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7-20)      終章家族(07-20)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07-20)     

高山牧場246 大場面下的菜鳥

  現在的淘氣包站著的臺子邊上已經圍滿了記者,閃光燈一直的閃個不停但是淘氣包確像是不感興趣似的,歪著腦袋把花從花環上扯了下來,嚼了兩口便吐到了地上,還好花環夠大要是小點說不定居安和黛娜到的時候已經被他扯得光禿禿的了。
  侯森分看了人群對著一大幫子記者說道:“請讓讓,讓我們過去”。記者看了看侯森背后的號碼就知道這是淘氣包的養馬師過來了,那么身后跟著的兩個人一定就是馬主了,頓時對著居安和黛娜又拍了起來。
  好不容易擠過了人群,淘氣包看到了居安和黛娜,沖著兩人發出一聲清亮的馬嘶,便抬著腦袋看著兩人,居安和黛娜走上了臺子,臺子不高離地面也就是十幾公分的距離,后面是一面白色的墻板,上面同樣是掛滿了標示。黛娜走了過去開心的抱著淘氣包的腦袋吻了下,這下子人都到齊了,居安和黛娜站到了馬后面,侯森則是牽著馬,桑德斯仍然是一身騎師打扮的坐在馬上,大家便對著下面的記者微笑著,讓他們拍照。
  有了黛娜和居安在旁邊,淘氣包就沒有繼續的啃著花做著采花大盜的事業,而是腦袋轉著看臺下拍照的記者,然后開始吐起了舌頭,這個動作引得下面的記者一陣大笑。還有位記者一邊拍著一邊大聲的稱贊著:“goodjob!憤怒的淘氣包!”。
  看著下面差不多一兩百個記者,居安倒是有點打怵,這家伙沒人來采訪的時候心里有些不爽,這一下子這么多人場面突然的這么大居安又不自在,臉上的笑容都帶著一點緊張。還好拍了一分多鐘以后,昨天抽簽的什么馬會主席還有肯塔基州的州長就走了上來繼續和淘氣包合影。
  這時候居安帶著黛娜和從馬上下來的桑德斯從臺子上走了下來,剛下了臺子就被一幫子記者圍住了,昨天那個采訪自己的兩個不專業的記者也擠到了自己的面前。看著這個小姑娘被一幫人擠著居安倒是感慨起來:這吃記者這碗飯也真的不容易。便對著那個小姑娘說道:“你有什么問題就請問吧,但是別問我回答不出來的就行了”。
  身邊的記者看到居安似乎認識這個女記者,而且有接受采訪的樣子便停止了擁擠,一起把話筒伸到了居安和黛娜還有桑德斯的面前。
  這時候那個女記者倒是對著居安笑著說道:“請問您現在的感受是什么,對于下面的比利時錦標和貝蒙錦標怎么看”。
  居安聽的又是在心里一陣的暗嘆這問題又是問的不著邊際,這家伙我能說嗯,下面的兩個錦標我的馬一定能奪冠軍么,傻子才這么說呢:“比賽的感受?我真的很吃驚,憤怒的淘氣包跑的很出乎我的意料,我沒想到他會跑得這么快。當然他會繼續參加下面的兩個比賽,至于成績怎么樣,留給上帝安排吧,我沒有意見”。
  居安這一回答完,另一個記者便對著桑德斯舉起了話筒提問道:“桑德斯先生,我看過你的很多比賽,您今天的表現非常的專業,尤其是在第二個彎道控制了下馬速,請問這次重回賽馬場取得巨大的成績你有什么要說的么”。
  桑德斯看了眼提問的記者:“當我身體恢復的時候,很多人都說我老了該退休了,但是我不這么想,我覺得我還能夠重新騎上馬背,我要感謝那些拒絕過我的人,正是他們的拒絕讓我能遇到現在我旁邊的先生和他的賽馬,我曾經聽他說過憤怒的淘氣包的故事,在被買來前不起眼的馬,經過幾個月的精心的飼養大變了模樣,我也查過馬匹轉讓的資料,那里有一張照片,一匹瘦弱的小黑馬,披著一個大大的防蚊衣,而我則是個老的過時的老家伙,現在我這個過時的老家伙帶著一匹剛三歲的小馬駒在這里證明了自己,至于你說的第二個彎道,是的我是控制了下速度,讓憤怒的淘氣包節約下了體力,留著最后的沖刺。當我騎著他從起跑欄的出來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了今天他的興奮,不好說,對了,就像是屁股下面不是一匹馬,而是一顆上了膛的子彈,他是我騎過最好的馬,是的最好的,沒有之一,當你認為他這場比賽是他極限的時候,他下場的比賽總是還能快一點,能不停的給你驚喜!”。
  桑德斯的這番話頓時讓下面的記者興奮了起來,這家伙有的寫了,一匹看起來不起眼的馬經過幾個月的訓練和一位老掉牙的騎師一起奪得比賽冠軍,這多好的噱頭啊,這要是不大肆的宣揚下簡直是對不起自己吃的這碗飯!
