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10-24)      終章家族(10-24)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10-24)     

高山牧場203 原來是個慣犯

  這兩個逮著一個一逮一個準兒,被這四個家伙繞的頭昏昏的。居安也分辨不出到底哪個是抓公雞的,哪個是搞掩護的了。反正就是大金和小金認準了一個紅尾鷹猛爪猛啄,不一會的功夫那只可憐的牧場小偷夫妻就被兩只痞子啄掉了一片的羽毛,飛的也不利索了起來。
  大金和小金兄弟繼續逮著又來了幾下子,那只紅尾鷹便煽動這翅膀從空中滑落了下來,痞子兄弟繼續的追擊這只受傷的鷹,跟著也飛了下來。
  天空中的另一只紅尾鷹叫的越來越急促,干擾著大金和小金的動作也越來越猛烈。但是現在的痞子兄弟已經是勝券在握了,熟悉了自己的天空霸主身份的兄弟兩個越來越游刃有余,另一只紅尾鷹根本造不成多大的威脅,就看著兄弟兩人追著受傷的鷹落入了夾雜著積雪的草地,牧草太高了,居安望遠鏡也沒多大的作用了,只能看到地上灰糊糊的一團,時不時的兄弟二人展開翅膀高聲的鳴叫,然后在地面上一跳一跳的。
  空中剩余的那只紅尾鷹在天空中盤旋了幾圈以后,就發出一聲鳴叫,向著遠處的山林里飛去。
  過了一會的功夫,就看到大金騰空而起,爪子上還抓著那只紅尾鷹,小金跟著也飛了起來,飛到了空中繞了兩圈,然后就撲到了地上也抓起了一個東西向著屋子這邊飛來。
  等略微的靠近了一些,居安才發現小金的爪子里爪的是剛才被偷走的公雞,也不能說偷!紅尾鷹夫妻兩個就是當著牧場里一幫大大小小的眼睛下直接到了牧場里來打劫來了。
  一邁眼的功夫,兄弟兩個就回到了屋子上空,然后飛了下來把爪子里的東西在離著地面兩三米高的地方扔了下來,然后又飛到了谷倉的頂上,盯著虎頭和皮蛋兩只牧牛犬看著。
  虎頭和皮蛋兩個家伙上前去聞了聞,那只可憐的公雞居然還沒死,還在跳了一下。屋子前面一幫瞎玩的小東西們早已注意到了金雕兄弟的動作,東西一扔下來就立刻跑了過去。居安看到這個情況就走上了前去。
  等到了近前伸頭一看,沒法不伸頭一幫子家伙,兩只牧牛犬帶著四只狐貍再加上泰迪武松和漢斯兄弟十顆腦袋圍城了一圈,把紅尾鷹和公雞圍的嚴嚴實實的,而且都伸著個腦袋。這點倒是有國人的傳統,喜歡圍觀啊。
  等居安一看,那只紅尾鷹已經死的透透的了,胸脯被啄了一個大洞,血都不流了。倒是公雞還沒死,就是雞爪有些折了。居安一看這心里就盤算了起來:這公雞看來今天就只能打牙祭了,至于死鷹這個肉沒興趣吃,倒是身上的羽毛還不錯,尤其是翅膀和尾巴的長羽毛純白中帶著橘紅色,就像是中國水墨畫暈染的效果一樣十分的漂亮,等會弄下來。
  正在居安心里盤算著呢,虎頭和皮蛋沖著谷倉上的痞子兄弟兩個叫了兩聲,這下兩個家伙又飛了下來,落到了十一個腦袋不遠的地方,然后邁著小步子昂著腦袋搖搖擺擺的就晃了過來,一副得意的痞子樣。
  等著兩只金雕兄弟走近了,虎頭和皮蛋走了過去挨個的在大金和小金的身上添了兩口,就像是夸獎一樣,兄弟兩個被兩個牧牛犬舔的歪了歪身子。泰迪這個家伙看到這一幕似乎覺得也應該上前去表示一下祝賀,撅著大屁股就扭了幾步,來到了兄弟二人的跟前,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兩只前爪一伸便把大金摟在了懷里,然后低著頭伸著舌頭對著抱到懷里的大金一陣子猛舔,大金張著翅膀掙扎了幾下都沒有能逃脫熊掌,小金倒是機靈的立刻逃開了,站在離泰迪快兩米遠的地方看著泰迪蹂躪自己的親哥哥。
  虎頭和皮蛋順勢的在泰迪的腦袋上添了起來,被添的舒服了。泰迪這才放開了大金,摟著兩只狗頭添了起來。熊掌余生的大金立刻麻利的跳開了。站在小金的旁邊看著虎頭和皮蛋和泰迪三個人相互舔著身上的毛,估計是搞不明白毛梳理就好了,沒事添個什么勁!
