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10-24)      終章家族(10-24)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10-24)     

高山牧場118 皮弗洛牛

  一大清早,居安便醒了過來,在快熄滅的篝火上面又添了幾塊木頭,泰迪武松幾個正湊在一起,趴在篝火旁邊,這里的夜晚明顯要冷的多了,清晨的山風都有些讓人覺得透骨的寒涼。把吊鍋里面添上了一點水,掛在篝火上面,然后把自己的茶杯倒滿了牛奶放了進去熱著,自己便進了空間。
  小山獅正臥在母親旁邊睡著,毛絨絨的小肚皮一鼓一鼓的,老山獅看到居安,抬了抬腦袋,便繼續躺著,這幾天老山獅吃的越來越少了,甚至昨天晚上居安撕碎了放到盆子里的肉都沒有吃掉,居安覺得這情況是不大妙啊,走到了老山獅旁邊,看了看它腿上的傷勢,幾處抓傷已經是略微開始愈合了,但是身上的毛有些卻脫落了,已經能看到一塊一塊的小斑。
  看著這個架勢,居安也搞不明白,這到底是要好轉呢還是好惡化,搖了搖腦袋,在山獅嘴邊的盆子里又倒了一些牛奶進去,然后祈禱了下:大哥大姐千萬要挺住啊,快點好了以后帶著你們幾張嘴快點離開,現在家里的泰迪一天都要快幾斤肉了,而且人家泰迪還吃水果,你這一家子賴著我那是光吃肉,哥哥我是在是不太受得了啊。
  虔誠的對著滿天神佛念了一通,便拔腳向著自己放鷹的架子旁邊走了過去,伸過腦袋一看,好家伙昨天睡覺時候放的十來條肉絲已經被吃光了,大的一只正在攆著稍微小的一只啄著呢,一看到居安露臉,兩個小家伙就停住了,伸著脖子叫喚著,居安連忙回了空間的屋子,把牛肉切了幾個小絲跑了回來,每個都喂了一通,稍微大一點的那只吃食的時候老是會擠著小的,活脫脫一個小惡霸,等吃飽了,這下子兩個小家伙才安靜了下來,居安仔細的觀察了下,兩個小家伙的雪白的小絨毛中間已經出了幾根褐色的小毛,似乎已經要出羽毛了。粗壯的小腿,肉色稚嫩的小爪子還沒有長出鉤子,彎曲的嘴巴倒是顯示了猛禽本色,看的居安在一旁心花怒放。
  帶上一小袋子的食物出了空間,伺候好了外面的一幫子大爺們,便開始整理行囊打道回府。中途的時候不時的停一下,喂喂鳥,觀察一下老山獅的傷勢,就這么走走停停,晃晃悠悠的向著牧場的方向走去。
  走了兩天的路,居安便發覺空間里的老山獅越來越弱了,到現在基本都不能吃東西了,每次進空間都只是抬頭看一眼居安,沖著居安輕微的叫喚兩聲,弄的居安心里酸酸的,可惜自己又不是什么獸醫,對老山獅也是無能為力。
  晚上找了地方宿營的時候,做好了晚飯,居安帶著一盆子的肉進入了空間,發現老山獅已經徹底的不行了,雖然還喘著氣,但是眼神中已經沒有了光彩,兩只幼獅正蹲在母親的肚子下面找著奶水,吸了一會,便開始叫喚似乎是已經吃不到奶了。
  居安只好扭過頭去,先給兩只小鳥喂了一點肉絲,便來到山獅旁邊,輕輕的撫摸著老山獅的腦袋,老山獅伸出舌頭在居安的手上舔了舔,不知道是心情的原因還是別的,居安覺得老山獅的舌頭一陣冰涼。
  聽了小山獅一陣叫喚,居安想起來一個主意,把牛奶灌到塑料袋里,在袋子的兩個角上戳上一個小細細的眼,然后讓小山獅喝著,一開始還不太習慣,后面兩只小山獅就咬著袋角開始吃了起來。
  等喂完了小山獅,居安再次轉過臉的時候,老山獅已經漸漸的沒了呼吸,兩只小家伙正圍著老山獅打鬧著一只還在咬著老山獅的尾巴,然后跳到一邊,似乎等著老山獅搖動著尾巴和自己玩耍。
  在老山獅旁邊蹲了一會兒,居安便出了空間,在營地旁邊選了一塊地方,挖起了土來,泰迪看見了也跑了過來,伸出兩只小爪子跟著刨了起來,花了大半個小時,直到挖到了下面的石頭,居安才停了下來,把老山獅從空間里移了出來放了進去,開始默默的填上土。
  弄完這一切,居安重新坐到了篝火旁邊的椅子上,把兩只小山獅放到腿上,兩個小家伙很不老實,泰迪用兩只前爪搭在了居安的腿上好奇的看著兩個小家伙,其中一個小家伙立刻伸出了爪子,在泰迪的鼻尖上拍了拍,似乎毛絨絨的小爪子弄到里鼻孔,泰迪搖了搖大腦袋,打了個小噴嚏,然后又好奇的盯著,不過這次脖子卻像后縮著。
