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10-24)      終章家族(10-24)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10-24)     

高山牧場254 小鎮慶祝會

  回到了牧場,把賽亞塔和淘氣包兩個放到了屋子后面吃草,盡量的不要讓豆草和淘氣包兩個家伙見著面,除非是戴上水勒韁,要不然除了居安和黛娜兩個牧場里一兩個牛仔都沒法把這兩個搗蛋鬼分開。晚上的時候再把兩匹純血馬放到谷倉里去,現在基本谷倉就成了牧牛犬們的育兒所,這前兩只母犬剛離開,又有小狗要出生了,端的是狗丁興旺。
  下午的時候跟著托馬斯和勞倫斯兩個人商量了下向貝蒙園供應草料的事情,兩個老家伙聽了以后倒是連連點頭,笑稱牧場的草現在在多兩三萬頭都吃不完正好可以拿來賣錢。
  三個人商量完了以后,托馬斯和勞倫斯兩個便拉著居安和黛娜去看看為淘氣包準備的狂歡彩車,說是牛仔們大家自己動手半天的功夫就弄好了,等著居安和黛娜到了車庫一看,原來就是一輛草料的四輪拖車,掛在拖拉機的后面,不過現在四面掛滿了彩色的小旗子,拖拉機的前面橫著個淘氣包的巨幅照片,用的還是那張吐舌頭的,拖車的前面還有一個大的橫幅上面畫著各式各樣的淘氣包的簡筆畫,每幅畫下面還有小小的簽名,居安看了下居然牧場里的每個牛仔都沒有落下,這畫的可真的不怎么樣,有的你要不說簡直都看不出是匹馬,說是頭豬都有人信。
  看了看下面的簽名,原來是二壯畫的。居安指著橫幅笑著對托馬斯兩個說道:“這個二壯這畫畫的功夫可比趕牛的手藝差遠了,畫的跟頭豬似的”。
  托馬斯笑著說道:“狂歡么,就是大家開心就行了,沒這么多的講究,明天早上的時候我們的拖車可是在隊伍的前面,到時候你和黛娜牽著淘氣包站在拖車上,勞倫斯開拖拉機”。
  “開拖拉機的位子可是我用一瓶藏了幾年的酒從托馬斯的手里換來的,誰讓我猜拳的功夫比不上這個老家伙呢”勞倫斯在旁邊聳了聳肩膀,然后攤了攤手笑著說道。
  居安和黛娜看了一圈也沒提個啥意見,就像托馬斯說的大家開心就好了。
  第二天的一早,黛娜就早早的起來了,忙著烤東西,準備帶到狂歡會上去和大家分享,居安忙活了一陣子以后,回到了屋里看著一幫子小東西都圍在黛娜的腳邊,泰迪幾個家伙還扒著柜門伸著腦袋,看著黛娜正在往一次姓的大塑料盤子里夾剛烤好的蛋糕,武松則是坐到了艸作臺邊上的高凳子上,小黑手里已經抓了個點心,正掰著掰下了一塊,便往泰迪嘴里送,泰迪立刻晃著腦袋大口大口的嚼了起來,也不知道這武松扣出來的能有多少,值得泰迪晃著腦袋嚼,泰迪這嘴一動這下可把漢斯和進寶兩個東西急壞了,嗷嗚嗷嗚的叫著,直到武松又把點心放到兩人的嘴里,這才停止了叫喚。
  一塊掌心大的點心,居安在旁邊看了一分多鐘,這武松才剛剛分完,居安看著這四個小饞貓笑著對黛娜說道:“點心就掌心大一點,這家伙讓武松估計分到了晚上,泰迪能弄個半飽就不錯了”。說完拿起了旁邊的夾子,夾了四個出來,每個家伙都想給一個。
  “別整個的給漢斯和進寶,分成兩半,小心他們噎著,這東西比較干”黛娜連忙對著居安說道。
  居安連忙把點心掰成兩半,然后送進漢斯和進寶的嘴里,至于泰迪,整個一張大嘴張開,一個點心放著綽綽有余,武松則是自己掰著吃不用居安伺候。
  一邊喂著漢斯和進寶,居安便對著黛娜說:“你怎么做了這么多點心,這家伙洋洋灑灑的快五十個了吧”。
  黛娜笑著說道:“以前我帶到學校的點心大家總是搶著吃,說不定狂歡會上大家也喜歡呢,我就多做了一點,安你也多做上一些帶去吧”。
  你的點心搶著吃,自從聽了黛娜的大提琴以后,居安倒是不太敢相信黛娜夸耀自己的絕活了,拿起個點心嘗了下,味道還不錯,但是就是甜的厲害,居安知道老美就差不多這個口味,算是地道的美國味,居安可不是太喜歡吃甜食,所以這個黛娜的點心除了特別做的,自己一般不碰。
  咬了一小口,嘗了下味道便把剩下的塞進泰迪的熊口中,然后拍了拍手說道:“那我也來漏一手,做個炒飯,米飯做好了沒有”。狂歡會上鼓勵大家每家貢獻一個菜,到時候和大家分享,所以昨天晚上的時候黛娜便開始忙碌準備自己的點心,也慫恿了居安做個拿手的,居安想了下,這中國菜還真的不好帶,而且炒起來也麻煩不是?所以便決定弄個炒飯去隨便的湊個數。
