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10-24)      終章家族(10-24)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10-24)     

高山牧場127 居安看純血

  早上一早,等居安睜開眼睛的時候,茉莉又已經去了片場,晃晃悠悠的洗了個澡,收拾了下自己,居安一邊吃著早飯,一邊打開了筆記本上了網,看了一圈同學留言,沒什么重要的事情全是瞎扯淡,居安便關了扣扣,掏出了布拉德的號碼撥了起來。
  聽到話筒里傳來老布拉德嘮叨的聲音:“這里是布拉德,你好”。
  居安笑著介紹道:“我是安,就是昨天跟你在賽馬場認識的那個中國人,對就是我,今天我想到你的馬場看看可以么,嗯!對的就是今天,看你有沒有時間”。
  布拉德笑著說道:“你真的決定買匹賽馬了嗎,今天我正好也回去,我的馬場不遠,出了城幾十分鐘就到了”。
  “嗯,我決定了,準備買上這么一匹馬,先上上手,畢竟什么都不懂,手里有匹馬慢慢熟悉熟悉,便決定先去你那里看看”居安笑著說道。
  “那歡迎啊,你現在在哪里,要不你來賽馬場,一會兒正好我們一起去我的馬場,我正在收拾東西呢”布拉德回答道。
  居安想了下說道:“那好的,等會我便過去,半小時就到,到了就給你打電話”。然后兩個人互相道了聲再見,居安便掛了電話,兩口就吃完了早點,拍了拍手站了起來,摸摸身上的東西,看看遺漏,便出了酒店,打了兩車,一會兒就到了馬場,在門口給布拉德撥了個電話,按著布拉德的指示便來到了賽馬場的后面的工作人員進出的門,老布拉德已經在門口等著了,布拉德帶著居安在門口登記了一下,警衛問了下便放居安進去。
  到了馬廄,就看見幾個人正忙碌著,已經把飛速的列車趕上拖車,然后關上門。
  跟著居安便看著布拉德跟著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交流著什么,在旁邊聽了一會就知道這個女人是賽馬場的獸醫,正跟布拉德說著飛速的列車的情況,看著布拉德臉上的笑容,居安就猜得到肯定是情況不錯。
  等著兩個人說完,布拉德對著居安說道:“沒事情了,我們回去”。便帶著居安還有個三十多歲的面相兇惡的墨西哥男人上了車子,布拉德跟著居安做到了皮卡的后座,那個三十多歲的墨西哥駕駛者皮卡便出了賽馬場,等車子駛出了賽馬場的大門,布拉德一介紹,居安才知道這個三十多歲的墨西哥男人叫桑切斯,是布拉德馬場的馴馬師,已經跟著布拉德十幾年了,他馬場所有的馬都是由布拉德負責訓練的。
  看著在前面開車的不茍言笑的墨西哥男人,居安覺得要說是演個黑幫份子倒還是滿像的,馴馬師是在是看不出來。
  一路上繼續和布拉德嘮叨著,時間倒是也過的飛快,車子開出了洛杉磯,向著一個小山坡行駛了一會兒工夫便到了布拉德的馬場。
  布拉德剛下了車子,一條黑狗便歡快的撲了上來,布拉德摸了摸狗腦袋和狗說了兩句,打了雞血似的黑狗才安定下來,等居安下了車子,黑狗過來在居安的身上聞了一下就失去了興趣,繼續搖著尾巴,繞著布拉德打圈。
  聽到了外面的聲音,屋里又出來了一個老頭,年紀都不小,帶著兩個墨西哥裔的小伙子,便幫著一起把飛速的列車從拖車里牽了出來,居安便看見飛速的列車身上披著防蚊衣,四只腳上裹著藍色的繃帶,剛到了地上,便不停的跳動著,完全沒有了昨天在馬廄里的大家閨秀的摸樣。
  最后還是一臉兇惡的桑切斯牽著韁繩,不停的在耳邊說著什么,飛速的列車才慢慢的安靜下來,然后便被牽著向著馬概走去。
  布拉德得意的看著居安說道:“真是個活潑的小家伙,純血賽馬就是這樣,一進拉馬廄就會很安靜,一上了賽道就要立刻興奮起來,等他們一旦上了賽道,跑起來的時候,想要他們停下來即便是專業的騎手也要跑幾十米遠,每一匹純血馬都是及其敏感的”。
  聽著布拉德這么介紹著,居安便跟著一起向著馬廄走去,等到了馬廄的時候,居安一看,整個馬廄都是木質的,甚至是有些發黑,顯然這個馬廄已經使用的有些年頭了,里面三四十匹馬整齊的分列在過道的兩邊,即便是在正午的太陽下面,馬廄也顯得很陰暗。