  把手里的小家伙放到地上,兩個小東西立刻撒歡起來,先是跟著泰迪玩耍了起來,泰迪躺倒地上,一只小山獅正在咬著泰迪的小圓耳朵,還發出嗚嗚的聲音,其中一只就發現了武松的尾巴,立刻一跳,撲了上去,武松晃了晃尾巴,就立刻跳開,然后又繼續撲著。
  居安蹲在火堆旁邊,靜靜的看著兩只小家伙歡樂的打鬧著,想著,既然注定要養著這兩只小家伙,那么給兩個小家伙起個什么名字呢,土豆,西紅柿,花貓似乎都不是很好,最后一拍大腿,這么辦,大一點的就叫大貓萬,小的那只就叫大貓圖,正好以后如果家里要是在養貓連名字都省了,直接跟著叫大貓斯瑞,大貓弗多省事啊,看著大貓萬和大貓圖兩個家伙,在想想他們的名字,居安得意的笑了起來,慢慢的驅走心里的悲傷。
  到了晚上的時候,居安還是把兩個小東西送回了空間,怕自己睡著了,兩個小家伙亂跑,萬一走丟了就危險了。泰迪似乎比較喜歡這兩個小家伙,一直跟人家玩的很愉快,居安便把泰迪也弄進了空間,至于武松就算了,這家伙要是進去,居安就要一個晚上擔心自己的兩只小鳥了。
  回去的一路倒是比較順利,當中午的陽光照著居安的狩獵小分隊的時候,已經到了牧場的邊緣,居安停了下來,把兩只小山獅放到了塔克背上的袋子里,兩只小鳥也拿了出來放到大牛的背上,然后繼續跨上大牛,向著牧場的方向走去。
  走了一段,狐貍一家子便在后面叫了起來,居安一回頭便看見狐貍一家子都蹲了下來,沖著居安叫著,居安摸了摸腦門子,這又是鬧的什么,看著狐貍們叫了一會,老狐貍便帶著小狐貍轉頭進了林子里,原來是跟居安告別啊。
  居安本來都已經打算好了的,決定讓這一家子繼續跟著自己混吃渾喝,誰知道人家就是跟走親戚一樣,倒是讓居安很滿意,就是看著兩只扒著口袋邊的大貓萬和大貓圖,估計這兩個小家伙在過幾個月,每只都比狐貍一家子吃的多。
  等到了牧場的住處,發現基本都沒什么人在家,都忙著去了,居安便下了大牛的背,然后托著手里的小鳥提著兩只小山獅袋子便進了屋子,找了個小籃子把小鳥放進去,看了看便是鳥屎的牛仔帽,連忙仍到了垃圾箱子里。
  剛想上樓,便聽到院子里老托馬斯的聲音響了起來:“安!是你回來了嗎”。
  居安便連忙走出了屋子,剛一出門,便看到老托馬斯圍著大牛在看著呢。看到居安走了過來,老托馬斯摸著大牛的背對著居安說道:“這頭皮弗洛牛哪里來的?”。
  被問的一愣,本來居安還以為自己空間培養的特有品種呢,誰知道被老托馬斯一口說出了名字:“山里遇到的,跟著混了幾天,就帶回來了,對了你怎么叫這牛是皮弗洛牛,我就是看著顏色特別而已”。
  老托馬斯解釋道:“看著個摸樣,就知道是野牛和家牛的雜交出來的,但是這個顏色有點怪異,灰色,不過你這次真的撿到寶貝了,這種牛蛋白質更高,而且脂肪膽固醇含量更低,對了你怎么就帶了一頭,野外應該是有牛群的吧”。
  居安抓了抓腦袋說道:“我是看見了二三十只這種牛,但是別的我帶不會來”。
  “還有二三十只?有小牛沒有,你到底看清楚了沒有”托馬斯突然提高了聲音問道。
  居安肯定的點了點頭:“我看見了啊,真的有小牛的,還有十幾頭呢”。不光是有而且大牛小牛一大堆就在居安的脖子上掛著呢。
  “那過兩天我們就去山里找找,你不知道這種牛有多貴,這種牛抗寒力強,而且肉質非常高,剛才我看了下牛身沒有標記,自然條件下,野牛和家牛生下的小牛就跟小騾子一樣沒有生育能力的,近些年才有繁育成功的皮弗洛牛,你看到了小牛,那肯定這些牛都能生育,趁著別人發現之前把它們弄回來”老托馬斯開心的說道,似乎立刻就想去大山里抓牛。
  居安說道:“等兩天吧,我這剛回來”。
  托馬斯說道:“那就等兩天,兩天后我們就一定要出發,要是能找到這群牛,那么我們牧場就可以專門繁殖這種灰色的皮弗洛牛,牧場也就有了獨特的牛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