  黛娜笑著說道:“嗯做好了,在鍋里呢”。居安聽了黛娜的話便在艸作臺上忙碌了起來,切了個洋蔥丁,胡蘿卜丁還有牛肉絲,然后便起了鍋,放上油,開始弄起了炒飯,現在居安的手勁可是不小,一只手輕松的提著鍋把手,惦著里面大半個電飯鍋的米飯跟玩似的,時不時的弄勺子攪拌幾下,還頗有點大廚的氣勢。
  黛娜在邊上看著說道:“沒想到你做炒飯姿勢倒是很好看”。居安聽了以后更加顯擺起來,沒一會的功夫,炒飯就做好了,黛娜幫著拿來了大盤子,把炒飯盛了起來,然后在包上薄膜。
  等兩個人吃完飯,稍微的休息了下,勞倫斯這才過來,喊著居安和黛娜兩個人出發。等著出了屋子一看,淘氣包這家伙已經是盛裝打扮,紫色的大長花環掛在脖子上,身上的防蚊衣上面綴著十來個商標,每一個基本上都是耳熟能詳,什么通用啊,非死不可啊之類的總之都是大公司,一個廣告就被這個結巴湯姆賣到了幾十萬。甚至連棒子的起亞都混了個地方,反正是賺棒子的錢,居安可以忍受棒子,卻不能忍受小鬼子,特意吩咐的湯姆小鬼子的企業一個都不要。
  拿了錢就要辦事,所以現在不論走到哪里,淘氣包只要是披著防蚊衣那么這些廣告就必須在衣服上,看效果?還用看么,整個美國大部分的報紙上照片都是大半個版面的淘氣包穿著防蚊衣的照片,你說這幾十萬花的值不值,至于賽道上的淘氣包名字上面的廣告位,明年的已經被那個最初的馬具用品店包了下來,廣告費早已經當啷一響,進了居安的小口袋。
  居安和黛娜開著車子,侯森和溫蒂則是跟著勞倫斯的拖拉機,順帶照顧淘氣包,至于桑德斯,居安放他早點去小區享受歡呼去了。
  等到了鎮子上,居安這才是大開眼界,路過的房子門口掛著兩幅旗幟,一個是星條旗,一個是居安從來沒見過的旗子,藍底的上面畫了個白色的牛頭,轉頭一問黛娜才知道原來是劉易斯敦的旗幟,居安看了下不由的想到,這幫子老美簡直是個旗子控,這么點的小鎮子都還弄個自己的旗幟。
  等到了會場,這才發現簡直可以是摩肩擦踵啊,這家伙白天即便在鎮上外面走都遇不到多少人,這么多人是從哪里冒出來的。說是會場有點夸張了,就是鎮子旁邊一個巨大的空地,上面擺著四五十頂藍色的帳篷,帳篷不遠的草地上到處可見把毯子鋪在地上坐著的一家老小。
  這尼瑪叫狂歡會?還不如說是野餐會好呢,居安看了下整個放眼望去全是一家家拖家帶口的,坐在會場邊上的草地上。
  很多人打扮的倒是很有特色,大體的格調倒是跑不出賽馬的圈子,一些人的牛仔帽子上面蹲著一只黑色的小馬,一些就干脆更直接一些,帶了個馬頭的帽子,不光是黑色,棕色,金色,五花八門的顏色,甚至居安還看到一個家伙直接就是個白色床單子印了個淘氣包吐舌頭的圖案便來了。
  居安開著車子跟著勞倫斯的拖拉機后面,看到站在拖車后面的淘氣包,很多人站了起來,沖著淘氣包說著:“憤怒的淘氣包,goodjob”。就是夸獎淘氣包干得好。
  居安找了個位子把車子停了下來,至于勞倫斯則開著拖拉機到了游行的花車那邊,等著居安和黛娜走下了車子,這一路上便不停的跟著大家點頭打著招呼,不管人不認識,大家都會笑著對居安和黛娜兩個人說上兩句喊上兩嗓子。
  等著兩個人一路上如小雞啄米般的點著腦袋走到了會場的中心,居安的脖子都有點不自在了,會場的中心就是那群帳篷,帳篷里面都是口字型的桌子,上面已經擺了不少的點心飲料之類的東西,都已經打開了,有些上面明顯的還少了不少,估計是有些人已經嘗過了。
  帳篷后面則是孩子們的游樂場,什么充氣城堡啊啥子都有,整個現在是會場最擁擠的地方,一幫子大大小小的小肉球們,開心的在上面蹦著。
  居安和黛娜剛放下了食物,服務的志愿者們剛一打開,便有人帶著兩個小肉球去品嘗起了居安的炒飯。嘗了幾口之后那位年輕的印第安人便對著居安說道:“真的是很棒,比我在中餐館吃的都棒,我們全家都是中餐愛好者”。
  居安聽了以后笑著對他們說:“謝謝你們能喜歡”。看著這一家子用個小紙質餐具每人也就是五六個小湯勺的量,這種主要是大家都能吃上一點,都不會逮著一個喜歡的猛吃。
  正在和印第安一家子聊著呢,便有志愿人員過來,把居安和黛娜請了過去,去干啥當然是到州長那幫子人那邊去了,黛娜和淘氣包才是豬腳嘛。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