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7-21)      終章家族(07-21)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07-21)     

高山牧場225 吃牛肉找土豆

  大家聊了一會兒便開始做晚飯,幾個人一起動手到底是人多力量大恨快一頓晚飯就做好了,簡簡單單的幾個菜,都是大份裝的。土豆燉牛肉,洋蔥炒牛肚,青椒牛柳在加上早上就開始燉的一大盆子牛小排,居安讓黛娜少蒸了一點米飯,就是三小碗的樣子,估計這么多肉下去大家也吃不了多少的飯,別做多了浪費了。
  五個人圍著桌子,剛坐了下來紀慶就笑著對居安說:“這真是掉到牛窩里去了,這放眼望去全都是牛啊”。
  趁著居安給兩個人倒酒的功夫,吳明已經撈了一塊牛小排放進了嘴里:“我說紀老大,這里牛肉你怎么吃都不膩,跟什么養牛場喂出來的是兩碼事情,對了安子,家里羊肉還有沒有,有的話明天整點我們把你的燒烤爐搬出來,烤著吃”
  居安仔細的分著酒,一瓶白酒分成三個玻璃杯正好一人三兩多一點,紀慶看著居安手里的酒瓶子說:“呦呵!軍供茅臺,這個可不好弄到,聽說現在已經取消軍供了”。
  “上次王凡慶賀我牧場開業送來的一箱子,現在已經就剩下兩三瓶了,這次你來咱們哥幾個就消滅掉,燒烤的爐子明天你自己搬,羊肉家里多得是,要是想烤羊肉串你就要自己穿,我可不想弄那個麻煩事情”居安笑著把玻璃杯放到紀慶和吳明的面前。
  吳明眨著眼睛看了看,然后搖了搖頭:“到你這里還小氣的穿羊肉串,多丟你的人啊,明天我準備弄羊肉排,烤著讓大家嘗嘗我的手藝”。
  紀慶笑著打趣說:“你這家伙,在國內一點羊肉不沾,這到了這里倒是猛吃起來”。
  居安解釋道:“這羊肉喂養講究,比如說國內好的羊肉都是說蒙古草原的羊肉,放養的沒有多大的膻味,我這里不是夸口,你吃了就知道,草原的羊肉跟我這里的沒的比,一點膻味都不帶的”。
  兩位女士則是各自到了一杯的紅酒,居安是不太喜歡紅酒,不會喝也喝不出啥味道出來,也品不出好壞來,還是黛娜住在這里黛娜挑的便宜的十二美金一瓶,老美這里大多數的紅酒也就是十幾美金這個價格,不如國內產的茅臺貴呢。
  居安示意大家舉起杯子喝了一口,然后招呼著幾個人吃著菜,紀慶弄了個大塊燉牛排啃了起來,一邊啃著一邊說:“這真是不錯,肉嫩,一口咬下去都是鮮湯,整個湯都燉進了肉里,不錯不錯”。
  孫寧看著紀慶的吃相便對著他說道:“你也不注意點,到人家做客有你這樣的么,直接上了手了”。
  黛娜笑著說:“居安有時候早晨也會這樣啃個骨頭,特別愛吃燉的肉,牛排啊什么都是實在懶的不行了才會弄著吃”。
  紀慶喝了口酒繼續啃著肉,其實也不用怎么啃,輕輕一咬繞著牛肋骨上的一圈的牛肉就下來了:“別人那里吃東西講究,我這是在同宿舍的兄弟家里哪里這么多講究,你也嘗嘗,真的吳明這個吃貨說的對,這牛肉吃起來的確能讓你覺得以前吃的牛肉都是草”。
  接下來的功夫大家除了偶爾的喝些酒以外,就是埋頭大吃,時不時的聊上兩句,居安一邊手里啃著骨頭,一邊跟著旁邊的紀慶有著沒著的聊著這里牛情況,一抬眼的時候就看到紀慶在土豆燉牛肉里翻了兩下。
  嘿嘿的笑了兩聲:“找土豆吧,別找了,一共兩土豆,我吃了三筷子,估計其余早進了吳明的肚子里了”。
  紀慶笑著對居安說:“我說呢,這怎么剛啃了個牛肉塊子,眼前的土豆就不見了,你這家伙知道也不多放點,哎,國內吃的時候翻著土豆找牛肉,到你這里翻著牛肉找土豆了”。
  居安笑著說:“土豆吃起來太管飽,牛肉就吃不下去了,到這里多吃牛肉是正經的”。
  紀慶聽的笑了笑又弄了塊牛肉塞進了嘴里,這一頓飯吃的大家全身熱乎乎的,吃完以后孫寧還笑著說:“也不知道你們兩個人整天怎么保持的身材,我這要是天天這么吃,胃是舒服了,但是這體型可就沒的保持了,就這每天都要考慮著喜歡的東西少吃點”。
  黛娜笑著對孫寧說:“那你們以后養了牛順帶著養幾匹馬,吃完飯的時候騎上一圈,不光減去脂肪,而且有益于培養氣質”。
  一聽說騎馬還能培養氣質,孫寧就開始和黛娜小聲的嘀咕了起來。
  紀慶看著嘀咕的兩人,搖搖頭拍拍肚子嘆了口氣說道:“哎!女人啊”。
