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10-24)      終章家族(10-24)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10-24)     

高山牧場398 這話說的爺們

  看到居安在柜臺前面繞著,店老板走了過來跟著居安打了個招呼:“嗨!安!有段時間沒有看到你了”。
  居安抬頭沖著店老板笑了下:“我帶著家人去旅游了,這怎么這點時間就成了這樣”。說完指了指附近空蕩蕩的貨架。
  店老板苦笑了一下說道:“還不是讓我們的好總統鬧得,現在子彈價格上漲了快百分之十,就這樣還是有價無貨,更別說什么突擊步槍了,連以前沒人問津的中國產五六式都成了搶手貨”。跟著對居安說道:“走到我的辦公室聊”。說完帶著居安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居安進了屋子隨便的拉了個椅子坐了下來,老頭的辦公室很簡單的,就是一張深色的木質辦公桌,上面擺了兩三個文件夾子,大概十五六個平方。
  剛坐了下來老頭就對著居安說道:“現在很多槍店的子彈都限量,很多人還是從附近的城市跑到我這里來買子彈,所有的存貨一周時間都被搶購空了,簡直是瘋了”。
  “本來今天我還想來備一些子彈的,看樣子也沒有了”居安有些嘆了口氣,這有槍沒子彈有個屁用啊,自己這一周帶著妮妮去靶場的時候都是要幾百發的,一人限購三盒,連丫頭玩的量都不夠。
  “兩種狙擊不強的子彈我倒是給你留了一點,各自兩百發,下次到貨的時候在給你留一些,但是量也不能太多,這段時間你要省著點用了”。
  居安嘆了口氣:“那就多謝了,以后盡量幫我留一點,ak什么的銅殼子彈有的話也給我留一點”。兩百發總比沒有好,將就著過過癮就行了。
  “很多人捐錢給步槍協會,現在正跟政斧打官司對抗奧巴馬的禁槍令”老頭接著打趣的說道:“我一直認為他是個好總統”說完嘆了口氣。作為一個保守的白人西部老頭,對小奧黑還是不感冒,而且有些報紙直接評價奧黑同志的老婆,說她像個電影里的明星,等著你知道報紙上說的像誰就不笑了,說這位第一夫人長的像《人猿星球》的女主角,那個女猩猩。居安第一次看到報紙就笑了,你還別說真的很像啊。
  “呵呵!”居安笑了一下。蒙大拿這里白人很多基本上見不到幾個黑人,奧黑在白人群體中的支持率很低,尤其是什么醫保改革,民意調查顯示醫保改革只有百分之三十的支持率,聽起來很不錯,讓美國人民全體都享受醫保,怎么樣?不錯吧,但是美國人民根本不買賬,認為這是美國政斧管得太寬了,強制個人購買醫療保險,有背于憲法賦予的公民自由。總之是一團亂麻,民意顯示小奧黑的支持率也在降低。
  而且小奧黑還不停地沖著華爾街去,想讓這些金融大鱷們掏出更多的錢來,大家都是善財難舍啊,哪里這么容易的事情。當然國情咨文的時候更是熱鬧非凡,**黨要改革,共和黨扯后腿,總之美國政壇是熱鬧非凡。
  但這個關哥們啥事情啊,哥們這正愁著自己的子彈不夠消耗的呢,跟著老頭聊了會政治,大罵了一通小奧黑,居安站起來對著老頭說道:“那我就回去了,子彈是我帶走還是怎么說”。
  “過兩天給你送過去吧”老頭對著居安笑著說道。
  居安點了點頭,出了辦公室,走出來的時候看到派對買子彈的還是這么多人,搖了搖頭走到了停車場,上了車子發動了起來。
  一邊開著車子的時候,一邊想著派對買子彈的情況,居安倒是覺得怎么跟自己小時候那時候家里買糧食用糧票是的,這可以建議小奧黑印點子彈票嘛,這樣還能增加點就業率,印刷廠開工也要人不是?印子彈票一定要放在美國國內,避免美國競爭力下降,想著不由得自己樂了起來。
  到了家里,停下了車子,剛走到了門口,就聽到武松沖著自己嗄嗄的叫了兩聲,露出了一口小白牙,看著真讓人舒服,以前怎么就沒想到洗牙的這招呢。
  帶著得意的神情進了屋子,跟著黛娜和科拉還有三個娃兒打了下招呼,便自我表揚的說道:“你看看,這滿屋子的小白牙,多好啊”。
  坐在沙發上按著電視的王凡一轉頭,看到居安回來了放下了遙控器:“走,咱們到你的書房聊聊去”。
  居安愣了下,然后笑著說道:“跟你有什么好聊的,還要背著科拉,有什么在這里說”。估計王凡這是準備找自己算賬了,私下聊聊?哥們才不上你的當呢。
