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10-24)      終章家族(10-24)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10-24)     

高山牧場264 開什么玩笑

  下午的時候按著老家里的習慣居安開著姐夫的車子帶著黛娜和老爸和媽媽一起去鄉下給爺爺奶奶上墳,按著老規矩和黛娜一起給爺爺奶奶的墳頭上添了點土,鄉下上墳的時候倒是有很多人圍觀,老家里堂伯堂叔啥的知道居安娶了個洋媳婦,都紛紛的聚集到了祖墳的邊上看著洋媳婦磕頭,黛娜倒是坦然的學著居安的樣子磕頭上香,倒是看得居安有點不自然。
  好不容老規矩講完了,老爸又給居安介紹起了家族中的老人,這樣子一圈子下來倒是浪費了不少的時間,由于居安從小在縣城長大,最多放假的時候才回到爺爺奶奶身邊住上兩天,跟家族中的關系遠沒有老爸的感情深,居安也就帶著黛娜應付了下差事而已。
  等著太陽快落山的時候,這才從老家脫身返回縣城,等著夜里時候居安便被黛娜輾轉反側的弄醒了,看了下床頭柜子上的鬧鐘上的時間,已經是夜里兩點了對著黛娜說道:“怎么還不睡啊,這是心里有什么事情?”。
  黛娜伸手便要打開床頭的燈,居安連忙說道:“別開燈”。話還沒有說完,黛娜已經把燈打開了,對著居安說道:“我在考慮今天看到的那個叫妮妮的小孩子”。
  “她有什么情況,白里透紅的漂漂亮亮的”居安頓了下說道,不明白黛娜到底是擔心啥子東西。
  黛娜想了下說道:“可能這個孩子有點輕微的自閉癥,正是貪玩的年紀卻對游戲沒什么興趣,那個老師也說了,她不太喜歡和小朋友們玩”。
  “自閉癥?”居安聽了下問道。這個還是居安頭一次聽說過這個東西,還有這種病?
  看著居安疑惑的眼神黛娜解釋著說道:“就是小孩子不太喜歡和別人交往,喜歡自己一個人心里想事情,嚴重一點的甚至都聽不到別人說什么,沉浸于自己的思想里”。
  居安聽的云天霧地的這家伙怎么像是在說我啊,不喜歡跟別人打交道,最喜歡的就是悶在自己的牧場,騎著豆草繞圈兒:“還有這種病?我聽著你倒是沒說那個小女娃,倒是有點像是在說我似的,你這才看了一眼就成了醫生了,再說了不是還有幾個退休的醫生也在照顧孩子們么,如果你不放心的話就明天再去看看吧”。孤兒院既然搞的不錯,居安那也就不怕黛娜去看了。
  黛娜想了下便點頭說道:“那我們明天再去看看,我到時候再給她帶點玩具過去”。
  居安聽的打了聲哈欠說道:“行!明天早上我們就去,等看完了小姑娘,我們就回來準備東西,后天去江南,然后坐飛機飛德國去渡蜜月,現在早點睡吧,別胡思亂想的”。然后在黛娜的額頭上吻了下,伸著手幫著黛娜把床頭燈熄掉。
  黛娜聽了居安的話嗯了一聲,然后把腦袋靠在了居安的胳膊上,兩人面對面,不一會的功夫居安便重新的進入了夢想。
  等著早上吃完飯,黛娜便拉著居安一起到商場里挑了個毛絨的小象,買了東西便立刻趕往孤兒院。
  居安和黛娜兩個人開著車子到了孤兒院,今天倒是劉醫生最先看到了兩人,微笑著跟兩個人打了聲招呼。
  黛娜的眼睛在院子里掃了一眼,便發現了坐在小椅子上的妮妮,對著劉醫生問道:“那個叫妮妮的小姑娘是不是有輕微的自閉癥”。
  劉醫生聽了看著黛娜點了點頭說道:“這個還是是有點自閉癥,不過不嚴重我們這里只能提供他們的基本的生活,有些東西不是我們能給的了的,我和幾位老師也曾經把妮妮帶回家里,但是你知道我們畢竟年紀大了,本身就沒多少精力放在一個孩子身上”。
  居安在旁邊聽的一愣神,這家伙原來還真有這個病啊,這不愛說話也能算個病?自己小時候也不是愛端個小板凳坐在院子里看螞蟻看一下午么,難道自己也有點自閉癥?
