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7-21)      終章家族(07-21)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07-21)     

高山牧場189 又跑了

  從馬匹調教中心回來的第二天黛娜就回家去了,就剩下居安和幾個小家伙住在大房子里,這下家里沒個女人,居安便又開始自由自在的放起了羊來,每天白天和幾個小家伙打鬧,然后騎著豆草巡視一下自己的王國,順帶跟著牧場里的牛仔們聊上兩句。
  晚上和調教中心的侯森稍微的通通電話,聊幾句淘氣包的情況,便鉆進被窩和幾個夜貓子同學開個黑房dota兩把,雖然是贏少輸多,但是也是樂趣盎然。
  又是一天的早上,溫暖的陽光舒服的包裹著居安,現在居安已經是把厚厚的毛褲脫了下來,現在這副身體已經是很抗冷了,不知道是空間的原因或者是自己每天堅持練拳腳的原因,還是自己的軀體已經適應了蒙大拿的氣候,居安現在下身一條牛仔褲一條襯褲在加上上身一個外套一件襯衫,在零下十度的外面絲毫不覺得寒冷,反而還能感覺到天上太陽的絲絲熱度,說不出的奇妙感覺。
  早上打理完了手頭的一切事情,喂飽了幾個拖油瓶,把幾個小家伙放到院子里和狐貍一家子玩耍,至于金雕兄弟兩個則在外面活動的時間越來越長,似乎是開始享受起了搏擊藍天的幸福感,估計也只有這個時候才能讓痞子兄弟二人組對著泰迪和山獅兄弟有點心理優勢,狐貍一家子的毛色也漸漸的好了起來,身上的肋骨也慢慢的快消失了,四張小瘦臉上也有了些肉,開始便的圓乎起來,但是怕人的姓格倒是絲毫沒有改變。
  至于說沒臉皮這只梅花鹿,要是個人的話,絕對能評個優秀員工,整個兒就是個標準的上班族,朝九晚五的定時上著班,當然他上班就是為了吃鮮草。
  通過這兩天的觀察,似乎沒臉皮這個家伙的姓格很是孤僻,基本不和別的鹿來往,本來居安還以為過不了多久就能帶一大幫子人,哦!不是人是鹿,來牧場開免費大餐,誰知道有一次居安騎著豆草巡視牧場發現沒臉皮一個人呆在牧場上吃草,這個發現讓居安對于沒臉皮的印象大大改觀,不錯不錯,是個嘴巴嚴實的好同志,沒有大著嘴巴告訴別的鹿,哎呀!兄弟姐妹們,我知道怎么繞過欄桿,去吃更多的草,大家跟我走!這點上倒是比自己的一幫子同學好多了,那幫子家伙心里就藏不住個秘密,就像廣告上說的,一有什么秘密被他們知道了,沒過多久就成了全國皆知的秘密。
  至于大牛夫婦兩個,仍然是跟著馬群混在一起,做起了牛馬,整曰的夫唱婦隨,悠閑的一對小情侶,簡直羨煞旁人。
  現在有兩只痞子兄弟在天上嚇人,別說兔子了,連牧場里的時不時會出現的一些小動物都少了很多,比如說以前牧場里的兩群白尾鹿現在也被痞子兄弟嚇得不知道跑哪里去了,這樣子,虎頭和皮蛋倒是輕松了下來,本來是看著禽舍的,現在幾本上就是趴在一邊打盹,至于西斯已經被居安弄去放牛去了。沒辦法,這是個人就會有點偏心不是,從感情上來講居安還是比較偏愛虎頭皮蛋和蒜頭三個更多些。
  今天上午居安決定去看看自己牧場旁邊的鹿群,看看有沒有合心意的弄一只,不光是家里已經沒有鹿肉,關鍵是自己的十幾叉的鹿頭還沒有著落呢,總不能讓未來的老岳父一個人顯擺吧。
  回到了屋里,拿起自己的雷明頓步槍,頭上卡著一頂軟邊牛仔帽,脖子上扎著方巾,帶上了墨鏡,對著鏡子看了一會又繞了兩圈:“靠!怪不得黛娜迷戀哥呢,看咱這樣子拍西部電影都沒問題了,以后吃不上飯可以考慮去好萊塢混混”。
  內心里搔包了一會兒便出了屋子,跨上豆草,把雷敏頓不淺插在馬鞍旁邊,一聲口哨,虎頭和皮蛋便跟了上來,在加上空中的痞子兄弟,居安立刻豪情大發,一抖手中的韁繩,豆草便向著前方跑去。
  剛跑了沒多久,就是厚雪覆蓋的草地,不光是居安心中暗恨:好不容跨馬驅犬架鷹這興致剛上來,氣氛才剛剛醞釀,說不定哥們就能來手絕句,最差也要揮毫弄墨搞個現代詩什么的,這家伙搞得,就跟吃酸菜魚吃的正嗨,小半盆子下去卻發現里面有只蟑螂似的,那感覺就別提了,不光是居安覺得被掃了興致,連豆草似乎都覺得這大雪打擾了自己的興致,時不時的打著響鼻,踢起一片片的雪塵。
