧場的幾百頭羊,關于第一批牛的問題,托馬斯先生考慮了第一批的九千多頭現在牧場的十幾個人可以照顧的來,開春的時候牧場準備再雇傭一批牛仔,邊適應牧場邊等著第二批的牛到來”馬可看了居安一眼,似乎對于干一周放一周有些惴惴。
  居安才不管這些呢,又沒什么事情把牛仔們捆在牧場干什么?這些牛仔們閑了下來無非就是兩件事情喝酒打架,還能搞出什么來,放回去也好,跟著對馬克說道:“溪水河牧場發生偷牛事情你知道了吧,以后牛來了一定要注意這個情況,別牛被偷了都不知道,另外到時候還會有些保安人員過來,房子也都準備好了吧?”。
  “在這里!”馬克指著一個靠近牧場邊上大陸的空地說道:“等一開春的時候,我會盡快的安排把保安的營地建設起來,牛一到營地就該差不多了,先期的幾個保安入住完全沒有問題,偷牛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準備按著托馬斯先生說的來,牛仔放牧的時候配槍,讓那些混蛋們知道,咱們牛仔可不是好惹的!”。
  看了看沙盤上一半多點的面積都被鋪上了綠色,居安問道:“這是不是一半的牧場供水都坐到了自動化?”。
  “嗯!”馬克點頭開心的笑著說:“現在完成的大概是五分之三的面積,管道走的都是地下到時候只要兩三個管理員就可以通過計算機系統進行整個牧場的灌溉艸作,現在四周的牧場沒有比我們的灌溉最先進了,如果等到開春的時候,BOSS有時間可以來看一下,整個牧場灌溉起來真是太漂亮了,放眼望去都是淡淡的水霧”。提起了灌溉系統馬克是越說越開心:“以前我們的牛仔羨慕旁邊的牧場灌溉,現在別人羨慕我們,現在鎮子上的一些牛仔們開始打聽咱們牧場什么時候再招人了!”。
  聽了馬克的話居安也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千萬花的倒是見到了效果,九萬多英畝的灌溉系統愣是從居安的口袋里掏走了一千多萬美元,比原定的高了很多,一方面是居安的好大喜功,另一方面就是擋不住居安口袋里的現金多啊,砸在自己的牧場上居安也不心疼,用老岳父馬科斯的話來說,居安就是典型的敗家子兒,從來不盤算著到銀行貸款的人才能干的出來的事情。
  居安每次聽到都是笑笑了之,不花出去留著政斧收稅?那還不如都砸進自己的牧場上呢,提高了牧場的效率還省了一大筆的所得稅,一舉兩得。
  聽著牧場的經理馬克說了一會兒,就到了吃飯的時間,牧場也沒什么,洋蔥配著自己養的羊排。牧場里專門雇傭了一個廚師來做飯,當然不是什么大廚之類的,就是普通的住在雷德洛奇的主婦,以后每天的任務就是照顧牧場的牧牛犬,吃著牧牛犬廚師的飯,聽起來有點別扭,手藝到是還真的不錯,羊排烤的鮮嫩可口,羊種當然是從溪水河運過來的,培養了幾代的羊,肉質不是一般的羊可以比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