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7-20)      終章家族(07-20)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07-20)     

高山牧場411 別動我兒子的小雞雞

  兩人回到了居安的海邊別墅住了一晚,第二天的一早,居安便決定開著車子去金曼的漢斯牧場,去關心一下自己的員工,順帶看看自己新牧場的進度到底如何了,當然還要把自己空間里的王蛇給放出來,在空間里蹲蹲就行了,老蹲著長成了巨蟒那真的是麻煩了,再想放出來說不定哥們就要去亞馬遜叢林了。
  出了房間,來到王凡的房門口敲了敲門:“王凡!王凡!起床了”。喊了兩聲也沒有人答應,居安在門把手上扭了兩下子,發現門沒鎖,打開了門一看,里面沒人轉身下了樓。
  到了樓下的時候,奧德麗正在準備早餐,居安對著奧德麗問道:“凡這么一大早去哪里了,怎么屋里沒人”。
  奧德麗笑著說道:“早上的時候王先生就穿了泳衣出去游泳去了”。說完看了下表跟著說道:“在海里已經玩了差不多快半個小時了”。
  “哦”居安聽了奧黛麗的話徑直的向著沙灘走去,出了屋子的門,就看到遠處的王凡正在海水里跟著一頭不大的虎鯨正在玩呢。
  等著居安走到了沙灘上對著王凡大聲說道:“別鬧騰了,兒子都能打醬油了還跟著虎鯨玩潑水的游戲,你三歲啊,快點上來吃飯了,吃完飯你該哪兒去哪兒去,我要去金曼的牧場”。
  聽了居安的話王凡抱著小虎鯨的大腦門子拍了拍,向著岸邊游了過來,到了水淺的地方就邁著步子走了過來,一邊走著一邊抹著身上的海水:“我也沒什事情干脆跟你一起去得了,這虎鯨聰明的沒法說了比狗都機靈”。
  “要跟我一起去那就麻利點,正好開車的時候可以兩個人換著開,路上五個多小時呢”居安對于王凡跟著倒是沒有抱怨,免費得了個司機也是很不錯的,至少哥們不用一個人無聊的開幾個小時,路上也多個人扯淡不是。跟著說道:“趁著現在太陽還不太毒辣,咱們吃完早飯就上路”。
  王凡拿起了沙灘椅上放著的毛巾,跟著居安向著家里方向走去:“那行,我先去沖一下就下來吃飯”。
  今個的早飯就不是這么豐盛了,沒了湯包煎餃更別提皮蛋瘦肉粥了,就是簡單地兩塊烤面包和兩個單面煎蛋,再加上幾片大火腿,這大火腿還是居安特意囑咐的,面包不加上肉居安總覺得沒吃飽,肚子餓的特別的塊,這三塊火腿切得加起來都快一厘米厚實了,再加上一些生菜,總算是把居安和王凡兩個大肚皮填滿了。
  吃完了飯,兩個人放下了餐具,決定立刻出發,趁著天氣好趕路不是。
  上了車,王凡先搶占了駕駛的位子,居安坐在副駕駛位置上,拉上了安全帶對著王凡說道:“先別急著出洛杉磯,往前面走一段,然后向右拐那邊有家寵物店,我準備買幾條王蛇帶過去,吃吃眼鏡蛇蜥蜴什么的,省的這幫東西在哥們地盤上耀武揚威的牛的跟個富二代似的”。直接這里弄上幾條作為幌子,這都是家里養著當寵物的,也不知道買來實用不實用,空間里的王蛇居安倒是不在意,至今放進去的猛東西還沒發現過不能捕獵的呢。
  “王蛇?買那玩意干什么,雇幾個專門抓蛇的去抓不就行了”王凡轉頭對著居安說道:“一看見蛇我的脊背就涼涼的,游起來太滲人了”。說完轉過臉去發動了車子。
  王凡說的是老美這里常見的除蟲公司這類的人,專門負責家里抓抓白蟻抓抓跑進住宅里的野生動物什么的,不過抓到了一般都會放回大自然,要是抓到了他們吃蛇肉,晚上打牙祭居安倒是沒什么意見,這放回去誰知道這些響尾蛇什么想法,萬一這些響尾蛇都是戀家的孩子呢,哥們出了錢雇了一幫人,把蛇抓起來,沒幾天這些響尾蛇又回來了,那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咱可不姓周,名字也不叫瑜。
  看了王凡一眼:“哪這么多廢話,王蛇很多人放家里當著寵物養的,你要是害怕就留洛杉磯這里好好的陪陪伯父,也算你盡盡孝心了”。
  “拉倒吧,我爸那忙得,再說了跟他們那一幫子人在一起我也沒什么話講,你說買王蛇就王蛇吧,你是老板你說了算,我今天就是一司機了”王凡拍了拍方向盤笑著說道。
  哥倆一邊聊著一邊向著寵物店開去,到了寵物店挑了五六條跟自己空間里差不多大的艷麗王蛇,這次沒怎么選,速度也快,反正這些蛇就是個幌子,至于放到野外能不能活就是不居安在意的事情了,地里蜥蜴老鼠還有眼鏡蛇這么多的食物你都能餓死,那只能說明這些廢物該死對不起哥們花的錢。
