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10-24)      終章家族(10-24)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10-24)     

高山牧場190 小崽子

  坐在豆草的背上離著搏斗中的三個家伙五六米遠的地方,居安看著場中的廝殺,結果已經很明顯了,虎頭和皮蛋占據了完全的上風,即便是偶爾被灰狼咬了一下,脖子和身上厚厚的絨毛也給兩個家伙帶來了很大的保護,灰狼就不行了,在兩只牧牛犬的嘴下,那是口口見血,皮蛋和虎頭兩個也很懂得戰術,一個佯攻,站在灰狼背后的那個才是真正的殺手,灰狼已經是傷痕累累,但是卻始終沒有逃走,仍然堅持著跟著兩只強壯的牧犬搏殺著。
  這時候天空中盤旋的大金和小金充分的發揮了痞子作風,看見有便宜就沾,沒便宜立刻腳底抹油溜之大吉的風格,也輪番的沖了下來,伸出利爪撕扯著灰狼的脊背,這下灰狼更是雪上加霜,在兩只金雕的輪番沖擊之下,很快背上便被兩兄弟鋒利的利爪撕開了皮毛,五六條血淋淋的傷口赫然的失去了皮毛的保護,暴露在寒風中,瘦弱的灰狼眼看就要不支,這下才昂頭發出一聲凄厲的狼嚎,然后掉頭向著山上跑去。
  虎頭和皮蛋看到這個情況立刻就想追上前去,似乎準備結果了這只灰狼,這時候居安看著瘦骨嶙峋的灰狼,心里生出一絲不忍之心:“算了!虎頭!皮蛋!回來吧!”。這下兩只牧牛犬才昂著頭向著居安的方向跑了回來,張開的嘴里哈出一片片熱氣,鼻梁和下巴下已經被灰狼的血染成了紅色,映襯著雪白的犬牙,令人心悸不已。天上的痞子兄弟一看,似乎沒的玩了,便停留在不遠處的大樹枝丫上繼續保持著帥帥的姿勢,目光深邃的看著遠方。
  居安一看事情解決,便拉了下豆草的韁繩,豆草剛想轉頭,虎頭便汪汪的沖著居安叫喚了兩聲,然后看到居安又轉過頭來看著自己這邊,便立刻和皮蛋向著灌木叢后面跑去,然后趴在后面掏著什么。
  看到這個情況,居安從豆草的背上下來,然后走到灌木從后面一看,原來是個扁的洞口,虎頭和皮蛋個頭正沖著洞口向著里面低聲的吼著,撥開兩個家伙。居安把腦袋伸進去一看,發現里面倒是黑乎乎的也沒什么臭味,幾個小亮亮的眼睛正看著洞口,嘴里發出嗚嗚的警告聲,靠!原來是幾只小狼。
  發現了這個問題,居安又把腦袋縮了回來,然后看著一旁坐著的虎頭和皮蛋兩個,苦笑著說道:“你這兩個家伙還真是能給我惹麻煩,這不管吧,幾只小狼肯定活不了幾天,不是被狐貍就是郊狼吃掉或者餓死,這管吧,家里已經不少東西了”。
  蹲在旁邊想了一會兒,最后才心一橫:干脆帶回去吧,這家伙也沒有什么好說的了,在怎么樣也不能把幾個小東西餓死吧,老實說居安還是比較心軟的,被狼群折騰這么多天,大狼自然讓居安沒有好感,但是這么點小東西放在野地里活活餓死或者被別的猛獸吃掉,居安還是有點不忍心的。
  伏下了身子,居安趴在雪地上,匍匐著向著洞里爬去,爬了幾步,等屁股伸到洞口,就看到洞里黑乎乎的一片,啥都看不見,就看見六只小眼睛盯著自己縮成一團,居安空口袋里掏出了鑰匙串上的小電筒,打開了對著里面一照,就發現三只半大的小狼正擠在洞里的一角,看著居安,最大的那只伸著脖子,露出犬齒,發出嗚嗚的聲音威脅著居安,居安一伸手想把三個小家伙抓出來,最外面的那只大的突然一伸口,還好居安手縮的快,要不然就被咬到了。
  這家伙弄得!自從自己得了珠子以后,還第一次有動物沖著自己伸口。看著三個小家伙瘦了吧唧的,整個一非洲難民,腦袋大大的身子小小的,最里面的那只簡直就是皮包著骨頭,似乎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整個腦袋都放到了地上。
  按理說這么大的狼崽子應該跟著狼群去一起生活了,那剛才怎么只有一只母狼在窩邊,時間都過了這么久了,還沒狼群的其他成員過來,真是奇怪。想到了這里,居安便一揮手把幾個小家伙送入了空間,然后把身體鉆了出來,向著豆草的旁邊走去。
