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10-24)      終章家族(10-24)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10-24)     

高山牧場131 先小人后君子

  居安說道:“管他老人家是誰,我就是給他看看竹簡,看完了咱們哥倆就閃人,你要覺得不想見,就別見了,你家老爺子又沒派人到美國來監視你,怎么知道你沒去見人家”。
  王凡摸了摸腦袋說道:“我靠!對啊,我怎么就沒想到這一點!那明天我就送你到大都會博物館門口,哥們就閃了,我確實怕這老爺子”。
  接下來哥倆倒是弄了幾個小菜,喝著小啤酒,逍遙自在的,王凡也忘了那位從小逼著他寫字的老爺子。
  第二天一大早,居安便接到了許東的電話,電話里問道居安是不是能早點過來,老爺子早就醒了,居安一看表,已經是八點多了,便跟許東說一個小時后到,便去敲王凡的房門。大聲的喊他起床,然后送自己過去。
  等居安穿好了衣服,等著王凡出來的時候,靠!這家伙帶著個大墨鏡,穿著個立領的短打上衣,跟個特務似的。
  居安哭笑不得的說道:“干脆,你也別送我過去了,我自己打車過去,看你這打扮,我怕紐約警察半路上又攔住我送我進了局子”。
  “現在紐約這片的警察我認識了不少,一進局子里,就不時的有人問我,又來等科拉啊,混熟了,咱們又不犯法,能有什么麻煩事,我就是送你過去,然后再看一眼,掉頭就走,我怕被發現”王凡說道。
  居安搖了搖頭,把昨天晚上王凡幫著找的背包背在了身上,跟著王凡下了樓。
  等到了博物館門口,居安下了車,便打了個電話,響了以后便聽到不遠處一聲:“小居!”。順著聲音的方向便看到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人,正沖著居安擺擺手,跟著就聽到王凡飛速的啟動了車子,逃離了。
  居安走到跟前一看,果然國字臉,脖子上有個胎記,怪不得王凡這家伙跑的這么快。走上前去和許東握了握手,然后許東便帶著居安進了博物館。
  許東帶著居安走了一會兒便到了一個門前,推開門,居安便看到七八個老頭,正圍著桌子討論著什么,中間就有個中國老頭,太好認了其余都是老外,一個個至少都是花白頭發,正看著手里的幾張紙。
  聽到門響聲,幾個老頭同時抬起頭來,看著許東帶著自己進來,那個中國老人便笑著問道:“這個便是小居了吧,我叫梁廣之,這次麻煩你了”。說完伸出了手居安連忙握著老人的手說道:“不敢不敢,能聆聽老前輩的教誨,是小子的福氣,當不得您老人家的麻煩二字”。
  然后老頭又把居安介紹了一通給另外幾個老頭,居安一聽,也別記了,不是這個教授就是那個教授,反正就沒有一個不教授的。許東把居安送了進來,便離開了屋子順手帶上了門,介紹完,梁廣之老先生便讓居安把帶來的竹簡拿了出來,擺到了桌子上,幾個老頭便打開看了起來,然后還時不時的討論著,討論了一會,便開始爭論了起來,然后又吵了一大通。
  居安做到旁邊的沙發上聽的一頭霧水,心里想到,這家伙真麻煩了,哥們一純血的炎黃子孫聽一幫子老頭談論老祖宗的東西楞是半天沒明白人家講的是什么,而且幾個外國老頭還是用的中文,字正腔圓的中文,其中一個外國老頭還帶著儂軟的南方口音,這他大爺的讓哥們我情何以堪啊。
  正想著是不是來一嗓子黑豹的歌曲《無地自容》的時候,梁老倒是發問了:“對了小居,我們也爭論不出什么結果,想著做個碳十四測試,你看怎么樣”。
  居安便問道:“不會給我弄壞了吧”。
  梁老笑著回答道:“不會的,就是在竹簡上面取點做個試驗,要不了多少”。
  “那你們注意下,找個沒字的片子試驗”居安回答道。
  聽了居安的話,一幫子老頭子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梁老也笑了說道:“沒有問題,我們就找個沒有字的測試”。
  這下子居安才點了點頭,然后就看到坐在桌子前面的一個老頭站了起來,走到旁邊撥了個電話,不一會功夫就就進來一個小伙子,帶著個工具,在居安的竹簡上面劃拉著幾下,出了去。
  然后一幫子老頭又開始圍著竹簡討論著,還不時地拿起手里的筆開始跟著寫著上面的文字。