  居安抱著白色半透明的大塑料盒子跟著王凡剛出了門,就看到了街上有人游行,王凡看著一幫子舉著標語不時地喊著口號的人說道:“我靠!這又是唱的哪出啊”。
  來了美國最多的就是看到游行了,這幫子老美閑的蛋疼有事沒事就舉著個牌子,抗議這抗議那的,你要是個常上街逛得或者是旅游的蹲在白宮門口,估計每天都能看到有人示威的,習慣了就好了。
  居安用胳膊肘子頂了頂前面的王凡:“看個屁,游行有什么好看的,趕緊的到邊上給我拉開車門,我這手里抱著個東西呢”。
  被居安抵了一下,王凡笑著對居安努了努嘴:“看那幾個游行的穿的衣服,真是奇葩啊,這么漂亮一姑娘把襠部那塊染成了紅色,這是個啥子情況?抗議自己是女姓?”。說完向著路邊聽著的車走去,打開了車門,居安把東西放到了后座,然后固定了起來,王凡則是轉到了駕駛室。
  居安剛關上后門,一個穿著白色背帶褲的金發白人姑娘走到了居安的旁邊,居安稍微的一抬眼,就看到姑娘白色背帶褲的襠部染著一團鮮紅。確實有些刺眼,還沒等著居你琢磨出來這又是抗議啥的時候,姑娘遞給了居安一張宣傳單:“請支持我們,保護孩子的合法權益”。跟著對著居安笑了笑,又開始給另外的人發傳單了。
  居安拿著單子,上面印著一個豎起中指的坐在嬰兒車里可愛的孩子,上了車子,居安仔細的看了看傳單,靠!原來是這么個事情,說白了就是男孩子一出生沒多久醫院就會給孩子的小雞雞上來一刀,就是做個環切手術,當然了一些專家們說這對于孩子來說有好處,避免了以后撒尿的時候殘余留下來,對男孩身體健康有好處。
  這東西有人贊成自然就有人反對,這才是正常現象,這不就是一個事物的兩面姓么,這些穿著白衣服染紅褲襠的人就出來抗議了,原因就是小孩子雖然不懂,但是也有權利不是,你這隨意的給小雞雞來一刀,你知道孩子愿不愿意?所以這幫子游行的人口號就是:別動我兒子的小雞雞。
  居安的兒子小馳和王凡的兒子小虎都被來了這么一刀,居安看來也是有好處的,對孩子身體健康有益啊。
  居安看完了把宣傳單遞給了王凡,王凡接了過來掃了一下,跟著就把宣傳單放到了車子前面,發動了車子,這時候路上還有人舉著標語走著呢,本著車讓行人的原則,王凡就只能等著舉著標語的人過去。
  等著也無聊不是,居安和王凡就伸著腦袋看著,看著游行的人群,人數也不多,稀稀拉拉的大概兩三百人,慢悠悠的走在道路的一側,居安兩個人比較倒霉,正好游行選的是自己這一側,至于什么標語,橫幅這都是游行的老套路了,更有些省事的人直接用張馬糞紙板子,上面寫著幾個字就出來了,所以說老美這里游行成本低呢,你看這弄的一點不考慮到美觀的效果,哥們這國內抗議炸大使館的時候,可是上了床單的十幾塊大洋呢。
  等了沒兩分鐘就有警察開著警車過來了,警察也沒說什么,只是把這幫人趕到了人行道上,然后就這么開著車子慢慢的跟著,你游你的行,我執我的勤兩不相干,一片和諧的景象。
  既然游行的隊伍都上了人行道,王凡打著方向盤出了路邊的臨時車位,然后點了下導航,看著到金曼的路,順著導航開著車子向著金曼駛去。
  還好居安這是住在郊區,路上遇到了幾個堵塞的路,都讓兩人繞了過去,從后視鏡中看著一望無際的車海居安感慨著說道:“還好,我這不是在洛杉磯上班,這要在這里混每個月的全勤獎是別想拿到了,這路堵得”。
  “這住大城市就要有堵車的覺悟,首都也常常堵車,江南還好點”王凡對著居安笑著說道,一邊說著一邊伸著腦袋看著路,這走街串巷的不就是為了避免堵車么。
  王凡看了眼后座的大塑料盒子:“你這也不買個飼料什么的,就這樣放到漢斯牧場,蛇要是餓了怎么辦”。
  居安看了下后座:“餓了正好,到了牧場就可以開工,現在里面都是一般大小誰也吃不了誰,還是安全的”。反正居安也不知道王蛇會不會吃王蛇,現在身后的盒子里一水兒的長度想吃都吃不下去。
  王凡看了眼居安:“你這腦子就是餿主意多,居然想到放王蛇吃響尾蛇這種毒計”。
  “我也是狗狗來的,聽說這東西最愛吃蛇,而且對響尾蛇的毒液免疫,本來我可是準備把大金和小金的幾個孩子弄過來的,不過孩子還小只能將就著先用這個方法”居安笑著解釋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