  布拉德解釋著說道:“這個馬概從我的父親建好開始就一直使用者,我沒有換上新的設備就是因為我認為這樣的馬廄才是最適合馬的,雖然看起來很陳舊,但是你仔細觀察以下的話,就知道和那些花里胡哨的馬場條件都要好一些”。
  居安聽了便順著布拉德手指的方向自己的觀察了起來,的確,每一匹馬的隔間里面都是圓弧的木板,地面上也是鋪著地板,雖說是比較陳舊,但是都很干凈。里面的每一匹馬都穿著衣服,看了幾匹,發現衣服的顏色也不太一樣。
  布拉德用手指著一排的馬說道:“這邊的一排都是別人寄養的,都是很不錯的馬,他們的主人隔段時間就回來馬場騎上兩圈,我們只是負責照顧,你可以看看”說完走到栗色馬面前,拍了拍馬的腦袋,對著居安說道:“這匹是人寄存的,在賽道上得過兩次小比賽的冠軍,是這里最好的馬他的主人買下他的時候就是八十幾萬美元,可惜再也沒上過賽道了”。
  居安的手輕輕的劃過馬額頭上的一點白星,感覺著他柔順如絲般的毛發,馬匹打理的的確很好。
  等布拉德把飛速的列車牽進了馬廄關好,布拉德叫了一聲,桑切斯便走了過來,布拉德對著居安解釋道:“除了那匹飛速的列車,我自己的這些馬你可以詳細的了解,桑切斯每一匹都熟悉,可以跟你大概的說說情況”。
  三個人便開始看起馬來,每到了一匹馬的前面,桑切斯便一匹匹講解起來,不過這個面相兇狠的老墨只會講西班牙語,居安聽的一愣一愣的,最后還有等著布拉德翻譯,實在是太累。
  看了幾匹馬以后居安便開始佩服起這個兇狠的老墨起來,每匹馬什么歲數,什么姓格有什么脾氣,身高,體重,大致的速度都能很詳細的說出來,都不帶打磕絆的,果然是個有兩把刷子的馴馬師。
  基本上看了一大半,其實居安看來每匹馬都很漂亮,打理的也很干凈,尤其是身上穿著的防蚊衣的讓馬兒們看起來就跟電影里騎士坐騎一樣威風。
  首先排除掉三歲以上的,雖說聽著布拉德解釋一般的純血馬四歲才發育完全,誰知道三歲以上的是不是已經發育完了,一發育完空間就沒多大作用了,小的才給力,想著明天能才參加比賽,兩歲以下的也跟著排除掉,那只有選兩歲多點的小馬,按著居安的要求,布拉德介紹了三匹兩歲多的小馬,一匹栗色,兩匹青色,布拉德重點的推薦了兩匹青色。
  “安!這兩匹都是飛速列車的父親的孩子,體格很不錯,雖說貴點,再養一年,說不定就可以和飛速列車差不多了,你如果想要的話可以買下一匹,只能是一匹”布拉德對著居安說道。
  居安看著這三匹每一匹都不錯,心里都很滿意,心里實在是抉擇不下,便說道:“每一匹都不錯,把剩下的馬看完在說”。
  布拉德只好帶著居安繼續的往下面看,等到走到最后一個馬欄的時候,居安便發現了,一匹小黑馬,看起來一歲多一點的樣子,身上卻沒有披著衣服,便奇怪的問道:“怎么這匹馬身上沒有防蚊衣啊”。
  布拉德接口解釋道:“這匹馬其實已經兩歲了,身體原因沒有完全長開”。
  “那是生了什么病了吧,長的有點小啊”居安看了眼黑馬說道。
  跟著就聽到布拉德用西班牙語問了一句,然后聽著桑切斯又說了一通。布拉德才對著居安說道:“不是疾病的原因,就是發育晚,其實這匹馬的姓格堅韌,跑起來也不要命,可惜的是身體矮了點,步伐就不如高大一些的馬大,因此整體的速度就要差一些,如果發育的好的話肯定是一匹不錯的馬”。
  居安看著呆在馬廄里的黑馬,伸手向著馬的鼻梁摸去,黑馬昂了昂脖子,然后便把腦袋伸了出來,居安摸著這個家伙的鼻子,感覺道明顯的毛發不如別的馬光滑,打理的不怎么么上心。
  聽著桑切斯說了一通,布拉德解釋道:“這個小家伙姓格孤傲,跟所有的馬都不太合,他唯一的朋友就是他旁邊的黑山羊”。說完指了指拴在后門口的小山羊。接著說道:“每次出馬廄的時候就會用腦袋蹭蹭山羊,然后回來也要蹭一下”。
  居安一聽,這家伙不就是自己要找的馬么,發育不怎么好對自己來說不是問題啊,仍空間里發育好了再出來嘛,姓格孤傲,傳說中的極品哪個是不孤傲的,這匹馬簡直就是專門為哥哥我量身定做的啊。
  看著黑馬,摸著略顯粗糙的毛,居安是越看越喜歡。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