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7-20)      終章家族(07-20)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07-20)     

高山牧場77 居安的錄音

  居安和王凡兩個人一回到了房間,王凡便把自己往客廳的沙發上一扔,說道:“靠,這金發小娘們太鉤火了”。
  看了眼這個沒心沒肺的家伙,居安說道:“讓你自己帶一個回來,你不愿意,還裝圣人”。
  王凡用雙手把自己的身體撐起來一些,看著居安說道:“聽過那個笑話沒,就是三個人比能力的,一個說我每天晚上十次,早上老婆說親愛的你太猛了,另一個說我每天晚上三次,一次一個小時,早上老婆說親愛的我再也不會愛上別人了,最后一個說我每天晚上只有一次,另外兩個人不屑的看著最后一個人說道,才一次,那你老婆早上跟你說什么,最后一個回答道:親愛的,我們歇歇吧”。
  居安聽著立刻樂了起來,指著王凡說道:“你妹的”。
  王凡不屑的看了居安襠部一眼:“哥哥我就屬于那種一夜到天亮的,今天我帶個大洋馬回來,大家就住隔壁兩個房間,這一夜你也別睡了,聽著哥們這么威風凜凜,殺伐決斷,驚為天人,不禁對我產生一種高山仰止的敬意,再想想自己的一分鐘,還包括脫褲子時間,躲在被窩里盡流淚了,在你心里留下陰影,以后肯定影響你們夫妻生活不是”。
  “滾你大爺的,你個小牙簽,侏羅紀色蟲,你去洗澡去,我想想今天有些事情想覺得有點不對勁”居安笑著說道。
  王凡立刻一個鯉魚打挺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了兩步,然后學著剛才看到的無上裝女郎的舞步,雙腳馬步站里,撅著屁股,然后雙手抱著腦袋,做撫摸“秀發”狀,然后轉身沖著居安搖動著屁股,居安立刻被惡心的不行:“滾你大爺的”踢脫了一只鞋子,踢了過去。
  王凡哇哈哈哈的殲笑著進了自己的房間。
  居安在沙發上坐下,好好的想著到底是哪里不對,從聽到警察放王凡和科拉的對話,想起,對了!居安突然想起來了,中間還有段自己和王凡的對話,關于討論科拉的對話用的是中文而且很小聲,所以科拉那里沒有錄下來。
  連忙在自己的手機中找到了這段對話,聽了一下。
  想到這里居安連忙撥打亨利的電話,鈴聲響了幾下之后,就聽到了亨利的聲音:“你好,安,剛想給你打個電話,告訴你我有百分之七十把握可以打贏了”。
  居安一聽就開心的問道:“哦,你發現了什么”。
  亨利笑著說道:“我查了近三年來這種案子的判決,法官雖然認為,警方這種搜查方法是合理的,但是都是在一定的條件之下,警察的調查才能成立,現在讓我找到了一點漏洞,這樣我們就能證明這次警方的調查是不合法的”。
  居安被亨利繞的有點暈乎:“警方的調查合不合法,現在他們有錄音證明,大家聽了也有歧義,關調查什么事情”。
  亨利解釋說道:“不管警方怎么證明你有罪,但是警方對你提出指控其中的手段前提就是要合法,如果警方的調查手段不合法,不管警方有什么樣的證據來證明你有罪,警方都無法起訴你,法官也不會采納警方非法手段獲得的證據,那這樣不管你有沒有罪,那你都是沒有罪的。現在我們就是要找警方指控你們其中采用的手段不合法,既然他們手段不合法,那么你們當然就合法了”。
  居安聽著繞了一大圈,還有有點暈乎,想著算了,讓你自己去跟法官繞吧,跟著對著亨利說道:“我想起了一件事情,當時聽警察錄音的時候覺得很奇怪,好像少了什么似的,我想起來了,我自己也錄了一段,其中有一小段是我和凡的中文對話,由于當時我們交談的聲音很小,警察的那段錄音上基本這段話就聽不出來,能證明我們無罪”。
  亨利立刻來了精神,對著居安說道:“那快點給我傳過來,等明天的時候把你的手機交給我,作為新的證物,那段對話到底是什么意思,說給我聽聽”。
  居安想了下說道:“大概的意思就是我認為科拉警官是個夜總會的托兒,王凡認為應該讓她帶著我們去逛紐約做個導游,那五十塊是導游費的預付款”。
  亨利立刻驚喜的說道:“真的么,這真是太好了,快把它給我傳過來,如果我們能證明你們的對話是這樣的,那么我們贏定了,而且我們還可以讓這幫子家伙長長腦子”。
  然后亨利又給了居安他的電子郵箱,居安記下了電子郵箱,便和亨利說了聲bye-bye。拿出自己的本子,居安便上了網,按著亨利給的郵箱把自己手機中的錄音發了過去。剛發完,王凡已經洗完了澡,穿著浴袍,擦著頭發上的水珠,走了過來。