  等居安剛把身體鉆了出來,虎頭便趴了下來朝著洞里看了一眼,然后沖著洞里汪汪的叫了兩聲,似乎感覺不到里面的狼崽子,有些摸不著頭腦,跟著皮蛋也把狗頭伸到了洞口,居安這時候已經上了馬,看到兩個家伙的樣子,便對兩個傻蛋罵道:“別看了,咱們繼續去捉鹿了,你們這兩個混球!今天好不容易發現個滿意的目標,就被你們搞砸了,下次再遇到這種情況,打個報告上來,等著領導批示,不要擅自行動,聽到沒,沒組織沒紀律!這次念在你們是初犯,就放過你們一次,下次再犯,就直接扣除兩個帶肉的骨頭,在下次骨頭就沒了!”。說完一催豆草:“駕!”。便向前走去。
  虎頭和蒜頭兩個被罵了一通,縮著腦袋跟在豆草的后面。
  從新回到了鹿群的旁邊,居安觀察了好一會兒,就再也沒發現那頭大鹿,搖搖頭自言自語的說道:“能活這么久的鹿還真是小心,這家伙聽到動靜就撒腿跑的沒影子了,算了回去”。在說完一拉豆草的側韁繩,便調轉了馬頭,然后一揮手,給虎頭和皮蛋發了信號,便向著牧場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在豆草的背上顛簸著,居安就在琢磨,這些小狼怎么會出現在牧場的邊上,按理說狼窩應該在狼群的中心范圍,剛才的地方顯然不是,而且只有一只母狼,按著以前的觀察自己的牧場周圍就只有一群狼而已,自從上次狼王被殺死就已經離得牧場遠遠的活動,在也沒有靠近過牧場。
  突然,想到狼王被殺死,腦海里便大致的想到了:正是應為狼王死了,那么狼群中的第二位強壯的公狼成為了狼群新的首領,那么狼群自然就會產生第二個母狼首領,說不定剛才那只母狼便是前狼王的配偶,在新的王后產生以后被逐出了狼群,只好帶著老狼王的幼崽離開狼群。可能是由于這邊的草好,食草動物多,食物容易獲得,而且狼群現在在新的首領的帶領下,已經遠離了這塊地方,所以母狼便把新的巢穴安置在了那邊。大致的縷了一下情況,居安便推斷的八九不離十。
  等結果一出來,居安在豆草的背上就苦笑了起來,這家伙,自己和這幾只小狼不光是殺父之仇了,在加上殺母之仇,沖著自己伸口那都是輕的,要是有咱們中國人的感情,那就是不死不休的結局,看多了武俠小說的居安就想到,若果這三個小家伙要是人的話,說不定就來個跳下懸崖,然后被樹枝掛住,就發現個小山洞或者掉到懸崖底下,被泥漿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救了下來,不是發現前輩牛人的秘籍,就是發現前輩高人自己活了幾百歲的那種,然后就是一晃幾年過去,學的了絕世神功,再然后自然是報仇,到處有姑娘愛慕不停的感情糾結,最后手刃仇人抱得幾個美人歸去,在江湖中留下一片傳說。
  心理正編排這出戲呢,然后忽然一想:這他大爺的不對啊!哥們在這這戲里面就是天字第一號反角啊,就是最后被手刃的那個,曰了!。
  一路反正也沒什么大事,放開韁繩任由豆草自己回家,居安便坐在了馬背上胡思亂想,時而表情憂郁,時而歡喜,走了一段距離,被居安罵了兩句的虎頭和皮蛋也把剛才的事情拋到了腦后,在豆草前面跑著,時不時的回頭看著居安,就發現自己的主人表情變幻莫測,被弄的一頭霧水。
  回到了牧場以后,兩只牧牛犬便繼續去看他們的家禽去了,翹班偶爾一次還可以,但是不能成為常態啊,把豆草的馬鞍取了下來,帶著豆草到了馬群里去吃草,居安便轉頭回了屋子。
  看到居安從外面回來,一幫子瘋玩的家伙便跟著居安回到了屋子里,跟著居安進了廚房。在廚房里居安拿起一個不銹鋼盆子,也不知道是誰的食盆,反正不是漢斯就是進寶的,泰迪的要更大一點放下最下面,剛倒了大半盆子的牛奶,一轉頭,就發現幾個小腦袋圍在自己的腿邊,進寶這個小家伙更是歡快的抱著自己的牛仔褲,看著自己,居安把手里的盆子轉到地下一看,上面被黛娜寫著kingbo幾個英文,原來隨手拿的是進寶的盆子,怪不得小家伙這么開心,感情是認為自己要給他喝牛奶啊,便對著進寶說道:“不是給你的!”。
  說完便閃身進了空間,等進了空間一看,三只小狼崽子正依偎在一起,看到居安進來大的那只繼續沖著居安嗚嗚的叫著,居安把牛奶盆子放到幾個半大的狼崽子跟前,兩個大點小家伙聞到了奶香才低著頭,添了起來,最小的那只拖著虛弱的身子爬了幾下然后低著腦袋嗚嗚的叫了兩聲,居安看到這種情況,便又出了空間,把泰迪以前的奶瓶子找了出來,灌了半瓶子奶進了空間,既然有飯吃,兩只大點的狼崽子便不顧手足之情,任由居安把最小的那只抱在了懷里,喂了起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