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7-21)      終章家族(07-21)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07-21)     

高山牧場380 瞎貓碰上死耗子

  一家子一起吃完了飯,老爸和老媽跟著兒子媳婦孫子孫女休息了一下,老兩口就上樓去睡午覺,居安和黛娜帶著兩個小毛頭,準備去游泳曬太陽。
  上了樓,帶著兩個小家伙把衣服換好,向著外面的沙灘走去,居安穿著黛娜準備的大花沙灘褲,上身赤裸,黛娜也換上了比基尼泳衣,妮妮則是藍色的連身泳衣,腰間還帶著像是小裙子的花邊,至于小獅子則是跟老爸一樣,小花沙灘褲。
  剛到了門口,奧德麗那個兩個小塑料桶走了過來,交到兩個小娃兒的手里,居安和黛娜一看,兩個小桶里面各自有個小鏟子,給孩子玩沙子的,兩個小娃兒接了過來脆脆的童音說了聲:“謝謝!”。然后攙著黛娜的手向著沙灘跑去。
  奧德麗對著居安問道:“晚上是中餐還是西餐?有什么要注意的么”。
  “還是中餐吧,以后早上和晚上是中餐,中午就是西餐吧,我們家沒有什么忌口的東西,你看著辦就好了”居安對著奧德麗說道,看著奧德麗轉身走了,居安才這根老婆孩子的腳步向著外面走去。
  到了沙灘上的遮陽傘下面,看到黛娜正幫著妮妮涂防曬油,居安也把兒子拉到了自己這邊的沙灘椅上,幫著兒子抹了起來。一邊抹著小東西還一邊撅著屁股用小塑料鏟子在沙灘上撅著沙子玩,總算是涂完了,一放手小東西紀提著個小桶奔了出去。
  看著兩個孩子在沙灘上挖著沙子,居安自己接了個好活兒,幫著老婆涂防曬油,黛娜趴到了沙灘椅上,伸手把背后的比基尼帶子解開,把手放到了下巴下面,卡著太陽鏡。居安把防曬油倒在手上,然后在黛娜的后背上涂了起來,一邊涂著時不時的從側面撓兩下黛娜胸前的兩朵起伏。
  “老實點,孩子們在呢,行了行了,差不多了”黛娜拍開居安的手,捂著比基尼坐了起來,然后讓居安系后面的帶子,弄好了以后,黛娜把腦袋上卡著的太陽鏡架到了鼻子上,走到了兩個孩子的旁邊,跟著孩子一起玩起了沙子,現在兩個小東西也不提游泳的事情了,玩沙子玩的開心的很。
  居安自己則是隨手倒了一些油到手掌上,隨便的在身上抹了兩把,把雙手交叉疊在了腦袋后面,躺到了沙灘椅上,一翻身就覺得自己口袋里的手機有點硌人,拿了出來放到旁邊的小白桌子上。
  看著黛娜跟孩子們玩了一會兒,居安就有點發困了,四仰八叉的躺著個身子就再傘下睡起了覺來。
  剛睡的迷迷糊糊的就感覺有人推自己,把太陽鏡推到了腦門上,揉了揉眼睛一看,原來是邁爾斯這個家伙,從沙灘椅上坐了起來:“你怎么也到了這里了,不是說你去葡萄園了么,怎么跑到這里來了”。
  邁爾斯沒有回答居安的話倒是把旁邊的女伴介紹給了居安:“這是我的朋友安,這是亞莉克希亞!”。
  居安站了起來跟著亞莉克希亞握了握手,一站起來才發現這個洋馬妹子好高,比居安都高,大概一米八二到八五的樣子,身上穿著一件嫩綠色的比基尼,小腰上沒有一絲贅肉,腰間系這一條也不知道是小毯子還是大絲巾的玩意,脖子上掛著一串天藍色的大項鏈,要是黑色或者是棕色的居安都會以為是個和尚的念珠呢。
  “很高興認識你”居安對著一個大大洋馬說道。
  邁爾斯看到了黛娜帶著孩子在玩沙子,對著黛娜大聲的打了個招呼,黛娜對著邁爾斯也揮了揮手,然后亞莉克希亞對著邁爾斯說道:“你們聊著,我過去玩玩”。說完指著黛娜和兩個孩子說道。
  等著亞莉克希亞走了幾步,邁爾斯一屁股坐到了居安旁邊的沙灘椅上,對著居安說道:“亞莉克希亞怎么樣?”。
  居安點了點頭說道:“這個子倒是滿嚇人的,長相么還可以,就是鼻子旁邊的小雀斑不好”。
  “你不覺得這些小雀斑讓亞莉克希亞顯得更可愛了嗎?”邁爾斯對著居安問道。
  居安擺了擺手,把太陽鏡從腦袋上移到了鼻梁上:“你覺得可愛就可愛吧,關我什么事情,你喜歡不就得了,這次這個準備用多久?”。你妹的,一米八幾的女人可愛,這搞的跟個籃球運動員似的,哪點有可愛的樣子,哥們在面前都要抬著腦袋看,平視就快看到下巴了,再高點,哥們站在她面前不抬頭就只能看著咪咪了。