  黛娜驚奇的問道:“難道沒有人愿意收養妮妮么?”。
  “即便是有人要收養也都是收養那些小一點的孩子,妮妮年紀已經兩歲半了,已經開始記事和認人了”劉醫生對著黛娜說道。
  這個居安倒是理解很多人即便是沒有孩子想收養個也大半是養個嬰孩,這樣從小養大很忌諱告訴孩子說你是被爸爸媽媽收養來的,即便是聽到別人說都會發怒,以前居安家里住在工廠宿舍的時候,就遇到過,老媽的同事兩人自己不能生育,抱養了個小孩子,孩子大了點有一次跟著小伙伴鬧矛盾,小伙伴便笑話她是收養來的,估計也是聽到別人瞎嚼舌頭說的。等著孩子哭著回家一說,平時笑呵呵的男人便如同發怒的獅子,直接打上門去,居安在陽臺上看著一家子發怒一家子道歉,笑話人的小家伙臉上也挨了自己老爹的一巴掌。
  這些忌諱老美倒是不太講究很多收養的孩子小時候便知道自己是父母收養的,即便小時候不說一般到了孩子誠仁了也會選擇告訴孩子,收養的來龍去脈。所以跟黛娜說,黛娜也不是能夠明白中國父母的苦心,兩國文化之間的差異,并不說中國養父母不好,甚至居安看來中國的這些養父母對孩子比老美的養父母更加的疼愛孩子。
  看著黛娜迷惑的眼神居安便說道:“這個你一時半會的也理解不了,兩國這方面的文化差異太大”。
  黛娜聽完便哦了一聲,然后手里抓著小象向著妮妮走了過去,妮妮看著黛娜走到了旁邊,便立刻又把小腦袋低了下去玩起了手指,不敢抬頭看著黛娜,黛娜蹲了下來把小象放到妮妮的手上說道:“妮妮,還記得我嗎,我昨天來看過你”。
  妮妮手里摸著小象,點了點頭,沒有說話,跟著黛娜又跟妮妮聊了兩句,比如說辮子誰編的啊,很漂亮啊之類的,妮妮大部分點頭,老半天的才小聲從嘴里蹦出兩個字。居安在旁邊看了老一會兒實在是看不出這個小姑娘有什么毛病,就是不愛說話嘛,這家伙也能算個病?
  聽著黛娜跟著妮妮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居安便開始看著四周的一些淘氣小娃子玩著滑梯,大多數都是女孩子,極少數的男孩,估計身體也都是有點毛病的,居安老家這里重男輕女的現象還是比較嚴重的。
  看著一幫子鬧騰的孩子在跟著坐在一邊的妮妮一比較,這倒是立刻顯出差別來了,沒有其余孩子的那種淘氣勁兒。不過在居安看來真么安靜的小姑娘多好啊,再想想家里的小魔王彤彤居安又覺得還是彤彤更招人疼一點。
  等著黛娜和妮妮聊個快一個小時,居安這才看到黛娜站了起來,走到居安的旁邊對著居安說道:“我們走吧”。
  居安便如臨大赦,立刻邁著步子帶著黛娜和劉醫生打了個招呼向著外面的車子走去。不是說居安沒有同情心,而是居安自己才是個二十多歲的男人,這剛剛結婚,估計弄個自己的孩子養著都覺得頭大,更不要說是別人的孩子了。
  等著居安把車子開了一段,黛娜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對著居安說道:“安,我們收養妮妮吧?”。
  “什么?”這句話聽的居安心里一驚,連忙踩了下剎車,頓時黛娜的身體往前面一沖,還好系著安全帶,沒撞到玻璃,然后在路邊停下了車子,轉頭對著黛娜說道:“你說我們收養妮妮?”。
  黛娜看著居安點了點頭:“妮妮這種情況在福利院里真讓人擔心,你知道有自閉癥的孩子不糾正過來,長大了很容易走極端”。
  居安看著黛娜一臉希冀的看著自己,對著黛娜說道:“你開什么玩笑。如果你擔心妮妮的話,我們可以找個心理醫生來治療妮妮,我們要是收養了,你有沒有想過以后我們肯定也會有自己的孩子,如果以后妮妮出了事情別人背后會怎么說我們”。怎么就想到了這一出,收養個孩子這要負擔多大的責任啊。
  黛娜繼續勸說著居安:“我們只要做的對得起自己,即便是有什么問題上帝也會原諒我們的,又何必在乎別人怎么說我們。再說了我們現在有能力給妮妮提供更好的照顧,為什么不能給她個真正的家呢,一個有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完完整整的一個家”。
  居安聽了以后苦笑著說道:“這個不光是能力的問題,而是養一個孩子要付出多大你考慮過沒有”。
  “我們已經從上帝那里得到太多了,能夠跟相愛的人在一起過著喜歡的生活,收養妮妮就算是我們的一種感恩吧,行么?”黛娜說完輕輕的把手放到居安拉著檔位的手上,滿臉柔情的看著居安。
  居安苦笑著搖了搖頭,這家伙美人計都使上了,自己這還真不好說啥,想想看自己這如果不是得了個珠子,說不定現在拿個五六千一個月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每天早上一邊吃著煎餅果子,一邊等著公交車。那里能像現在這樣,想干啥就干啥,但是自己都是想著捐一些錢給一些基金會,可從來沒有想過要收養一個孩子,別說想了離想一下估計都有十萬八千里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