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10-24)      終章家族(10-24)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10-24)     

高山牧場435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曰子又過了幾天,現在居安的牧場里牛仔不論白天和晚上,只要是放牧的時間全部都是武裝整齊的,偷牛的案子還在繼續當中,也沒有什么大的進展,只是幾個偷牛的和組織的人被法官以間諜罪什么的判了幾年到十幾年不等,FBI這邊跟巴西政斧交涉完了以后,再去查公司,連個毛也沒有了,依著巴西那邊的資料,從公司的注冊資金來源來看也是從世界的幾個免稅區過來的,不過當地人說是,這個公司的老板是個亞洲面孔,而且英文很不熟練,可能是來自那個原來產世界第一肉牛的國家。
  最后沒什么結果,讓托馬斯和勞倫斯十分的惱火,大罵FBI是廢物,讓牧場的牛仔們也不滿,雖然這次牧場的牛沒什么損失,為了以防萬一,牧場夜間的巡邏人從一組變成了三組。就這樣兩個老頭還是擔憂,牧場管理有漏洞。
  沒過幾天,居安的書房的桌子上就放了一個報告,關于成立牧場保安部門的建議,居安拿到了兩個老頭的計劃書,頓時腦袋就大了,你看看上面列的什么玩意啊,雇傭十五到二十個職業保安,配備直升機等,甚至還準備申請自動武器執照,其中溪水河牧場要十到十五名,其余的負責武松牧場,最后在保衛人員后面還帶了個括號,特意注明了有軍隊或者警隊服役經歷。
  看了一圈報告,居安把紙頭放到了書桌上,然后嘬了嘬牙花子,往椅子背一躺,這兩個老東西,這不是保安部,就是他大爺的一個小型的快速反應部隊啊,看看兩個老頭列出的裝備,自動武器,直升機,防彈背心還有頭盔整整一套下來,人數再多點就能打場局部戰爭了。
  雇傭美軍,這美軍的薪水又不是子弟兵,居安這是知道的,一個三等兵一年薪水加上各項補助都是四五萬美元的,要是混個尉官那就是五萬到九萬不等,為啥美國中產階級是中堅力量,當兵的都是啊,能不中堅嘛!
  想了下拿著報告走出了書房,出了書房門就掏出了手機,給勞倫斯打了個電話:“喂!勞倫斯嗎?”。
  “安!我和托馬斯準備的報告你看了沒有?”勞倫斯那頭聽到居安的聲音,笑著回答。
  靠,這老頭還笑!居安鄙視了一下,跟著說道:“我看了,我現在去牧場辦公室,跟你和托馬斯商量一下這個事情!”。
  “我現在正在辦公室里,托馬斯在我旁邊,我們等著你過來”
  “那好!等會見”居安說完就掛了電話。
  走到了客廳,黛娜看著居安急急忙忙的,問道:“這牧場又出了什么事情?”。
  “沒什么!就是兩個老頭腦子出了問題,我要趕緊的過去看看”居安對著黛娜笑了一下,出了屋子。
  到了牧場的辦公室,居安下了飛機直接奔著屋子走去,兩個老頭已經坐到了會議桌旁邊,把手中的報告往桌子上一仍:“你們兩個也太大題小做了吧,你看看這個?又是直升機又是退伍兵的,我怎么看怎么像一個小型軍隊!”。
  勞倫斯和托馬斯兩個人相視一笑,托馬斯對著居安解釋說道:“這個事情以后,我們就覺察到了,咱們的牛越來越有名氣,這次來偷的人沒什么經驗,要是再聰明點,速度再快一點那我們就抓不到了”。
  “那也不至于要這樣吧,又是自動武器又是直升機的”居安對著兩個老頭說道,順便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
  勞倫斯對著居安說道:“今年牧場的利潤,去掉了幾個新牧場的費用,大概還有這個數目”。說完伸出了三根手指頭繼續說道:“灰牛是重中之重,萊曼教授已經開始用灰牛和其余的牛種雜交培育新的牛種,萬一牧場丟失了兩種牛種中的一種,那么別人如果繁育出了新牛種就是對牧場一個大打擊,為了保證牧場的知識產權我們怎么小心都不為過”。
  居安聽了用手指在桌子上輕輕地敲了起來,心里想著也是,灰牛雖說是吃別的牧草不長肉,畢竟沒到絕食而死的地步,這要是被人偷去了隨便配個牛種出來,跟白牛一樣肉質而且吃苜蓿草那對自己牧場打擊可就是致命的,怪不得兩個老頭這么緊張,這是關系到了牧場的生死利益,也跟所有牛仔們利益緊密相關。
  居安點了點頭說道:“這個到也是,不過你們這個也太夸張了一點,按你們說的,這十幾二十個人支出可不是小數目,我知道軍隊的工資是怎么樣的”。
