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10-24)      終章家族(10-24)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10-24)     

高山牧場276 都是沙地啊

  在林間小屋子里住了一夜,早上的時候五個人便開著車子向著加州的奈特谷去看葡萄園,居安這個葡萄酒盲來講就知道美國加州有個納帕谷產的葡萄酒很出名,至于奈特谷聽都沒聽過,還是邁爾斯一路上給居安和王凡兩個人做著掃盲,這才知道這個山谷和著名的納帕谷葡萄產區只隔著一條圣海倫娜山脈位于加州的索諾瑪縣境內,剛進入山口便看到放眼四周都是一片一片的葡萄園,跟居安印象中的不同的是,咱們國內的葡萄都是在架子上長的,這里的葡萄架子比較特別,都像是一個個木頭柱子,柱子中間有些網狀的繩索或者是鋼絲連著,不像是葡萄架,倒有點像是網球場的球網,一排一排的整齊的排列著,在葡萄園里還隨處可見幾個巨大的風扇,也不知道是做啥子用的,除了路邊有幾棵樹,其余都是一片一片的葡萄園,隔上一段距離就有個農場式樣的建筑,聽邁爾斯介紹這些就是一個個的釀造廠。五個人開了二十多分鐘又爬上了半個小山坡便到了這次的目的地,奈特谷的黑羽鷹葡萄園。
  幾個人到了門口剛下了車子,就看到一個五六十歲的白人老頭帶著寬沿的帶著點墨西哥式樣的帽子后面帶著兩個年輕點的農夫打扮的人走了過來迎接五個人。
  老頭看到居安幾個人下了車子便伸出了手:“你們是,麥克,邁爾斯幾位先生吧,你們好我是葡萄園主,我叫威廉姆”。
  挨個的跟著這位威廉姆握了下手寒暄了一下,威廉姆便帶著居安一行五個人進了屋子去看酒廠的設備,居安跟著威廉姆一進了酒廠,就被四周亮閃閃的機器吸引住了,跟居安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這廠里的機器都保養的非常的好,擦拭的也非常的干凈,手往上面摸了一下都沒什么灰塵,威廉姆一邊走著一邊向著幾個人介紹著這些機器用來做什么用的,什么榨汁啊,發酵啊,甚至還有個房間里專門有幾個人負責做那種酒桶的,說是啥子法國進口的橡木有專業的箍桶匠,不過現在房間里已經沒人了。
  參觀完了葡萄酒釀造的車間,威廉姆又帶著幾個人參觀了下酒廠的酒窖,居安走了下去以后,就發現這哪里是酒窖,簡直就是個地下的建筑,整個的建筑居然有近三米多高,最少估計也有幾百個平方,但是現在里面空蕩蕩的,除了兩邊的架子上除了十來個橡木桶以外,基本就是個光架子,威廉姆一邊走著一邊介紹著說道:“這個酒窖已經建了有六十多年了,我接手以后,就忙著培養抗霜的新品赤霞珠,但是新品的赤霞珠釀出來的酒不是很好,酒窖便大部分空著,現在我已經有一些頭緒了,今天不最多明年我的新品赤霞珠就改良成功了,以后這里便會堆滿橡木桶”。
  邁爾斯跟著威廉姆說道:“我們幾個看過你的條件了,我們會再給你三年的時間,最多三年如果新的赤霞珠品種還不行的話,我們便會換種上赤霞珠,到時候我們希望你能理解”。
  威廉姆聽了邁爾斯的話,停了一下然后點了點頭,居安看到這老人的臉上都露出了不舍,居安昨天晚上也聽到了關于這位威廉姆的詳細介紹,一個很優秀的釀酒師開始時候賺了不少錢,最后便自己買了這個黑羽鷹葡萄園,一心的撲在新葡萄上最后弄的貸款銀行都不愿意貸了,還好沒有老婆孩子,要不肯定又是個妻離子散的下場,有時候這人就不能太執拗,太執拗了就容易鉆牛角尖,不過這又說回來了,不執拗的人能三十出頭就成為納帕谷著名的釀酒師嗎。真是成也釀酒敗也釀酒。
  邁爾斯的話說的一點都不客氣,就是因為已經摸清了這老頭的心里,鉆牛角尖到了極致了,居安這一伙兒就是他最后的希望了,如果居安買下來還能讓他再培養三年葡萄,如果到了銀行貸款到期的時候,銀行直接會把葡萄園拿去拍賣,把老頭毫不留情的趕出這里。
  看完了酒窖,威廉姆又帶著五個人看了下葡萄種植園,現在已經是七月多了,葡萄架上已經掛了不少的葡萄,大部分都是青色的,少部分開始發紫了,整個的架子上葡萄結的一串串的相當的喜人。
  居安隨手摘了一顆紫色的葡萄放進了嘴里,這一咬便連忙從嘴里吐了出來,好家伙這不光是酸的厲害而且發苦,整個一不知道啥味道,剛咬了一口酸氣直接透著脊梁骨便竄進了腦子里,真是一輩子沒有吃過這么難吃的葡萄。