  居安又是一陣子無聊,坐在旁邊想到,要是帶個ipad什么的就好了,這幫子老教授直接把自己仍一邊,連個聊天的人都沒給自己準備一個,放自己干坐著,真是太不禮貌了。只好坐在沙發上扣著指甲,心里輕輕的哼著小歌,然后便開始想著泰迪的肥臉和武松這幾個家伙身上發生的有趣的事情來打發時間,想著想著就在沙發上睡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居安就立刻驚醒了,然后就看到,梁老在自己的旁邊,搖著自己,感覺到嘴角有點濕濕的,居安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坐了起來。
  對著梁老說道:“你們討論完了啊”。
  梁老興奮的說道:“真不好意思,我們這幾個老家伙談起來,就忘了別的,對了碳十四的測試出來了,的確是春秋晚期的,想不到是真的,這可是個國寶啊,真正的國寶,對了我們想著你能不能把它放在這里幾天,我們好好的研究一下,一些東西還不清楚”。
  一聽國寶,居安就打了個哆嗦,不由自主的想到,這老頭想說啥,居安想了下說道:“等會,我問問我的朋友,看看他的建議,這些東西以后我就準備放他們那里保存了”。
  梁老點了點頭說道:“應該的,多放兩天,我今天給國內的幾個老東西打個電話,這個發現可是重大的”。
  居安便走到門外,撥起了麥克的電話,響了幾聲就聽到麥克的聲音響起:“安,你好啊,怎么今天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你又來紐約了嗎?”。
  “是的,我正在大都會博物館,手頭有幾個竹簡做了個鑒定,到時候就準備放你們那里保存,他們想多留幾天,我就問你下”居安說道。
  “竹簡?這是個什么東西”麥克那頭不解的問道。
  居安只好給他解釋道:“我們中國人古代人在竹片上寫字,然后穿起來的東西,就叫竹簡”。
  麥克說道:“大概多少年前的東西,請原諒我安,你們中國人的歷史太長了,動不動幾千年”。
  居安說道:“兩千多年的東西,而且像新的一樣,你要是來就快點,我準備以后的保存和展覽就交給你們”。
  麥克一聽到兩千多年,立刻那頭就開心的笑了起來:“馬上來!你真是我的幸運星,半小時就到”。說完便掛了電話。然后想了下又給自己的律師尼恩打了個電話,讓他到這里來處理下。
  居安這個本科生進了房間跟一幫子老教授說了下,自己的朋友馬上就到,到時候大家在談,大家便開始等著麥克和懷恩。
  果然半個小時不到,麥克便讓人帶著進來,看見居安就給居安來個大擁抱,然后介紹了自己拍賣公司的中國文物專家,還有公司的法律專家,靠!這下子這一屋子出了自己和麥克,全是專家教授。
  然后就看著麥克帶來的磚頭不!專家,跟著一幫老頭交流了下,然后看了下碳十四的測試,便跟著麥克說道:“真的,這些都是國際上中國文物的泰斗級人物,同時一起出錯的幾率太小了他們說就文化上來說的話無法估價”。
  麥克便開心的對著居安說道:“安!你準備怎么辦!”。
  居安笑著說道:“跟那副畫一樣,你們保存,也可以拿出去展覽,但是不能把它弄壞,也不能透露我的信息,受益的分成還是按著那副畫來”。
  麥克笑著說道:“沒有問題,其實我們公司明年準備在中國開的春季拍賣會,正好前面有個展覽會,到時候正好帶著去展覽下,肯定吸引不少人”。
  居安笑著說道:“那我不管,好了我現在就等著尼恩過來咱們簽個協議”。兩個人說了一會兒以后,尼恩就趕了過來,在雙方的律師見證下,居安和麥克立刻簽了文件,那剩下的事情居安便交給了麥克打理,一幫子磚家教授都交給麥克來扯皮。
  居安自己帶著懷恩便準備離開,和梁老告別的時候,梁老說道:“多謝你,小伙子,讓一份寶貝重見天曰”然后打趣道:“你這帶著律師的不合咱們中國人的待客之道啊”。
  居安對著梁老笑了笑說道:“梁老,小子我這可不是不放心您,我是不放心那幫子洋鬼子,在美國這地避免扯皮,您也說了這可是寶貝,我當然要小心了,弄壞了,弄丟了我找誰去,還是帶著律師靠譜點,咱先小人后君子”。
  聽的梁老笑著搖搖頭:“好個先小人后君子,不過有機會的話,一定要送到國內來展覽”。
  居安拍了拍胸脯說道:“那肯定的”。便帶著懷恩離開了博物館。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