  “我們又不要什么技術兵種,就是普通的會開槍的受過軍事訓練的人就行了,或者接受過警務訓練的人也可以,不一定個個都要是突擊隊員的身手,最好是一半的警員,一半的退伍兵,再雇傭一個有這方面經驗的人來指揮就行了,要求就是事情發生的時候能快速的趕到現場,而且能組織起來夜間的安保工作,畢竟這方面我跟勞倫斯都沒有什么經驗”托馬斯對著居安說道。
  這個倒是不錯,聽著兩個老頭把條件降了下來,居安倒是覺得也不這么可怕了,現在牧場的利潤一年比一年高,牛種的安全也的確勢在必行,點了點頭:“那這個事情我同意了,關于自動武器就算了,對付來牧場的半自動就行了,自動的申請起來太麻煩!那這個事情就交給你們來辦了”。居安立刻就安排了下去。
  勞倫斯連忙說道:“這個事情我們還真辦不了,必須請你親自辦”。
  居安看了下兩個老頭:“要我去辦?”。
  托馬斯點了點頭:“我們兩個哪里能有這個渠道,你跟著一些議員有些來往,辦起來比我們方便多了”。
  想了下居安只好點了點頭:“那就這樣吧,我來辦”。找受過訓練的警察和從軍隊出來的大頭兵還真是要跟一些搞政治打交道,高工資居安給的起,從警隊挖人這可是討人厭的活兒。軍隊大兵倒是容易找,回國以后找不到工作的大兵有的是,至于管理這些人的,干脆就直接從FBI挖人,有反間諜經驗的人應該不少吧,反正FBI人才多,哥們挖一兩個也沒什么大問題,這居安剛一轉頭,就開始打起了FBI的主意。
  又想到了這些人的薪水問題,對著兩個老頭說道:“這薪水你們考慮了沒有大概定在什么位置比較合適,都在牧場的話,是不是跟著牛仔們一起走”。
  勞倫斯想了下搖頭說道:“跟著牛仔們的工資走,一開始很難吸引到人,畢竟牛仔們的工資太低了,獎金雖說牛仔們都知道,但是別人不知道啊,干脆直接成立個保安公司,專門負責幾個牧場的保衛工作,咱們的要求也不是太高,基本薪水我看六七萬美元就不錯了,當然管理人員可能要高點,十來萬美元應該顧得到不錯的人了”。
  聽了勞倫斯的話,居安點了點頭:“那就這樣,我先讓尼恩著手成立保安公司,同時開始招募人手,爭取盡快的把架子搭起來”。說完居安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摸出了電話打給尼恩。
  把事情的經過一說,尼恩那頭就明白了:“我這里沒什么問題,關鍵是你先找到一個合適的管理人員,然后按著他的建議來搭架子,其實按著牧場的要求也用不到太出色的人,就是保衛牧場而已,普通警察就能勝任了”。
  居安聽了這個保安公司的檔次又降了一下,倒是覺得心里好多了,這些人太貴了,個個現在工資都是打幾萬的想要挖人那至少工資要翻倍吧,這就十萬十幾萬了,讓居安一下子有點小郁悶,畢竟是個光掏錢的公司,又不對外盈利!
  放下電話對著兩個老頭說道:“這些人可比牛仔們貴多了”。
  “你好久沒看牛仔們的工資單了吧”托馬斯對著居安笑著說道。
  居安愣了下:“我看那個做什么,每個月都是會計在算,我就是看看每個月的盈利,然后看看總支出就行了”。
  勞倫斯笑著說道:“要是算成年薪的話,今年牛仔們最低都要超過十三萬了”。
  居安聽得愣了下,一眨眼間牛仔們都這么高的工資了,不過想想今年最后的盈利純利潤在跟自己承諾一掛鉤就大致算出來了。,卻是該是這么高工資了,這還是不算是福利的,居安這里保險什么的國家要求的有,沒有要求的也有,總之武裝到了牙齒了,這待遇也值得牛仔們拼命!
  關鍵是居安牧場除了牛仔們的工資就沒什么投入的,牛整天活蹦亂跳的,連個病也不生,又不要買大豆燕麥的給牛加營養,哪里還要別的投入,這支出少,牛肉價格再高,純利潤這不就是出來大的嚇人一跳么。
  搖頭把腦子里的東西晃了出去,居安可沒準備向著自己以前鄙視老板看齊,公司一盈利了看著分紅多了,想方設法的降低分紅,舍不得給員工,居安本來定下的基調就是牧場好了所有人都跟著好,把牧場利益和牛仔們的利益都綁在了一起,這就形成了怪現象,牛仔們工資一月一兩千塊,獎金一萬多,每次拿工資的時候牛仔們提醒著牛仔們,工資和獎金的差距,獎金當然是牧場好了才有的,想繼續拿獎金那就讓牧場更好一點吧。
  從丟牛時候牛仔們的表現,居安就覺得自己的策略很成功,自己從以前給別人打工中悟出來的道理,還是相當的管用的,所謂的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嘛。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