  這三個人舔著不要緊,四只小狐貍帶著漢斯和進寶瞧見了也圍了過去,好家伙!九個腦袋大大小小的湊到了一起開始添了起來,武松湊了過去也開始幫著翻著泰迪身上的毛,就好像想在泰迪身上找虱子一般,也挨了兩口。
  居安在旁邊看了一眼:靠!家伙拿著牧場的院子當起了澡堂子,一幫人相互幫著搓澡,然后想著這是一幫子公貨!這家伙立刻身上汗毛就豎了起來,然后搖了搖頭,暗自的念了幾遍太祖語錄,心里吼了兩句毛太祖是人民的大救星。
  看著腳下圍觀的群眾已經統一的進了澡堂子,在清理自己順帶聯絡感情,居安這才提起了死鷹和失足的公雞,掂了掂雞的重量有十幾斤重,滿意的便掉頭準備進屋子里。
  這時候托馬斯倒是騎著馬過來,看到居安手里的死鷹對著居安說道:“剛才聽到牧場里的牧牛犬一陣狂吠,不知道出了什么問題!轉了一圈就想來問你有什么事情發生沒,這除了來狼以外倒是頭一次聽到牧場牧牛犬一起叫的!”。
  “不是別的,就是這個家伙來牧場里當著這么多雙眼睛的面,干起了打劫的生意,虎頭和皮蛋對付不了空中的威脅,然后看到畏畏縮縮的大金和小金生氣呢,估計是不滿的叫聲引來所有牧牛犬的吼聲,最后兄弟兩人知恥而后勇殺了其中一個搶劫犯,另外一個畏罪潛逃了”說完居安笑著抖了抖手中的半死不活的公雞和死的透透的紅尾鷹。
  托馬斯驚奇的說道:“那兩只鷹其中一只被金雕殺了?這次又來準備襲擊家禽了,我說呢怎么老是繞著牧場繞圈”。
  居安說道:“我剛來的時候就看到過紅尾鷹不知道是不是那一對”。
  “應該是的!鷹這種東西也是有領地意識的,估計是剛開始的時候看到金雕不敢過來維護領地,繞著觀察發現這兩只金雕樣子貨,這才來偷東西的,已經不止一次了,上次你出去就來過一次當時被二壯用槍趕走了”托馬斯笑著說道。
  “原來還是個慣犯啊,這死了就沒什么可惜的了,要不晚上過來喝兩杯”居安看著托馬斯提了提手里的公雞,看著托馬斯苦笑的面孔跟著說道:“不讓你喝茅臺,那點存貨我自己喝,我那里可是別人送的軍供酒市面上買不到的”。
  托馬斯聽了臉色就更苦了,搖了搖頭說道:“你們中國人的那個酒太烈了,我還是喝我的紅酒比較好”。跟著又對著居安說道:“這下子牧場里的金雕才算的上是金雕了”。
  居安倒是無所謂的說:“管他呢,反正兒今天這兩個家伙表現的不錯,晚上的時候弄點心還有這雞肝雞心的弄個半熟的也犒勞犒勞他們”。
  “這種猛禽只要是發現了自己的力量,就會本能的運用它的,這下再也沒有什么鷹或者狐貍郊狼能夠來牧場偷雞了,這兩個兄弟在天上飛以后就不光是震懾了,通過了這一次這兩個家伙就成了真正的空中殺手了”托馬斯看著不遠處還在玩鬧的小家伙們開心的說道:“其實我最期待的是泰迪到底能夠長多大,現在整整比同歲的公熊大了快兩圈,估計長大了都能掰斷大腿粗的樹,到那個時候估計一頓就要吃大幾十磅的肉”。
  居安聽了以后呵呵笑道:“咱們牧場又不是兼營伐木工作,你想這些做什么,等著泰迪長大了,估計牧場的牛都能幾千都幾千頭的送去屠宰場了,我們還擔心那點肉么,不說別的就是光牛腸牛心這些都夠他吃的了吧”。
  托馬斯聽了居安的話也笑著說:“這個倒是真是,這個家伙長大最少還要兩年多,到那個時候牧場估計早就牛成堆了,我估計今年圣誕節前我們牧場的牛就可以少量出售一批了公牛了,要不是光看著牧場賬目上錢越來越少不好受”。
  居安安慰的說道:“新牧場都是這樣的,等熬過了最多兩年就好了,資金上的事情別擔心我給牧場留了應急的錢”。
  聊了幾句,托馬斯也弄明白了牧場里的牧牛犬為什么一起叫喚,便重新的上了馬掉轉了馬頭繼續去看著牧場的牛群和羊群去了。
  居安則一手提著一個進了屋子開始打理起了手上的公雞和死鷹,先是把公雞直接扭斷了脖子,然后開始拔尾巴上的長毛,反正兩個家伙身上的略微好看點的毛都沒有能夠逃脫居安的毒手,拔下以后放在了一邊,然后才用熱水開始燙兩個東西。
  跟著開膛破肚內臟只留下了心和肝其余的一股腦的扔進了垃圾箱,直接把鷹肉扔進了烤箱隨便的抹了點蜂蜜留著給泰迪漢斯進寶三個家伙,這肉太粗沒啥吃頭。
  至于自己晚上則是準備做鮮辣的燒雞公,直接把雞肉切成了一塊一塊的上鍋燉了起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