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7-21)      終章家族(07-21)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07-21)     

高山牧場208 短板

  牛起凡聽到了黛娜的話很驚奇的問:“一匹母馬獲得冠軍?這真是有點神奇了!怪不得叫賽亞塔,干脆叫賽亞人算了”。
  “那場比賽我在網上看到過了,賽亞塔從起跑的最后一名,一直追到了第一名,一匹母馬在一群公馬參加的比賽中奪冠,不容易”居安笑著點了點頭說道。
  正說著呢,就聽到張濤說了句:“他們牽著淘氣包過來了,在那邊!”。到底是這個話不多的張濤眼尖,順著他手的方向,居安便看到侯森牽著淘氣包正在進入賽道,溫蒂已經換好了騎師的裝束,蹲在了馬上,一走進賽道侯森便放開了水勒韁,對著豆草的屁股一拍,跟溫蒂說了句,就向著自己這幫人這邊過來。
  走到居安這群人邊上隔著欄道跟著大家一起聊了起來,最后變成一幫子人聽著侯森聊馬,一說起了馬侯森便沒有了一點的羞澀,口若懸河的跟大家講了起來。
  看著淘氣包跑了一圈,然后溫蒂騎著他到了眾人的旁邊,侯森對著溫蒂又說道:“再讓他快速的跑一圈,然后慢跑個半圈中間記得走上這么小半圈回復下,今天這樣就可以了”。
  溫蒂聽了侯森的話點了點頭,重新拉了拉淘氣包的側韁,又進了賽道。
  溫蒂剛進場不久,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便湊到了一群人這邊。說話還略微帶了點結巴:“請,請,請問,你們是那匹馬的馬主么,對,對不起!打攪了。我的名字叫湯姆,是個騎師經紀人”。
  居安看著這個結巴的老頭說道:“是的,您好,湯姆先生,那是我的馬名字叫憤怒的淘氣包!”。
  “他,他很漂亮!”這個湯姆結巴著恭維道:“我看,看,他還沒有專業的騎師,就過來聊上兩句這是我的名片,如果需,需要的話就,就給我打個電話”。說完遞給居安一張名片然后就禮貌的走開了。
  居安拿著名片看了一眼笑著對一幫子人說:“這眼睛夠毒的啊,淘氣包這才跑了兩圈不到就有騎師經紀人過來了”。
  侯森笑著解釋說:“這幫人就是靠這個吃飯的,溫蒂這個新手怎么可能逃過他們的眼睛,就算是普通人往欄邊一站看到年紀也知道溫蒂是個訓練騎師,這幫經紀人一看到這個情況當然要上前來給自己的雇主介紹生意,估計馬上還會有幾個,這些人整曰出現在馬場里就是吃這碗飯的”。
  果然如侯森所說,一會兒的功夫居安又接到了兩張名片,等著侯森拉著淘氣包重新回到了馬廄,居安和王凡這幫子人才去找酒店。
  第二天的時候居安還有個任務,就是給淘氣包去抽賽道號碼,簡單說是就抓鬮決定淘氣包起跑的時候在哪個欄位起跑,最好的位置是在中間,誰也不想抽到邊上的欄位,居安這家伙倒是手臭的很,第一個抽把外側的欄位抽了出來,最差的外道欄位,居安看著抽中的欄位,笑著搖了搖頭。把號碼遞給了工作人員。中間有個馬主還笑著拍了下居安地肩膀也不知道是安慰居安還是表揚居安第一個就把最爛的抽了出來。
  第三天的時候就是比賽曰,整個比賽都是一天之內比完,居安和黛娜跟著到了比林斯的馬科斯和梅麗娜兩個人碰了頭,就把他們介紹給了王凡一伙人,由于是比賽曰,這么多人肯定不能進后場,一伙人就結伴,各自買了幾賭注混進了看臺,然后弄的點東西吃著,在看臺上欣賞起了賽馬,早上的時候進行的是母馬和兩歲的小馬比賽,還有拉馬車第比賽,淘氣包參加的比賽是最后,下午三點開始,就是三歲以上馬的泥地經典賽賽程是兩千三百米,最后壓軸比賽。
  比賽之前,居安和黛娜便站在旁邊看著溫蒂給淘氣包注射營養劑,就是那個大粗針管對著淘氣包的嘴里慢慢的推著,淘氣包舔著舌頭喝著。這家伙一針營養劑就是三百多美元,賽前和賽后各自來一管子,用來恢復和保持馬的體力的。
  在馬廄的一邊還有個小型的發布會,兩匹獲勝大熱門的馬主和騎師正在回答幾個記者的提問,居安當然只有看的份,畢竟淘氣包第一次參見比賽沒人家的名氣大啊,說老實話就次就是先讓他感受下而已。
  等著比賽還有十幾分鐘,侯森便牽著馬,把溫蒂托上了馬背,牽著淘氣包向著入口處走去,居安和黛娜則順著通道進入了賽場,不過作為馬主兩個人倒是還有點小優勢,就是可以站在欄道外面看,而不必上看臺。
  看著一匹匹的賽馬被馴馬師從走道里牽著出來,道口的觀眾有些就喊著馬匹的名字,給心目中的冠軍馬加油,侯森牽著淘氣包進場的時候,倒是看到王凡和馬科斯一伙給淘氣包加油,王凡還弄了個a4的小紙片,上面用中文寫著淘氣包加油!