  下面興奮的記者便準備繼續深挖下去,居安這只菜鳥一下子對付這么多的記者可沒有啥子經驗,倒是人家問什么自己能回答的都是老老實實的說。
  這不就立刻有個記者把話筒伸到了居安的前面問:“請問,居安先生當時你可透漏下當時是多少錢購買到的憤怒的淘氣包”。
  “七千兩百美元,加上一頭長期陪伴他的山羊,還附送了一件防蚊衣”居安老老實實的回道,即便是居安不說這資料一查也能清清楚楚的查到。
  聽的下面的記者一陣驚呼:“先生您七千兩百美元買到了一匹德比冠軍馬,幾個月身價翻了一百倍!”。
  “當時我買他的時候他可不是現在的樣子,就像是桑德斯說的那樣,交易中心有他以前的一張照片你們可以去看,那時候的他也只值七千美元”居安手不在意的伸在褲縫上撓了撓,心里有些緊張。
  “那么我想請問下,在您的心里,憤怒的淘氣包現在的價位是多少?”這時候一個中年的記者把話筒遞到了居安的面前。
  居安想都沒想回答道:“我不缺錢,所以再多的錢我也不會把他賣掉,而且他對于我也有特殊的意義,當初我對我的女友承諾過,如果能在大賽上取得不錯的成績,那么他就會作為我的求婚禮物送給我的未婚妻,現在他屬于我的未婚妻”。說完指了指旁邊的黛娜。
  這幫子記者就更來勁了,這家伙是個新人啊,問啥回答啥真是每天要是都能遇到這種人,那咱們做記者可就輕松很多了,連忙把話筒對準了居安身邊的黛娜:“您對于這位先生的求婚禮物怎么看,喜歡么,那么憤怒的淘氣包在你的心里現在大致能值多少”。
  這位記者的話還沒有問完,旁邊的一位記者便笑著說道:“肯定比一顆大鉆戒要貴重和有意義多了,德比冠軍馬”。說完旁邊的記者都笑了起來。
  黛娜搖了搖頭:“在我的心里他也是無價的,憤怒的淘氣包就像是我們家的一員,不管怎么樣我們都不會出售他,因為沒人會出售自己的家庭成員”。
  旁邊的桑德斯倒是老手了,一看這問下去說不定居安和黛娜這兩個菜鳥連晚上床上事情都能被這幫子滑頭問了出來,便對著這幫子記者說道:“請讓讓,等會會有發布會大家可以提問,現在請讓我們出去和親友們慶祝下”。說完便分開了人群。
  等著桑德斯帶著居安和黛娜兩個人走了出去,這幫子記者便又圍到了淘氣包的身邊,把居安和黛娜弄出了記者群,桑德斯便獨自去了一邊的凳子上坐下來休息。這時候居安一回頭便看到,侯森一臉堅硬的笑容正牽著淘氣包跟著幾個坦胸露乳的明星在拍照,臉上的笑容看起來讓人忍俊不止,居安心里倒是慶幸起來,還好這哥們是馬主,要是馴馬師這一路笑下來說不定臉部肌肉都萎縮了。
  等到了居安和黛娜走到了看臺的邊上,馬科斯一幫子人都已經到了最下面的看臺邊上,被管理員攔著進不來,看著居安和黛娜兩個人走了過來,便鼓起掌來。
  馬科斯一邊鼓掌還對著坐在不遠處的人大聲的說道:“那是我的女兒和女婿,他們的馬剛才得了冠軍,憤怒的淘氣包!”。
  旁邊的人聽到了馬科斯的話,也笑著跟著鼓起了掌,時不時的有人沖著居安喊道:“嘿!伙計干的好,祝賀你”。
  居安連忙的對著看臺上的人說了幾聲:“謝謝!謝謝!”。便跟著黛娜一起到了看臺上,跟著幾個家伙擁抱了起來。
  王凡和吳明這臉上也是樂的眼角都起了皺紋,麥克和邁爾斯幾個也是紛紛的跟著居安和黛娜擁抱著祝賀著。
  馬科斯給了居安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后在居安的背上拍了兩下,居安都被這老岳父拍的一頓頓的:“真是難以相信,簡直就像是做夢一樣”。
  “我到現在也是覺得跟做夢一樣,沒想到淘氣包一開始就能占據領先的位置,當時看著他跑我抓著欄桿的手都是汗”等著老岳父放開了居安,居安笑著對幾個人說道。
  麥克笑著說道:“剛才看到你們兩個被記者圍著,我還以為你要在過一會才能出來呢,怎么這么快就過來了,不享受下冠軍的樂趣?”
  “哎!別提了這昨天沒人采訪的時候,心里不平衡,這一下子這么多人又有點吃不消,弄的我都很緊張”居安無奈的說道,聽的旁邊的人又是一陣的大笑。
  黛娜也跟著說道:“我也是,差點緊張的連話都不會說了,人家問什么下意識的老老實實回答什么”。
  麥克笑著說:“那以后你們兩個記得,幾句就行了,哦,這樣很好,他很好,無可奉告,我不清楚就能打發他們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