  既然大家吃飽了,稍微的歇了一下居安和黛娜就把三個人讓進了客廳,居安陪著聊天,黛娜則開始收拾廚房,孫寧聊了一句便跟著進了廚房幫著黛娜收拾了起來。
  紀慶說:“這家伙吃的痛快,早知道也別弄兩個炒菜了,直接兩大盆子就夠了,這下子還剩下了這么多”。
  吳明接口說道:“那你就別擔心了,居安這里不光是這幾個小動物,還有十幾條牧牛犬呢,這剩下再多的東西也都能給你消滅了”。
  居安笑了笑對著兩人問道:“這次你們準備這里住幾天?”。
  吳明笑著說:“你這里住上三天,然后去紐約玩兩天順道去王凡那里看看,這家伙已經說了好多次了,讓我和紀老大過去認認門,然后再回你這里玩兩天正好跟著旅游團回去,大概就是這個樣子了,放心吧!你的事情耽誤不了”。
  “嗯!那明天的時候大家吃烤羊肉,等著后天的時候我們吃鹿肉這樣的安排大家滿意不”居安笑著拍了拍紀老大的肩膀。
  紀老大故作悲傷的說道:“我一個大好的四有青年到了這里就變成了一個吃貨,你讓我回去有何面目去見江東父老”。
  吳明笑著說:“不吃才沒臉見江東父老!咱們在這里是吃的美國的東西著變相的就給國內結余了糧食,你這是減少國家負擔了”。
  紀慶一聽,點了點頭:“果然說看問題要從兩個方面來看,你這么一說我就明白了,好了就按著安子說的辦吧”。這紀慶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到一幫子小家伙們叼著各自的盆子向著樓上走去,吃完飯黛娜幫著洗干凈了盆子這些個小東西又去藏盆子去了。
  指著一幫小東西吳明問:“這是鬧得什么幺蛾子,以前不是這樣的啊”。
  居安立刻帶著冷汗給吳明和紀慶解釋了一通,紀慶聽的目瞪口呆:“這幾個小東西都成精了不成”。
  “我自己有時候都看著這幫子小東西都成精了,這偶爾用了次盆子一直記到了現在,以前連洗都不洗就叼著藏起來,現在已經不錯了,等著黛娜洗干凈了才藏”居安看著一幫子正在上樓的小東西說道。
  等著黛娜和孫寧收拾好了餐具,幾個人坐著沙發聊了一會兒就各自的回房去睡覺去了,等一大早的時候居安剛起床到了樓下,就看到紀慶和孫寧已經起來了,正在院子里逗著幾個小東西玩。
  居安連忙走上前去跟兩個人打招呼:“怎么這么早,沒事也不多睡一會兒”。
  紀慶放下手里的進寶,對著居安笑著說:“上班的習慣,每天六點半就起床了,到時間就醒了”。
  孫寧也笑著說:“我們兩個是生物鐘特別準的,正好出來呼吸下早晨的空氣,順帶著跟小家伙們玩玩,這些個小東西可勁的招人喜歡了”。
  “那你們繼續玩吧,我去打理一下我的馬,這吳明這個家伙還在睡著吧”居安笑著對兩人說道。
  紀慶點了點頭:“睡的跟個豬似的,我叫他起床,蒙著頭摁了一聲然后屋里就沒動靜了,估計還在睡著呢,打理馬?我也跟著去瞧瞧”。說完就跟在居安的后面,一起進了大棚,居安帶著看了一圈,然后拔了兩根胡蘿卜就帶著紀慶走到了馬廄里。
  這時候的馬廄里面基本沒什么馬了,只剩下了豆草和雪花兩個,連大牛夫妻兩個都混進了馬群去草場吃東西去了。
  站在居安的后面,看著居安給兩匹馬先喂了胡蘿卜,然后刷馬,扣蹄一整套的做了下來,紀慶才說道:“這活兒你每天都要干?”。
  居安點了點頭回答:“如果我在家的話每天都要干這事情,不在家有別人替我做,但是每天基本上這些個活兒少不了”。
  紀慶聽了說道:“光想著騎著馬飛奔風光了,那里知道養匹馬這么不容易啊”。
  居安笑著對紀慶說:“你看我這就不容易了?這你還沒看到他們養純血賽馬的,每天洗澡游泳什么的幾個人伺候一匹馬”。
  “你不提我倒是忘了,聽王凡說你也養了個純血馬參加比賽去了,成績怎么樣?”紀慶想了想問道。
  居安拍了拍豆草和雪花的腦袋,帶著他們一邊向著馬群草地方向走去一邊對著紀慶說道:“到現在已經得了兩個冠軍了,第一次是三歲馬的比賽,第二次在華盛頓特區的比賽里又得了個冠軍,現在也算是有點兒小名氣了”。這提起淘氣包,第二場的比賽的確爭氣,桑德斯騎著他超過第二名四個馬身的距離得了冠軍,贏了九萬美元的獎金,讓居安開心不已。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