  邁爾斯繼續說道:“我們認識十來天了,亞莉克希亞是從希臘過來的現在在洛杉磯做時裝模特,順別也拍拍雜志什么的,算是個保守的姑娘”。
  保守?居安差點被邁爾斯弄的咳嗽起來,這認識了十來天就滾到一張床上還算是保守,居安倒是想知道邁爾斯心里放蕩的女人是什么樣子的,不過這種事情算是私人問題,連他老爹老媽都不一定插得了手,別說居安這個朋友了:“那你是準備跟著這個模特相處下去了?”。
  “嗯!我覺得還不錯,嘗試著兩人交往下去”邁爾斯看著居安說道,跟著解釋道:“她年紀還小,還想著在紐約模特界再拼幾年,明天我會帶著她會紐約,介紹幾個認識的朋友給她”。
  “都這么大的姑娘了,還要在模特界奮斗兩年?”居安笑著搖頭說道。
  邁爾斯對著居安解釋說:“什么多大?亞莉克希亞今年才十九歲”。
  居安聽了愣了一下,這臉長得說是三十歲都有人信,居然才十九歲,也不知道是自己看白人女人眼光有問題還是啥的,看著十幾歲的都像是二十大幾快三十的樣子,當然除了黛娜以外:“這才十九歲?”。十九歲的姑娘長大一米八幾這個有點嚇人了,要是在國內說不定男朋友都不好找,個兒太高了啊。
  邁爾斯笑著說道:“當然了”。
  “嗯!那就十九歲吧”居安點了點頭說道:“那你這次走的時候把游艇的鑰匙給我,過兩天我準備帶著一家子出海玩一天,到時候釣釣魚什么的”。不想在跟邁爾斯糾結這個小模特的事情,居安向著就岔開了話題。
  “你要出海的時候跟麥克的管家說一聲,到時候直接取鑰匙就行了,至于海釣的魚竿什么的船上都有,到時候買個餌料就行了”邁爾斯對著居安笑著說道。
  居安聽了以后對著邁爾斯說道:“那今天晚上你帶著那個什么亞莉克希亞一起到我家里吃飯吧”。
  邁爾斯聽了點了點頭:“也好,不過你帶沒帶咱們酒莊第一年的紅酒過來,開一瓶嘗嘗”。
  “我帶那個東西干啥,都放在蒙大拿家里的酒窖里了,你要是想喝到時候送你一瓶,這里沒有,你怎么想起來這個東西了”居安對著邁爾斯奇怪的問道。
  邁爾斯笑著解釋道:“你還記得那個賣給我們酒莊的老頭么,搞新品葡萄的那個?”。
  “知道啊,怎么可能不知道,最后還鬧得有點不愉快么”居安倒是越來越奇怪了,怎么又提到這個老頭了。
  邁爾斯解釋說道:“這個老頭現在正在跟投資公司打官司呢,投資公司不愿意再出錢搞新品葡萄了,要收回葡萄園,在沒有通知老頭的情況下,大股東砍掉了葡萄園所有葡萄,老頭不樂意兩下正掐著架呢”。邁爾斯幸災樂禍的說道:“他的葡萄就只有一茬適合釀酒,就是咱們第一年的葡萄酒,后來的葡萄就別提了,一年比一年爛,但是有個客戶儲存了咱們第一年的葡萄酒,這幾年過來口味非常好,他自己就是個一流的品酒師,跟著幾個品酒師朋友一起嘗了下,幾個人的專欄都給出了極好的評價,現在這個可是絕品葡萄酒,咱們酒莊也沒有這種葡萄了,所以現在這個酒的價格可不便宜,前天有人送了一瓶拍到了四千美元,而且有價無市”。
  居安聽的愣了一下:“這個我倒是不知道,我這家里可是有不少瓶呢,不光我家里王凡家里也有幾百瓶呢,你當時不是也藏了兩百多瓶么,怎么家里的喝完了?”。這一瓶四千美元確實滿高的價格。
  想了下對著邁爾斯說道:“那咱們酒莊以后的酒也能大幅的提高價格了啊,多好的事情”。
  “提高下價格是可以的,但是也不會到這么高的價位,一瓶四千美元,獨特的口味是一個方面,但是這里面絕品葡萄酒還是占了多數,咱們就酒莊現在的葡萄酒還到不了這個價位,產量在這里擺著呢”邁爾斯解釋著說道。
  居安笑著說道:“那隨他們怎么掐架去,跟咱們沒什么關系,我說你到底家里的酒喝光了沒有”。
  “我一瓶都沒喝,一直放著呢,這次回去我要把它們好好的收起來,現在估計存世的就只有我們幾個手里的,還有其他的三四十瓶在別人的手里,這可是升值的好東西啊”邁爾斯笑著說道:“跟你做生意真的沒錯,你看,跟著你藏了兩百瓶酒都能換百多萬美元,投資一下子就回來了”。邁爾斯開心的說道。
  泥馬,這事跟哥們真的沒啥關系啊,居安有點哭笑不得,這次才真的是瞎貓碰上死耗子了,地下室里的酒瓶子又值不少的錢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