  居安黛娜便和侯森站在了欄道外面一起看著淘氣包被推進了起跑欄,老實說居安這時候心里還有點小緊張,雖說是初次比賽,帶著重在摻和的心里來的,但是哪位馬主不希望自己的馬能夠跑個冠軍呢。
  黛娜在旁邊看著淘氣包被推進了起跑欄就握著居安的手:“看你手心的汗,太緊張了吧,放松點!”。
  “你要是不緊張,干嘛握我的手”居安笑著看著黛娜說道,看著黛娜臉上的笑容居安心里倒是略微的放松了下。
  就在這個時候就看到起跑閘門被打開了,九匹駿馬飛快的沖了出來,淘氣包沖在了第三的位置,起跑很不錯,等到快過彎的時候,九匹馬就開始搶起了有力位置,這時候淘氣包倒是掉了到了第四的位子,好位置被另外一匹馬占據了,跟著直到淘氣包又占據了第三的位置,然后迅速的接近了第二位的馬,這時候又到了彎道,跟第二的距離就被拉大了,彎道過后最后的一段直道,溫蒂便開始了沖刺,淘氣包便飛速的向著前面追趕了了起來,飛速的超過了第二位置的馬,向著第一位置沖了過去,剛剛追到眼看就要超越的時候比賽已經完結了,淘氣包落后半個馬頭的距離混了個第二,賽場上的大屏幕清晰的顯示了淘氣包落后第一半個馬頭,以弱小的弱勢拿了個第二。
  居安和黛娜看到倒是滿開心的,剛想和侯森慶祝下,一轉頭就看見侯森眉頭緊鎖,問道:“怎么了,這成績不錯啊,微小的弱勢我們拿了個第二,你怎么不開心?”。
  侯森搖了搖頭說道:“淘氣包的速度很快,比平時的速度快了很多,看樣子屬于賽場興奮型的,這次的錯誤在于溫蒂,錯誤太多了,首先第一個直道的位子不該讓淘氣包被卡在幾匹馬的中間,過彎的時候不要老是想著搶內側道,第一匹馬其實速度不是很快,但是淘氣包老是被第二匹馬卡主了位子前面一大段的速度都沒上來,剛上來點速度就被打斷了,如果是個經驗豐富的騎師在第一個直道的時候按著剛才淘氣包的速度就已經能占道第一而且一直跑到最后了”。
  這個時候溫蒂也騎著淘氣包走了過來,淘氣包直到現在還是晃著腦袋,打著響鼻一副不滿足的架勢,黛娜這時候伸出手來安慰起了淘氣包。
  溫蒂這時對著居安說:“我這次的錯誤犯的太多了,要不是淘氣包能拿個冠軍,當他一沖出閘門的時候,我就覺得他的速度飛快,比平時快了好多,我不知道怎么來駕馭他了,還有很多的失誤,這次是我的錯”。說著說著眼圈一紅就要開始撒金豆子。
  居安看到了連忙說:“誰都沒啥錯誤,咱們第一次比賽,淘氣包才調教了一個月,咱們也就是來熱熱身,跑個第二很不錯了。本來就是想發現問題的,現在問題出來了這就能解決了”。居安安慰著溫蒂,這小姑娘掉金豆子居安可是有些害怕。
  黛娜也跟在旁邊安慰起了溫蒂:“沒關系,這次淘氣包不是跑的不錯么,我們開始時候設定的目標已經都超額的完成了”。
  溫蒂這才笑了起了:“安!你應該給淘氣包選個技術好的騎師了,賽道上的表現太棒了,可惜的是我沒法給淘氣包提供好的建議反而拖了他的后腿”。
  居安聽了點了點頭,的確該給淘氣包選個技術好的騎師了,居安這搔動的心又被淘氣包勾了起來,自然而然的就摸了摸口袋里的經紀人電話,結果還沒等著居安摸完。
  結巴的湯姆這個家伙就湊了過來:“恭恭喜安您先生!您的馬跑的很精彩,我看你現在需要一個經驗豐富的騎師來駕馭您的馬,給您帶來勝利,恰好我手上有一位好的騎師,他叫桑德斯貝爾”。
  “桑德斯貝爾?”溫蒂倒是奇怪的問道:“不是說他摔斷了腿骨退出比賽了么,又重新準備騎馬了?”。
  湯姆顯然很滿意溫蒂這個小姑娘的表現笑著說道:“在病床上躺了一年多,他已經恢復了,現在他想繼續騎馬”。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