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牧場》 最新章節: 完本感言(07-21)      終章家族(07-21)      第六百三十二章平凡(07-21)     

高山牧場57 做苦力三

  劉超給了居安一個圓形磁鐵,然后拍了拍居安的肩膀,便順著梯子正往上爬,居安一把捉住他的腿說道:“你大爺的,我又不是小孩子,我不要玩這個,我要上屋頂去干活”。說完提起手里的環形磁鐵,提了幾下,越看越像自己兩三歲時候老爸給自做的那種一個小繩子拖著一個瓷轱轆,你妹,我又不是三歲,我二十大幾歲的人了,你讓我拖著這東西,繞著房子拖這東西玩,丟人都丟過太平洋去了。
  劉超甩了兩下,看甩不脫就說道:“靠!屋頂上危險,你又沒經驗,說死了我也不讓你上去,掉下來老子怨誰去,乖一點,就在下面拖這個玩”。說完跟著又解釋道:“其實這個工作很重要,要是釘子沒處理好,會扎著人的,所以別看工作不起眼,但是很重要,革命工作不分貴賤,要服從組織安排,不要挑肥撿瘦”。
  居安想了下說道:“你大爺的,我還是覺得你小子沒安好心,說有什么陰謀”。
  劉超使勁掙了下:“有個屁陰謀,又不是讓你一直玩這個,去,先幫人老人在這里鋪上塑料布,馬上這邊就先開始鏟了,去啊,別磨磨唧唧的”。
  居安只好放開劉超的褲子。這時候就聽見正在從皮卡上拖一大包東西的老白人對著居安喊了一聲:“嘿!伙計,過來幫下忙”。
  居安連忙扔下手里的玩意,過去幫忙,兩個人把皮卡后面的東西拖了下來,然后再攤開放在屋檐下,原來是一塊大的油帆布,分量還很沉,兩個人抬得還有些吃力呢。
  剛攤開油帆布,上面的一個家伙就叫道:“伙計們,好了沒有,好了就散開,我準備鏟屋頂了”。居安和老白人立刻散了開,靠著皮卡看著屋頂的幾個家伙手里拿個方鐵鍬,在鏟這屋頂,然后鏟下來的東西順著屋面滑落到下面的油帆布上。
  老白人走到靠近草坪的皮卡旁邊,從皮卡里拿出一個紅色的大收音機,有點像居安小時候家里的那種收錄機樣式,放到草坪上,調好了電臺然后放起了音樂。
  老白人脫下手套,對著居安說道:“伙計,第一次修屋頂吧,你不是住在這個小區對么,你是斯蒂文的朋友”。
  居安對著他笑了下說道:“是的,我是他的朋友,沒想到他還會翻新屋頂”。
  老白人笑著對居安說道:“剛搬來這里的時候,斯蒂夫也不會,大家住的習慣了,就相互幫忙,我們家修屋頂的時候,就請他去幫忙的,那時候他的活兒,也就是你現在干的,當時知道他第一次做活,就給他安排了個簡單的事情,然后做了幾次,現在做的不錯,他們家后院的燒烤臺,就是大家一起搞的,每周兩天,我和他做了近三個月才做好,可惜啊,現在我年紀大了,他們不讓我上屋頂了”。
  居安說道:“你很喜歡做這些活么”。
  老白人笑了笑:“是的,建個燒烤臺,修屋頂,年輕的時候我還專門幫人家建過房子,看,那個帶著藍色棒球帽的就是我的兒子”。說著指了指屋頂上正在賣力的鏟著老屋頂的白人說道。
  居安笑著說道:“你們小區關系可真不錯”。
  老白人笑著說道:“都是住在一起的,難免有個什么困難,當時斯蒂夫他們剛搬來的時候,他的太太就跟我妻子成了朋友,然后我們也就熟悉了”。
  半個多小時,一小面的屋頂已經被鏟下來了,老白人便招呼居安過去,把鏟下來的廢料倒進了一個大的垃圾車樣的車子里。然后又把油帆布鋪到另一個屋檐下面,等著屋頂的人鏟廢料下來。
  這時候一個家伙拿著個長梯子,靠在了剛鏟好的屋檐,人爬上了梯子,幫著屋頂的人把一個快一米多黑色的材料鋪到屋頂的邊緣。
  居安問老白人:“這材料怎么只鋪邊緣,中間不鋪呢”。
  老人解釋道:“這個材料是用于冬天時候防凍防冰的,中間沒有必要鋪”。
  看著這幫家伙鋪好了防凍材料,然后又看是在上面鋪上一種藍色的材料,老人解釋道這種是防水的,用上幾十年都沒有問題。看著屋頂上忙碌的鋪著材料的幾個人,居安感慨道在美國做男人也不輕松啊。
  看著一幫人鋪完了藍色的材料,又在上面鋪了一種什么材料,估計是隔熱什么的,一片一片的緊緊靠在一起。
  正在想著呢,兩外一片屋頂也鏟好了,居安便重復了前面的工作,和老白人把產下的屋頂放入垃圾車。
  一幫人干活干的熱火朝天的,不時還有人附和著收音機里的歌曲,跟著大聲的哼唱著。
