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10-24)      終章家族(10-24)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10-24)     

高山牧場253 賽亞塔到手

  居安聽的愣了下,邁爾斯這個家伙意思居安倒是明白了,你兩百萬不賣,好的我也不讓淘氣包跟你配啥種了,這樣你除了出售賽亞塔或者失去農場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即便是不賣給居安,賣給其他人也賣不到兩百萬了,這就是賽馬的殘酷姓,贏了身價暴漲,輸了身價暴跌,去年時候一張空白支票,現在兩百萬不到。人們關注的只有冠軍,其余亞軍什么的,你在報紙縫隙中找吧。
  這就是赤裸裸的趁火打劫啊,讓居安小猶豫了一把,心里還反思了下這是不是哥們不厚道啊。
  馬科斯看了居安一眼:“其實我覺得邁爾斯這個提議不錯,生意上的事情歸生意,不要和感情上聯系在一起”。馬科斯估計明白了居安心里的想法對著居安說道:“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我和梅麗娜回去休息了,你們繼續聊著”說完便帶著梅麗娜出了居安和房間。
  居安聽了以后便拿起了電話給湯姆打了過去:“喂!湯姆嗎,你還沒有通知那個賽亞塔馬主吧,嗯,沒有就好,你先幫我問問他有沒有出售賽亞塔的意思,我出兩百萬美元,嗯,是的兩百萬如果不賣的話,直接拒絕他的配種要求”。說完居安便放下了電話。
  麥克對著居安說道:“就像馬科斯說的那樣,生意歸生意,不是你的問題,即便是你讓淘氣包去和賽亞塔配種,他現在也不會有近百萬給你,一定是先簽約然后拿著合約去銀行貸款,貸出來的錢再給你配種費,然后等著賽亞塔懷孕,幾個月后他就可以用賽亞塔和小馬駒再從銀行貸款把債務還上”。
  居安一聽這家伙玩貸款比哥們順溜多了,感情哥們的淘氣包就是這一環的關鍵,如果真的按著麥克的說法,這家伙繞了一圈,不光保住了農場,賽亞塔連馬駒都保住了,實在是機關算盡啊,不過可惜的是哥們對賽亞塔的興趣比配種大了點。
  幾個人又聊了一會兒,便各自回房去休息了,第二天的一早,湯姆就給居安帶來了好消息,賽亞塔的馬主同意出售賽亞塔了,在黛娜和桑德斯還有侯森接受采訪的時候,居安便和湯姆一起到馬會做了手續的轉讓,一個小時候事情大功告成,賽亞塔這匹母馬便成了居安的囊中之物。合約一簽玩那位拉塞連個手都沒握便掉頭帶著支票離開了,害的居安還鄙視了下真沒禮貌。
  歡天喜地的把賽亞塔牽到了淘氣包的馬廄前面,現在馬會的馬廄基本上空了一大半,比賽結束以后很多馬都選擇了離開,淘氣包拍過照片剛剛回到馬廄,黛娜和侯森幾個人正站在旁邊聊著,看著居安把賽亞塔牽了回來。
  桑德斯便走上了前去,摸著賽亞塔的脖子夸獎道:“真是匹漂亮的母馬,可惜的是遇到了淘氣包,要不是真能弄個冠軍”。
  居安把韁繩放到桑德斯的手中說道:“以后同樣交給你和侯森打理,怎么樣忙的過來不,忙不過來就再請個人,反正現在淘氣包賺錢了”。
  桑德斯想了下說道:“那就在請個人幫下忙吧,要不是兩匹馬平時光靠著侯森一個人打理真的忙不過來”。
  聽到這個情況,侯森倒是有點猶豫,想說什么,居安正喜滋滋的看著賽亞塔呢,黛娜倒是注意到了便問侯森:“你想說什么就說出來,我們也好知道你的想法”。
  侯森聽的撓了撓腦袋:“是這樣的,安哥黛娜姐,既然要雇人,你們看溫蒂怎么樣”。原來是推銷自己的女朋友啊,居安倒是沒有啥意見看了眼桑德斯,桑德斯點了點頭,居安便笑著對侯森說道:“她要是愿意的話,也行工資跟你的一樣,不過她主要負責照顧賽亞塔,淘氣包的比賽獎金分成可沒有她的這個要先說好了”。
  其實比賽獎金分成分不到居安這一塊,倒是減少桑德斯和侯森兩個人的,這兩個人搭檔的很好,再加個人進去對他們不公平,而且現在溫蒂在調教中心的工資也只有侯森的一半都不到,沒有經驗人又年輕甚至連個經紀人都沒有,溫蒂就跟以前的侯森一樣,靠著時不時的打短工支撐著生活。
  侯森開心的笑著說道:“那是當然,我這就給她打電話”。說完便摸出了手機到了邊上一點撥起了電話。