  看著居安的樣子,邁爾斯和麥克王凡也都摘了一顆放進嘴里,跟著就立刻的吐了出來,麥克立刻掏出了手帕連舌頭都伸出來擦了兩遍。
  居安搖了搖頭看了看三十幾公頃的葡萄,賣相上那是相當的不錯,可是這吃起來比苦瓜還難吃。
  威廉姆看了眾人的動作連忙解釋說:“現在葡萄還沒成熟,等完全成熟以后就要好多了”。
  居安聽了以后腹誹道:這怪不得說是釀出來的酒難喝呢,估計即便是成熟了這葡萄也沒見得好吃到哪里去,這葡萄酒釀出來估計跟苦瓜榨汁以后喝起來差不多的味道。
  看了看葡萄園的四周,居安指著另外的葡萄園上大風扇問道:“我一路上都看到每家的葡萄園里都有這些個風扇,為什么你的葡萄園里沒有”。
  威廉姆聽了以后解釋著說道:“那個是用來抗霜的,加州靠近海邊,晚上山谷里的霧氣比較濃厚早上的時候容易起霜,起霜會造成葡萄的大量減產,所以地里都準備這種風扇,吹走霜氣的,這個葡萄園里沒用是因為我培養的新品赤霞珠是抗霜品種不用風扇”。
  聽了威廉姆的解釋居安才知道原來豎立在地里的大風扇原來是吹走水汽的,這地里沒這些大風扇的確看起來好多了。
  提到自己培養的苦葡萄威廉姆又介紹道:“加州所有的葡萄園都有這些風扇,除了我的葡萄園以外,另外法國的葡萄園也沒有,不過法國葡萄園主比較有錢,他們直接雇傭的飛機做這項工作”。
  居安點了點頭,要不是法國葡萄酒怎么價格賣得賊高呢,葡萄摘下來炸個汁然后往桶里一灌放上一段時間倒出來一瓶就是大幾十美元,當然能用的起飛機了,美國這些普通葡萄酒才十來美元左右,你當然用不起了。
  威廉姆接著指著葡萄園給居安幾個介紹道:“葡萄園的三十多公頃全部都在這片山坡上,那邊不遠就是著名的彼得麥克酒園,這里的陽光非常的充分,傍晚的時候海洋霧飄了進來又非常的涼爽,這樣的氣候非常有利于葡萄達到完美的成熟度,整個山坡成大致的三十度,主要的土壤是沙石,火山灰等等的,不論地理環境還是自然環境都十分的優良,土層很厚實,但是又滲水良好,所以結出的葡萄雖說生長期略微長一點,但是果味豐厚”。
  居安聽了以后就從地上抓了一把泥土放在手里捻了一下,這不捻還好,一捻之下就這一把都抓了兩個石子,完全沒有泥土的那種溫潤感,感情這地方就是沙子加石子說來了就是一片亂石山坡,這家伙三十三公頃六百萬,聽到沒人家威廉姆介紹了沙石地滲水姓好,利于葡萄生長。
  整個的把葡萄園參觀了一遍,最后帶著居安五個人到了一個大深井口看了一下,然后介紹道:“葡萄園所有澆灌用水都是出自于這口深井里,彼得麥克酒園也有一口深井,用這些井水澆灌出來的葡萄帶有一種淡淡的礦質氣口味非常的獨特”。
  看了口大井,居安點了點頭,老實說看了老半天居安就是對這口井最滿意,空間水直接甩一點出來到這井里,一切問題不都解決了。
  聽著威廉姆介紹完,邁爾斯便拉著居安和麥克王凡尼恩到一邊商量了一下,邁爾斯問居安:“安,你覺得怎么樣?”。
  居安撓了撓腦袋說道:“這地怎么讓我覺得有點虧啊,全是沙地跟亂石子都比我牧場的地貴了”。
  麥克笑著說道:“葡萄園基本上都是這種地,這里的地里位置還算是不錯,比我們家族里的幾個葡萄園都要好一點”。
  王凡跟著說道:“就是有點可惜了,酒窖里沒啥子酒了,要是有酒順帶大家弄一瓶回去嘗嘗,不過你們兩個怎么家族里有葡萄園還惦記著買葡萄園”。
  麥克笑著說道:“家族里的東西,分到我們兩個手里也基本上沒什么了,名義上面有我們而已,真正一年給我們兩個人帶來不到五萬美元的收入,也能算是我們的葡萄園?”。
  “如果酒窖里有酒的話,威廉姆這老家伙可就有的撐了,以前除了銀行貸款,就是酒窖里十幾年幾十年的藏酒支撐的,現在酒窖里以前的酒已經被賣光了,銀行貸款時間也快到了,這下老家伙才著急了起來,要不你看他的表情,你認為他會賣葡萄園么”邁爾斯聽了王凡的話小聲笑著說道。
  說完看著居安說道:“安,你到底覺得怎么樣?”。
  居安點了點頭說道:“我覺得還不錯,你們呢”。這問居安等于沒問居安知道啥葡萄酒啊,就是剛才才知道葡萄酒大致的怎么釀造的,還是半吊子貨呢。
  麥克和邁爾斯都點了點頭,然后看了下王凡,王凡看了大家一眼說道:“那就定了,咱們就買下來省的到處跑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