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7-20)      終章家族(07-20)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07-20)     

高山牧場115 誰是山林王

  拿起椅子旁邊的強光手電,居安便照了過去,這個東西似乎對照在身上的強光有些不習慣,從灌木從里站了起來,這樣整個模樣便顯露在了居安的眼前,這個家伙就如放大版的家貓一樣,整個估計至少有一米多長,鼻子和眼睛旁邊還有條黑線,就像淚斑一樣,有點像電視里看到的非洲獵豹那樣的眼睛鼻子之間的那條黑線,健壯的四肢,尤其是那一條小可樂杯粗的長尾巴,尾巴稍還有一段黑毛,身上的毛是灰色的,這個有點像是非洲的獅子。
  看了一會兒居安便能確定,這個大家伙就是老托馬斯口中的山獅,學名叫做美洲獅,還有人稱為美洲金貓,灰魔鬼等等一大串子的名號,現在在北美也屬于受保護動物,一般不讓獵殺。讓居安感到奇怪的是,在托馬斯口中美洲獅的活動通常都是比較隱蔽的,很少會在人類面前顯露身影,甚至前一段時間報紙上還報道過,一只山獅鉆到一戶人家里面,被屋子主人用木棍子趕跑了的事情。
  但是現在這個大家伙,好像選擇了跟自己對峙,不光是面對自己,還有三只跟它自己體型差不多的猛犬,難道是老托馬斯說錯了?還是這個家伙的口味特殊,喜歡吃點皮膚細膩的人肉。瞄了自己這邊一眼,似乎吃狐貍一家子還比較靠譜,居安看著站在灌木叢里的大貓,正在警惕的注視著自己,但是好像也沒有多大的敵意,就那樣堅定的站在灌木叢那里。
  居安慢慢的放低了手里的槍,然后回到椅子上坐了下來,把手槍放到了膝蓋上,隨時準備出手,居安可不想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說是不怕那才是騙人的,畢竟是第一次在野外面對一頭差不多跟人一樣重的猛獸,嘗試著把虎頭幾個喚回了篝火堆,想要向大貓表示自己沒有敵意,虎頭幾個聽到了居安的聲音便轉身回到了篝火旁邊,這次沒有像往常一樣立刻趴了下來,還是站著觀察著大貓,似乎聽到外面安靜了,慫蛋熊泰迪終于從居安的椅子下面鉆了出來,看了一眼外面的大貓,然后又躲到了居安的腳后面,也不管居安的小細腿能擋住他那肥乎乎的身體多少。
  大貓看到居安和幾條狗退了回去,便叫了一聲,有點像家貓的聲音,然后便向著小湖的邊上走去,大貓這么一走,居安便發現了問題,背著居安的那條后腿明顯的不靈活,幾乎就是始終被抬離地面,根本沒有落到地上,我說怎么不跑呢,感情是受了傷跑不快啊,既然這位叢林殺手同志活動都不靈活居安也就放下心來,就他這現在的速度,還沒沖自己跑出兩米呢,估計自己都一輪子子彈招呼過去了。
  這心里一松,居安便覺得自己握著槍的手心上全都是汗,把槍交到左手,右手順勢的在泰迪身上蹭了兩把,把手汗擦干,然后一用力想便把這個慫蛋從小腿后面拖出來,誰知道這家伙太重了,自己一只手都快拉不動了。
  估計泰迪注意到了大貓已經從這邊轉移了注意力,才順著居安手上的力道從后面鉆了出來,等泰迪肉呼呼的身體一出來居安才發現,泰迪同志還不算是最慫包的,武松這個家伙緊緊抓住了泰迪的背,到現在連腦袋都還不敢伸出來。
  泰迪出來以后,順著居安的手電光倒是有模有樣的注視著正在湖邊喝水的大貓,再看一眼狐貍一家子,這家伙腰也不酸了,腿也不抖了,這幾個家伙也不湊在一起了,就跟集體剛補了電視廣告里的神奇效果的各種補鈣神品一樣,那精神氣立馬就顯現出來了,這要是去拍廣告那可比一個老太太踢花毽子有說服力多了。時不時的還有只小尾巴搖晃兩下子,雖說還是盯著喝水的大貓,明顯是心情不一樣了,連大牛都停止了喘粗氣,抬著大腦袋注視著飲水的山獅,暗暗的鄙視了幾個家伙一幫子吃肉的東西居然還比不上人家吃草的大牛,最慫的就是泰迪,老托馬斯說過野外的山獅遇到棕熊絕對的直接掉頭而逃。你個家伙被人家差點嚇尿了,哪有一點北美山林之王的氣勢,憤憤的只想在泰迪的肥屁股上來上這么一腳。完全想不起來自己剛才握著槍的手心同樣出了一手汗。