  頓時意氣飛揚的一人一馬二人組便成了霜打的茄子,蔫了吧唧的踏著沒過膝蓋的積雪向著前面走去,只有地上的虎頭和皮蛋,后面歡快的跑著,在加上天上的痞子絲毫不受影響,張著翅膀不停的盤旋著,時不時嘹亮的搔包兩把叫喚兩聲。
  等到了鹿群的那片草地,積雪由于鹿群的踐踏倒是好走了很多,居安鬼鬼祟祟的騎著豆草隱藏在一顆小樹的后面,站在豆草的屁股上,居安就可以透過樹梢看到整個鹿群,虎頭和蒜頭兩個也老實的站在豆草的腳邊,豆草這個家伙也伸著個大腦袋探著個頭,看著山坡下面的鹿群,猥瑣的樣子跟居安有的一拼,探了幾次就被居安發現了:“把眼睛伸出去就行了,你這么大的腦袋都露出去,哪個鹿看不見!”。居安對于豆草的不謹慎是一肚子的牢搔。
  手里拿著望遠鏡四處打量了半天,還是沒有發現合心意的鹿,居安搖了搖頭:哎!真是窈窕大鹿,老子好逑,求之不得,哥們不服,剛想放下手中的望遠鏡,就看到草地的邊緣一只大鹿角從一個灌木后面露了出來,居安連忙一看,好家伙跟馬科斯那頭都有的一拼了,灌木從后面的大鹿,張著腦袋看了下四周,似乎十分的小心,兩個耳朵一扇一扇的,仔細的聽著周圍的動靜。
  居安連忙向著下面縮了縮身體,然后轉過頭,拉了下豆草的韁繩:“把你打腦袋縮回來!別讓人發現了”。豆草不樂意的晃了晃腦袋,略微的退了一小步,這腦袋是縮回來了,這尾巴又露出去了,居安看著豆草不高興的甩著尾巴,便輕聲的安慰兩句:“好了,我錯了!別甩尾巴,等會再看”。
  豆草這才停止了甩尾巴,居安一看,非常之滿意輕聲的對著下面的幾個家伙說道:“大家保持住,對就這樣一定要hold住,等他出現!”。說完便又慢慢的伸著腦袋看著,誰知道這一看,就發現這頭大鹿殲猾似鬼,又把身子縮回了灌木從后面。
  居安只好騎到了豆草的背上,帶著幾個家伙繞著小圈,想到鹿的上面去伏擊他,一行人輕手輕腳的踩著雪地向著山坡上進發。至于痞子兄弟還在高高的空中玩耍著呢,而且這種大鹿也不會怕金雕。
  慢慢的居安時不時的觀察著大鹿,發現他時不時的伸出腦袋打量著外面,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動向,居安心里略微的得意起來:任你殲猾似鬼,也要喝老子的洗腳水。
  就這樣以大鹿喂中心在山坡上畫著圓,準備繞到鹿的上面坡地開槍,繞了十幾分鐘,居安終于搶定了一個有力的位置,這個方向正好能夠發現鹿的屁股,鹿并開不到居安這里,連忙拿出獵槍剛準備下馬,一扭頭,就發現虎頭和皮蛋兩個家伙不見了,在順著身后的足跡一看,似乎兩個家伙向著不遠處的樹林里走去了,這不聲不響的就溜了號子,以前可不是這樣的啊,這看了幾天禽舍就把哥們的兩條牧牛犬看成了二流子不成。
  算了不去管這兩個家伙,打鹿要緊,剛下了馬,躲到樹后,扯下瞄準鏡的蓋子,還沒瞄準呢,就聽到不遠處的林子里傳來了一聲狼嚎,這家伙大鹿一下子就受驚了,撒開蹄子就跑進了林子里,居安只好憤憤的收起了槍,然后大罵一聲:“法克!”。
  等收起了步槍,又是一聲狼嚎從林子里傳了出來,居安一看,不好!好像就是虎頭和皮蛋進的林子,這家伙兩個人不會去獵狼去了吧,連忙跨上豆草,向著林子的方向跑去,一聲口哨從居安的口中響起,大金和小金在天上閑逛的兩個小痞子,也跟著居安向著林子的方向飛去。
  他們可比豆草快多了,眨眼的功夫就到了林子的上空盤旋著,居安便知道了自己的目的地,調整了豆草的方向,向著大金和小金盤旋的地方催著豆草跑著,胯下的豆草也感覺到背上居安的焦急心態,盡量的高抬著四蹄,最后直接踢開積雪,最大速度的奔著。
  等穿過了幾顆大樹,就發現林子中間有一塊很大的空地,上面長著不少的灌木,虎頭和皮蛋正圍著一只狼不時的撕咬著,居安勒住豆草的韁繩,仔細的看了下搏斗中的兩只牧牛犬和一只野狼,居安就奇怪,按理說這野狼看到牧牛犬應該是忙著逃走才對,這怎么還跟比自己大了一號的兩只牧牛犬搏斗了起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