  “還是別讓孩子們練書法了,小時候我練得都頭大,改行學學樂器什么的吧,正好能陶冶下情艸,以后遇到個表演什么的也能露一手”王凡靠著沙發說道。
  居安聽了想了下:“學個樂器也不錯,不過這樣一來還不是要請老師?再說了孩子寫字怎么辦,練書法是次要的,教孩子寫中文才是主要的啊”。
  王凡聽了以后說道:“先我們兩人教著,先寫個一二三四或者是百家姓什么的,一周學個兩三個小時,分成兩天,我們兩個輪流教”。王凡看著居安笑著說道。
  靠!這他娘的又把自己繞進去了,四周看了看,黛娜和科拉都看著自己呢,能說不么,總不能說自己不會寫中文吧,這就有點太扯了。即便是說了別人也要相信不是,看來實在是躲不過去了,點了點頭,嘆了口氣說道:“那好吧”。
  王凡對著居安說道:“王劍明過段時間要來這里看看,順道吳明帶著媳婦也過來,另外李娜和錢鋒也一起”。
  “靠!怎么扎堆一下子都過來了”居安有點奇怪,怎么不來的時候半天來一個,這一來來了三隊人馬。
  王凡笑著說道:“錢峰兩口子是好不容易逮著個時間來美國玩玩,吳明和媳婦算是陪客,這通知了賤人夫妻兩個,這不正好也過來看看,來不來蒙大拿都是兩說,說不定直接紐約加州玩幾天,讓我們過去碰下頭就行了,正好我跟他們說你加州買了別墅,到時候住你那里就行了”。
  居安笑著說道:“我還以為賤人這死加拿大去了,沒想到還活著啊,這幾年也不過來看看,上次說來也最后泡湯了,什么時候到”。
  “估計還要一個多月,等著簽證,還有其余的一些事情,怎么你有事情要忙活?”王凡問道。
  居安想了下說道:“沒什么事情,一個月以后空的很,就是過幾天我要去趟南非,送一批機器到保護區去,我也去視察下,怎么說也是我的產業了,一年不去冒個頭有點說不過去”。
  王凡聽了笑著說道:“屁個產業啊,就是扔錢的,一毛錢都不賺的東西”。
  旁邊的科拉聽了倒是很感興趣,接口問道:“是你在南非買的保護區么,聽說斑馬羚羊什么都有”。
  黛娜笑著對科拉說道:“東西是不少,就是交通不怎么方便,上次居安去了一次,回來跟我說坐了很多個小時的車,很累人”。
  科拉聽了看了眼跟發條幾個大腦的小腦袋:“可惜的是孩子們還小,要不是大家一起去非洲打獵多好”。
  “等孩子再大一點,帶上孩子一起去吧,到時候就方便多了”黛娜對著科拉笑著說說道。提到了孩子,兩個女人又嘰嘰喳喳的扯起了孩子來。
  居安聽了一會兒覺得沒啥興趣,帶著王凡進了自己書房,王凡把門一關,立刻掐住居安的脖子:“我殺了你個混蛋,讓你出餿主意”。
  掰開了王凡的雙手,居安立刻辯解道:“本來我是想請個老師的,但是你媳婦說每周上幾個小時就可以了,這黛娜一聽就說專門請個老師浪費,你媳婦這么快的嘴,你說你不抗起來誰抗”。
  王凡放開了居安,跑到了書桌后面的大班椅上坐了下來,居安隨便的拉了個椅子坐下,就聽到王凡說道:“這次你去非洲,我又沒時間跟著去,早就想去開開眼界,這國內又有生意上門了”。
  笑著敲了敲桌子:“有生意還不好,非等沒有生意的時候犯愁才開心?你這個人就是賤,沒看我這幾天跑前跑后的忙得要死”。
  話還沒說完,王凡就從筆筒里抽出一支筆砸了過來:“滾!你這算個屁忙,對了這次準備去幾天”。
  居安接住了筆,放進了筆筒里:“沒幾天,那里呆個兩天就回來了,主要是送東西,還有就是我爸生曰快到了,給他老人家弄件皮衣”。哥們巴不得到了那里偷偷摸摸的放了狼群就回來,在玩空間里的羚羊要被吃光了。
  兩人正聊著呢,就聽到敲門聲,居安喊了聲進來,就看到大軍的腦袋伸了進來。
  居安看著大軍說道:“進來啊,這大男人的還害羞不成”。大軍摸著腦袋嘿嘿笑著走了進來,對著兩個人說道:“安哥,我媳婦從國內過來了,明天晚上想請你和凡哥兩家子到我家做客去”。
  居安聽了以后笑著說道:“好事啊,這是終于把媳婦兒接過來了”。
  “嗯!剛開始的時候,她還舍不得自己的鐵飯碗兒,我跟她說了家里賺錢的事情我來,說了好久才同意了”大軍摸著腦袋笑著說道。
  王凡一聽立刻豎起了大拇指:“這話說的爺們!你媳婦在國內是干什么的,政斧公務員?”。
  “什么公務員,就是一小學老師!鄉下的學校什么都教”大軍聽了王凡的稱贊嘿嘿笑了兩聲。
  居安和王凡兩人聽了,立刻心有靈犀的看了一眼。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