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10-24)      終章家族(10-24)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10-24)     

高山牧場88 武松哥倆好

  武松看到泰迪圍著大青魚亂轉,便走了過來,猴手里還拿著一跟剛從蘋果樹上折下來的小樹枝,靠近了亂跳的大青魚,武松嗄的一聲尖叫,把居安和泰迪都嚇了一跳,看見武松用樹枝使勁的抽打著亂跳的大青魚,泰迪則立刻撲到了青魚身上,用前掌使勁拍著青魚,就這樣武松抽一棍子,泰迪拍一下,沒過多久青魚就死翹翹了,武松則放下樹枝蹲在一旁,看著泰迪撕扯著魚肉,泰迪把魚肉斯下了一塊,扔到武松的腳下,武松拿著嘗了一口,立刻齜著牙,使勁的晃了下腦袋,把魚肉仍了回去,顯然不太喜歡這種口味,泰迪倒是吃的很開心,根本沒有注意到武松不愛吃,還是時不時的扯下一條魚肉條,甩著腦袋仍到武松那里,看著泰迪抬著腦袋,微閉著眼睛,大口大口的嚼著魚肉,那摸樣簡直就跟電視里不良少年抽大麻有的一拼。
  至于那十來頭牛,則散亂著吃著青草,對于空間里多了一只熊根本不在意。
  居安歇了一會兒,便又開始拿著探網忙活起來,到底是功夫不負有心人,最后終于讓居安撈上來一條三四斤的大鯉魚,把鯉魚放進塑料桶里,走到泰迪的旁邊,看見魚已經被泰迪吃的只剩下魚頭丟在了地上,現在正在吃著剛才扔給武松的魚肉條,坐在地上,嘴里使勁的嚼著,武松則蹲在泰迪的背后,幫著泰迪理著熊毛,只見半伸在胸前的兩個小熊爪子,時不時的還招一下,要不是看見這家伙嘴邊紅色的魚血,那模樣簡直是萌翻了。
  提著塑料桶扛著探網,居安便直接向著籬笆院子走去,泰迪一看,立刻甩著四個小短腿,一顛一顛的跟了上來,武松跑的就不如泰迪這么快,落在了最后。
  放下手里的探網和魚桶,看著泰迪立刻就要用粘著魚鱗的爪子抱著自己的腿,居安馬上從小家伙的背后叉了起來,向著籬笆外面的水塘邊走去,走到了邊上,把泰迪放在水里,用手抄著水,幫著泰迪把嘴邊的魚血和魚鱗洗去,順便把幾個小爪子在池塘里劃了劃了,把上面的魚鱗都弄掉。
  剛一放手,泰迪便在池塘里游起泳來,游了一點距離,還一個猛子扎進水里,然后有突然冒了出來,居安仔細一看,原來在追一條大魚呢,靠,小肚子都圓滾滾的了還想抓魚,怪不得是個大肚漢呢,居安轉身剛走了沒多遠,泰迪便又跑上了岸來,甩了甩水跟著居安。
  帶著武松和泰迪出了空間,居安便出了門,把泰迪和武松交給蒜頭和虎頭看著,這下泰迪才不追來,蹲在虎頭和蒜頭的中間,幫著理人家的狗毛。
  居安騎著豆草,帶著雪花,向著牧場的水塘子遛去,等到了水塘子,照例的安撫了下可憐的西斯和皮蛋,張目四顧的看了下,大鵝和鴨子倒是悠閑的在水塘子晃蕩著,其中還有兩三只帶著一群毛絨絨的小東西,靠,這是大鵝和鴨子們添丁加口了啊,可喜可賀啊,既然想到了有事情要慶賀,琢磨了下,是不是弄點鴨子或者是鵝回去吃吃,大鵝太大,而且老外也不太喜歡吃紅燒的鵝,兩個人吃一只鴨子好像也多了點,在想想家里還有幾個大肚漢,算了就抓只鴨子吧,想到這里便走向禽舍,看看有沒有倒霉鬼還在窩里賴著的,走進一看,果然有兩只倒霉蛋蹲在窩里,看了下一只正在孵蛋,另一只純粹就是找抽型的,在窩里邊晃蕩,就你了,居安慢慢的接近,猛的一出手,誰知道這混球比居安反應快多了,直接閃了,便跑還邊嘎嘎叫著,似乎正在嘲笑居安。“皮蛋!”隨著居安一聲怒吼,皮蛋應聲而起,一個跳撲便把鴨子按在了身下,居安得意洋洋的走了過去,一把抓住鴨子的脖子,伸出手指在鴨子腦袋上彈了一個崩豆,說道:“看你那小樣,膽子混大了啊,都敢跟政斧作對了”。提著鴨子,把鴨子拴到雪花馬背的皮條上。然后閃身從空間里把塑料桶提了出來,也掛到雪花身上,口頭表揚了西斯和皮蛋兩句,便揚長而去。