  一幫子人就這么注視著山獅喝完水,然后便目送著人家掉頭,估摸著粉絲看巨星演唱會都沒有這么專注,等山獅一掉頭,居安便發現它的一條后腿上面,似乎被什么東西咬過了,四周黑乎乎的一片,中間還露出了鮮紅的肌肉,上面明顯的幾個齒印。
  看著山獅拖著條后腿走進了林子,居安這下心里才完全的放了下來,往篝火里添了幾根木材,讓火燒的更加旺實一點,虎頭幾個也跟著趴了下來,幾位食草先生,也低下了腦袋,就著篝火邊,啃著青草,一幫子慫包也都趴了下來,打著小哈欠,準備睡覺,泰迪這次湊到了小狐貍旁邊,把大腦袋放到人家尾巴上躺了下來,居安看了一圈便拉了拉毯子,準備繼續跟周公老人家聊天。
  誰知道剛睡下沒有多久,還在朦朦朧朧的時候,又聽到一陣狼嚎,居安把蒙在腦袋上的毯子,拿了下來,就有點抓狂了,大聲的罵道:“你大爺的,還有沒有公德心啊,老子明天早上還要趕路呢,這里是公共廁所是吧,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說完直接艸起了步槍,押上彈夾,打開瞄準鏡,準備這次誰他大爺的冒頭,都給它腦袋上面來一顆花生米,看看誰這么不開眼,一個晚上居然敢兩次打擾大爺睡覺,真當老子手里的槍是燒火棍啊,感情這風水寶地不光自己覺得,一幫子山里的東西都知道啊。
  聽到林子里傳來一陣刺耳的尖叫,然后便聽到,哇嗚哇嗚的聲音,火堆旁邊的同志們又再一次的警覺起來,等居安站起來,再一次的打開手電,向著林子里照著,就看到剛剛喝完水的那只山獅又退了回來,似乎有點落荒而逃的架勢,一邊退著,還一邊向后面張望著,直接就向著篝火這邊退了過來,弄的居安這邊的一幫子立刻警覺起來,居安也端起步槍,這次也不管什么保護動物了,明顯覺得這家伙就屬于欠抽加找死型。
  瞄了幾下,發現山獅不是想往篝火這邊來,人家是看上了湖邊的一顆二三十公分粗的大樹,正在貓著身體準備上樹呢,這次不光是那只受傷的后腿了,另外一只后腿上面也被扯下了一小塊皮,正在不停地滴著血,尾巴上的毛也被扯禿了幾塊,爬了幾下又落了下來,然后又翻了起來不停的著急著想往樹上爬,似乎是嚇壞了的樣子,這樣子看的居安就放下了槍,掉轉了槍口瞄著林子里,能讓山獅害怕的東西,居安還是覺得先把他解決掉比較好,畢竟山獅也沒表現出啥危險姓。
  映著篝火的光亮,一會兒的功夫林子里便竄出來四五只大狗一樣的狼,說是大狗還真是抬舉這幾只家伙了,就那小身板,整整比虎頭三個小了一號多,幾個家伙排著扇形出了林子,盯著在爬樹的山獅,站到了林邊。
  領頭的是一只形體稍微大些的狼,盯著不斷爬樹又不斷落下的山獅那邊看了一會兒,便又把目光放到了居安這邊,然后沖著居安這邊呲起了上唇,露出一排閃亮的白牙,但是并沒有上前做出攻擊舉動,似乎有些畏懼。
  虎頭和蒜頭還有皮蛋,則站到了一起,皮蛋在最前面,虎頭和蒜頭稍微落后一點,中間還隔了幾個身位的距離,形成個箭頭,向著前面走了一段距離,緊緊的盯著狼群,嘴里發出輕微而低沉的嗚嗚聲,居安估算了一下狼群的距離,便把步槍放下,拔出左輪,把兩個上彈器拿了出來放到手邊,準備隨時上彈。
  三只狗和五只狼相互盯了半天,也沒有發動攻擊的跡象,看的居安都有點打瞌睡了,你大爺的你們這幫子雜碎,看毛毛啊,都大半天了還不開打,其實倒是居安忘了,狼群是對著虎頭幾個有些吃不準,不敢先下口,而皮蛋幾個看到跟自己長的差不多的種類,而且自己這邊還占了形體優勢已經做好了準備,信心十足的準備開搞,正等著居安下令呢,誰知道居安自己這么一緊張倒是沒想起來要下令,心里還怪起了場面太沉悶,就如同兩只球隊站在了中圈等著裁判吹哨開球,裁判卻忘記了哨子被自己丟哪里去了。
  等了半天居安終于失去了耐心,一聲槍響,打到了狼王前面的土上,狼王被驚得一跳,看了居安這邊一眼,看了看樹下的山獅,然后便轉身帶著狼群退回了樹林。
  看到狼群已經推卻,居安放下了手槍罵了自己一聲:“真蠢透了,上來就來這么一槍早就趕跑了這些個家伙了,白白對峙了這么久”。
  到了椅子上坐下,在看看手表,得了也別睡了,等著天亮吧,這一夜鬧騰的,沒完沒了的實在敗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