  桑德斯看了一會兒就把賽亞塔關進了旁邊的隔間里,正好能湊到淘氣包的網兜里啃著牧場的草。
  這時候淘氣包倒是嘴里咬著黛娜給的蘋果都忘了嚼了,瞪著大眼睛歪著腦袋看著跟著自己比賽的賽亞塔啃著自己的草,估計是想不明白這個對手怎么到了旁邊的隔間。
  黛娜笑著摸了摸淘氣包的腦袋對著淘氣包說道:“爸爸和媽媽給你找了個女朋友,以后兩個人要好好相處,別打架知道么”。居安在邊上笑著說道:“這家伙正看著人家姑娘出神呢,你這說的他哪里聽的進去”。
  話音剛落,就聽到淘氣包打了個響鼻,張開大嘴把網兜往自己這邊拉了拉,不想讓賽亞塔吃自己的草。賽亞塔聽到了淘氣包的聲音,也發出了個響鼻,然后嘶鳴了一聲,淘氣包便把嘴巴放開了,裝草料的網兜又回到了中間,這樣賽亞塔繼續啃著草,淘氣包估計這才注意到原來隔壁是個姑娘,咧著個大嘴看著賽亞塔,看著賽亞塔吃草。
  黛娜這時候笑著對居安說道:“你看!淘氣包明白了”。居安看著淘氣包也跟著點了點頭:“明年的小馬駒就有希望了”。
  這時候侯森笑呵呵的走了過來說道:“溫蒂同意了,等我們回牧場的時候她就趕到牧場去”。
  這次侯森和桑德斯兩個人都有兩周的假期,淘氣包就要回牧場呆上兩周的時間,然后才能到調教中心繼續訓練。
  黛娜摸著淘氣包的額頭說道:“這真是麻煩,以后看淘氣包和賽亞塔都要開車去波茲曼”。
  居安安慰的說道:“等過段時間我看看,附近有誰想出售土地的,到時候咱們買上一塊地自己弄個養馬場,然后按照標準的跑道在弄上,到時候你愿意的話,天天可以看到這兩個家伙”。
  居安早就想自己弄個養馬場了,不過手頭的錢一直不敢亂花,就怕著什么時候發生點事情周轉不過來,不過現在淘氣包已經賺錢了,既然是人家賺的錢,主要還是花在淘氣包身上好了,拿了獎金居安便考慮著這件事情。居安也找人問過了,帶著標準的跑道連上蒙大拿這邊的地價大概花上五百萬美金就差不多了,當然這個不包括建好以后的曰常維護的費用。
  兩個人正說著呢,這時候幾個白人男子走了過來,各個西裝革履的,前面的居安認識,腦門上有點禿頂的胖胖的家伙就是貝蒙園的主席,等著幾個人走到居安的馬廄前面。
  這位主席先生便說道:“中午就準備回去了么,怎么不在貝蒙園多呆上幾天,讓大家多見識下三冠王的風采”。
  居安笑著解釋說:“要回去了,劉易斯敦那里給淘氣包準備了個狂歡會,明天舉行”。還呆這里讓你們繼續收錢?一天兩三百美元還是我這里專門人照顧,這馬廄里小隔間都快趕得上五星酒店了。
  這位主席先生點了點頭笑著對居安說道:“這次過來主要是想跟先生提個事情,就是關于你們的草料的事情”。
  “草料有什么問題么?”居安愣了下問道。
  主席連忙擺了擺手:“別擔心!經過我們的飼料專家分析,你們自己的草料比普通的苜蓿草營養的價值更高,而且我們也問過了在你的牧場做研究的萊納德教授,他對你們的草評價非常的高,你看我們也有自己的馬匹培育場,所以我們想采用你們的草料,價格上我們希望按著波茲曼的調教中心的價格來,每間隔一周到你們牧場取一次草料,干草和青儲各一半每次大概三千捆,另外再加五百捆的青草,你看怎么樣”。
  這是來了生意來了,好事情啊,趕著趟子有人送錢,當然是好事情。居安想了下便說道:“原則上沒有問題,但是這個冬天的時候,可沒有青草供應”。
  主席先生點了點頭:“我今天就是來打個招呼而已,我們把大框架說下,后面的細節問題到時候在討論”。
  居安聽了以后點了點頭:“那我大致上同意了”。這家伙牧場里成堆的干牧草又要有一批變成白花花的銀子了,不是變成綠油油的美金了。
  這時候這位主席注意到了旁邊的賽亞塔,對著居安說道:“剛剛聽到賽亞塔易主了,沒想到是居安先生買的,真希望時間過得快一些,能看到憤怒的淘氣包和賽亞塔的馬駒在賽場上奔跑,三冠王父親加上育馬者杯冠軍母親,想想都讓人激動,你現在擁有全美國最好的公馬和最好的母馬,對于一個馬主來說這是最幸福的了”。
  “謝謝!”居安笑了下,你這準備問我幸不幸福么?那哥們就準備回答你,對不起我不幸福,我姓居,關于母馬的問題,美國這里普遍的關心公馬,對于母馬關心的很少,基本上不問,只要是純血就沒問題。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