  到了快中午的時候,大家都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居安帶著手套,開心的和一幫子人干著活,心里覺得特別的愉快,沒有做苦力的感覺,倒是有點像中學里每年開學時候,學校組織的給校園除草活動,開心的一塌糊涂。
  正干的開心的時候,就聽見一陣童音傳來:“冰鎮檸檬水,一夸特一杯!”。轉過頭來一看,上次看見的幾個小姑娘,把冷飲攤子搬到附近來了,真是有生意頭腦啊。
  這時老白人走了過去,一個小姑娘立刻喊了起來:“祖父,祖父,要來杯冰檸檬水么”。老人立刻點了幾下頭,然后摸出零錢,遞給了小姑娘,小姑娘高興的收了,然后遞給他一杯水。
  居安也有些口渴,便走過去,也買了一杯水,然后就聽到屋頂上有人叫道:“姑娘們,你們的飲料送貨上門么”。
  然后就聽到小姑娘一起喊道:“yes!yes!”。
  樓上的那人便回到:“那好!我來一杯”。然后就聽到樓上幾個人都附和著來一杯,小姑娘們開心極了,用個小托盤托了幾杯飲料,送到屋檐下面,然后幾個人便下了屋頂,每個人都給了小姑娘一個鋼,然后端起水來一飲而盡,接著把空的一次姓杯子還給了送水的小姑娘。
  老白人笑著對居安說道:“那個是我的孫女,其余的小姑娘都是附近的,上周她們賣冰水每人賺了差不多三美元,嘗到甜頭了”。
  居安開心的說道:“我來的時候就看到她們做生意了,剛看見車過來,便一起吆喝很有意思”。
  老白人說道:“讓她們做些小生意主要就是讓孩子們知道,錢不是那么容易就賺道的,那么她們下次亂花錢的時候就要想一想了”。
  居安在忙碌的空閑也注意的觀察了下幾個小姑娘的冷飲攤子,每次經過一輛車子的時候,小姑娘都會喊幾聲,基本不要冷飲的人都會搖下車窗,沖著小姑娘們揮揮手,過去了幾輛車子,都沒一個生意,小姑娘們并不氣餒,看見車還是開心的吆喝著。
  終于有輛車停了下來,買了被飲料,小姑娘們就會開心會,過了段時間居安就發現,小姑娘們的攤子上居然有三輛車排起了小隊伍。
  居安這邊,房子上已經鏟好了一小半屋頂了,中間的時候,老白人還開這垃圾車去倒了一回垃圾,去的時間還不短,回來的時候告訴居安,垃圾都倒在指定的地方,離這里有段路。
  居安一抬頭,就看見劉超拿著相機在屋頂上拍著什么。
  “拿著相機拍屋頂做什么,難道還有檢查”居安好奇的問道。
  “是的,市政廳會安排人過來檢查,還有保險公司的人,這些照片就是讓他們看看里面用了哪些材料,何不合格的,都要看到你的屋頂里面用的材料的,翻修屋頂必須拍這些”老白人解釋道。
  等到下午三點多鐘的時候,一幫子人才開始吃午飯,很簡單的,就是些烤腸還有漢堡,旁邊還有碟子里面放的切碎的洋蔥,蔬菜,總體上來說老美的胃還是比我們老中要好對付的多。
  吃完了簡單的午飯,歇了二十多分鐘,一幫子人繼續干活,居安也繼續開始著他那沒有什么技術含量的工作。
  忙了一會,就看到小姑娘們在攆著兩個小男孩,居安看了一會,才知道,原來兩個小家伙看小姑娘們的生意不錯,便說明天他們也要賣冷飲,這讓小姑娘們很氣憤,把兩個小男孩趕走了。
  等到下午五點多的時候小姑娘們便收了攤子,被大人叫回家吃飯去了。
  居安這里大家一直忙到了天黑,大家才收工,收工后,大家各自開著車子回家了,本來就安還想著,按咱們老中的傳統,晚上怎么著也得來一頓。誰知道這幫老美太自覺了,一收工就各自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大家又是準點在這里集合了,吃了早餐,便又開始忙碌的干起活來,今天的活兒很順利,大家下午一點多的時候,就全部完工了,只剩下居安,還拖著磁鐵在房子四周吸鐵釘子,一幫子老美收拾好了工具,劉超便給每人發工錢,有的老美接受了,有的家伙則一分錢沒要,老白人就屬于這一類,后來劉超解釋給居安,有些人不愿意收工錢,就是喜歡幫助別人弄點東西什么的,在他們看來是愛好,一些人就是相當要好的那種,比如老白人,兩家太熟悉了,就沒有收錢。
  等兩天忙活完了,居安也準備回家,順道還去舊金山的華人辦的超市買了一大堆東西,去了才知道,一塊一斤的豆腐一美刀都打不住,干絲更是一斤兩三美元,靠,坑爹啊,最后還是買了一堆東西,通過航空公司托運了回去。