  回到了家里好一陣子收拾才做好了晚飯,喊王凡下來的時候,王凡好生夸獎了一番,土豆燉鴨塊,鹽水河蝦,紅燒鯉魚都是葷菜啊,兩個人大快朵頤,剩下的殘羹冷炙則留給了虎頭和蒜頭,連泰迪也混了小半條魚尾巴和小半盆子的蝦子。
  晚上的時候老托馬斯帶著懷恩幾個人都在廊架下坐了一會,大家邊喝著啤酒,邊聊一聊牧場的情況什么的,總之沒有什么大問題,居安也放心下來。
  吃的太飽了,害的居安夜里十一點多的時候才覺得好了點,要不說兩人吃飯就是吃的多呢,把泰迪和武松弄進了空間玩耍,居安躺在床上玩了會電腦,不知不覺的混進了一個壇子里,里面都是一些收藏的玩家交流,現在國內收藏熱,居安那時候倒是看過幾個收藏的節目,很喜歡馬未都老師,由于囊中羞澀,就是光看著眼熱了,也曾經幻想著買個東西,幾百塊一轉手賣個十萬幾十萬的下半輩子都不愁了。
  看著大家各自貼著自己的收藏的什么玉石啊,書畫啊,瓷器啊什么的,下面的評價有叫好的,有看假的,熱鬧無比。
  居安想到自己的珠子里的鬼畫符,一般的竹簡,也動了顯擺一下的心思,便翻身拿起了相機,進了空間,直接進了小屋子,正好看見一個竹簡被自己以前攤開,露出三個刻上字的竹片子,居安對著拍了一張,走到院子里,趁著好光線看了下相機里的照片拍攝效果,覺得拍的不錯,反正字跡是都拍清楚了,一抬眼就看到泰迪和武松兩個家伙蹲在蜂箱旁邊,武松正拿這個小樹枝往里捅呢,泰迪急的直轉悠,武松把小樹枝往里捅了一下,便拿了出來,放到泰迪嘴邊,泰迪便開心的添了起來,好好空間里的蜜蜂比較溫順,沒有蟄這兩個淘氣包。
  居安一拍腦袋,靠怎么把熊最愛吃蜂蜜這茬給忘了,要不是泰迪個子太小,拍不碎蜂箱,估計這一箱子蜂子都得玩玩。
  居安立刻走上前去,把兩個東西從蜂箱邊趕開,一轉身看見兩個家伙呆在不遠還盯著蜂箱子呢。居安立刻就頭大起來,想了想,還是從屋子里拿出工具,上次剩下木材,做了一人多高的架子,然后拖到籬笆院子外面,把蜂箱放到上面,泰迪還夠不到,對著武松指責了兩句,武松就明白了這東西不能動,立刻把手里的小樹枝扔掉了。泰迪這個饞鬼則是抱著居安的腿沖著架子上的蜂箱,吼著。看著可憐的家伙瘦瘦的身子骨,居安只好從空間小屋里拿出一個小盆子,小鏟子,給泰迪弄了一點蜂蜜,然后再把蜂箱放到了架子上面,這下子才好了起來。
  出了空間,居安便把照片放到了網站上,標題就是從老外店里淘到的竹簡,大家鑒定一下,剛發上去沒多久,便有人回復道:樓主是豬,太假了,你看竹簡上面的皮條都還是新的呢,怎么可能是老物件。
  跟著又有人回復:圍觀樓主,這東西都不能說新了,直接可以說假了,樓下保持好隊形,有認識這字的沒有,讓網友們給樓主普及下知識,現在造假造的都不專業了,還國外來的,你怎么不說你從神經病院出來的。
  居安等了一會兒以后,就知道沒一個人認識這字的,懶得在看下去了,直接關了電腦,準備睡覺。
  早上居安直到鬧鐘響了,等了一會兒還沒見武松來按鬧鐘,只好自己把鬧鐘按了,等坐起來一想,原來昨天把兩個家伙放到空間里去了,就這樣穿著睡衣,閃身進了空間,出了籬笆一看,武松和泰迪兩個人正趴在果樹下睡覺呢,武松誰的還比較文雅,側著身子,泰迪則睡的很沒品,四仰八叉的,居安走到近前,還聽見小家伙打著小呼嚕,一看這兩個家伙曰子過得幸福啊,直接睡到了食物上。兩個家伙的四周,都是掉落在地上的蘋果,泰迪的前爪還直接抱了一個大紅果子。
  走上前去,伸手在武松的耳邊打了個響指,武松便睜開了眼睛,又抓了抓泰迪的小肚皮,泰迪換了個姿勢變成趴在蘋果上,繼續睡,居安只好使勁的晃了晃泰迪的腦袋,才把這個家伙從睡夢中搖醒,醒了看到居安便坐了起來,抱著居安撓他肚皮的手,用濕潤的小舌頭輕輕的舔著居安的手掌。
  跟著兩個家伙玩了一會,讓他們在空間吃些果子,居安則出了空間開始洗臉刷牙,換衣服,等衣服換好了以后,則把兩個家伙從空間里弄了出來,順帶著每人還弄了兩個蘋果,然后便下去繼續去伺候豆草和雪花兩位大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