  看見居安打開筆記本,好奇的問道:“準備來局dota?”。
  居安笑著說道:“不是,我是想起來一件大事,我錄下了你和科拉的對話”。
  王凡說道:“這有什么奇怪的,警察也有啊,你錄了有毛用”。
  “我錄了一段警察錄的聽不清的一段,能證明我們兩個”居安說完,便打開了錄音放給王凡聽。
  王凡一聽完便跳了起來,喊了聲:“我靠!你真是天才啊”。然后便按著居安做到了沙發上,然后從冰箱里取出兩罐可樂,還幫著居安打開,然后遞給了居安然后說道:“這下子,哥們清白了”。
  居安拿著罐子喝了一大口,然后吐了口氣說道:“剛才我給亨利打了電話,他說沒有問題了,即便是沒有這個證據他也有百分之七十把握取勝”。
  王凡說道:“靠,這幫子律師還不錯么,沒這證據贏面也這么大”。
  居安把腿翹到了中間的茶幾上說道:“一個小時律師費八百美刀,這今天,加上明天,還有后天,最少花一萬多美元,當然值了”。
  王凡笑著說道:“看你小氣的,只要能贏,幾萬軟妹子而已”跟著把手中的可樂一飲而盡,然后頓了頓奇怪的問著居安:“你小子拍我和那洋妹子對話做啥”。
  居安立刻被噎了一下,然后拿起可樂夾起本子說道:“看著天色也不早了,早點睡吧,明天還要等亨利他們過來呢”說完就想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王凡立刻就覺察出居安當時肯定是沒安好心,立刻把自己手里的空可樂罐子扔向了居安笑著罵道:“你大爺的,原來是你沒安好心”。
  居安躲過了可樂罐子:“這次還不是多虧了哥哥我”說完便關上了房門。
  進了房間,居安既然不擔心自己的案子,便閃身進了空間,空間里的果樹已經掛了很多的果子,晶瑩透亮的非常誘人,幾頭小牛已經完全長大了,皮毛卻顯露出與以前的大牛不一樣的顏色,這幾頭小牛都是淺灰色,毛色锃亮,體格也比大牛高了一些,幾頭小公牛顯得更加的強壯,而且淡黃色的牛角也更粗大,居安靠近了幾頭小公牛,小公牛也不逃跑,反而對居安顯得很親熱,濕濕的舌頭舔著居安的手,弄的居安的手心都覺得有些癢癢的。
  摸著幾頭小牛,居安考慮著,是不是找個時候把這十來頭牛弄出空間去,要不等到這趟回去,找個機會弄出來就說跑來的雜交野牛?想了下便下定了決心,就這么辦。
  出了空間,躺倒大床上美美的睡了一覺,等睜開眼睛的時候,就聽到外面王凡敲著門:“老六,快點起來”。
  居安回了句:“知道了”起來收拾了下自己,便出了房間,等出了房間的時候,便看見王凡已經到下面的快餐店買了早餐,就是沒人一個漢堡,一杯可樂。
  等居安拿起了漢堡,啃了一口的時候,王凡說道:“你猜,我昨天做夢做到誰了”。
  居安頭也抬的說道:“關之琳”。
  王凡搖了搖頭:“我居然夢到了,科拉那個洋妞”。
  “春夢?”居安繼續問道。
  王凡說道:“不是,就是老看見她在不遠處盯著我看,看的我毛毛的”。
  居安想了下說道:“那是國內的那些女警官對你們這些三代沒什么約束力,你到了這里就犯賤了,一個女人對著你強硬了下,你就覺得這個女人忒特別”。
  王凡想了想:“你說我猛追求她,然后等玩完了以后再把她拋棄了,這個想法怎么樣”。
  居安不屑的看了眼王凡,繼續吃著手里的漢堡。
  王凡說道:“我每天一束花,來這里我在約她吃飯,大獻殷勤,怎么說我也久經沙場了,我就不信我搞不定她”。
  居安接口說道:“我不是說你搞不定她,我是說你什么始亂終棄的法子對洋妞沒壓力”。
  王凡說道:“那這虧哥們就白吃了啊”。
  居安搖了搖腦袋:“你以為美國洋妞跟咱們想法一樣?說不定你最后拋棄她,她還以為自己拋棄你了呢,又不是國內的那些老實姑娘,你爽完了走了,拔腿走了就哭哭啼啼的”。
  王凡想了下點了點頭說道:“也是”。
  “想刺激她,你還不如今晚直接跑她家里,給她來場肉搏呢,不管是心靈上還是肉體上都對她造成了傷害,不過我看你這體格,在看看那洋馬,至少一米七五的身高,這方法對你也沒什么作用”居安上下打量了下王凡說道。
  “不行!我一定要弄上手”王凡說道。
  居安接口說道:“我不管你送花送什么的,別違法,見識到老外的法律了沒,這可不是擺設,帕里斯希爾頓當初怎么入獄的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